马福兴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马福兴(1866~1924年)字申之,俗称马提台,回族,云南蒙自人,经名穆罕默德·优努斯。原在浙江任官,后获罪发配新疆,在今米泉县境务农。民国元年(1912年)伊犁起义,起义军民与清军激烈开战,新疆巡抚袁大化深感兵力不足,接受杨增新“如欲平定纷乱,非招募回兵助战不可”的建议,授权杨增新组建回队5营。杨增新与马福兴素有往来,又是云南同乡,故而起用他为回队一营统领。马福兴任统领后,相继捕杀歌老会首领杨生花、周乔生和哈密维吾尔族农民起义领袖铁木耳等人,为巩固杨增新军阀统治立下汗马功劳,深受杨增新器重。民国4年(1915年),马福兴升任喀什噶尔提督。

  马福兴上任后,住进提台衙门(原址在今南疆军区司令部所在地)自倚功高,专横跋扈,滥用权力,向百姓强派徭役,强征建材,分别在疏勒县境帕克力克(今农三师四十一团所在地——草湖)与四十里栏杆(今疏附县栏杆乡)修建别墅。草湖一带苇湖相连,水草萋萋,四周树木葱茏,是一个景色秀丽的地方。在这里,马福兴为自己修建了一座宫殿式别墅;高墙深院,豪华壮观,占地面积约1平方公里,墙高5米,厚6米。前院是可驻扎一营部队的营房,后院是住宅,几十间房舍一律青砖砌就。别野花园格局,院内亭台廊榭,雕梁画柱,花辅水池,相映成趣。他还不惜花费巨资,在距提督署百米开外修建了一所有楼阁和花园的豪华公馆(原址在今南疆军区后勤门诊部)。为了方便和安全,又在提督署和公馆之间凌空架起天桥专供自己通行。

  马福兴荒淫无道,生活糜烂。他虽已有云南夫人、浙江夫人、兰州夫人等3个妻子,到疏勒后又娶1名维吾尔族妇女为妻,名为喀什夫人。他还以收养为名,强取10名汉、回、维吾尔族少女为妾。由于荒淫无度,马福兴淘虚了身体为了补养便四处寻找良方。有个偏方说麻雀舌头大补,他就向农民摊派“麻雀捐”。令每一户缴纳麻雀100只,捕不到,可用钱来抵,没有钱就要坐班房,受酷刑。有的农民捕不到麻雀,交不出钱,竟被抽掉脚筋。

  马福兴无法无天,对各族人民极端残暴,滥施毒刑,随意断人之手,抽人脚筋。据有关资料统计,在他10年统治期间,疏勒、疏附县人民被惨杀、残肢废骸者约有200余人。他横征暴敛,名目繁多,其中他的“蜡差事”则更为残忍。当时,喀什所属的乌恰县有个地方地面上渗出石油,沉淀的石油与泥土混合结成块状物体,马福兴硬说这是“蜡”。他不仅强迫当地维吾尔、柯尔克孜族人民为其无偿采“蜡”,还威逼商人们从他手中买“蜡”去出售。商人们拒绝购买,马福兴竟把许多商人投进监狱,有的还被砍下手游街示众。

  马福兴的所作所为使境内各族人民群众怨声载道,纷纷向省督杨增新告状。但马福兴是杨增新的亲信,又是得力干将,所以杨增新对这些控告一直置若罔闻,一味袒护。在其主子的庇护下,马福兴更是“称王称霸”。在他的“家天下”里,其长子马继武被任命为喀什噶尔协台(驻军副将,相当旅长),其女儿当上他的卫队营长,连他尚不满周岁的小儿子居然也当上了炭局会办。此后,马福兴政治野心膨胀,阴谋挣脱杨增新羁绊,想取而代之登上新疆边防督办宝座。为此,他让其浙江夫人去北京向北洋军阀曹锟贿买“建威将军”职衔,并得到七狮宝刀1把、上将戎装1套,并将所属部队扩大为30个营。这一切全被杨增新侦知,遂下决心剪除马福兴。几经筹划,杨增新决定“以回制回”。当时,新疆回族有老教、新教之分,马福兴是老教教主,杨增新就利用教派矛盾,把剪除马氏的行动交给新教首领马绍武。民国13年(1924年),马绍武指挥12营兵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偷袭疏勒城,擒马福兴于卧榻之上。不久,马福兴被枪决,其尸体在疏勒县城北门外示众3天。

  马福兴在疏勒10年,虽曾在草湖屯垦开荒,并在县城内修建清真寺和经文学校各1所,也曾架桥铺路、舍施钱粮,但这些举动难抵他的罪恶,仍以荒淫残暴遭到境内各族人民的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