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行政长官《施政报告》答问会答问全文(四)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香港百科  香港即时资讯

行政长官《施政报告》答问会答问全文(四)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梁耀忠议员。

  梁耀忠议员:主席,特首昨日的《施政报告》涉及的范围非常广泛,不过很可惜内容上大多是蜻蜓点水,点到即止。譬如以政制方面来说只有大约一百二十个字,其他方面亦都很缺乏讨论,特别是我们基层劳工问题,有很多问题都没有涉及到。除了刚才有同事提到强积金、遣散费和长服金对冲问题未解决外,还有很多问题未解决。因为大家知道,强积金是政府所讲的一个退休问题,如果你没有对冲的话,连退休都出现问题,但你昨日的《施政报告》内亦没有提到全民退休保障这个问题,所以这个问题怎样解决呢?除了这个全民退休保障没有解决外,还有就是标准工时,你说你的政纲里面要解决这问题,但又没有解决。不单这样,还有照顾青年人就业的问题,说是说了出来,但问题是我们有千多二千个活动工作的青年朋友,今年你就断了他们的合约,令他们没有工作,他们大多是十五至二十九岁之间,现在来说,他们找工作很困难,你又断了他们的路。还有一班单身的基层劳工,他们的收入非常低,谁知在职补贴又没他们的一份,以单身来说。他们大多数住在當房,他们想上楼,但上楼要排队计分,而计分来说,每年只有二千个单位给他们……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如果议员要发表对《施政报告》的意见,请留在辩论的时候。请你提出你的问题。

  梁耀忠议员:我说的是一篮子的劳工基层问题,因为这些全部都是基层劳工解决不了的问题。但在昨日……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梁议员,我们在《施政报告》辩论时,你是有充分的时间去表达的。现在请你提出你的问题。

  梁耀忠议员:其实我想问特首,这些基层劳工一篮子的问题,你怎样解决?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行政长官。

  行政长官:主席,我相信大家都会认同本届政府确实是十分关心、关顾基层市民,包括基层劳工的就业和生活其他方面的问题。去年《施政报告》和今年的《施政报告》都有相当多的着墨,有一些举措应该说是过去没有的,可以说是破天荒的,包括低收入家庭补贴。下去,我们不敢说我们现在已经做了所有基层劳工、基层市民所需要政府做的,但是我们一定会继续听各方面的意见。

  自从重设扶贫委员会,这亦是本届政府的一个举措,一个重要的举措,重设扶贫委员会,然后我们厘定官方的贫穷线之后,我们现在有一个比较好的依据,而且扶贫委员会亦是一个十分好的平台。昨日见到社联蔡海伟先生接受电视访问时亦都说,(扶贫委员会)确实是一个非常好的平台。在平台那里大家畅所欲言,提出方方面面的意见,大家都很有体会。而我们的(扶贫委员会)主席林郑月娥司长和我本人一定会虚心听大家的意见。所以梁耀忠议员,如果他对我们怎样力所能及地去关顾我们的基层劳工,有具体意见,我相信我们一定愿意听,可以做的话,只要这些钱是应该用的,我们是会用的。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梁耀忠议员。

  梁耀忠议员:主席,特首说听我们的意见,但问题在于过去那段长时间,你一年多时间里面,是否会听我们意见呢?要不要我再说一次给你听?包括那些单身人士住在當房,他们觉得租金很贵,业主不断和他们改租约,不断加他们租,我们要求租管,你听了我们的意见没有?如果是的话,你为何不涵括租管?还有就是,现在我们说在职收入非常低的单身人士,今次你又不包括他们在内,你怎解决这问题呢?还有他们想上楼,你又要计分,计分之余还要每年只得二千个单位给他们,十多万人在轮候,你怎解决这问题呢?这些全部都是我们过去全说过给你听的,你还说要听我们意见,还想我们说什么意见给你听呢?现在反而我反过来想听你的意见,你何时可以解决他们目前的问题呢?你说的那些房屋问题都是长远的,但目前怎样解决问题呢?他们怎样能上楼?怎样解决他们的租金问题呢?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行政长官。

  行政长官:主席,梁耀忠议员提到的基层市民住屋开支问题,确实是十分重要的一点。往往基层市民生活质素内的各个方面,最差而又最影响他们就是住屋问题。最近例如當房,别说笼屋,支出和居住环境至少有一部分是很不合香港今日这个整体发展水平比较高的社会。租管问题,是梁耀忠议员刚才提出的各点中比较具体的一点,我想在此具体回应一下。香港上一次租管是三十多、四十年前,七十年代尾。《业主与住客(综合)条例》第二部分就是规管应课差饷租值低于某一条线的住宅楼宇的租金加幅,以及给予住客有租住权,即是说租约完了后,业主不能够要他走。那次我们的经验和外国实施租管之后的经验是一致的。因此过去的三、四十年,我们的楼市出现很多起伏,外国很多城市都出现起伏,但是绝少政府再用租管这个办法解决住屋问题。因为我们的经验和外国经验告诉我们,政府如果立例实施租管,立例的那一分钟开始也好,立例的过程也好,业主一就会封盘,第二就会想办法叫租客走,因为一有租管后,影响到这些住宅单位的价值,影响到在市场的流通性,即是他们想卖也卖不出去。银行呢,七十年代尾,我们就有这样的经验:银行是会call loan的,即是说业主借了钱买了层楼,租了出去,现在政府说要租管,银行就说我给你一个通知期,请你立刻还钱,造成的影响很大。对基层市民的影响是什么呢?就是出租盘会越来越少。在出租盘越来越少,而基层居民没能力买楼的情况下,租金只会上升,因此效果是适得其反。我们一定会尽最大努力在其他方面,包括我们尽快兴建更多公屋,来满足基层市民的住屋需要。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姚思荣议员。

  姚思荣议员:多谢主席。特首,今年的《施政报告》你在社会福利、教育、房屋等方面的政策都提出非常具体的意见,我相信是会受到市民欢迎的。不过在旅游方面,今年的《施政报告》对旅游业的重视程度,虽然比去年有所提高,有专门的篇幅,但是部分的建议仍缺乏具体可行的方案,譬如是「飞跃启德」和大屿山的发展,都是与去年一样,提出是停留在一个研究的阶段。如果再拖的话,我觉得是会影响到旅游业的发展。我想问特首,是否可以承诺就上述两个项目在今年内制定一个具体的规划和时间表呢?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行政长官。

  行政长官:主席,经济发展委员会辖下的旅游小组向政府提出了很多很有用的意见和评估。总的来说,我们旅游业的发展,我们是不缺潜力的,意思即是说,这盘生意越做越有。我们现在面对的问题,当然我们不能够掉以轻心,我们该做的一些推广、宣传的活动我们仍然做,但是现在我们面对最大的问题、更大的问题是什么呢?就是怎样可以扩大我们接待旅客的容量。这个有机场跑道的问题,这个比较中期的问题,还有什么呢?我们景点的问题,以及我们的旅客来香港购物,我们有购物设施的问题。这些设施性的事情,我们是不可以在一时三刻可以变出来的。

  所以我们在《施政报告》中提出,譬如是大屿山,大屿山港珠澳大桥的人工岛原来的设计,在本届政府上任之前的设计,在上面基本上是没有商业或是餐饮、旅游设施的,有小部分是属于便利店那类的设施。现在本届政府翻手做,是需要时间的,我们希望在那里可以有以百万呎计的这类设施。

  我们能够扩阔我们的接待能力,提升我们接待的能力的话,我们可以接待更多的旅客。特区政府非常重视旅游业的发展。我过去多番说过,虽然它对本地生产总值GDP的贡献,人均来说,比譬如是金融业或者专业服务业比较低,但是它为我们的基层市民提供大量的就业机会。过去几年,他们在这方面的收入都有一定提升,我们很高兴看到。所以,议员或是其他的旅游业界的朋友,对特区政府在旅游业方面还有什么可以做的,我们是很愿意听大家的意见。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姚思荣议员。

  姚思荣议员:我很希望特区政府真的在今年内有一个很详尽的,即是大屿山的规划,这个真的能够把旅客分流,我们不需要集中在传统的旅游区。除了大屿山的整体规划比较缺乏之外,你亦提到香港的国际机场在几年后便会饱和,急需要兴建第三条跑道,以维持这个枢纽地区和……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请议员不要作长篇发言。

  姚思荣议员:是的。按照目前的进度,就算没有阻滞,最快也要在二○二三年才能落成。我想问特首,如果第三条跑道在落成之前,香港机场已经饱和,政府有没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呢?

  行政长官:我们很重视机场的经济价值,特区政府全力支持,全力支持机管局兴建第三条跑道。就这个问题,我与机管局和政府有关的部门多次开会磋商,这个工作已经上马。下去,我们有可能会碰到一些未遇见到的因素,包括可能会有人反对,可能有一些环境保护的问题等,但我们会全力、全面去处理这些问题。我们目前还是集中力量去做好机场新跑道的规划、设计和兴建的工作,希望不会出现刚才姚议员你所说的那种情况。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陈婉娴议员。

  陈婉娴议员:多谢主席。特首,你解决了特区政府那么多年来我们工联会一直提出的在职贫穷,我说你用「解决」,这个当然是起步,就是你做了低收入津贴,我们觉得是肯定的。不过接着很多打工仔继续问我,他们说:「娴姐,做了这样照顾我们的在职贫穷,但我们那些对冲怎么办呢?我们的长时间工作又怎么办呢?那些退休保障又怎么办呢?」一连串问题问我,他们说是否特首忘记了我们三百万的打工仔女,他们说你忘记了他们。我想这个很重要,特首,你记住这个信息。因为我们整个社会,工商界向我们挑战,要取消对冲,接着整个社会关注问题。多谢你,田先生,很多打工仔关心,原来对冲冲走了很多东西。我做gym的,教练跟我说;我做售货的,售货员跟我说,个个都关心问题,以为你有东西推出,所以那些人问我,我是否不够力,够力多点吧娴姐,我说好,我最多来这里和特首说一声。你是否忘记了三百万打工仔,迁就了工商界,不去做一些对冲,应该要做的一些很重要的理念的东西呢?谢谢主席。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行政长官。

  行政长官:主席,多谢陈婉娴议员的问题。在准备《施政报告》的过程当中,我本人和政府的同事与劳工界的代表,就对冲这个问题进行探讨,远远多过与工商界就这个问题的探讨。刚才我已经答了邓家彪议员的第一个问题,这个工作我们会继续全盘考虑,我们会小心研究,我们继续会去做有关的工作,希望陈议员和其他劳工界的朋友,能够继续和政府一齐磋商。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陈议员。

  陈婉娴议员:特首的管治还有多久时间呢?三年多一点……待我问完先。即是在任内作为一个要修订两条大法例,我就说对冲,足够时间吗?单是我们立法会嘈也有排嘈了。你说得对的,我们那个直情是阶级的对立,劳工和工商界,我们一说他即刻扎马,我们一说他即刻扎马,接着你呢?你就缩返转头。所以我就觉得你不要缩,你没有时间去做……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请你不要发表长篇的言论,请你提出你的……

  陈婉娴议员:你现在剩下是三年几的任内,不要说我们的届,我们剩下的时间更少,那我就觉得,我希望就真的在我们届内,你解决了我们刚才的问题。一个是对冲,一个就是有关标准工时,你答应工会的,一个就是有关退休保障。想问特首,能否在我们届内完成这三件事呢?谢谢主席。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行政长官。

  行政长官:主席,这些问题在社会上存在那么长时间而未实现,一定有其原因和背景,是比较复杂的问题。特区政府愿意在这些问题上和大家一齐探讨,我们不但要很快做成我们想做、应该做的事,同时我们要做好这些事情。我记得我们做最低工资、法定最低工资的时候,都有这样小小的插曲。法定最低工资我一直以来是很支持的,但到了我们立法时,发现有一个大家本来事先应该想到的问题,但是没有想到,后来有少少转折,这个是什么呢?就是饭钟钱的问题。类似这样的东西,我希望我们能够在作决定时,制订某一个有关政策,甚至乎要修订一些法例时,我们比较能够全盘去想,而不需要事后翻手做,修修补补这样。

  陈婉娴议员:主席。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对不起陈议员,你的发言时间已经过了。

  陈婉娴议员:他可以答应我们吗?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陈议员,请你坐下。陈家洛议员。

  陈家洛议员:主席。香港人要有屋住,但香港人都要有真普选。但特首最近,我不知张志刚先生是否坐在上面,他将我们泛民和中央的关系比喻作中日关系,不伦不类,不知所谓,这样的人在哪里找回来的?我们的中产纳税人今次《施政报告》看不到些什么是帮到他们的,但我们要纳税给你聘请、委任这样的人来为推动政改「倒米」呢?特首你说你想历史留名,我问一句具体的问题,你想学罗马尼亚的寿西斯古,被人民唾弃推翻,还是想学苏联的戈尔巴乔夫顺应民意、推动真普选呢?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行政长官。

  行政长官:主席。这些比喻不伦不类。香港面对的情况,与罗马尼亚和前苏联是完全不一样的。我多番说过,我本人和特区政府,尤其是负责这件事情的同事,一定会按照《基本法》和人大有关的决定和解释,推动二○一七年的行政长官普选。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陈伟业议员。我现时要命令陈伟业议员及陈志全议员立即离开会议厅。两位议员立即离开,不要妨碍其他议员提问。立即离开会议厅。

  陈家洛议员。

  陈家洛议员:特首与我都没有水晶球,所以你的下场我们还未知道。不过,很简单跟你说一句,如果你说提名委员会不可以做橡皮图章,你可否在这里告诉我们,香港市民的「一人一票」都不应该是橡皮图章?永远都是一个没有筛选的特首选举呢?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行政长官。

  行政长官:主席。我们的起步点与落脚点一定是《基本法》的规定和人大常委的解释与决定,我们一定会根据这些解释、决定和《基本法》的规定,做好我们二○一七年普选的准备工作。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陈恒镔议员。

  陈恒镔议员:多谢主席。特首,就医护人手不足的问题,你在《施政报告》中亦有提到,就是引入海外医生有限度执业。这些措施我们当然欢迎,但似乎都是远水救不到近火。早前,医管局的内部稽核指出,屯门医院在预约和紧急手术的服务上质素不理想。其实,屯门医院一直都受到高服务量和人手不足的问题困扰;而博爱医院又起不到分流的作用。早前有部分屯门医院的医护人员,他们表示,由于长期他们的问题得不到正视,而现时又被人指说他们服务质素不理想,士气大受打击,士气低落当然不是市民的福气。所以我想问特首,面对屯门医院的问题,你会如何处理呢?你会否加多些资源给个别的医院,又或者趁着农历新年期间拿一个生果篮去屯门医院探访屯门医院的医护人员,听听他们的情况,为他们打打气呢?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行政长官。

  行政长官:医疗这个问题,尤其是公共医疗这个问题,在我竞选期间和当选之后,我是十分重视的。在竞选期间,我与多个不同的组别会面,听取他们的意见,然后写政纲,当中,医疗界是我见面次数最多、时间最长的,往往亦都就医生作息的规律、食饭开始倾谈,倾谈到晚上十一、二点。

  我们面对的问题确实是深层次的,正如陈议员刚才所说,有一些事情,事实就是远水救不到近火。但是我们上任之后这十多个月,我们从多方面努力,希望能够纾缓目前这个情况,以及长远来说,比较根本去解决问题,包括什么呢?包括我们去年拨款130亿元给我们的医院去做一些小型工程,改善他们的服务环境,今次的《施政报告》亦都提出,会继续提升公营医疗服务的质素,包括兴建新医院、扩建和重建现有医院,在启德发展区内兴建一座急症的全科医院等,我们都进行策略性研究。

  除了刚才说过我们考虑到中医可以提供一些辅助性的服务,公私营之间我们如何调配,医院与医院之间如何调配呢,宏观来说,我们一定要增加我们的服务量,我们服务提供的能力,我们才可以解决到刚才陈议员你提出的问题。这个工作,我们一定会继续做下去的。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陈恒镔议员。

  陈恒镔议员:主席。你会否在新年期间真的去屯门医院,给屯门医院的医护人员打打气?事实上,他们士气低落,对于市民是一个很大的伤害,尤其他们在联网的分资源制度之下,他们的资源又少,士气又低落,这样,你说新界西的市民的生命放在他们的手上,是否并不太妥当呢?希望特首你考虑我们的建议。

  行政长官:我一定会用不同的方式为我们的公营医疗人员打气,多谢你提出的建议,我一定会考虑。但是,我亦都应该说的,就是大约两个星期前的大除夕晚上,我与高永文局长当晚都跑了三场,都是参加医疗界年度的一些庆祝活动。在这些活动中,亦见到我们很多的医疗人员,包括你所说的屯门的医疗人员。在这些场合亦有机会与他们「拍拍膊头」,听听他们的心声。下去,有什么这方面的工作可以继续做,做得更好的,请陈议员提点。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谢伟俊议员。

  谢伟俊议员:特首阁下在扶贫方面,的而且确今次有很多新的,或者是一些加加减减的政策。我们相信特首在制定这些政策的时候,可能未有机会参考得到孔允明终审庭的个案。因为事实上,根据有关个案,这些福利只可以「上」,不可以「落」,在这方面我相信有机会再辩论的时候可以再多讲。但是,特首阁下,作为中产人士的表表者,虽然我都是喝咖啡和看法国电影,但我一定是更加属于中产,恐怕今次是非常之失望。尤其是作为香港,一个大都会,我们只要乘地铁,都会看见很多年轻人甚至中年人士是「低头族」,在看科技,看很多新的东西。我们香港的前途应该就像新加坡、好像南韩一样有很多宏图,我们并不需要一个特首只是在扶贫政策上加加减减,若是这样的话,冯检基议员做特首更加适合。问题就是我们需要有一些在经济发展上,看回我们,现在讲来讲去都是金发局、经委会、继续研究、继续建议,是从无任何实质上的一些措施、政策,这是非常失望。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请提出你的问题。

  谢伟俊议员:更加于税项方面是完全没有任何照顾中产人士的,我希望特首先生,会不会利用现在以及下一次正式的《财政预算案》发表的时候,为中产多做一点,于税务豁免方面多做一点,或是在MPF(强积金)方面的优惠,又或者甚至取消它呢?逐个着眼点想一想。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行政长官。

  行政长官:主席,今次的《施政报告》是有扶贫、安老、助弱的一些突破点,但是我们在扶贫、安老、助弱,以及培育下一代的同时,我们没有忘记到经济发展,以及社会其他阶层的需要。因此,我在报告中有一句这样的说话,就是「民生和经济不可偏废」。我过去几年都说,我们要做好经济发展,才可以给政府、给雇主、给香港市民有足够的财政能力去解决长期存在于我们香港社会的那四个问题,包括民生问题。

  在经济方面,我们在《施政报告》中其实有相当多的着墨。我们有十一个产业,不是只有金融业,有十一个产业,亦都不是我们过去经常说的四大产业。我们有知识产权,有创意产业,有解决争议服务,有高增值的航运服务业,这些都是新兴产业,亦都是一些亮点来的。我们有优势,我们可以做得好、做得大。还有,我们有两个新平台,一个就是珠三角的合作,一个就是大屿山。

  我相信,我们面向不同阶层,政府的工作是应该有不同的角色。对基层市民来说,他们面对一些很基本的生活、甚至乎一些温饱的问题,我觉得我们要通过一些,往往是一些补贴的方式,令到他们的生活比较安稳。对中产来说,中产很多朋友很关心什么呢,譬如是他们住的问题,他们置业梯阶的问题,楼市比较稳定的问题,他们的子女的教育问题,他们的生活质素包括环境质素的问题,这些并不是政府好像支援我们的基层一样,透过一些譬如现金补贴去支援他们,而是我们将这些金钱用于我们整个社会的竞争力、用于我们的经济发展、用于我们的生活质素方面。在这些方面,我们在一个比较全面的《施政报告》里面,我们是有举措,是有政策的。

  在场有很多议员朋友都是专业人士,我想在这里谈谈,特区政府的工作是怎样推动我们经济体系中大大小小的行业、产业的发展。大家都知道,我过去十几年、十几年前,倡议成立一个专业联盟,有十个专业团体走在一起,以团体为名义作为会员单位成立一个专业联盟,一路跑。接着,我们有CEPA,CEPA里面每年都有专业服务的条文,有时候落实得不好,因此我们继续去跑,落实好它。

  我就任之后,根据我的政纲给大家的承诺,得到中央的支持,成立一个三方的工作小组,解决落实CEPA的问题。今日,专业服务,本地生产总值二○一一年的数字,是880亿,这个数字目前来说都不是很低……不是很高,但是旅游业是862(亿),专业服务是880(亿)。过去五年,平均增幅是每年百分之十一点三,人数的增加是百分之三点三,即是说人均的收入是较五年前增加了不少。

  政府协助或者促进经济发展的做法,我们不是新加坡,我们亦不是中国内地,我们有香港的特色,有香港的功能。所以,下去,我们无论是大的、固有的产业,或者新兴的产业,我们仍然会在这个特点下,用好优势,政府会主动、积极地推动产业发展。用这个方法,我觉得可以帮助到我们的中产有更好的就业机会,更稳定的收入和更理想的晋升机会。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谢伟俊议员。

  谢伟俊议员:主席,我完全无意说反对扶贫政策是需要做的,但特首阁下不要忘记,任何社会「成也中产,败也中产」,如果我们现时只是为了一些掌声,为了基层现时的宿愿,而忽略了中产人士的重要性。特首阁下,你曾经说过,你不会针对「梁营」、「唐营」,只有「香港营」,希望你别只顾及低层人士,而忽略了中产人士,因为香港整体各阶层是很重要的。就这方面,我再次要求特首阁下,你会否考虑在税务方面,在中产措施方面,做一些实在一点的,不要那么虚的事,不要只说什么研究、谘询、再发表意见,在今次真正给予一些实质的措施,能够帮助中产人士。多谢主席。

  行政长官:主席,多谢谢伟俊议员的提点。特区政府非常重视中产的作用,包括他们在我们社会生活中的角色。刚才我说过,中产人士,我们协助中产人士的方式与我们协助基层的方式是有所不同的。下去,我们会同样注重中产的需要。有些什么具体的政策,谢议员有想法的话,我们希望能够随时沟通。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行政长官的答问会到这里结束。现在行政长官离开会议厅,请各位起立。

  (请同时参阅答问全文的英文部分。)

  完

  2014年1月16日(星期四)   香港时间21时04分


  来源:香港政府一站通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