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行政长官《施政报告》答问会答问全文(二)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香港百科  香港即时资讯

行政长官《施政报告》答问会答问全文(二)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叶国谦议员。

  叶国谦议员:多谢主席。特首,今年的《施政报告》能够听取民意,在《施政报告》里面亦是积极在施政上,有积极进取的表现。民建联对于这点,我们是欢迎及支持的。今早我都听到特首你在由多个电台联合举办的一个《施政报告》的答问会,在这个节目,居民对《施政报告》都是持正面态度,以及对你关心到贫穷以及青年人这方面的措施,是表示欢迎的。但同时我亦听到市民对今次《施政报告》中大幅地在经常费(开支)增加200亿(元)这点上面是比较关注,担心到日后的开支在这个大幅增加之后,市民能不能够负担得起?会不会因为这样,我们要加税呢?事实上,亦看到特首这个《施政报告》之中,第五章节提及到土地、房屋及交通运输,提出很多很大,有关规划性的──中、短、长的规划,里面有很多很多的大型建设。在上个星期,我们立法会在一日之内,就收到两个增加拨款的工程,150亿(元)的,吓到我们个个都……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请提出你的问题。

  叶国谦议员:这个造价的情况理由就是因为人工、机器、材料,在自己人抢自己的情况之下大幅飙升,造价出现这样的情况,是以亿(元)计飙升。特首,我想问一问,你有没有关注到这个情况、严重情况,会不会和各司局级官员,大家都有一个商讨、协商,关注到这些工程的进展,避免这样,造价数以天价这样飙升?多谢主席。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行政长官。

  行政长官∶主席,就财政开支的问题,特区政府是会继续严格遵守《基本法》的规定,亦即是说,我们公共财政的理念是沿用、沿用,不是今年开始的,《基本法》对我们的要求,就是量入为出,力求收支平衡等等。我在昨日公布的《施政报告》中亦都讲了用钱的理念问题。我简单读两三句,我认为钱应该用在有需要的人身上,用在改善全港市民生活质素,用在提高全港竞争力,用在培育下一代,用在长远投资。我认为我们有能力做到,包括我们扶贫、安老、助弱这些措施的财政能力。香港过去十数年,由于大家的努力,由于我们整个地区的发展形势,亦由于国家给我们的支持,我们经济发展是比较好,因此,我们的财政状况比较充裕。我相信下去我们仍然可以继续做到这一点。当然,我们居安思危,我们长远绸缪,我们考虑到二○一八年之后,我们的劳动力开始减少,因此有可能影响到政府财政,这个是日后我们要面对的问题。但是我们同时知道,如果这几年,我们继续努力将我们的经济、各个不同产业做大做多做强,我们是有能力继续维持一个比较高的经济增长速度。我觉得这是一个比较积极的做法,所以我看,钱继续用在有需要的事和人身上。我有信心,我们可以继续秉承《基本法》,秉承我们过去十多年的做法,达到《基本法》的要求。

  至于工程造价问题,工程造价上升,亦包括我们有些公共工程项目过去出现比原来预算的成本有所超出。这一点我,政府同事知道,是十分十分关心的。我们应该从多个方面控制成本,包括我们一些公共工程的标准,有没有什么地方可以算是锦上添花的?有没有地方可以节省但不影响基本功能?另外,我们整个工程的前期可行性研究,我们可以怎样将它做好。下去我们有不少大型基本工程,基本建设的工程项目,我们都要秉承这个态度去确保公帑、纳税人的钱用得其所。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叶国谦议员。

  叶国谦议员∶特首,当然公帑的运用真是要很小心,但是一个问题就是,造价的飙升就是好多时,我们自己在同一段时间,大量的工程,很多时是政府工程为主,出现了这样的情况。这一点是令到客观上、市场已经是被迫要这样,一个这样的大幅造价飙升。这点上,特首有没有考虑在该段时间控制推出工程,哪些要急做,哪些可以迟些,这样做法是否应该要从这些角度考虑多些呢?

  行政长官∶主席,十分同意叶国谦议员这个观察。当我们有一些大型工程,由于种种原因,同时推出的时候,不单影响到这些公共工程的造价,亦都影响私营部门,即私人公司,他们工程的造价。数个月前,听到一个工料测量师行的负责人说,现在碰上一些情况,因为工程项目比较多,因此发标发五张标给五间建筑公司,只有三间公司回标,另外两间公司自己本身没有能力再接新的工程合约。在这样的情况下,工程造价一定上升,不单影响到政府的开支,亦都影响到私人公司的开支,到最后「羊毛出在羊身上」,影响到市民的负担。所以这个问题呢,我们一定要重视。

  我们在规划过程当中,我们尽量将公共工程项目有序地推出,一个一个跟着出,不好一下子推出,造成刚才所讲的问题。但是有些情况,我们是控制不到的。譬如在规划期间,遇到一些阻延,因此该项目本来是一月份出的,变了六月份出,六月份出的亦在六月份出,所以撞在一起。所以,都是希望各个方面和我们工程推展的流程有关的朋友,希望能够大家体谅一下政府的苦衷,希望多些配合,尽量缩短延误的时间。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何秀兰议员。

  何秀兰议员:多谢主席。特首昨日在记招说,用钱有两个态度:一是该做的事如果因为没钱这个局限就不去做;第二个态度就是见到该做的事都应该去做,不过想办法发展经济。这第二个态度,我是同意的。放于政改,市民希望有一个公平的民主选举,令政府向市民问责,防止贪腐,而市民认为「公民提名」以至「政党提名」,都是一个令人信服的提名程序,可以造成一个公平的选举。但现时三人组以至京官,每每说「公民提名」是不合法,偏离法律框架,令谘询没法子谈下去,倒果为因,要民意迁就现时对《基本法》的解释。

  主席,我想问特首,你会否责成三人组,以及向中央反映,这谘询应该是客观公正地归纳民意,而不是每每设限,限制市民意见的发表,「焗」市民走入筛选的死胡同,令筛选代替普选?

  行政长官:主席,我多番说过,我是诚心诚意推动今次的政改工作,包括在政改工程中很重要的部分就是谘询大家的意见。在过去的个多月,自从谘询工作开始后,我本人、三位负责这工作的司局长,以至整个政府,都是虚心聆听大家的意见。在这过程当中,我们尽量听而少说自己的意见,但这做法,亦引起社会上一些人士批评,说政府怎么不拿自己的方案出来,怎么只是在这时候听,我觉得我们有时间的。这段时间我们应该多听,希望立法会议员也好,社会各界也好,对这问题关心的,希望大家能够本着一个务实、平和、理性的精神态度,将自己的意见说出来。有关「公民提名」和其他的意见,我们在这阶段,我愿意听大家的理据。

  同时我可以向何秀兰议员保证,在这期间我们听到的所有意见,我们一定会巨细无遗、客观如实地将它归纳在我们的谘询报告内,我相信在这段期间,中央亦会很重视香港市民就政改所提出的意见。

  何秀兰议员:主席。有筛选的提名程序,其实就是表面有选举,实际想操控。《基本法》是要来落实普选,不是要来限制公民权利,但如果政府企图倒果为因,「焗」市民接受「筛选」,让你通过,都不能服众。八十年代的民意领袖,其实已经错信「一国两制」这大话,错信了民主回归,我告诉特首,我们一息尚存,不会让下一代,以后都只有渗了三聚氰胺的假选举。

  行政长官:主席,一个国家、两种制度,「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在香港落实得非常好,这不单是香港,我们全国和国际社会公认的一个事实。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吴亮星议员。

  吴亮星议员:多谢主席。就着《施政报告》,看到特首在行业之中将金融业排在第一位,我相信亦好重要,因为这里提及到贡献百分之十六的本地生产总值,金融业的确占了六分之一的比例。这是历代金融业的从业人员默默耕耘,功不可没,这点在这里是一个好的记载。亦可以看到作为功能界别,我们占总产值,可以说六分之一之多。我们七十位议员中有两位代表金融业,我们任重道远,亦责任重大。作为功能界别,的确一直对香港作出很大贡献。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吴议员,请你提出你的问题。

  吴亮星议员:基于这样,我有一个问题。因为既然金融业这么重要,金融中心又在中环,有人「无辜辜」借政改这个题目,说要「占领中环」。我们金融界人士的确很有反应,因为在这里谋生。有创意的说不如占领西环,又不如占领大口环。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吴议员,请你提出你的问题。

  吴亮星议员:近日泰国由于有占领行动,造成很大的经济损失。如果经济损失不菲的情况下,政府是否考虑像金管局要求银行界做的压力测试般,去做一做,如果「占领中环」一日,占领一个月,占领一季,甚至占领一年,会产生多少经济损失?造成政府或者市民最大的损失是什么?可否告知市民和业界呢?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行政长官。

  行政长官:主席,造成损失这个问题,大家全部都看到,已经有经济学者做出一个评估,政府在这方面无更多意见。应该说的是,任何违法的行动,特区政府的执法部门一定会依法及秉公办理,维持社会秩序,维持治安。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吴亮星议员。

  吴亮星议员:想跟进一下,因为有来自一个刚刚的座谈会,亦可以说是一个金融界相当重视的座谈会,经济学家雷鼎鸣教授有个说法,估计如果今后有这类行动产生的损失每日超过十亿(元)。想问一问,单在泰国刚刚传出来,说他们的证券交易所都因为这样被占领地方,被迫搬家,造成很多经济折腾。政府可否做一个深入些的研究,给我们市民更多的信心,给我们业界在未来怎样经营做好充分准备?

  行政长官:主席,两个方面,一个就政改问题,特区政府是虚心听取持不同意见的人士就政改的主张和建议,我们希望全社会能够和特区政府一样,能够理性、务实、平和进行我们的政改,讨论和落实政改的相关工作。第二方面,政府亦有责任维持社会秩序和治安,我对香港警方在维持秩序和治安方面的能力十分有信心。

  (待续)

  完

  2014年1月16日(星期四)   香港时间15时35分


  来源:香港政府一站通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