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行政长官《施政报告》答问会答问全文(三)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香港百科  香港即时资讯

行政长官《施政报告》答问会答问全文(三)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毛孟静议员。

  毛孟静议员:多谢主席。我们经常说香港人口老化,那我们应该鼓励年轻人留港建港的,对吗?民建联的口号都是这样说的。但是,你就鼓励年轻人北上读大学,还说政府可以资助,每年万五元。然后,你有一个什么广西的故事,那个故事还说那个人有一层楼,然后加按套现,又问人借钱,才可以去广西,你就叫香港年轻人要利用国内外的机遇去发展。你就不要玩「语言伪术」,你的国内外,我看回你的英文版,国内就等於the Mainland,即是大陆;外就是overseas,是海外。你有什么可能,叫香港的年轻人,去上面读书啦,甚至去上面发展啦。我们香港是没有海外税的,你现在这样,是不是「殖民洗牌」呢?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行政长官。

  行政长官:主席,我知道毛孟静议员一贯以来对香港和内地,香港和国家的看法,有一些比较强烈、清晰而又经常与别不同的主张和意见。香港有不少的青年人选择去内地读书,因为他们看到在内地的发展机会。香港青年人……

  毛孟静议员:不好意思,我问漏了一项,为什么台湾的大学就不包括呢?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毛议员,请你坐下。我提醒议员,我们这个不是一个辩论,行政长官回答议员质询的时候,请议员耐心,待行政长官讲完你做一个简短的跟进。行政长官。

  行政长官:多谢主席。香港有不少青年人去内地求学,包括不少基层的青年人。由於内地的费用是比较低的,人数增加比较快。我在上任之后,对自己和司局长有一个明确的要求,就是我们去内地开会、访问,我们尽量抽时间出来,和当地无论是内地华东、华南、华北也好,我们在当地多点见在当地生活、经商和就学的香港人,了解他们的生活情况。就以个多两个月前我去广西为例,在一个这样的场合见到很多香港到广西读书的学生,相当一部分是读什么呢?是读中医的。他们是有兴趣在内地,或者回来香港行医,人数不少,所以我们认为,为了满足香港有不同志向、不同兴趣的青年人能够发挥他们所长,我们应该稍为资助一下想去内地读大学的青年朋友。我觉得这亦是培育我们下一代其中之一个有效的做法。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毛孟静议员。

  毛孟静议员:我们整件事,你讲广西,就和中医无关,讲的是人口政策。为什么你整份《施政报告》,讲很多什么国内、内地、珠三角,你只字不提人口政策当中,我们单程证,《基本法》讲明,我们是有权和他们起码商量那个入境人数,第一。第二,「一国两制」的精神之下,我们实在应该取回单程证入境时候的审批权。你是否不敢得罪北京?不敢提这些这样尖锐、敏感的事呢?

  行政长官:政务司司长跟保安局局长,主席,都多番公开答过这个问题。我们根据《基本法》有关的规定来办事的。而同时,持单程证来香港的获批人士,绝大部分是为了家庭团聚,有很多是香港永久居民的妈妈,我相信如果将审批单程证的权力交给毛孟静议员,毛孟静议员都不会否定家庭团聚的需要。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石礼谦议员。

  石礼谦议员:主席,我很感动,特首昨日说了两个故事,关於有个青年人想要大一些的居住环境,可以生多一个小孩,尤其是那个幼稚园学生,和你说他住哪里。我更加支持你,香港人应该是可以买到楼的。特首,你的理想和事实都有一个很大的距离。用事实来看,主席。由二○一○年至二○一三年,楼宇的交易,由十五万跌至去年的五万。香港人怎可以有楼去买呢?如果你看到有这么大的跌幅,而你又说香港人应该可以买到楼的,现在又令到有这么特殊的条例来加进去。它们的价格,由二〇一○年至二○一三年都起了30%。只得那五万个单位,香港人买这五万个,以前香港,昨日你已经说过,香港有九千个单位,过去那五年……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石礼谦议员,请你尽快提出你的问题,让行政长官回答。

  石礼谦议员:但是他们只可以买到这些新楼,二手楼真的跌至没有可能可以再跌,讲的是交易,特首。如果你是这样说,人可以有楼买,楼在哪里呢?而他们可以买到楼,那个价钱又这么高,如何买呢?主席。在这一方面,我想问……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石议员,请你坐下。

  石礼谦议员:我的问题就是这个高地价政策,你会不会改?会不会研究怎去改呢?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行政长官。

  行政长官:或者在这里,因为刚才石礼谦议员用英文问了两个问题,转回中文时,我接说了补地价的问题,因为这是重要的。社会人士仍然非常关心我们的房屋问题,而房屋问题的症结是供应不足,我们要增加供应,我们比较王道和根本地去解决这个问题。增加房屋供应就是增加土地供应,部分土地供应来自政府土地,另一部分土地供应来自地产商或者私人土地,而私人土地里面相当一部分,就是现在地契规定,不是住宅用途,而在规划上,我们是容许和愿意去做住宅用途的土地。一块不是住宅用途的土地,譬如工业或者农地,改变成为住宅用途,产生的增值,政府的政策是在增值的一部分是全部增回来的,这个叫做「改变用途的补地价」。过去由於申请的土地拥有人,一般就是地产商,和政府有关部门在如何看这个补地价部分的时候,大家有不同看法,大家不能达成协议,那块地就放在这里,造成一定的浪费。因此,我们今次通过和业界的沟通,我们采取一个新措施,就是说如果政府部门和申请者、地产商不能达成协议,我们用第三者,用仲裁的方式,来厘定一个有约束力的补地价金额,希望这样,希望我们一些地产商愿意补地价,愿意拿出来建楼。但是由於大家就地价的金额,大家不能达成协议,而放在一旁的土地,能够拿出来发展,增加土地供应,增加楼房的供应。所以这个问题正如很多其他问题一样,光是特区政府一厢情愿是不行的,我们现在有了这个政策,希望地产界能够一如他们过去跟我们说的,能够给予积极的回应我这个新政策,能够尽快将一些未是住宅用途的土地拿出来申请改变用途。

  立法会主席曾钰员议员:石礼谦议员,要不要简单跟进?

  石礼谦议员:我都说港人可以买这么多港地,如果有楼可以买,就可以买到楼,但今时今日的楼价这么高,楼价高是因为面粉贵,主席。每一次政府卖楼(地)出来,现在有几十幅会卖出来,但每一次都新高。如果面粉这么贵,面饱即是楼价怎可以便宜呢?你怎样可以解决这个问题,这个问题就是高地价政策。你虽然没有写出来高地价政策,但这个高地价政策存在了过去六十年,主席。特首,你会不会解决呢?

  立法会主席曾钰员议员:行政长官。

  行政长官:主席,政府没有一个高地价政策。如果政府有高地价政策,政府不会这么落力去增加土地供应,无论是短期的、中期的和长期的。短期的,大家都知道,包括在座很多议员身兼区议员职务的,知道我们游说区议会,让区议会和地区的意见领袖支持政府,改变土地用途的举措,我们真的是不遗余力的。有好几次规划大纲图的修订,我知道地区人士有不同的意见,有一些顾虑,我自己打电话找有关的区议员,与他们做一些说明、说服的工作。归根究底,都是供应的问题,只要我们能够及时地生产到土地,包括开发过去未开发的土地,以及把一些已经开发的土地,未是住宅用途的土地可以改变成住宅用途,这个是最根本、最根本有效的做法。

  石礼谦议员你都提到买楼的问题,楼价贵的问题。我在政纲、在两次《施政报告》中提过一个词、一个概念,叫「置业梯阶」,我们希望可以给市民一步一步地在这个梯阶爬上去,住得越来越好,有自己的居所。因此,停了几年的居屋计划,我们恢复了,这亦是在我的政纲中给予大家的承诺。

  我们将会有第一批居屋拿出来卖,我知道一定会供不应求,去年绿悠雅苑,房协的绿悠雅苑卖个满堂红,几十倍超额认购。居屋十分受欢迎,我希望有足够的土地,我们可以源源不绝地提供居屋出来给合资格的人士,买不起私人楼,买居屋。

  立法会主席曾钰员议员:黄碧云议员。

  黄碧云议员:刚才毛孟静议员问的那个问题,我也想跟进。特首你资助学生返大陆读书,讲到近年多了基层家庭的子女返大陆读大学,你便津贴他们每人15,000元,这个都是好事。不过我想你想想,为什么是基层家庭的子女才返大陆读书呢?你不要给大家感觉到是他们自己好想去,为什么那些富裕家庭、中产家庭又不是很keen的要送子女返大陆读书呢?我想你正视一个问题,其实你《施政报告》第96段都说了,什么造成这个现象呢?就是考获入大学资格的学生,比政府提供的资助大学学额多了很多。好了,现在的情况就是说为什么你不增加资源,开一些资助的大学一年班学额,你就说「唔该」你返大陆读,给15,000元,打发你走。当然我们知道大陆有些课程是很出名的,世界排名,譬如北大的历史系,但不是个个去北大读历史。即是这些青年,你用15,000元打发他们走,然后呢,即是我想问的问题,当然你就会说「你不返大陆读你便读副学士」。好了,问题就是副学士现在每年大概有4万多人,读完副学士是没有位上大学,你说好,梁振英做好事,未来三年合共加一千。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黄议员,请你提出你的问题。

  黄碧云议员:三年后你才到五千,现在我的问题就是说,你还有近四万人没有书读,没有路走才逼着返大陆。主席,我想问的问题就是,香港人很关心,就是香港珍贵的高等教育资源,是否用在香港人身上。特首,你要解释,为什么你宁愿用香港资源,让那么多大陆内地人下来香港读研究院,每一个是50万元,但是你就不去增加大学资助学额,要香港的青年用15,000元返大陆读书,这是否一个对得住青年人和一个负责任用公帑的决定呢?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行政长官。

  行政长官:主席,特区政府非常重视青年人的教育,尤其是有机会、有能力接受高等教育的青年人。特区政府在高等教育方面,确实,至少在财政方面而言,或者简单在财政方面来说,确实是不遗余力的。我们五分之一的公帑,用在教育;而用在高等教育的公帑,是占教育的总开支百分之二十几。在这样的情况下,我看没有人能够说特区政府不重视我们青年人的教育。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黄碧云议员。

  黄碧云议员:我刚才的问题是问,你是不是一个负责任使用公帑的做法?因为现在你的公帑是用在让大陆人下来读香港的研究院,50万元一个单位成本、一个学生,现在七成半的研究生是大陆人来的。为什么你的钱不是首先用来照顾本地家庭,包括有钱无钱家庭的子女,增加大学本科生学额呢?25 000多个合资格的考生可以入大学,你只是提供16 000个学额。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黄议员,你提了问题,请你坐下。行政长官。

  行政长官:研究生的那个收费,和研究生是否哪间学院、哪个课程,是否自负盈亏呢,我看黄议员可以做些调查研究。

  黄碧云议员:我在这方面是有……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对不起黄议员,我已经说过了……

  黄碧云议员:这些我说的全是政府资助课程,是七成。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黄议员,请你停止发言,请你坐下。黄议员,我们这个答问会,是不应该进行辩论的。方刚议员。

  方刚议员:主席,特首。昨日在你的《施政报告》中,你一开始就提到本届政府致力发展经济,改善民生,我们听了非常赞成。你在改善民生方面,你确实做了很多很多事情,但在发展经济方面,我们就觉得欠奉的,没什么的。

  发展经济,最重要的是开源,有这么多福利,不开源的话,哪里来这么多钱。我们自由党在开源这方面,发展经济是我们的强项。你昨日说这么多事情,我有一个提议,在「限奶令」方面,是有些东西启发出来的,启发什么出来呢?启发香港的品牌,内地人对他们自己的产品没信心,如果政府可以做多些譬如工业园、工业邨出来,使到制造业回流香港,这样是香港制造,内地人有信心,这是一个很大的商机,尤其是中药的制造,甚至洗头水也好,洗衣粉也好,他们都需要。这是我们的商机,第一件事情。

  第二件事情,特首,我看到早阵子金管局到英国有投资的,再加上你昨日说过广西这件事情,又启发什么呢?我在大陆都有很多发展,台湾商会是非常强大,我们香港有十一个贸易处,但没什么事情做出来。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方刚议员,你提出你的问题。

  方刚议员:我提出的问题,就是政府可不可以在内地做一个所谓香港的商业城,即香港政府去投资,投资后,找多些机会便可以吸引成千成万个在广西的青年创业例子,好让我们香港人有这机会,即我希望一方面就是开发我们的工业邨,多做我们的香港制造,一方面内地不同城市多做香港的商业城,又有投资……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方刚议员,请你让行政长官回应。

  行政长官:主席,两个问题,一个是我们怎样用好香港的品牌,第二个是香港工商专业界在内地怎样可以进一步发挥我们的力量。

  就品牌问题来说,其实不单是商品,商品的问题其实除方刚议员说的我们进口外国奶粉在香港再转售予内地的用户之外,有很多其他的商品在香港很受内地朋友欢迎,无论是我们入口的或是自己生产的。特区政府在这些问题上做了什么呢?我们当然在旅游业的发展中我们做了不少,同时,方刚议员知道,在CEPA中,就某些香港的产品豁免关税。因此,我们争取CEPA中的条文,以及CEPA中的条文订了下来后如何执行,这个特区政府亦十分关心。所以,几个月前,我跟大家宣布了,得到中央的支持,我们成立一个三方的工作小组,特区政府、当地的地方政府以及中央政府,确保CEPA中有了的条文,我们真的可以按大家的原意来执行得好。

  我们做好这些工作,就可以促进香港的产品出口去内地,因为我们有方刚议员说的品牌效应。这亦从侧面可以说明特区政府促进香港经济发展其中一方面的努力。就是我们做好CEPA的工作,我们做好「十二五」的工作,做好香港服务贸易、基本自由化的工作,做好「十三五」的前期准备工作,这些全都是特区政府促进经济努力的方方面面。

  品牌效应不单在奶粉、其他的商品中可以发挥,我们有什么其他品牌效应呢?知识产权,因为香港的法治环境、香港专业服务的品牌,很多在内地的发明,有发明权的人来香港登记其知识产权,知识产权亦都是我在《施政报告》中交代了是我们可以发展的一个产业。

  香港人到内地,在某些地方我们可否聚起来发挥一个群聚效应?我举一个例子,亦说明我本人和特区政府的工作。

  厂商会有意在武汉设立一个香港中心,就这方面的努力,我与厂商会一直有合作,而且取得一定的成效。构思与刚才方刚议员说的是相当类似的,我们的工作包括向当地的领导人游说,写信等等做很多跟进工作。我很同意在内地,我们是有很多更大更好的发展机会,如果香港人能够更加团结,组织好,再加上特区政府适度有为地帮忙,是会有效的。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方刚议员。

  方刚议员:我想问特首,刚才我提出来的工业邨方面,你会否加强做多些工业邨,可以吸收些制造业回流香港,即「made in香港」的品牌是很受欢迎的。

  行政长官:主席。工业邨的使用率是相当高的,我早两日才看到最新的报章和数据,科技园公司现时做一个我们科学园和工业邨使用情况的一个全面调查研究,当然,我们都知道,香港的土地是相当短缺的,工业邨的地积比较低,我们怎样平衡好工业发展的需要和其他经济发展,以至我们社会的发展,尤其是住屋方面的需要,这个问题是比较费煞思量的。

  立法会立席曾钰成议员:梁家骝议员。

  梁家骝议员:多谢主席。《施政报告》往常对医疗一定会提少许,不过通常一定篇幅不多。有效的政策不需要篇幅太多,可以相当简单。特首先生,这两年的《施政报告》我看到你关於医疗方面都没有提出有效的方法去解决市民对公营医疗,或者对医管局最不满那方面的问题,就是轮候时间太长。我想与特首简单研究一下,举一个例子,譬如急症室,真正的急症通常都可以在30分钟之内处理到的,这个承诺是做到没有问题的。

  很多朋友轮候五、六个小时的那些,其实都是大量的非急症。管理层和很多议员朋友都会赖,说是因为人手不足,就提出增加医科学生,招聘一些海外、有限度注册的海外医生等。一是很长远,而招聘海外医生,其实医管局申请的全部批准,只是填补到少量空缺。我想问一问特首,情况是这样的,其实现时急症室的医生每周工作是四十四小时,即是大概他们是做四天工作左右。私人市场亦有很多剩余的人手,只要医管局肯推行多劳多得的工时政策,提供超时津贴,或是多请一些兼职医生,就可以即时提供很多额外人手来缩短轮候时间。这方面我都问过医管局,医管局的管理层就说,他说要看政府……

  立法会立席曾钰成议员:请议员不要再长篇发言。

  梁家骝议员:说要看政府政策。我就是想问问特首,政府可不可以支持或者甚至指令医管局去推行这个多劳多得的工时政策?

  行政长官:主席,就医管局的工作,我们现时正在进行检讨,有了结论之后,我们一定会向社会,包括梁家骝议员公布。

  这个检讨是重要的,这个检讨是医管局成立之后第一次检讨,包括什么呢?我们如何可以通过,如果有这个可能存在的话,通过不同医院之间的人手和资源的重新配置,使得不同医院之间的工作量可以比较平均,这是其中之一。急症室的问题,大家都相当关心,我们现在分了急症等级,同时亦希望呼吁市民尽量避免滥用急症室的服务。还有一个,就是如何可以更好利用,这个相信梁家骝议员是会关心的,就是如何可以用好我们香港的私营医疗资源。因为现在香港公私营并存,而且双方都能够发挥到一定的效用,是香港医疗制度的一个特点。

  最后一个,就是我们要用好中医。大家知道我的政纲和过去两年的《施政报告》都有提到中医中药的发展。怎样可以用好中医,尤其是作为基层医疗,即是一线、前线医疗服务的力量,中西医结合,使得香港市民得到更好的、及时的医疗服务。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议员:梁家骝议员,请作简短跟进。

  梁家骝议员:我刚才问的问题,我相信大家都听得很清楚,就是医管局说要看政府的政策,医管局没有说要检讨,它只是说要看政府的政策。我的问题就是问:政府可否支持医管局或者指令医管局去推行一个多劳多得的工时政策?我的问题很清楚。

  行政长官:我们一定会看整个医管局的组织架构和它在我们的医疗服务系统中所担当的角色,然后我们去考虑这个问题。

  (待续)

  完

  2014年1月16日(星期四)   香港时间20时33分


  来源:香港政府一站通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