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游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陆游

  陆游汉语拼音LùYóu;1125~1210),中国南宋诗人。字务观,号放翁。越州山阴(今浙江绍兴)人。尚书右丞陆佃孙、直秘阁陆宰子。陆游小时,随父避金军南逃,历尽艰辛。他自幼好学不倦。19岁进士试落第。20岁时与唐氏结婚,夫妻感情甚笃,但被母亲拆散。29岁参加锁厅试为第一,次年参加礼部试又列于秦桧秦埙之前,触怒秦桧,被黜落。绍兴二十八年(1158),才开始任职。孝宗即位,起初颇有抗金之志,陆游力赞张浚北伐。后宋军于符离溃师,张浚被排挤去职,陆游以“交结台谏,鼓唱是非,力说张浚用兵”的罪名被免职。

  乾道五年(1169),起为夔州通判。八年三月,主战将领王炎宣抚川陕,辟为权宣抚司干办公事兼检法官。在此期间他身着戎装,驱驰于汉中一带,开始了“铁马秋风大散关”的战斗生涯。并向王炎陈进取之策,提出一些经略中原、积粟练兵的战略。认为“王师入秦驻一月,传檄足定河南北”。但这一片报国赤忱并不能实现。腐败的宋廷只求苟安,无意进取,致使将士闲置前线,“报国欲死无战场”。同年十月,王炎奉调回临安,陆游改成都府路安抚司参议官。他只好抱着“不见王师出散关”和“悲歌仰天泪如雨”的激愤心情,眼看着收复中原的希望破灭。淳熙二年(1175),范成大镇蜀,辟陆为成都府路安抚司参议官。陆与范有诗文之交,不拘官场礼数,言者论其“不拘礼法,恃酒颓放”,遂自号放翁。这是他创作上收获最多的时期。陆游对这一创作阶段很珍视,将全部诗作结集为《剑南诗稿》,全部文章结集为《渭南文集》。

  淳熙五年(1178)春,陆游诗名日盛,受到孝宗召见,但并未真正得到重用,孝宗只派他到福州、江西做了两任提举常平茶盐公事。后以擅发义仓米赈灾,被罢职还乡,闲居6年。十二年,起知严州,除军器少监。绍熙元年(1190),迁礼部郎中兼实录院检讨官。嘉泰二年(1202),权同修国史、实录院同修撰,兼秘书监。三年书成,升宝章阁待制,致仕。陆游长期蛰居农村,在幽静但却清贫的生活中度过晚年。他将书房命名为“老学庵”,以坐拥书城为乐。后应韩侂胄之请,撰写《南园》、《阅古泉记》。

诗歌创作

  陆游是宋代爱国主义诗人,他生活的时代正是江西诗派盛行之时,他经历了一个从学习江西诗派到摆脱江西诗派影响的创作历程。少年时代,他曾向曾幾学诗,对吕本中提倡的“活法”极为赞赏。但到中年以后,却对江西诗派的诗论主张多有批评,对江西诗派末流过分讲求雕章琢句深表不满,认为“琢雕自是文章病,奇险尤伤气骨多”(《读近人诗》),甚至对“活法”也提出了质疑。其《澹斋居士诗序》云:“盖人之情,悲愤积于中而无言,始发为诗,不然,无诗矣。苏武李陵陶潜谢灵运杜甫李白,激于不能自已,故其诗为百代法。”可见,他认为诗歌创作要重内在修养而不应过多看重外在形式。

  陆游的文学创作以诗歌成就最大,被誉为南宋中兴四大家之一,今存诗9,300余首。他的诗歌创作经历了3次较大变化。入蜀以前,他宗杜甫,受江西诗派影响较大,虽穷极工巧而仍归雅正。这一时期诗作很多,但后来被他删削,今存者仅200余首。入蜀以后,尤其是在汉中抗金前线时期,其诗更增闳肆,自出机杼,尽其才而后止。这一时期的诗作奠定了他在诗歌史上自成一家的崇高地位。晚年闲居山阴,诗力渐造平淡,早年求工见好之意亦尽消除,反映出“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粹然无疵瑕,岂复须人为”(《文章》)的主张。

  陆游诗歌最突出的特点是充满爱国忧民的激情。收复中原是他一生反复咏吟的主题,青年时代他就立下“平生万里心,执戈王前驱”(《夜读兵书》)的宏志。到中年壮志未酬,更显得义愤填膺,“逆胡未灭心未平,孤剑床头铿有声”(《三月十七日夜醉中作》)。直至晚年他还表示“壮心未与年俱老,死去犹能作鬼雄”(《书愤》)。即使在弥留之际,他仍然念念不忘收复中原,悲愤地道出“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示儿》)的遗愿。

  他的抗金宏愿不能实现,是由于主和派投降卖国所致,因此他对朝廷中的主和派充满愤恨,“诸公可叹善谋身,误国当时岂一秦(桧)”(《追感往事》),“公卿有党排宗泽,帷幄无人救岳飞”(《夜读范至能〈揽辔录〉》)。其余如《关山月》、《陇头水》、《感事》,无不表现出这种强烈的憎恶之情。他对沦陷区的人民充满关切,“赵魏胡尘千丈黄,遗民膏血饱豺狼”(《题海首座侠客像》),“遗民泪尽胡尘里,南望王师又一年”(《秋夜将晓出篱门迎凉有感》),对百姓的痛苦表示出极大的同情。

  除了这种抒发爱国情怀的诗篇之外,陆游还写有大量描写山水风光、赠酬友人、抒写个人情怀的诗篇,无论写景咏物、议论感怀,都清新灵动,富于生活情趣。陆游诗各体兼备,古体、近体、五言、七言俱各擅长。清赵翼谓“放翁以律诗见长,名章俊句,层见叠出,令人应接不暇。使事必切,属对必工;无意不搜,而不落纤巧;无语不新,而不事涂泽,实古来诗家所未见也”;“其古体诗,才气豪健,议论开辟,引用书卷,皆驱使出之,而非徒以数典为能事。意在笔先,力透纸背,有丽语而无险语,有艳词而无淫词,看似华藻,实则雅洁,看似奔放,实则谨严”(《瓯北诗话》卷六)。确实,在他的诗集中,像“病树有凋叶,残蝉无壮声”(《秋怀》)、“树杪忽明知月上,竹梢微动觉风生”(《池上》)、“水浅游鱼诨可数,山深药草半无名”(《山行》)、“小楼一夜听风雨,深巷明朝卖杏花”(《临安春雨初霁》)、“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游山西村》),无不脍炙人口。陆游的诗歌由于数量巨大,因此在艺术上也有不足之处,有时用笔率意,疏于锤炼,故显得句式重复,凝练不足。

词的创作

  陆游也擅长词,现存词130余首。刘克庄称其词“激昂感慨者,稼轩不能过;飘逸高妙者,与陈简斋、朱希真相颉颃;流丽绵密者,欲出晏叔原、贺方回之上”(《后村诗话》续集卷四),呈现出多样化的风格。如〔诉衷情〕“当年万里觅封侯”回忆当年从军的往事,叹息年已老而功业未就,抒发满腔悲愤,风格苍凉而又豪放。其余如〔水调歌头〕《多景楼》“不见襄阳登览,磨灭游人无数,遗恨黯难收”,〔沁园春〕《三荣横溪阁小宴》“许国虽坚,朝天无路,万里凄凉谁寄音”,〔夜游宫〕《记梦寄师伯浑》“自许封侯在万里,有谁知,鬓虽残,心未死”,无不寄托着词人报国无门的愤懑之情。词风近似于苏轼的清旷超迈、辛弃疾的沉郁苍凉。他也有一些词纤丽似秦观,如〔钗头凤〕“红酥手黄滕酒”为怀念故妻之作,情意哀怨惆怅,尤其是词末的三叠字“错错错”、“莫莫莫”,更为后世词评家所称赏。他还有一些寓意高远的作品,如著名的〔卜算子〕《咏梅》,以梅花的孤高自洁,譬喻自己不慕荣利与至死不渝的情操。但是陆游的词显然不能与其诗相提并论。

散文成就

  陆游亦以文名于当时,其记铭序跋之类,或叙述生活经历,或抒发思想感情,或论文说诗,此类最能体现陆游散文的成就,同时也如在诗中一样,不时表现着爱国主义的情怀,如《韩镇堂记》、《铜壶阁记》、《书渭桥事》、《傅给事外制集序》等;而《上辛给事书》、《澹斋居士诗序》,则阐述他对文学的独到见解;《烟艇记》、《书巢记》、《居室记》,记述与乡民生活情状,清新隽永,富有情韵。他的《入蜀记》6卷,笔致简洁而又宛然如绘,不仅是引人入胜的游记,同时对考订古迹和地理沿革也有帮助。他的《老学庵笔记》则是随笔式的散文,笔墨虽简而内容甚丰,所记多系轶文故实,颇有史料价值。其中论诗诸条(如批评时人“解杜甫但寻出处”等),亦堪称卓见。

  总之,陆游是一位创作丰富,具有多方面才能的作家。特别是在诗歌创作上,成就尤其突出。人们公认他高于当时与他并称的尤袤范成大杨万里,清人赵翼还认为他胜过苏轼。他说:“宋诗以苏、陆为两大家,后人震于东坡之名,往往谓苏胜于陆,而不知陆实胜苏也。”(《瓯北诗话》卷六)从总体来看,特别是从反映时代的深度和广度来看,陆游确不愧是宋代最杰出的诗人。

  陆游的著述甚丰,据汲古阁刻《陆放翁全集》,计有:《剑南诗稿》85卷,《渭南文集》50卷(其中包括词2卷,《入蜀记》6卷),《放翁逸稿》2卷,《南唐书》18卷,《老学庵笔记》10卷等。其他尚有《放翁家训》及《家世旧闻》等。中华书局于1976年排印《陆游集》5册,书后附今人孔凡礼《陆游佚著辑存》。上海古籍出版社1985年出版有钱仲联《剑南诗稿校注》。1979年中华书局出版有《老学庵笔记》10卷的校点本。

书法

  陆游的书法,结体以杨凝式书迹为本,参杂欧之险势,其体态天真稚拙,又来自李北海《岳麓寺碑》及颜鲁公的《麻姑山仙坛记》等,其章法多有杨凝式《神仙起居》之意趣,尤其富有特色的书法体态的天真稚拙常表现为重心偏下的点画组合,这种结字在钟繇一系的书法中常见。其晚年诗中谈到过自己的学书渊源:“草书学张颠,行书学杨风。平生江湖心,聊寄笔砚中。”他书学此三家,虽有时代的局限性。但不可否认也有所学者人品的影响。陆游的传世书迹,除少量的摩崖题名和碑记外,主要是笔札和自书诗卷。《焦山题名》和《重修智者广福寺碑记》为代表的是他的楷书艺术上的成就,前者雄强厚重而近颜体风韵,后者遒逸强健而近欧阳询、褚遂良神采;《玉京行》和《怀成都诗卷》自书诗迹是他行书艺术上的成就。前者学杨凝式而肖似,后者学张芝和羲献,遒严温润;以《纸阁帖》等为代表的自书诗迹是他的草书艺术上的成就,纵逸而不失洒脱,有所取法而又不失自家风神;以《野处帖》、《秦记帖》等为代表的书札,虽随意而不失精妙,一下笔便不同凡响,当是他人品、意致、学问的综合体现。今天我们能见到的放翁最早的书迹,是镇江焦山的摩崖大字,是乾道元年(1165)任镇江通判时写的,此书全规模颜真卿《大唐中兴颂》。当时“隆兴和议”刚刚生效,前线的战备状态仍未松驰,他题云:“烽火未息,望风樯战舰存烟霭间,慨然尽醉。”他愤然于胸的正是南宋统治者认贼作父,甘于偏安,诸将没有像李光弼、郭子仪那样“手枭逆贼清旧京”,可见他的《中兴颂》笔法,自有深意在此。他的经典之作《怀成都十韵诗》书于54岁,点画厚重不失灵动,轻灵之处不显单薄,章法上字字独立,却通篇气势连贯,有苏黄遗风。更能表现陆游富有创造力的是在此幅基调为行书的作品之中,加入了章草的成分,把行书与章草在一贯的气势中和谐统一起来,古拙中含妍媚,风韵独具。

参见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