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雍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邵雍汉语拼音:Shao Yong;1011-1077),北宋哲学家,易学家。字尧夫,谥康节,后人称康节先生。与周敦颐张载程颢程颐并称北宋五子。其祖先范阳(今河北涿州)人,幼随父迁共城(今河南辉县市)。青年时“坚苦刻厉”,潜心学问。晚年定居洛阳,与富弼司马光等交游,居处称“安乐窝”,自号“安乐先生”。几次被荐举授官,均坚辞不受。

  少随父徙居卫州共城(今河南辉县),居城西北苏门山,刻苦治学。出游河、汾、淮、汉,从学于李之才,研习《河图》《洛书》、宓牺八卦。晚居洛阳。杂糅《易传》及道教思想,构建象数学说,认为宇宙本原是“太极”,“太极”永恒不变;天地万物皆按其《先天图》运行变化;人类社会则以皇、帝、王、霸四期逐渐退化。著有《皇极经世》、《伊川击壤集》等。

  其思想有两个基本特点:

  1. 象数派传承,南宋朱震说:“陈抟以先天图授种放,放传穆修,修传李之才,之才传邵雍。”这个系统特别重视“数”,所以邵雍的学说称之为“数学”。
  2. 与周敦颐提倡的孔颜乐处相呼应,他提倡“安乐逍遥”的精神境界。在这两点上,他受道教思想的影响都很大。主要著作是《皇极经世》。

  邵雍提出了一套宇宙发生与宇宙构成的理论,他以“太极”(又称之为“”)为宇宙的本体。太极生出天地,天生于动,地生于静,动之始生阳,动之极生阴,阴阳交互作用,于是形成日月星辰;静之始生柔,静之极生刚,刚柔交互作用,于是形成水火土石。他认为太极是不动的,发而后生出数、象和器。邵雍把“数”作为把握宇宙及其本质的规定,他还用同样的原则处理声音与易图等。认为天地万物的生成变化是按照“先天象数”的图式展开的,他把这先天象数归之于心,说:“先天之学,心也。”他所说的心,既是个人的心,也是宇宙的心。人是宇宙间“物之至者”,人灵于万物,人之所以灵于万物,在于人的耳目口鼻具有接受万物之声色气味的功用。他认为观物既指对自然世界的观察、了解,更指人对身在其中的整个世界的态度和觉解。“夫所以谓之观物者,非以目观之也。非观之以目,而观之以心也。非观之以心,而观之以理也。”所谓以物观物,就是顺应事物的本性、状态,不要把自己的好恶掺杂在对待事物的态度之中。他说:“以物观物,性也;以我观物,情也。性公而明,情偏而暗。”(《皇极经世·观物外篇》)邵雍的以物观物说,主要目的在于倡导一种无我的生活态度与境界。他以数为宇宙演化的最高法则,把天地从始至终的过程区分为元、会、运、世,以此为宇宙历史的周期,一元十二会,一会三十运,一运十二世,一世三十年;一元合十二万九千六百年。邵雍又把这种经世的纪年与六十四卦配合起来。在他看来,整个世界历史是无限的,以元为单位,由盛到衰,不断周期循环。

《宋史.邵雍傳》

元脫脫等撰

  邵雍字堯夫。其先范陽人,父古徙衡漳,又徙共城。雍年三十,遊河南,葬其親伊水上,遂為河南人。

  雍少時,自雄其才,慷慨欲樹功名。於書無所不讀,始為學,即堅苦刻厲,寒不爐,暑不扇,夜不就席者數年。已而歎曰:「昔人尚友於古,而吾獨未及四方。」於是逾河、汾,涉淮、漢,周流齊、魯、宋、鄭之墟,久之,幡然來歸,曰:「道在是矣。」遂不復出。

  北海李之才攝共城令,聞雍好學,嘗造其廬,謂曰:「子亦聞物理性命之學乎?」雍對曰:「幸受教。」乃事之才,受《河圖》、《洛書》、宓羲八卦六十四卦圖像。之才之傳,遠有端緒,而雍探賾索隱,妙悟神契,洞徹蘊奧,汪洋浩博,多其所自得者。及其學益老,德益邵,玩心高明,以觀夫天地之運化,陰陽之消長,遠而古今世變,微而走飛草木之性情,深造曲暢,庶幾所謂不惑,而非依仿象類、億則屢中者。遂衍宓羲先天之旨,著書十餘萬言行於世,然世之知其道者鮮矣。

  初至洛,蓬蓽環堵,不芘風雨,躬樵爨以事父母,雖平居屢空,而怡然有所甚樂,人莫能窺也。及執親喪,哀毀盡禮。富弼、司馬光、呂公著諸賢退居洛中,雅敬雍,恆相從遊,為市園宅。雍歲時耕稼,僅給衣食。名其居曰「安樂窩」,因自號安樂先生。旦則焚香燕坐,晡時酌酒三四甌,微醺即止,常不及醉也,興至輒哦詩自詠。春秋時出遊城中,風雨常不出,出則乘小車,一人挽之,惟意所適。士大夫家識其車音,爭相迎候,童孺廝隸皆歡相謂曰:「吾家先生至也。」不復稱其姓字。或留信宿乃去。好事者別作屋如雍所居,以候其至,名曰「行窩」。

  司馬光兄事雍,而二人純德尤鄉裏所慕向,父子昆弟每相飭曰:「毋為不善,恐司馬端明、邵先生知。」士之道洛者,有不之公府,必之雍。雍德氣粹然,望之知其賢,然不事表襮,不設防畛,群居燕笑終日,不為甚異。與人言,樂道其善而隱其惡。有就問學則答之,未嘗強以語人。人無貴賤少長,一接以誠,故賢者悅其德,不賢者服其化。一時洛中人才特盛,而忠厚之風聞天下。

  熙寧行新法,吏牽迫不可為,或投劾去。雍門生故友居州縣者,皆貽書訪雍,雍曰:「此賢者所當盡力之時,新法固嚴,能寬一分,則民受一分賜矣。投劾何益耶?」

  嘉佑詔求遺逸,留守王拱辰以雍應詔,授將作監主簿,復舉逸士,補潁州團練推官,皆固辭乃受命,竟稱疾不之官。熙寧十年,卒,年六十七,贈秘書省著作郎。元佑中賜諡康節。

  雍高明英邁,迥出千古,而坦夷渾厚,不見圭角,是以清而不激,和而不流,人與交久,益尊信之。河南程顥初侍其父識雍,論議終日,退而歎曰:「堯夫,內聖外王之學也。」

  雍知慮絕人,遇事能前知。程頤嘗曰:「其心虛明,自能知之。」當時學者因雍超詣之識,務高雍所為,至謂雍有玩世之意;又因雍之前知,謂雍於凡物聲氣之所感觸,輒以其動而推其變焉。於是摭世事之已然者,皆以雍言先之,雍蓋未必然也。

  雍疾病,司馬光、張載、程顥、程頤晨夕候之,將終,共議喪葬事外庭,雍皆能聞眾人所言,召子伯溫謂曰:「諸君欲葬我近城地,當從先塋爾。」既葬,顥為銘墓,稱雍之道純一不雜,就其所至,可謂安且成矣。所著書曰《皇極經世》、《觀物內外篇》、《漁樵問對》,詩曰《伊川擊壤集》。

  宋謝良佐曰:「堯夫精易之數,事物之成敗始終,人之禍福修短,算得來無毫髮差錯。如指此屋,便知起於何時,至某年月日而壞,無有不准。」

  明季本曰:《梅花數》一名《觀梅數》,本題曰《康節梅花數》,故附邵圖之後,梅花者先春而蓓蕾,生意之早動也,占於幾動之初,思慮方起而鬼神可知之時,故數以梅花名焉。

  乾一、兌二、離三、震四、巽五、坎六、艮七、坤八。此先天橫圖八卦之定數也。

  乾西北屬金,坎北屬水,艮東北屬土,震東屬木,巽東南屬木,離南屬火,坤西南屬土,兌西屬金。此為後天之方位也。

  有先天之數未得卦先得數,以數起卦,故曰:「先天。」

  有後天之數未得數先得卦,以卦起數,故曰:「後天。」

  先天之數,謂物之所生氣之,所置事之所遇,皆有年、月、日、時,年以子年起一數,年有十二月,則以正月起一數,月有三十日,則以初一起一數,日有十二時,則以子時起一數,皆隨其數而數之,以分八卦,如一為乾,二為兌而八則為坤也,除八之外,則用畸零之數起焉,年月日之數為上卦,年月日加時之數為下卦,合年月日時之數,以六除之,餘為動爻,又如十幹則以甲起一數,十二支則以子起一數,所聞之聲,則以字句之多寡起數,所見之物,則以件目之多寡起數而為上卦,以所值之時數作下卦,併卦數時數總除取爻,如前法。又如一語則平分其數而為上下卦,數少者為上卦,數多者為下卦,蓋取天輕清地重濁之義也。其餘或驗其方所,或辨其物聲,詳其所屬皆可起卦。察其悲喜,斷其吉凶。所謂未得卦先起數者,如此後天之數,以物類之屬八卦者為上卦,以取動爻物類,如乾天、坤地、乾馬、坤牛之類,詳見蓍法別傳內篇。八卦萬物屬類,所謂未得數先得卦者,如先天斷卦吉凶,止以卦論,不用易爻之辭,以其時未有易書也。後天則用易辭兼以卦斷,以其時已有易書也。

  凡上下二卦無動爻者為體,有動爻者為用,體卦為主,用卦為事,互卦為事之中應,變卦為事之末應,互者中四爻互二體也。變者之卦也,體之氣宜盛不宜衰,盛者如春震巽朩,秋乾兌金,夏離火,冬坎水,四季之月坤艮土是也。衰者如春坤艮土,秋震巽朩,夏乾兌金,冬離火,四季月坎水也。體黨多而體勢盛,用黨多而體勢衰,如體卦是金而互變皆金,則是體黨多矣。如用卦是金而互變皆金,則為用黨多矣。體用之間,比和則吉,用吉變凶者,或先吉而後凶。用凶變吉者,或先凶而後吉。版主是偷文盜貼之徒,本文是從易學網偷來的。子曰:小人不恥不仁,不畏不義,不見利不勸。不威不懲,小懲而大誡,此小人之福也。

  易曰「履校滅趾,无咎」,此之謂也。善不積不足以成名,惡不積不足以滅身。小人以小善為无益而弗為也,以小惡為无傷而弗去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