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沈战役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东北野战军对锦州城垣发起进攻

  沈战役汉语拼音liáo shěn zhàn yì),英语:Liaoxi-Shenyang Campaign,解放战争时期,中国人民解放军东北野战军东北军区部队在辽宁西部和沈阳长春地区对国民党军进行的战略决战性战役。是中国近代史中第二次国共内战的“三大战役”之一,1948年9月12日开始,同年11月2日结束,共历时52天。中国共产党称之为辽沈战役,中国国民党称之为辽西会战,又作辽沈会战。辽沈战役后,中国人民解放军首次在兵力数量方面超越国民党军。

  辽沈战役历时52天,歼灭东北“剿总”及所属4个兵团部、11个军部、36个整师及地方部队计47.2万人,俘国民党军少将以上军官186名。东北野战军伤亡6.9万余人,炮兵司令员朱瑞在战役中牺牲。辽沈战役的胜利,使东北野战军成为一支强大的战略机动力量,东北解放区成为巩固的战略后方。连同这一时期全国其他战场上的胜利,使战争双方力量对比发生了根本变化,人民解放军不仅在质量上而且在数量上已占有优势,这是中国革命的成功已经迫近的标志。

战役前的军事形势

  解放战争进入到1948年秋,中国的军事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国民党军的总兵力由战争初期的430万人减少为365万人,其中正规军198万人,用于第一线作战的174万人被分割在以沈阳、北平(今北京)、西安武汉徐州为中心的5个战场上,战略上完全陷入被动。人民解放军的总兵力由120余万人发展到280万人,其中野战军149万人。经过实战锻炼和新式整军运动,部队的军政素质大大增强。

  此时,国民党东北“剿总”卫立煌集团有正规军4个兵团14个军44个师(旅),加上地方保安部队,总兵力为55万人,被分割在长春沈阳锦州3个孤立地区。国民党政府总统蒋介石深知东北情势危急,但为支撑全国战局,决定采取集中兵力,重点守备,确保沈阳、锦州、长春,相机打通北宁(今北京—沈阳)铁路的方针,企图保住现有占领区,一旦形势发展不利,即经北宁铁路从陆上或经营口、葫芦岛从海上撤退。其部署是:由“剿总”副总司令兼第1兵团司令官郑洞国率2个军6个师共10万人防守长春,钳制东北野战军主力向南机动;由“剿总”副总司令兼锦州指挥所主任范汉杰率第6兵团4个军14个师共15万人,防守义县至山海关一线,以锦州、锦西为防守重点,维护东北与关内的陆上及海上的联系;东北“剿总”直接指挥第8、第9兵团7个军另1个整编师共24个师(旅)计30万人,防守沈阳及其附近地区,作为防御中枢,以确保沈阳并支援锦州、长春方面之作战。

  东北人民解放军在1948年3月冬季攻势结束后,解放了东北97%以上的土地和86%以上的人口,东北解放区已连成一片。东北野战军已发展到12个步兵纵队、1个炮兵纵队、1个铁道兵纵队,共54个师70万人,另有军区武装33万人,总兵力已达103万人。在全国5大战场中,东北战场的形势最为有利,已经具备了同东北国民党军进行战略决战的条件。

东北野战军的作战方针与部署

  中共中央军委依据战局的发展和东北战场形势,制定了辽沈战役的作战方针:东北野战军主力南下北宁线,把卫立煌集团封闭在东北加以各个歼灭。为此,要求东北野战军必须确立攻占锦州、山海关唐山三点并全部控制该线的决心,必须确立打前所未有的大歼灭战的决心,必须有“攻锦打援”的通盘部署。东北野战军司令员林彪、政治委员罗荣桓、参谋长刘亚楼于9月10日下达了北宁路作战计划:第一步,以奔袭动作歼灭北宁路除山海关、锦州、锦西以外各点守军,切断关内外国民党军联系;第二步,集中兵力攻取锦州和打增援之敌。部署是:以第3、第4、第7、第8、第9、第11纵队及炮兵纵队主力、第2纵队第5师、冀察热辽军区3个独立师歼灭义县至昌黎一线守军,尔后相机夺取锦州、锦西、山海关;以第1、第2(欠第5师)、第10、第5、第6纵队位于沈阳西北和长春、沈阳之间,阻止沈阳国民党军向锦州或向长春增援,并随时准备参加攻锦作战和歼灭长春突围之敌;以第12纵队和6个独立师、1个骑兵师等部继续围困长春。

战役经过

  主要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

  攻克锦州,和平解放长春。1948年9月12日,辽沈战役开始。东北野战军首先在北宁线滦县至义县段300千米战线上向国民党军发起进攻,至10月1日,相继攻占昌黎、北戴河、绥中、高桥、塔山、兴城、义县等据点,夺取锦州外围葛文碑、帽儿山等要点,并用炮火封锁了锦州飞机场。至此,东北野战军已切断了北宁路,完全孤立了锦州。

  蒋介石为解锦州之危,飞北平,赴沈阳,与华北、东北将领几经磋商,最后确定:从华北和山东抽调7个师,会同锦西、葫芦岛部队共11个师,组成东进兵团,由第17兵团司令官侯镜如指挥;从沈阳地区抽调11个师另3个骑兵旅,组成西进兵团,由第9兵团司令官廖耀湘指挥。以求东西对进,增援锦州。东北野战军根据中共中央军委关于迅速攻取锦州的指示,确定了攻锦打援的整个兵力部署:以第4、第11纵队和2个独立师位于塔山地区,阻击东进兵团;以第2、第3、第7、第8、第9纵队和第6纵队第17师共16个师及炮兵纵队主力计25万人攻击锦州;以第1纵队主力位于高桥为战役总预备队;以第5、第10、第12纵队和第6纵队主力、第1纵队第3师、1个独立师、1个骑兵师共14个师位于彰武、新立屯、黑山、通江口地区,阻击西进兵团;以11个独立师、1个骑兵师继续围困长春。

  10月9日,东北野战军发起攻锦作战,至13日扫清锦州外围据点。14日10时发起总攻,经31小时激战,于15日18时攻克锦州,全歼守军10万余人,俘范汉杰及第6兵团司令官卢浚泉等,完全封闭了东北国民党军从陆上撤向关内的大门。

  与此同时,北线阻援部队在彰武、新立屯地区实行运动防御,将西进兵团阻于新立屯、彰武之间;南线阻援部队在塔山一带进行坚守防御,鏖战六昼夜,打退了东进兵团连续猛烈的进攻,守住了阵地,为夺取锦州争取了时间。

  攻克锦州后,困守长春的国民党军第60军军长曾泽生在东北野战军强大的军事压力和政治争取下,于10月17日率所部2.6万余人起义。19日,新编第7军军长李鸿率部投诚。21日,郑洞国率直属队放下武器,长春宣告和平解放。

第二阶段

  辽西会战,围歼西进兵团。东北野战军攻克锦州、解放长春,给东北国民党军以致命打击。10月18日,蒋介石再次飞赴沈阳,部署“总退却”,严令西进兵团继续前进,在东进兵团配合下重占锦州,并以一部兵力抢占营口,以备西撤受阻时改由营口撤退。任命杜聿明为东北“剿总”副总司令兼冀热辽边区司令官,直接指挥撤退行动。19日,东北野战军领导人决定采取诱敌深入打大歼灭战的方针,在辽西地区围歼西进兵团。部署是:以塔山地区的第4、第11纵队等部继续阻击东进兵团;以锦州地区的第1(欠第3师)、第2、第3、第7、第8、第9纵队和炮兵纵队及第6纵队第17师立即隐蔽向新立屯、大虎山、黑山地区急进,从两侧迂回包围西进兵团;以第5、第6纵队位于阜新东北和彰武东北地区,拖住西进兵团后尾;以第10纵队和第1纵队第3师、内蒙古军区骑兵第1师位于黑山、大虎山地区,拦住西进兵团先头,迟滞其前进,待野战军主力赶到后,配合主力围歼西进兵团;以第12纵队及5个独立师、1个骑兵师由长春地区进至铁岭、抚顺等地,钳制并包围沈阳地区国民党军;以独立第2师附属1个重炮营赶赴营口,切断国民党军海上退路。

  21日,西进兵团在得到1个旅及重炮、装甲部队的加强后,开始向南攻击。23日进至黑山、大虎山地区时,东北野战军第10纵队等部进行顽强阻击,激战三昼夜,守住了阵地,为主力部队合围西进兵团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西进兵团进攻受阻后,即以第49军等部为先头,经大虎山以东向营口方向撤退。东北野战军决定以第5、第6纵队和第7、第8、第9纵队从左右两翼对西进兵团实施钳形夹击;以第1、第2、第3、第10、炮兵纵队和第17师从正面突击。25日拂晓前,第49军等部进至台安西北魏家窝棚、六间房等地时,遭到东北野战军独立第2师及第8纵队第23师的突然截击。廖耀湘判断从营口撤退的道路已被截断,遂率西进兵团改向沈阳撤退。此时,第5、第6纵队已进至厉家窝棚、二道镜子、绕阳河一线,切断了西进兵团向沈阳的退路。26日,东北野战军在黑山、大虎山以东,绕阳河以西,无梁殿以南,魏家窝棚以北约120平方千米的地区内,对西进兵团展开大规模围歼战。至28日拂晓,全歼西进兵团5个军12个师(旅)共10万余人,其中包括号称国民党军“五大主力”的新编第1军主力和新编第6军全部,生俘廖耀湘及新6军军长李涛、第71军军长向凤武、第49军军长郑庭笈等,从而取得了辽沈战役的决定性胜利。

第三阶段

  攻占沈阳、营口,解放东北全境。西进兵团被歼后,卫立煌即飞离沈阳,防务交由第8兵团司令官周福成指挥,企图坚守沈阳或伺机经营口从海上撤退。东北野战军以第1、第2纵队向沈阳急进,会同正急速南进的第12纵队和各独立师包围歼灭沈阳国民党军;以第7、第8、第9纵队及独立第2师、内蒙古军区骑兵第1师向鞍山、辽阳、海城、营口急进。

  担负围攻沈阳任务的各部队于31日前相继解放铁岭、本溪、新民、抚顺等沈阳外围据点。11月1日,对沈阳市区发起总攻,至2日,全歼守军第8兵团团部、2个军部、7个师等部13万余人,沈阳宣告解放。同日,第7、第8、第9纵队等部解放营口,歼灭国民党军1.4万余人。至此,辽沈战役结束。9日,锦西、葫芦岛地区国民党军从海上撤至关内,东北全境解放。

作战双方兵力

国民党军

  • 东北剿匪总司令部副总司令兼冀热辽边区司令杜聿明
  • 东北剿匪总司令部副总司令兼葫芦岛指挥所主任陈铁
  • 第十七兵团:司令侯镜如(驻葫芦岛)

东北野战军

东北野战军 司令员 林彪 政委 罗荣桓 参谋长 刘亚楼 政治部主任 谭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