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亦德·马黑麻·米尔咱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赛亦德·马黑麻·米尔咱(?~1533年),蒙古朵豁剌惕部异密,曾在东察合台汗国马合木汗处供职,主持大政。后来被人暗算,遭逮捕,被送给安集延的月即别人。月即别札尼别速檀非但没有伤害他,反而对他“优礼尊敬”。正德六年(1511年)春,月即别全体速檀在撤马尔罕集会,决定要杀死残留在河中地区的所有东察合台汗国的蒙古人,札尼别速檀不同意这一主张,便放走了赛亦德·马黑麻·米尔咱和所有跟随他的蒙古人。赛亦德·马黑麻·米尔咱怕札尼别速檀反悔,就立即动身逃走。札尼别速檀果然反悔,派人追赶,但赛亦德·马黑麻·米尔咱已逃到安集延。他召集当地蒙古人和居民起事,把所有月即别人驱逐出费尔干地区,并派使向巴布尔大帝求援。巴布尔大帝派速檀·萨亦德率一批蒙古异密去安集延。萨亦德的到来受到安集延的隆重欢迎,赛亦德·马黑麻·米尔咱把自己刚刚征服的全部领土交给萨亦德,从此忠心扶保萨亦德。当年,萨亦德在安集延城下大败阿巴拜克热军队,俘虏了约3000人。按照当时的惯例,这些俘虏完全可以处死,赛亦德·马黑麻·米尔咱建议赫免这些俘虏,这不仅为萨亦德日后进军喀什噶尔提供了人力,而且也为他赢得了民心。正德九年(1514年)早春,月即别人大举进攻费尔干地区,赛亦德·马黑麻·米尔咱正确地分析了形势,认为月即别军事力量强大,而察合台国家的速檀们都置身事外,不与斗争,如果萨亦德单独与之斗争,这是冒险,可能招至失败;要从稳妥方面打算,“只有在敌军骑尘还没有掩蔽国境之前,趁早弃绝战衅,走为上策”。接着他分析了可以去的两个地方——蒙古斯坦和喀什噶尔地区,认为进攻喀什噶尔条件有利。他的建议得到萨亦德及全体异密的完全赞同,为叶尔羌汗国的最终建立做出了重大贡献。汗国建立后,他领导势力最强的蒙古朵豁剌惕部积极支持萨亦德汗的文治武功,成为稳定汗国政权的重要力量。萨亦德汗在收复蒙古斯坦失败和第三次进攻巴达克山引起巴布尔大帝的谴责之时,都曾激起汗国统治阶层震荡,但在赛亦德·马黑麻·米尔咱的全力支持下,萨亦德汗放逐了威胁汗位的贵族,迅速稳定了局势。

  由于赛亦德·马黑麻·米尔咱卓越贡献,萨亦德汗对他“尊敬备至”,在费尔干时就以蒙古的古老传统赐予他“兀鲁思别吉”称号(仅次于可汗的一种封号)。在叶尔羌汗国建立之初,萨亦德汗又把东察合台汗国“再造功臣”忽歹达享有的12种特权全部授予“开国元勋”赛亦德·马黑麻·米尔咱,使他成为汗国最有实权的人物。明嘉靖十二年(1533年)萨亦德汗逝世后,赛亦德·马黑麻·米尔咱的地位引起新即位的拉失德汗猜忌,为巩固汗位,他利用朵豁剌惕部家族内部矛盾,于当年7月23日将赛亦德·马黑麻·米尔咱处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