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音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语音(yǔ yīn),语言的声音,是语言的物质外壳,是和意义紧密结合的。每种语言的语音都有其系统性和一定的特点。

  语音是人的发音器官发出的具有一定意义的、目的是用来进行社会交际的声音声音。语音的物理基础主要有音高、音强、音长、音色,这也是构成语音的四要素。

  在语言的形、音、义三个基本属性当中,语音是第一属性,人类的语言首先是以语音的形式形成,世界上有无文字的语言,但没有无语音的语言,语音在语言中起决定性的支撑作用。

  语言依靠语音实现它的社会功能。语言是音义结合的符号系统,语言的声音和语言的意义是紧密联系着的,因此,语言虽是一种声音,但又与一般的声音有着本质的区别。语音是人类发音器官发出的具有区别意义功能的声音,不能把语音看成纯粹的自然物质;语音是最直接地记录思维活动的符号体系,是语言交际工具的声音形式。

基本要素

音高

  音高,指各种不同高低的声音,即音的高度,音的基本特征的一种。音的高低是由发音体的振动频率决定的,两者成正比关系:频率振动次数多则音"高",反之则"低"。

  (1)声音的高低。由音波振动的频率来决定。频率高则音高;低则音低。音高是构成语音的要素之一。汉语里音高变化有区别词义的作用,如“妈”、“麻”、“马”、“骂”四个字的声调不同,即音高的不同。

  (2)音乐声学术语。指听觉赖以分辨乐音高低的特性。

音强

  音强,又称音量,即音的强弱(响亮)程度。音的基本特性的一种。音的强弱是由发音时发音体振动幅度(简称振幅)的大小决定的,两者成正比关系,振幅越大则音越"强",反之则越"弱"。

音长

  音长,是指声音的长短,它决定于发音体振动时间的久暂。发音体振动持续久,声音就长,反之则短。

音色

  音色,指音的感觉特性。频率的高低决定声音的音调,振幅的大小决定声音的响度但不同的物体发出的声音我们还是可以通过音色分辨不同发生体的材料、结构不同,发出声音的音色也就不同。 音色是声音的特色,根据不同的音色,即使在同一音高和同一声音强度的情况下,也能区分出是不同乐器或人声发出的。同样的音量和音配上不同的音色就好比同样色度和明度配上不同的色相的感觉一样。

  音色的不同取决于不同的泛音,每一种乐器、不同的人以及所有能发声的物体发出的声音,除了一个基音外,还有许多不同频率的泛音伴随,正是这些泛音决定了其不同的音色,使人能辨别出是不同的乐器甚至不同的人发出的声音。每一个人即使说话也有不同的音色,因此可以根据其声音辨别出是不同的人。

性质

  首先语音具有物理属性,它跟自然界的一切声音一样,是一种物理现象;其次具有生理属性,它是人的生理发音器官发出来的;再次它具有社会属性,语音有表义功能,这种功能是社会赋予的。

物理性质

  一切声音都是由物体的振动发出的,物体振动,振荡它周围的空气,形成音波,音波扩散,刺激到人的听觉神经,人就听到了声音。任何声音都是由音高、音强、音长、音色四种要素组成的,语音也是如此。

生理性质

  人的发音器官可分为三大部分:

  ①肺、气管、支气管——动力部分。肺呼出的气体,通过支气管、气管到达喉头,振动声带,从而发声。

  ②声带——发音体。声带是位于喉头中间的两片薄膜,气流从肺部呼出,通过声门,冲动声带颤动发音。每个人声带的厚薄、松紧、大小、长短是不相同的,这是每个人说话声音不同的原因之一。

  ③口腔和鼻腔——共鸣器。每个人口腔和鼻腔的形状、大小都有差别,这也是每个人说话声音不同的原因之一。口腔中的软腭和小舌,是控制口腔和鼻腔的“阀门”。软腭、小舌下降,压在舌根上,发音时鼻腔产生共鸣,如 m、n、ng,这些音叫鼻音。软腭、小舌上升,堵塞鼻腔,发音时口腔产生共鸣,如a、o、e、i等,这些音叫口音。

辅音中的口音和鼻音共有七组:

  1. 双唇配合,可发出 b、p、m ,3个辅音,叫双唇音;
  2. 上齿与下唇配合,可发出 f ,1个辅音,叫唇齿音;
  3. 舌尖与上齿背配合,可发出 z、c、s ,3个辅音,叫舌尖前音;
  4. 舌尖与上齿龈配合,可发出 d、t、n、l,4个辅音,叫舌尖中音;
  5. 舌尖与硬腭前部配合,可发生 zh、ch、sh、r ,4个辅音,叫舌尖后音;
  6. 舌面与硬腭配合,可发出 j、q、x ,3个辅音,叫舌面音;
  7. 舌根与软腭和小舌配合,可发出g、k、h、ng ,4个辅音,叫舌根音。

  元音都是口音。改变口腔这个共鸣的形状,可以发出不同的元音。改变口腔的方法主要有三种:舌位的前后、高低,即口腔的开闭,唇形的圆或不圆。

社会性质

  语音有表义功能,使得语音区别于自然界的其他声音,因此语音的社会性质是它的本质属性。语音这一属性表现在以下方面:

  音义结合的固定性。什么声音表示什么意义,如何表示,是由使用某一语言的社会成员决定的。即:语言的“能指”和“所指”是由社会决定的。如gōngshì两个音节可以表示公事、工事、公式、攻势、宫室,tǔ dòu(土豆)、mǎ líng shǔ (马铃薯)表示同一事物,这些音义的结合都是说汉语的人约定俗成的。

  语音的系统性。音位、音位的个数、音位的组合,各种语言、方言都有自己的系统。

  从物理、生理属性上看是相同的语音现象,但在不同的音系中表义不同。如 n、1 在某些汉语方言的语音系统中是一个音位,“女客”“旅客”同音。

  汉藏语系的语言大都有声调,送气或不送气在汉语里可以别义,英语不能。park、student 中的 p、t 读成送气音或不送气音,只是听起来不地道,并没有区别意义。而汉语的 t、d 则可以区别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