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2013年6月23日 斯诺登由香港飞抵莫斯科 随即在停机坪被厄瓜多尔驻俄大使接走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2013年6月23日21:15(北京时间),斯诺登香港飞抵莫斯科谢列梅捷沃机场,随即在停机坪被厄瓜多尔驻俄大使接走。

  据《钱江晚报》报道,香港特区政府23日声明称,斯诺登23日已自行循合法和正常途径,离开香港前往第三国。美国政府对斯诺登以间谍等罪名提出刑事起诉。而目前的事态说明,美国正对此失去控制。

  斯诺登日前公布了更多机密文件,显示美国情报机构不仅入侵中国多家电信公司,还攻击清华大学的主干网络。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23日表示,已看到有关斯诺登的报道。华春莹当天还表示,对最近披露的美国政府有关机构对中国进行网络攻击表示严重关切。

  多家媒体守候莫斯科机场

  厄驻俄大使神秘接走斯诺登

  据香港《南华早报》报道,美国“监控门”事件揭秘者斯诺登已于23日上午离开香港,乘坐一架俄罗斯航空公司的客机前往莫斯科。

  有报道称,斯诺登在飞机上已接受了厄瓜多尔使馆方面的检查,并接受了医生的体检。当地时间下午5:15,斯诺登抵达莫斯科,多家媒体守候在谢列梅捷沃机场,但他并未现身,据称随即被厄瓜多尔使馆神秘接走。有消息称他很有可能在机场度过一晚,与厄驻俄大使会谈并且就他的去向进行讨论。而莫斯科并不是斯诺登的最终目的地,他可能由该地继续前往冰岛或厄瓜多尔。又有报道称根据其订票信息显示,他24日可能飞往古巴首都哈瓦那,随即将前往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但对他是否能登上这架班机,目前还不能确定。

  外界猜测,古巴、冰岛或厄瓜多尔等国都可能是斯诺登的目的地。“维基解密”确认,该组织为斯诺登的这次逃亡提供了必要协助。该组织称,斯诺登会通过一条安全路线前往一个国家避难,这其中有外交人员和“维基解密”法律人员的参与。

  “维基解密”目前没有透露斯诺登将要最终寻求避难的国家,只表示当斯诺登安全抵达这个国家后,“就会正式展开相关的诉求”。

  外交部:

  已看到有关斯诺登离港的报道

  香港特区政府23日就斯诺登事件发表声明,证实斯诺登已离开香港。

  声明称,斯诺登23日已自行循合法和正常途径,离开香港前往第三国。

  另据报道,特区政府已就斯诺登离港一事,通知美国政府。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23日表示,已看到有关斯诺登的报道。尚不了解具体情况,将继续关注有关进展。她表示:“香港是一个法治社会,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和‘一国两制’原则,中央政府一贯尊重香港特区政府依法办事。”

  斯诺登再曝料:

  美曾入侵中国电信及清华网络

  香港《南华早报》22日晚报道称,该报从斯诺登处获取了一系列文件资料,这些资料显示美国国家安全局持续入侵中国多家主要电信公司,获取用户手机短信信息,并攻击清华大学的主干网络。

  《南华早报》援引斯诺登的话说:“美国国家安全局无所不用其极,利用非法侵入中国主要电信公司等手段,窃取用户的手机数据。”

  斯诺登爆料称,美国国家安全局还对中国顶尖高等学府清华大学的主干网络发起大规模的黑客攻击。

  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23日在答问时对最近披露的美国政府有关机构对中国进行网络攻击表示严重关切。华春莹说,我们已就此向美方提出交涉。

  斯诺登踏上逃亡之路

  美国似乎已失去控制

  美国政府已正式指控斯诺登犯有多项罪名,并曾寻求从香港引渡斯诺登,并将上述情况公之于众,表明美国不愿对斯诺登一事善罢甘休。而斯诺登选择在此时离开香港,无疑让香港免于面临来自美国的更多压力,香港方面的应对也可谓合情合理。

  美国下一步如何应对已成外界最关注点。据国际各大媒体报道,斯诺登正前往俄罗斯,但那里“不是斯诺登的目的地”。

  如果斯诺登逃亡古巴,那么美国短期内似乎难于对古巴施加更有效的压力。除非古巴愿就此事密切配合美国当局,否则美国将无计可施。

  由于斯诺登将美国情报机构大规模监控计划公之于众,令美国面临巨大压力,国际形象也受到极大影响。总统奥巴马不得不再三向外界澄清有关意图,仍难以消除国际社会的疑虑。

  斯诺登已离开香港,美方如继续逼问香港方面为何放人,显然徒劳且不智。或许,如果美国真的很想将斯诺登抓捕,不如抓紧仔细研究一下莫斯科机场的航班时刻表。

斯诺登离港记

  中评社北京6月26日电/斯诺登的逃离香港之路,起始于上周二的一顿晚餐——大块匹萨、炸鸡、香肠还有百事可乐,这也是他的30岁生日派对。

  东方早报刊文称,更早一点,6月的香港新界或九龙,炙热的阳光下行走着一位戴着墨镜和棒球帽的白人男子,他的面色或许因长期宅居而显得有些苍白,但总体的精神状态看起来仍然不错。不远处,有便衣警察正暗中跟踪并保护他。

  23日早上,这名美国男子手持“已被注销”的美国护照与普通旅客一样自行到香港机场向航空公司登记,经普通出境通道入闸登机,搭上前往莫斯科的航班。

  根据多家香港和美国媒体与香港律师何俊仁的描述,以上就是爱德华.斯诺登暂居与离开香港的片段。在这个曾被他寄予厚望的城市隐匿一个多月后,斯诺登或许主动或许被动地选择了离开,香港媒体昨日以复杂地情绪对他说:别了,斯诺登。

  住在香港私人住宅

  “斯诺登虽然匿藏了1个月,但精神状态很好,智商很高,分析力很强。”

  一个多月前,携带美国“重大机密”的斯诺登抵达香港后,首先联系了他之前来香港度假时认识的一名香港人。这名香港人随后成为斯诺登的照料者,当斯诺登6月10日从MI RA酒店退房后,就接受了这名香港人的邀请住在对方提供的住处里。

  同时,这名香港人帮助斯诺登联系了两名香港律师。其中一个是Robert Ti bbo,他本来在加拿大McGi l l大学学习化工,后来转行成为一名律师。另一个是Jonathan Man,Ho , Tse ,Wai and Partners律所的律师,何俊仁也是这家律所的高级合伙人。

  根据与斯诺登见过面的何俊仁的说法,斯诺登虽然匿藏了一个月,但精神状态很好,智商很高,分析力很强,当他听完对方陈述问题后很快就会问出问题。据他所知,斯诺登在香港曾搬过一两次住所,均住在私人住宅,包括在新界区和九龙区。斯诺登在港期间很少出门,若偶然出门,都是戴上墨镜和棒球帽。

  香港媒体昨日称,香港警方在斯诺登来港没有多久就掌握了他在港的行踪,知道他身处一个安全地点,但警方并没有安排斯诺登入住“安全屋”,只是留意其行踪,暗中保护。而美国媒体昨日报道称,斯诺登过去一周居住在港岛西区一个由特区政府保安部门安排的单位。

  对于这些说法,香港政府发言人昨日强调,特区政府、警方或中央政府皆未帮助过斯诺登,政府消息人士也澄清斯诺登未获本港政府提供的任何协助。此前,斯诺登本人表示没有接触过香港警方,也没有受到警方保护。

  开会时手机放冰箱

  “斯诺登匿藏在支持者家中,从没有外出,只要有电脑,他就感到满足,他认为没有电脑,是不可忍受的。”

  作为立法会议员的何俊仁透露,斯诺登表示当初选择来港是因为对香港的法治有信心。而斯诺登此前也曾暗示,将呆在香港与美国政府“斗争到底”。但形势在上周发生了变化。

  何俊仁认为,斯诺登不知道港府想怎么做,且明白美国政府会对港府施加很大的压力,即使港府依法做事,也要涉及很多程序,将耗时好几年,旷日持久,他不想面对很大压力的生活,所以决定离开。维基揭秘创始人阿桑奇昨日透露,斯诺登在离开香港前从未与俄罗斯官方有过任何接触。

  何俊仁表示,他本人上周二晚上首次与斯诺登面对面。斯诺登戴着帽子和太阳镜,与朋友一起开车来接上何俊仁、Robert Ti bbo和Jonathan Man。他们还在当地一家餐馆打包了披萨、炸鸡、香肠还有百事可乐,何俊仁说,批萨是最大尺寸的。斯诺登一开始很寡言,直到抵达朋友的家。然后,斯诺登要求所有人将手提电话放进冰箱,以防窃听。何俊仁接受美国《纽约时报》访问时表示,在上周二晚,斯诺登等人在他的匿藏地方举行长达2小时的会议。大家讨论了美国和国际政治,以及斯诺登可能寻求避难的国家。斯诺登看起来做了很多研究,提到了一批国家的名字。当斯诺登知道他可能在提出反对美国引渡的诉讼中被囚在监狱,并不能使用电脑时,深感不安。何俊仁称,斯诺登匿藏在支持者家中,从没有外出,只要有电脑,他就感到满足,他认为没有电脑,是不可忍受的。

  这次会面的结果是,斯诺登决定,上周五上午之前,何俊仁要代表他向香港政府提出2个问题,如果香港政府应美国要求拘捕他,他是否可以被保释?如果斯诺登前往机场要离开香港,香港政府是否会干预?

  一名熟悉谈判过程的人士称,香港政府对接获斯诺登的问题很高兴,因为此前数天梁振英和其他高级官员一直在密集开会商讨此事。不过,问题是,特区政府对于何俊仁作为斯诺登的代理律师并不十分信任,同时也不愿意直接与斯诺登对话。所以找到一个中间人,通过一个在香港本地支持斯诺登的人,绕过何俊仁与斯诺登方面取得联系。何俊仁声称,21日,有声称获政府授权的“中间人”向斯诺登表示他可以安全离港,并且应该离港。不过,香港特首梁振英昨天被问及所谓中间人接触的问题时表示,“完全不知道。”

  何俊仁称,如果香港政府无法确保斯诺登能够顺利离开,斯诺登将寻求美国驻香港总领事的建议。最终,斯诺登在上周五下定决心离开香港。有消息称,斯诺登本已订了22日的机票离港,但没有成行,当晚他决定要试一试去机场。于是,何俊仁安排律师陪同斯诺登23日一起到机场,以防一旦他被捕时,可以为他办理保释和申请人身保护令等手续。不过,也有香港媒体称,斯诺登23日早自行到机场,经离境大堂进入机场禁区办理出境手续离港,与普通旅客无异,未获任何特别安排。

  何俊仁形容斯诺登虽然刚刚庆祝30岁生日,但他“依然是个孩子”,他很爱喝百事可乐胜过喝酒。

  获难民文件正常出境?

  “斯诺登担心,如果有任何拖延,他可能会被香港有关部门拘捕。”

  不过最终的结果是,斯诺登顺利离开了香港。一个起决定作用的帮手是“维基揭秘”。“维基揭秘”创始人阿桑奇说,他上周与厄瓜多尔外长在伦敦大使馆内见面时,就提出协助斯诺登的问题。

  一名熟悉斯诺登案的人士说,斯诺登乘飞机去莫斯科的决定非常突然,是在离开香港前一天做出的。这名人士说,斯诺登与维基揭秘商量之后做出了这个决定。在与其他方面交流了斯诺登在海外的选择之后,维基解密鼓励斯诺登离开香港。这名人士说,斯诺登非常独立,但也愿意听取建议,斯诺登担心,如果有任何拖延,他可能会被香港有关部门拘捕。

  维基揭秘创始人阿桑奇表示,早在美国宣布对斯诺登提出刑事指控,并撤销他的护照前,就已安排斯诺登使用厄瓜多尔发放的“难民旅行文件”出行。该证件签发的时间是17日。“难民旅行文件”(Refugee travel document)源自1951年联合国《关于难民地位的公约》,凡批准该条约的各国给予难民类似护照的身份文件。

  “斯诺登需要我们的专长和协助。”身处伦敦的阿桑奇23日晚间接受电话采访时说,“为了保护这个组织及其发布信息的能力,我们一直在进行非常相似的法律、外交、地缘政治领域的斗争。”他说,前西班牙法官、维基揭秘的法务总监巴尔塔萨.加尔松正领导着一个法律志愿团队,来指导斯诺登如何避免被投入美国监狱。有消息称,23日陪同斯诺登登机的正是维基揭秘的成员莎拉.哈里森。但尚不明确的是,斯诺登是否以“难民旅行文件”通过香港海关。

  就被问及斯诺登用什么证件离港时,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梁振英昨日指出,香港入境事务处已发表声明称没有收到美方已注销斯诺登证件的通知,他是以正常旅客身分离港的。

  香港保安局前局长叶刘淑仪表示,入境事务处除会根据香港法例外,也会按每一宗个案灵活行使酌情权,她相信入境事务处行使有关酌情权,让斯诺登离开。她称,相信斯诺登也曾告诉入境事务处有关其护照问题,而入境事务处及航空公司也曾核实有人会于目的地接收他,所以他才可出境。叶刘淑仪称,港府在事件中依法办事,做法适当,符合香港惯常做法及最大利益。

  “特殊难民旅行证件”对于斯诺登此后的行程至关重要。俄罗斯媒体援引俄执法人员消息称,尽管没有了美国护照,但斯诺登仍能从莫斯科离境继续旅程,只要他打算寻求政治庇护的国家给他提供了旅游证件。

  沮丧的美国人

  “奥巴马政府在寻求引渡斯诺登上至少犯了两个错误,才令斯诺登得以‘逃脱’。”

  斯诺登离开香港,令美国深感不悦。美国媒体称,“美国官员这一天忙得团团转,结果却令人沮丧。”

  尽管有美国议员将怒气“撒”到中俄两国身上,但美国前联邦检察官大卫.罗福曼指出,奥巴马政府在寻求引渡斯诺登上至少犯了两个错误,才令斯诺登得以“逃脱”,一是国务院没有尽早在6月14日美方正式起诉斯诺登时即时吊销其护照、部署阻止他外逃的计划,另一个错误则是不应该在21日公开其刑事控罪,促使斯诺登决定离港逃亡。他解释,一般来说,凡遇这类个案,有关的刑事控罪只会在目标人物已被扣留后才会对外公开。对于奥巴马政府选择打草惊蛇的做法,罗福曼坦言感到不解。

  一名美国官员说,美国曾在6月15日私下请求香港特区有关部门临时逮捕斯诺登,以期将其引渡到美国。这名美国官员说,两天后,香港承认收到了请求,并表示,此事正在复核之中。这名官员说,美国时间上周五深夜,香港要求获得有关指控和证据的额外的详细信息。美国的官员们说,他们突然得知香港已经允许斯诺登离境时正在准备回应这一请求。

  事实上,据美国司法部的声明,美方官员早在6月10日知道斯诺登藏身香港爆料后就已接触了港方官员,美国司法部长霍尔德19日曾与香港律政司长袁国强电话商讨,要求港方履行拘捕斯诺登的要求。美国媒体昨日引述奥巴马政府一名不肯具名的高层官员的话称,美国私下向香港施加巨大压力。

  没发红色通缉令

  “如果美国政府最初只是指控斯诺登窃取政府财产,他们本可以在香港把斯诺登控制住。”

  另据知情人士透露,美国从未要求国际刑事警察组织对斯诺登发出所谓“红色通缉令”,而这一指令即便不阻止他离开,也能促使机场处于戒备状态,拖延他的离开时间。寻求请国际刑警组织发出红色通缉令相当于向该机构的190个成员国发出逮捕令。但据国际刑警组织的一位负责人说,根据该机构的指导原则,间谍罪指控被认为带有政治企图,该机构不得卷入带有军事、政治、种族或宗教性质的事件。

  对此,一位美国官员说,他们没请国际刑警组织对斯诺登发出红色通缉令,因为美国政府当时已经在与香港方面进行谈判,所指控罪名已经确定。

  华盛顿资深引渡事务律师道格拉斯.麦克纳布说,如果美国政府最初只是指控斯诺登窃取政府财产,他们本可以在香港把斯诺登控制住,而美国检方可以趁此机会将案件进一步做实,与香港当局就可能的更多指控进行谈判。麦克纳布说,他们本可以采取安全的方法,以窃取国家财产对斯诺登提出指控,等到斯诺登被捕就可以对他提起诉讼。“我认为有人把事情搞砸了,这件事处理得不好。”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