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2012年12月14日 中国政府提交东海部分海域外大陆架外部界限划界案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2012年12月14日,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代表中国政府向联合国秘书处提交了东海部分海域200海里以外大陆架外部界限划界案。

  该划界案指出,地貌与地质特征表明东海大陆架是中国陆地领土的自然延伸,冲绳海槽是具有显著隔断特点的重要地理单元,是中国东海大陆架延伸的终止。中国东海大陆架宽度从测算中国领海宽度的基线量起超过200海里。

  划界案同时明确,提交该划界案不影响中国政府以后在东海或其他海域提交其他外大陆架划界案。

  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大陆架界限委员会议事规则》和《大陆架界限委员会科学和技术准则》有关规定,大陆架超出200海里的沿海国应将其大陆架外部界限的信息提交《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设立的大陆架界限委员会。

  2012年9月,中国政府决定向大陆架界限委员会提交东海部分海域200海里以外大陆架外部界限划界案。


  国家海洋局负责人及专家:东海外大陆架划界案依据很充分

  12月14日,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代表中国政府向联合国秘书处提交了东海部分海域200海里以外大陆架外部界限划界案。针对东海划界案相关问题,国家海洋局相关负责人和有关专家接受了记者的专访。

  战略意义

  是通过合法途径实现管辖海域范围最大化、勘探开发和利用大面积海底空间及其资源的最后机会

  据国家海洋局副局长陈连增介绍,我国提交东海部分海域200海里以外大陆架外部界限划界案,具有战略意义。大陆架构成一国海洋权益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许多沿海国极力争夺的对象。划定大陆架外部界限,被认为是沿海国通过合法途径实现其管辖海域范围最大化、勘探开发和利用大面积海底空间及其资源的最后机会。因此,提交划界案不是一个单纯的技术性工作,而是涉及扩展国家管辖海域范围和未来发展空间的重要政治和外交行动。

  大陆架界限委员会对划界案的最终审议结果,对提交国家是建议性而非强制性,但国家海洋局海洋发展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张海文研究员认为,此次提交东海外大陆架划界案,是对我国权利的重申,即我国的200海里外大陆架依据科学和法律一直可以延伸到冲绳海槽。

  国家海洋局第二海洋研究所副所长李家彪认为,这次提交划界案的意义,是在原来认为可以延伸到冲绳海槽的基础上,通过法律依据和科学数据,划定了最外的定点,形成了在东海由清晰坐标点构成的界限。同时,按照《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等有关法律的相关规定提出划界案,也表明我们是按照国际规则来办事。

  提交依据

  东海大陆架在地形、地貌、沉积特征和地质构造上都与我国大陆有着天然连续性,是我国大陆在海底的自然延伸

  针对我国提交的东海划界案有何依据的问题,陈连增回答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七十六条明确规定了沿海国的大陆架如从测算领海宽度的基线量起超过200海里,沿海国可主张200海里以外大陆架,同时我国早在2009年就提交了关于东海地区外大陆架的初步信息,并说明将在适当时候提交全部或部分200海里以外大陆架外部界限的划界案。因此我提交东海案,是在《公约》制度下重申东海大陆架的权利主张,行使《公约》赋予的权利,并履行相应的义务,也是我国依据《公约》进一步明确东海大陆架权利主张范围并兑现初步信息承诺的行动。

  我国提交的划界案有充分的科学和法律依据。在科学方面,东海大陆架在地形、地貌、沉积特征和地质构造上都与我国大陆有着天然连续性,是我国大陆在海底的自然延伸。而冲绳海槽与东海陆架地质特征显著不同,因而,东海大陆架自然终结于冲绳海槽。在法律方面,东海大陆架与中国大陆性质相同,符合《公约》第七十六条的自然延伸原则。而东海陆架的宽度也超过从测算中国领海宽度的基线量起200海里。因此我国有权依据《公约》相关条款的规定主张200海里以外大陆架。

  准备工作

  划界案所使用的数据都是我国历年的大陆架调查成果,调查工作采用了先进的新技术和新仪器

  陈连增介绍说,为准备此次东海划界案,前期需要做大量的工作。首先,需要调查并收集大量的科学技术资料来证明东海陆架是中国大陆的自然延伸。国家海洋局早在1996年就着手进行中国大陆架的勘测工作,前后进行了三个专项调查,收集了东海陆架和冲绳海槽大量的地形地貌、地质构造和沉积物数据。大量调查资料都显示,东海陆架是我国陆地的自然延伸,一直延伸至冲绳海槽。这次划界案所使用的数据都是历年的调查成果,而且都由自己完成。

  李家彪说,多年的调查工作,我国都采用了先进的新技术和新仪器,包括数据处理的改进等。外大陆架的工作,无论是法律上,还是技术上,都是中国自己完成。

  陈连增表示,东海划界案中所提交的大陆架外部界限是我国在这一区域的权利主张,但根据《公约》规定,如何确定最终界限还有一系列的法律程序。首先,沿海国应根据《公约》第七十六条所规定的复杂规则,找出其外大陆架外部界限的位置,并编制划界案提交给大陆架界限委员会;然后,委员会负责审议沿海国提交的划界案,并向沿海国提出建议;最后,沿海国在大陆架界限委员会建议的基础上划定其最终的外大陆架外部界限。

  专家表示,大陆架界限委员会是按照划界案递交的先后顺序审议划界案。由于涉及复杂的科学技术问题,委员会审议划界案的进展缓慢。我国东海划界案排队候审将可能需要等待较长时间,但即便我递交的东海划界案暂不审议,也并不影响我国在东海的大陆架权利主张。(记者 余建斌)


  专家称提交大陆架划界案是我国申明东海权利主张范围的重要步骤

  新华网北京12月15日电(记者罗沙)我国政府近日向联合国提交了东海部分海域200海里以外大陆架外部界限划界案,国家海洋局参与划界案编制工作的部分专家15日表示,虽然划界案对于其他国家并没有强制的约束力,但仍然是我国申明东海权利主张范围的重要步骤。

  “我国提交东海部分海域200海里以外大陆架外部界限划界案,实际上是要为在法律上证明我国在东海存在延伸超过200海里的大陆架提供详细科学数据。”国家海洋局海洋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张海文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这与两国之间的海洋权利划界并不是一回事,两国主张的权利范围有重叠的地方,是需要双方坐下来谈判解决的。”

  作为大陆向海洋的自然延伸,大陆架拥有丰富的矿藏和海洋资源,包括石油、煤、天然气、铜、铁等多种矿产。正因为如此,对大陆架的划分和主权的拥有历来是各国十分重视和争议激烈的问题。

  “我国上世纪70年代起就主张东海大陆架最终延伸到冲绳海槽,但直到这次的划界案才是真正推动了该主张的具体化,也就是按照国际法理上的要求和科学数据,划定出了具体的点。法律和科学结合在一起,构成一个清晰的边界。”国家海洋局第二海洋研究所副所长李家彪说。

  张海文介绍说,各国向联合国提交的大陆架划界案最终要由联合国大陆架界限委员会来进行审议。“这个委员会只有21名委员,而我国这次提交的东海划界案,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1982年通过以来各国提交的第63份划界案,委员们工作时间有限,到目前也才审议到第18份划界案,照这个进度下去,估计要等较长时间。”

  “实际上,在划界案提出后3个月内,如果有相关其他沿海国提出理由充分的异议,委员会就可能将划界案暂时搁置。即使划界案最终得到认可,也仅仅对主张国有约束性,其他国家完全可以不接受。”张海文补充说。事实上,专家们已经预料到这份划界案必然会遭到日本方面的抗议,被暂时搁置的可能性很大。

  “但这绝不是说提交划界案没有意义。”张海文强调,“提出划界案,就是向国际社会重申我们权利主张的范围,也是我国申明东海权利主张范围的重要步骤。不提,就意味着我们放弃了权利的主张。也就是说,接不接受是人家的事情,提不提是我们的事情。”

  她举例说,俄罗斯在向联合国提交的大陆架划界案时就将北方四岛问题归入其中,澳大利亚的划界案则包括了对南极大陆架的主张。“即使知道会被搁置,该提的还是要提。”

  “划界案的提出,对将来的实际权利范围划界有重要的影响。”李家彪说,“只要有机会,我们就应该把自己的主张都说出来,为以后的谈判做好准备。”


  专家:提交东海大陆架划界案是行使《公约》赋予权利

  国家海洋局海洋发展战略研究所专家丘君、张海文撰文指出,我国提交东海划界案是中国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新制度下重申东海大陆架的权利主张,行使《公约》赋予的权利,并履行相应义务的应然之举,也是中国依据《公约》进一步明确东海大陆架权利主张范围的负责任行动。

  《公约》规定沿海国可主张大陆架权利

  专家称,根据《公约》规定,大陆架是沿海国陆地领土的自然延伸,主要包括海底区域的海床和底土。《公约》规定沿海国可以对其陆地领土向海洋的自然延伸部分提出大陆架权利主张。根据各海域不同的自然情况,《公约》规定了两种情况,一是,沿海国大陆架自然延伸如果超过领海基线以外200海里的,可以主张超过200海里的大陆架,其200海里以外部分被简称为“外大陆架”。二是,沿海国大陆架自然延伸如果不足200海里,则沿海国所能主张大陆架的最大宽度就只能是从领海基线量起不超过200海里。《公约》同时还规定,沿海国若主张外大陆架,就必须向大陆架界限委员会(以下简称“委员会”)提交该国所主张的外大陆架的外部界限位置,以及支撑该主张的相关科学和技术资料,这些数据资料俗称为“划界案”。

  委员会负责审议沿海国提交的划界案,并向沿海国提出建议;最后,沿海国在委员会建议的基础上划定其最终的外大陆架外部界限。

  大陆架属于沿海国的管辖海域。沿海国对大陆架上(无论是200海里以内部分,还是200海里以外的部分)的自然资源享有勘探开发的主权权利,还享有在大陆架上建设和管理人工岛屿、设施和结构等方面的权利。拥有这些权利之后,不排除进一步衍生其他权利和利益的可能性。

  大陆架构成一国海洋权益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许多沿海国极力争夺的对象。划定外大陆架界限,被认为是沿海国通过合法途径实现其管辖海域范围最大化、勘探开发和利用大面积海底空间及其资源的最后机会。国际社会对此都极为关注。据统计,目前委员会共收到了61份划界案和45份初步信息。这些划界案主张的外大陆架总面积约合2600万平方千米。俄罗斯、英国、法国、日本、印尼、菲律宾、越南和马来西亚,以及许多的拉美和非洲国家均已经提交了划界案。不过,作为世界头号大国的美国由于尚未批准《公约》,尚不具有向委员会提交划界案的资格。美国已经开展了大量的外大陆架调查和研究,并密切关注委员会的审议工作。

  划界案涉及扩展国家管辖海域范围

  两位专家认为,提交划界案不是一个单纯的技术性工作,而是涉及扩展国家管辖海域范围和未来发展空间的重要政治和外交行动。在当前中国东海钓鱼岛主权面临严重挑衅、国家海洋权益面临严峻挑战的背景下,提交东海划界案尤显重要。

  首先,提交划界案是重申中国东海大陆架主张。

  依据国际法和东海自然状况,中国一贯主张东海的大陆架向东延伸到冲绳海槽。此次外交部宣布中国政府拟向委员会提交东海划界案,是维护中国在东海的海洋权益的一个重大举措。提交划界案,不仅可重申中国对东海大陆架的权利,也明示了中国所主张的东海大陆架的部分具体范围,为中国东海维权提供了重要的依据和明确的范围。

  其次,提交划界案也是履行《公约》义务的重要体现。作为《公约》缔约国,中国享有《公约》赋予沿海国的大陆架权利,并应承担相应义务。地貌和地质学等科学证据显示,东海大陆架是中国大陆领土在水下向海洋的自然延伸,直至冲绳海槽自然终止。据此,中国政府主张在东海的大陆架一直延伸至冲绳海槽,其宽度超过200海里。按《公约》规定,中国有义务尽早编制划界案,并提交委员会审议。换言之,提交东海划界案是中国行使《公约》赋予的权利、履行《公约》义务的应然之举。

  此外,提交划界案是兑现《初步信息》的相关承诺。中国政府于2009年5月12日向联合国秘书长递交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关于确定200海里以外大陆架外部界限的初步信息》。该信息主要说明了中国在东海具有200海里以外大陆架,并说明中国正在抓紧时间编制划界案,承诺“将在适当时候提交全部或部分200海里以外大陆架外部界限的划界案”。因此,提交东海划界案也是中国政府兑现《初步信息》中的相关承诺。

  我东海划界案可能需等待20-30年

  据专家介绍,委员会将按照划界案递交的先后顺序审议划界案。由于涉及复杂的科学技术问题,委员会审议划界案的进展缓慢。从2002年审结第一份划界案至今的10年时间里,委员会共审议完17份划界案,尚不及目前委员会所收到的划界案总数的三分之一。根据目前的审议速度推测,中国东海划界案排队候审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可能需要等待20-30年。

  除了漫长的等待外,东海划界案还涉及海域划界争端问题。根据委员会议事规则的规定,沿海国提交的划界案若涉及尚未解决的陆地领土主权争议或者海洋划界争端,委员会将暂时不审理,直至有关争端得到妥善解决。目前已经有4份划界案因存在争端而被委员会暂时搁置。需要指出的是,根据《公约》第76条第10款明确规定,委员会对划界案做出的审议结论或者暂不审议的决定,均不能代替沿海国之间的大陆架划界,也不妨害或不影响沿海国之间通过协商方式解决相关争端。

  专家认为,由于中国与东海其他周边国家的大陆架主张范围存在重叠,不排除有国家对我东海划界案提出反对意见,并要求委员会暂不审议。如上所述,依据《公约》的规定,假如委员会做出暂不审议的决定,并不影响中国在东海的大陆架权利主张,也不影响今后中国与相关国家通过谈判解决东海大陆架划界问题。(蔡岩红)


  国家海洋局:中国提交东海划界案是重要政治和外交行动

  新华网北京12月14日电(记者罗沙)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14日代表中国政府向联合国秘书处提交了东海部分海域200海里以外大陆架外部界限划界案,国家海洋局副局长陈连增对此解读说,这是涉及扩展国家管辖海域范围和未来发展空间的重要政治和外交行动,具有重要战略意义。

  陈连增在国家海洋局网站发布的专访文章中表示,大陆架构成一国海洋权益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许多沿海国极力争夺的对象。划定大陆架外部界限,被认为是沿海国通过合法途径实现其管辖海域范围最大化、勘探开发和利用大面积海底空间及其资源的最后机会。国际社会对此都极为关注。因此,提交划界案不是一个单纯的技术性工作,而是涉及扩展国家管辖海域范围和未来发展空间的重要政治和外交行动,具有重要战略意义。

  他说,中国提交的划界案有充分的科学和法律依据。在科学方面,东海大陆架在地形、地貌、沉积特征和地质构造上都与中国大陆有着天然连续性,是中国大陆在海底的自然延伸。而冲绳海槽与东海陆架地质特征显著不同,因而,东海大陆架自然终结于冲绳海槽。在法律方面,东海大陆架与中国大陆性质相同,符合《联合国海洋法公约》76条的自然延伸原则。而东海陆架的宽度也超过从测算中国领海宽度的基线量起200海里。因此中国有权依据公约相关条款的规定主张200海里以外大陆架。

  陈连增表示,东海划界案中所提交的大陆架外部界限是中国在这一区域的权利主张,但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规定,如何确定最终界限还有一系列的法律程序。

  他同时表示,大陆架界限委员会是按照递交的先后顺序审议划界案。由于涉及复杂的科学技术问题,委员会审议划界案的进展缓慢。中国东海划界案排队候审将可能需要等待较长时间,但即便递交的东海划界案暂不审议,也并不影响中国在东海的大陆架权利主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