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人高原基因来自于远古灭绝人类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西藏人的高原基因来自于远古已灭绝的人类

  据《自然》期刊报告,现代人从远古所继承的一种基因,可以让他们适应高原的生活。

  据悉,这种远古的人类已经灭绝。这种叫EPAS-1的基因变种可以影响人类血液中的氧气,在西藏人当中十分普遍。

  西藏人长年生活在海拔4000米的高原。

  该DNA(脱氧核糖核酸)的序列与一种早已消失了的远古人类丹尼索瓦人(Denisovans)的DNA相符合。

  其实,包括我们自己在内的现代人类的许多人都携带已经灭绝了的远古人类的DNA。

  而这些远古已灭绝的人类曾经和我们的非洲祖先“杂交”。

  40万年前出现的尼安德特人(the Neanderthals)曾生活在欧洲西亚地区,直到3万5千年前。

  无论是尼安德特人还是丹尼索瓦人都对现代人的DNA有所贡献。

  而现在,研究人员通过研究血红蛋白找到了EPAS-1基因与丹尼索瓦人之间的联系。

  比如,当人体在海拔较高的高原时,体内血液中的氧气水平就比较低,这时候EPAS-1基因就会告诉身体中的其他的基因活跃起来,包括生产额外的红血球

  而这种EPAS-1基因的变体在西藏人中十分普遍,这可能和他们在数千年前移居到高原生活时所发生的一种自然的基因选择。

  明确证据

  该文章的主要作者之一,加州大学的尼尔森教授说,他们找到了明确的证据这种基因来自丹尼索瓦人。

  尼尔森告诉BBC,“如果你、我到海拔高纬度时,我们都将立即会经历各种不同的不良身体反应。我们会喘气困难,还可能会得高原病。”

  “过一阵,我们的身体为了适应这一情况将会生产更多的红血球。但是由于我们不适应高原环境,我们的身体可能将会制造许多红血球。”

  “我们的血液变得太粘稠,血压也会升高,这样就会有中风的危险,如果是孕妇还可能患妊娠毒血症”。

  但西藏人就不会有这些问题,他们的身体不会制造过多的红血球,因此血液也不会粘稠。

  尼尔森教授的研究小组在2010年就发现了西藏人身体中的这种EPAS-1基因变体,但是研究人员当时无法解释它为什么与从其他现代人类身上找到的DNA序列不一样。

  因此,他们才从更远古的人类染色体组序列当中去寻找答案。

  研究人员把它同尼安德特人相比较,没有找到匹配,但当同丹尼索瓦人比较时令人吃惊地找到了吻合。

  尼尔森教授解释说,人类祖先与丹尼索瓦人的“杂交”发生在很久以前。

  而当西藏人的祖先移居到高原之后,丹尼索瓦人的DNA在他们的身体中产生了基因变体,并喜欢这种环境转变。之后它便存在于今天大多数的西藏人身上。

  尼尔森教授说,这是人类通过与远古人类“杂交”后获得的基因适应新环境的一种清楚和直接的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