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锷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蔡锷

  蔡锷(1882年12月18日-1916年11月8日),民国初年军事家,1915年云南护国起义的主要组织者和领导者。原名艮寅,字松坡,汉族湖南宝庆(即今邵阳市洞口县,一说蔡锷故居位于大祥区蔡锷乡蔡锷村)人。蔡锷一生中,做了两件大事:一件是辛亥革命时期在云南领导了推翻清朝统治的新军起义;另一件是四年后积极参加了反对袁世凯称帝、维护民主共和国政体的护国军起义。

  幼年在私塾读书。1898年考入长沙时务学堂,接受了梁启超等人维新思想的影响。1899年赴日本,就读于东京大同高等学校、横滨东亚商业学校。1900年随唐才常回国参加自立军起义。失败后改名锷。复去日本,先入成城学校,继入陆军士官学校,学习军事。1904年毕业回国。先后在湖南、广西、云南等省教练新军。1911年初调云南,任新军第十九镇第三十七协协统。10月30日与革命党人李根源等在昆明领导新军响应武昌起义,蔡被推为临时革命总司令。旋成立云南军政府,任都督。后为矫正军人干政时弊,自请解职。1913年被袁世凯调至北京,加以笼络与监视。1915年袁世凯称帝,他由北京潜回云南,与唐继尧等人于12月25日宣布云南独立,组织护国军,发动护国战争。蔡任护国军第一军总司令。1916年春率部在四川纳溪、泸州一带击败优势袁军,迫袁取消帝制。袁死后蔡任四川督军兼省长。不久因病赴日就医,1916年11月8日卒于福冈。遗著编为《蔡松坡集》。

生平

  1882年12月18日(清光绪八年十一月初九)生于湖南省宝庆府武冈州山门镇大坝上(今洞口县水东乡杨万村大坝组)一个贫寒的裁缝家庭,一说蔡锷故居位于大祥区蔡锷乡蔡锷村。1887年随家人迁至武冈山门黄家桥(今洞口县山门镇)。幼年在私塾读书。12岁考中秀才。16岁考入长沙时务学堂,师从梁启超谭嗣同,并受到该学堂中文总教习梁启超的赏识,并建立起深厚的师生友谊。后入上海南洋公学(后更名为“国立交通大学”,即今天“上海交通大学”与“西安交通大学”的前身)。

  1899年赴日本,就读于东京大同高等学校、横滨东亚商业学校。这时,中国在腐败的清王朝统治下,山河破碎,国力孱弱,帝国主义虎视鹰瞵,民族危机空前严重。蔡锷像许多热血青年一样,怀着急迫的心情,寻求救国救民的道路。他在一首诗中写道:“流血救民吾辈事,千秋肝胆自轮菌”,倾吐了满腔的爱国抱负。

  1900年随唐才常回国参加自立军起义。失败后改名“锷”,立志“流血救民”。复去日本。先入成城学校,继入陆军士官学校,学习军事,曾参与组织“拒俄义勇队”。在日本,蔡锷一面如饥似渴地学习军事知识,一面苦苦地思索拯救中华的途径。1902年2月,他在梁启超创办的《新民丛报》上,发表了题为《军国民篇》的文章,阐述了他的救国救民主张。他认为中国之所以“国力孱弱,生气销沉”,主要由于教育落后,思想陈旧,体魄羸弱,武器窳劣等原因造成的。若要改变上述弊病,必须实行“军国民主义”。

  1902年11月,蔡锷又考入东京陆军士官学校。他思想活跃,成绩突出,与同学蒋方震张孝准,同被称为“中国士官三杰”。当时,他虽然热切地希望变中国为世界第一等强国,但是还没有确立以暴力推翻清王朝的革命思想,仍然抱着从改革军事入手,帮助清廷革除弊政,借以实现富国强兵的理想。

  1904年初,蔡锷从日本士官学校毕业归国。先后应聘任江西随军学堂监督、湖南教练处帮办、广西新军总参谋官兼总教练官、广西测绘学堂堂长、陆军小学总办等职。年轻英俊的蔡锷,脚穿长统靴,腰挎指挥刀,每天扬鞭跃马,威风凛凛,指挥练兵。他讲解精辟,技艺娴熟,要求严格,深受官兵敬佩,被赞誉为“人中吕布,马中赤兔”。不久,云南总督李经羲聘请他到云南担任军职。当时,云南和全国一样,民族矛盾和阶级矛盾都十分尖锐,以推翻清王朝为宗旨的民主革命运动正在酝酿之中。大批同盟会会员和从日本回国的思想激进的青年军官,分布在云南陆军讲武堂和新军第19镇中。他们活动频繁,积极策划和组织反清革命斗争。蔡锷虽未参加同盟会,却受到日益高涨的革命形势的影响,暗中与同盟会保持联系,对革命党的活动给予同情和协助。他向同盟会员保证:一旦发生革命,一定给予“绝对同情支持。”

  1911年(宣统三年)初调云南,任新军第十九镇第三十七协协统。蔡锷在就任云南都督后,积极更新人事,革除弊政,整顿财政,裁减军队,兴办教育,开发实业,使云南呈现出一派生气勃勃的景象。1911年10月30日,与革命党人李根源等在昆明领导新军响应武昌起义,蔡被推为临时革命总司令。旋成立云南军政府,任都督。蔡锷于宣统三年(1911年)二月抵达昆明,这年的农历九月初五日武昌起义,起义成功的消息传到云南后的第三天,蔡秘密约集同志刘云峰刘存厚唐继尧韩凤楼沈汪度殷承瓛雷飚黄永社等计划响应,预定于十二日发动,推蔡为总指挥,以新军为骨干。不料事机泄漏,初九日云南总督衙门的总文案熊范舆、刘显冶把新军不稳的消息密告李经羲和统制钟麟,李、钟会商后拟下令解散新军以杜绝乱源。蔡等知道事机迫切,千钧一发,遂约同李根源率讲武堂学生自西北攻城,蔡自己率三十七协一部分攻东南门。

  1913年10月被袁世凯调至北京,加以笼络与监视。蔡锷任全国经界局督办。他一方面领导经界局工作,另一方面仍热心于军事学术活动。他与蒋方震、阎锡山等11人组织军事研究会,深入研究各种军事学术问题。其间,他不断上书袁世凯,为国防建设和军队建设献计献策,倾诉他希望建设一支强大武装力量的强烈愿望。然而,野心勃勃的袁世凯,不仅对蔡锷改革军事的热望不予理睬,反而倒行逆施,疯狂地进行军事独裁和复辟帝制活动。

  袁世凯自1912年成为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后,其政治野心不斯膨胀。他残酷镇压资产阶级革命党人,打击民主共和力量,同时篡改宪法,破坏责任内阁制,强化集权统治,朝着复辟帝制的道路疾进。最初,蔡锷对袁世凯抱有幻想,认为他“宏才伟略,群望所归”。但是,1915年5月25日,袁世凯与日本帝国主义秘密签订卖国的《二十一条》,深深刺痛了蔡锷,使他看清了袁世凯的反动面目,8月,在袁世凯的授意下,北京出现了一个打着“筹一国之治安”旗号的“筹安会”,公然为复辟帝制制造舆论。接着,各类“联合会”、“请愿团”也纷纷粉墨登场,为帝制唱赞歌。12月,袁世凯完成了复辟帝制的准备,于12日宣布接受帝位,下令取消民国,改用洪宪年号。

  袁世凯复辟帝制的活动,使蔡锷气愤已极,他决心以武力“为四万万人争人格”。于是他表面上装出不关心政治的样子,常去北京八大胡同,与名妓小凤仙厮混,以蒙蔽袁世凯,暗中却多次潜赴天津,与老师梁启超商量讨袁计划,并初步拟定了赴云南发动武装起义的战略设想。内容是:“云南于袁氏下令称帝后即独立,贵州则越一月后响应,广西则越两月后响应,然后以云贵之力下四川,以广西之力下广东,约三四个月后,可以会师湖北,底定中原”。这是个符合当时客观实际的颇具胆识的战略构想。

  1915年11月,蔡锷秘密离京赴津,旋以治病为名东渡日本,后经台湾、香港、越南,于12月19日抵达昆明。与唐继尧等人于12月25日宣布云南独立,组织护国军,发动护国战争。蔡任护国军第一军总司令,唐继尧为云南军政府都督,组成护国军三个军,分别从四川,湘西和广西三个方向出师讨袁。蔡锷为第一军总司令,率4个梯团(旅)约8000人入川,拟对川边敌军突然袭击,出奇制胜,夺占叙州(今宜宾)、泸州诸要地,再北攻成都、东取重庆,尔后挥师东下,会师武汉。

  1916年春率部在四川纳溪、泸州一带击败优势袁军,迫袁取消帝制。蔡锷组织指挥的四川战役,是护国军在大洲驿休整数日,士气复振,蔡锷决定对敌反攻。这次反攻,无论是在制定计划,组织协同,还是实施指挥诸方面,都有条不紊,果断坚决,在整个护国战争中,堪称精彩的一幕。3月16日,蔡锷令右翼赵又新梯团自白节滩经双合场进攻纳溪侧背,为主攻;中路顾品珍梯团一部由渠坝驿沿叙永河向纳溪正面佯攻,朱德,张煦两支队从侧翼向兰田坝迂回前进,阻击泸州援纳之敌,刘存厚师进规牛滚场,威胁江安守敌,掩护主力攻纳。17日,几路部队同时向敌发起进攻,连战皆捷,朱德一路甚至挺进到距泸州仅几公里的地方。敌人退到纳溪外围组织环形防御。蔡锷见各路进展缓慢,恐合江之敌抄袭后路,遂于24日令各路军队撤出战斗,退回出发地。经此一战,敌主力“第七师将校伤亡殆尽,士兵损失过半,已无再战能力。”护国军以弱于敌人的兵力,在饷弹两缺,后方接济时断的情况下,与号称精锐的北洋军奋战数月,虽没有夺占泸州,却牵制住了敌军主力,阻止了敌军的推进,有力地配合了其它方向军队的行动,推动了全国反帝制运动的发展壮大。1916年3月22日,袁世凯被迫宣布取消帝制。泸州前线总司令张敬尧,见胜利无望,也在1916年3月31日与蔡锷达成停战协议。

  袁世凯死后,黎元洪继任为民国大总统,1916年7月6日任命蔡锷为四川督军兼省长。但是,这时蔡锷的病情恶化,他草草处理了川省善后事宜,即于9月东渡日本治喉癌。1916年11月8日上午,终因医治无效,病逝于日本福冈,年仅34岁。蔡锷在遗嘱中写道:“我统率滇之护国军第一军在川战阵亡及出力人员,恳饬罗佩金等核实呈请恤奖,以昭公允;锷以短命,未能尽力为民国,应为薄葬。”

  1917年4月12日,蔡锷魂归故里,北洋政府在长沙岳麓山为他举行国葬,蔡锷也成为民国历史上的“国葬第一人”。

家庭

  蔡锷共有一妻一妾,育有二子四女,其中两个女儿早夭,其他二子二女长大成人。其妻刘侠贞育有三女,一女成人。其妾潘蕙英育有一女二子,均成人。

  妻:刘侠贞

  长女:蔡铸莲

  次女:蔡福莲(早夭)

  四女(早夭)

  侧室:潘蕙英

  三女:蔡淑莲

  长子:蔡端生

  次子:蔡永宁

轶事

  1915年底,在北京蔡锷梁启超的影响下,反对袁世凯称帝,但因周围有袁世凯派人监视,所以表面拥护袁世凯称帝。实际上蔡锷先将母亲和家眷分批安排送离北京,随后经周善培策划,整日在市场、戏院、八大胡同妓院游荡,并假装迷恋妓女小凤仙,以麻痹袁世凯,使袁世凯减少了对蔡锷的监视。一个月之后,蔡锷装病,先入北京的日本医院,然后串通医院出具证明书,要蔡锷赴天津治病。经梁启超帮助,蔡锷随即潜逃出北京,赴天津。后来,蔡锷取道越南回到云南。于12月25日与唐继尧等人宣布云南独立,组织护国军,发动护国战争,蔡锷任护国军第一军总司令。

  小凤仙之母为偏房,受正妻排挤,离家早亡,小凤仙随奶妈四处漂流,以卖唱为生。许姫传所记1951年小凤仙拜访梅兰芳时的口述,小凤仙结识蔡锷时年仅15岁,“那时常听他(指蔡锷)讲些三国、水浒故事和做人的道理,又教我识字看书。”实际上蔡锷在北京密谋反袁世凯时,知情人及协助者为其侧室潘蕙英。[8]小凤仙既不知情,也未参与蔡锷逃走之事。

  蔡锷在世时,1916年春出版的杨尘因所著章回小说《新华春梦记》中,最先将蔡锷与小凤仙写成知音。但是,张冥飞在这部书的尾批中称:“松坡……自污使老袁不以为虑耳,非真有爱于小凤仙者也。即使真爱小凤仙,亦决不肯以心腹事告之。”并明确称:“作者如此写来,乃是别有用意,阅者勿谓真有其事也。”[7]此后,在各种文艺作品中,蔡锷和小凤仙被虚构并演绎成一段爱情故事的主角。

  蔡锷逝世后,各种报刊随即刊登了一些托名小凤仙的挽联、悼文,实际上都是各地好事者所撰写,与小凤仙本人并无关系。比如衡州的王血痕等人就是这样的好事者。上述各种挽联中,有一些流传较广,比如“不幸周郎竟短命,早知李靖是英雄”,又如“九万里南天鹏翼,直上扶摇,怜他忧患余生,萍水相逢成一梦;十八载北地胭脂,自悲沦落,赢得英雄知己,桃花颜色亦千秋。”陶菊隐在《六君子传》中说:“这是好事者一种通性,总想英雄儿女配合一起,传为佳话。”

  根据《李宗仁回忆录》的记述,1910年蔡锷在广西教练新军,其处事不公,先是包庇舞弊违规考入桂军学堂学习的湘籍学生(清廷规定各地新军应为本省人),后又在桂军学堂(因经费不足)考察学生以决定学生是否能留读时以偏袒的手法(考诗词文章,而非兵法或军事学)再次包庇文学水平较高的湘籍学生,因此被桂籍学生(李宗仁、白崇禧等未来的名将均在此列)发动学潮,得知此事的广西士绅联手将其驱逐,而蔡锷带至广西学堂的湘籍教员也因此离职。

  蔡锷与蒋百里同庚,并且为莫逆之交。

  朱德晚年在回忆录中写到“蔡锷先生影响我整个前半生,而毛泽东影响了我的后半生”。

影视形象

  唐威饰蔡锷:1974年台湾华视电视剧:《小凤仙与蔡松坡》

  凌云饰蔡锷:1974年邵氏电影:《五大汉》(鲍学礼导演执导)

  刘松仁饰蔡锷:1976年香港无线电视剧:《近代豪侠传》

  王心刚饰蔡锷:1980年代初中国大陆电影《知音》

  张佩华饰蔡锷:1985年台湾中视电视剧《大将军与小凤仙》

  邵仲衡饰蔡锷:1990香港无线电视剧:《螳螂小子》

  刘松仁饰蔡锷:2009年香港无线电视剧:《蔡锷与小凤仙》

  刘德华饰蔡锷:2011年中国电影:《建党伟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