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诞派戏剧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荒诞派戏剧汉语拼音:huɑnɡdɑnpɑi xiju;英语:absurd theatre),现代戏剧流派。兴起于法国荒诞(absurd)一词由拉丁文sardus(耳聋)演变而来,在哲学上指个人与生存环境脱节。“荒诞派戏剧”这一名词,最早见于英国戏剧评论家M.艾思林1962年出版的《荒诞派戏剧》一书。荒诞派戏剧的哲学基础是存在主义,否认人类存在的意义,认为人与人根本无法沟通,世界对人类是冷酷的、不可理解的。他们对人类社会失去了信心,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西方知识分子对现实的一种感受。荒诞派剧作家拒绝像存在主义的剧作家那样,用传统的、理智的手法来反映荒诞的生活,而是用荒诞的手法直接表现荒诞的存在。

  荒诞派戏剧在艺术上有几个特点:①反对戏剧传统,摒弃结构、语言、情节上的逻辑性、连贯性;②通常用象征、暗喻的方法表达主题;③用轻松的喜剧形式来表达严肃的悲剧主题。荒诞派剧作中最先引起注意也是最典型的,是S.贝克特的《等待戈多》(1952);最极端的是他的《呼吸》(1970),这出戏连一句台词都没有。其他著名的荒诞派剧作有E.尤内斯库的《秃头歌女》、《椅子》,J.热内的《女仆》、《阳台》,H.品特的《一间屋子》、《生日晚会》,等等。

  贝克特在他的剧作里塑造的人物都是些病态、丑恶的流浪汉、瘪三、残废者、老人。从《等待戈多》中的流浪汉、《终局》中的4个残废人、汉姆和他的缩在垃圾桶里不时探头出来觅食的双亲,到《美好的日子》里埋在沙土中的老妇温妮,都是些丧失自我、徒具人形的人。他在剧中一再表现的基本命题是人在死亡面前束手无策,人生荒诞绝望,只能无可奈何地走向死亡。

  尤内斯库的剧作描述了现实的荒诞、人格的消失、人生的空虚、人的存在无希望无意义,以及物对人的压迫、人的异化。

  阿达莫夫剧作中的人物几乎全是还原为人的原型的人,旨在揭示物质文明的残酷。

  热内的剧作最突出的特点是美化罪恶,使邪恶成为美德,视黑暗为光明的化身。他笔下的人物全是正常社会之外的人,并表明人世间现存的一切都是梦幻和骗局。

  品特的早期剧作是一种“威胁的喜剧”,主要表现人生存的不安,以后的作品则主要描写人与人之间的隔膜与相互沟通的困难。

  荒诞派戏剧在开始出现时受到批评界的冷遇,后在西方剧坛声誉鹊起,到20世纪50~60年代曾成为一种强大的戏剧潮流,贝克特1969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尤内斯库1970年成为法兰西学院院士,此后即逐渐成为陈迹,但它对西方剧坛的影响是深远的。

参见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