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河戏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湖南澧县:澧州荆河戏

  荆河戏,流行于湘西北及湖北荆州沙市等地流行的一个戏曲声腔剧种,因其流行于长江荆河段(既荆、襄、府、汉四派中的荆河派)而得名。解放前以班社进行活动,有“上河路子”、“大班子”、“大台戏”等名目;抗日期间,又有“楚剧”、“汉剧”、“湘剧”等号。1954年,湖南省文化厅对全省民间职业剧团定点安排,定名为荆河戏。

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料

历史

  荆河戏起于明初永乐年间,明末清初秦腔戏班随李自成军来到澧州,艺人们四处流散,到清代初年基本完成了楚调与秦腔的"南北结合",形成荆河戏弹腔的"南北路",荆河戏基本成型。

  荆河戏形成之初,主要是唱高腔和昆腔。高腔的主要特色是一人独唱,众人后台帮腔,乐器用土锣、大钹、鼓板打节奏,不用管弦乐器伴奏。其来源为弋阳腔改调,仍保持了曲牌体结构,后期帮腔改用唢呐伴奏,很有地方特色和泥土气息。

  昆腔进入荆河戏比较晚,一般用笛子或唢呐伴奏,所以又称为吹腔。以后逐渐被弹腔所替代。高腔剧目、昆腔剧目保留下来的都比较少。

  弹腔是荆河戏的主要声腔,包括北路和南路以及特定腔调三类。其中北路高亢刚劲,南路细腻婉转,特定腔调跌宕多变。一般认为,其北路是秦腔与当地民间音乐相结合而形成。据地方志所载,李自成于明崇祯十六年三月(1643年)攻克澧州,张献忠随后进驻澧州,第二年,李自成之妻高桂英率30万众来澧州,军中的秦陇子弟带来了秦腔,当地民众相率仿歌,从而成为荆河戏弹腔中北路之始。荆河戏弹腔中的南路和特定腔调形成较晚。一般认为其南路受徽调影响较大。清初之时,徽调即在澧州演出,荆河戏艺人吸收徽调之精华,形成了颇具特色的弹腔南路声腔。

  荆河戏的发展,与相关地区的地方戏剧种联系极为密切。如汉剧,荆河戏旧有"湖南成班,沙市唱戏"之说,而沙市又是汉剧演出的胜地,汉剧艺人要在武汉出名,先要到沙市"唱红"。因而,二者在演出交流中互相学习,取长补短。荆河戏与武陵戏艺术上亦有渊源。一般认为二者同出一源,荆河戏艺人常到武陵戏班搭班演出,早年,生、旦、丑三行二者能够同台合演。荆河戏的弹腔与川剧的相琴戏亦有联系。一方面,四川的相琴戏直接受到荆河戏的影响,另一方面,早期荆河戏使用的大土锣、大成都钹,都是来自川剧。另外,荆河戏与辰河戏以及活动于湖北恩施一带的南剧也有密切的联系。

澧州荆河戏源流、沿革及传承发展

  据1962年在临澧举办的荆河戏遗挖掘继承工作委员会的老艺人瞿翠菊、许宏海、翦同荣等座谈:荆河戏起于明初永乐年间,但已无从查证。康熙四十二年(1703)顾彩在《容美纪游》中提到的“终带楚调”,就是指当时流行于这一带的地方戏曲。由于她深深地植根于当地语言、风俗、乐舞、俚歌之中,所以“初学吴腔,终带楚调”。由此可见,楚调已深深扎根于广大人民和艺人心中,学别的腔调免不了要带出本地的楚调来。这种楚调,就是区别于吴腔、梆子腔的早期荆河戏。

  明末清初,李自成攻占澧州(1643)随军带来了秦腔剧班,这些艺人流散各地,把他们带来的秦腔逐渐与楚调相结合,演变为荆河戏的“北路”,约顺、康年间,基本完成了这种楚调与秦腔的“南北结合”,形成了荆河戏弹腔“南北路”。

  1954年,荆河戏民间职业班社定点为五个荆河剧团,即:澧县荆河剧团、津市荆河剧团、石门荆河剧团、临澧荆河剧团和湖北省石首县荆河剧团。

艺术特色

  荆河戏与其它皮黄剧种一样,角色分生、旦、净、丑四大行。在音乐、表演、服装、习俗等各方面,有一些基本的共同点,但作为荆楚一带的地方大戏,她又有独具的特色,除了舞台语言用澧州官话以别于其它剧种之外,荆河戏最大的特色,主要表现在音乐方面:

  1、呔腔呔调,独具特色 荆河戏北路唱腔,无论生、旦、净、丑至今都保留有由秦腔向弹腔衍变过渡后期的呔腔。据老艺人谈:呔腔是用以刻划山、陕一带北方藉人物如关羽、赵匡胤、高振、路遥等人物的专用唱腔。如《三元会》中高振唱的《这一位状元真出奇》、《打洞》中赵京娘唱的《叫罢一声苦》的呔腔导板,《三搜索府》中施有伦唱的《金牌召来银牌宣》乃至《有魏虎跪殿角》等,都不同程度保留了呔腔。这为其他皮黄剧种所无,确属荆河戏所独有的特殊唱腔。

  2、南北交融,韵味别致 荆河戏有一种北路唱腔用南路定弦演唱的叫《南反北》,又称《子母调》(母调用5//2定弦,子调用1//5定弦)和北路一样,有导板、一流、慢二流、流水、快打慢唱、三流等一套完整板式,用以表现人物思虑、悲伤、恐怖等情绪,而子调则表现病危、死亡等情绪(又称阴调)。前者如《捉放曹》陈宫所唱《一轮明月照窗纱》、《八义图》中程婴唱的《一片忠心反落空》、《芦花荡》中周瑜唱的《忆昔当年九里山》等;后者如《玉清观》中孙策唱的《说罢一会长叹气》,《芦花荡》中周瑜的《周公瑾自幼儿操弓演箭》等,如泣如诉,令人魂销。这在其它皮黄剧种中亦属少见。

  3、特殊唱法,亟待传承 荆河戏南北路唱腔中,还有很多特殊唱法,如关羽、赵匡胤一类人物的“净腔”比一般生腔音域要高四、五度,又有十八板、十三板、正八句、龙摆尾,南路有正反《马头调》、正反《老板头》、《八块屏》等等。

  4、锣鼓一响,观众满场 荆河戏的武场以打双钹为其特色。过去多在野地演出(谓之唱“草台”),为了召引观众,必须由武场打一通锣鼓(谓之“闹台”)而这时往往鼓师未到,无人指挥。于是就由操头钹者代理司鼓指挥,编排了一套相互连接的武场曲牌,看头钹的眼神、握钹的姿式、击法等统一指挥,循序不乱。以后又把打击乐和唢呐结合成为“吹打南路”(或称“打点子”)至今民间婚丧喜事,都要雇请服务。

  长期以来,荆河戏以她特有的唱、做、念、打。在不到三十平方米的舞台上,艺术的再现了历史的兴衰起落,趣事轶闻,用劳动人民喜闻乐见的荆河戏形式,讴歌真善美,鞭挞假恶丑,成为荆楚人民自觉接受伦理道德教育的大课堂,成为湘鄂人民精神文化生活的追求和寄托。

其他

  由于多种原因,当前五个荆河戏专业剧团先后解散或解体,只剩一个澧县荆河剧团在艰难地支撑着,抢救与保护荆河戏已是刻不容缓。目前,澧县县委,县人民政府遵照2002年10月湖南省文化厅关于“呼请抢救与保护荆河戏的专函指示,已制定了一系列计划,采取有效措施抢救与保护荆河戏。

剧目

  荆河戏的传统剧目较为丰富,保存下来的有五百多出,其中包括整本戏四百五十多出,散折戏六十多出。这些剧目基本出于元明杂剧传奇、章回小说、民间故事,代表性剧目包括《百子图》、《楚宫抚琴》、《大回荆州》、《双驸马》、《沙滩会》、《翠屏山》、《反武科》、《秦雪梅》、《三娘教子》、《一捧雪》、《四下河南》等。

角色

  荆河戏的脚色行当分生、小生、旦、老旦、花脸、丑六行,生分老生、杂生、正生、红生四种,旦分正旦、闺门旦、花旦、武旦、摇旦五种,花脸则分大花脸、毛头花脸和霸霸花脸三种。荆河戏的表演讲究内、外八块的功夫。"内八块"功夫指人物的喜、怒、哀、乐、惊、疑、痴、醉等内心情感,"外八块"功夫则指云手、站档、踢腿、放腰、片马、箭步、摆裆、下盘等八种外部形体程式动作。荆河戏以武戏见长,尤以各种姿态的"拗军马"、"抖壳子"最具特色。

现状

  澧州荆河戏历史悠久,至今仍保留有大量珍贵的原始曲牌、堂曲、打击乐谱等,在语言学、民俗学、民族音乐史等方面均具有很高的学术研究价值。由于多种原因,湖南的5个荆河戏专业剧团,有4个已先后解散或解体,只剩一个澧县荆河剧团还在艰难地支撑着。在此情势下,抢救与保护荆河戏已是刻不容缓。

参见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