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儿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花儿,又叫“少年”,多以表达爱情的一种民间歌曲。流行于青海甘肃宁夏等西北地区。在回族东乡族撒拉族等穆斯林民族中流传。每年农历六、七月间,甘、青、宁、新都要举行盛大的花儿会,吸引着各地花儿爱好者。宁夏规模较大的花儿会有近10处。

  花儿,是起源于甘肃、青海、宁夏、新疆一带的少数民族情歌,为穆斯林所独有,具有高亢嘹亮、挺拔明快、激越动听、情感真切、乡土气息浓郁的特色,早在清乾隆年间就享有盛名。

  花儿流行范围广泛,曲调繁多,流派众多,宁夏花儿的曲调就有30多种。以临夏为例,有河州花儿和莲花山花儿之分,两支派按地区又分为北乡花儿、南乡花儿、东乡花儿、保安花儿、撒拉花儿等。宁夏花儿的基本格式是每首四句,前两句比兴、后两句本题,单双句结构各自相同,单句每句有四个停顿,但末顿只有一个字;双句每句有三个停顿,末顿必须是两个字。

  花儿的曲调叫“令”,一般以歌唱时所加衬语的不同而有所区别。常见的令有白牡丹令、河州大令、莲花令、保安令、撒拉令、大眼睛令等100余种。至于唱词则无法计算,基本定型、大家传唱的约有数千首,触景生情、即兴创作的更是不计其数。花儿又分叙事“本子花”和抒情“草花儿”两大类,又有叙述整部故事或完整内容的“整花”和触景生情即兴创作的“散花”之分。

基本资料

花儿·莲花山花儿会

申报地区或单位:甘肃省康乐县

  莲花山位于甘肃省康乐县西南部,花儿会是莲花山地区群众一年一度自发组织的民歌盛会,辐射三州(地)六县78个会场。此类民歌早在三百年前即已兴盛。20世纪六七十年代花儿传唱遭到封禁,改革开放以后再度出现了繁荣景象。

  每年农历六月初一至初六,莲花山都要举行盛大的歌会。歌会期间,临夏各县及临潭、临洮、渭源、岷县以及青海的回、藏、东乡、保安、撒拉等各族群众和歌手数万人,都穿着色彩鲜艳的民族服装,打着花伞,摇着彩扇,云集莲花山,纵情对歌。他们把这种盛会称为"花儿会",所唱歌曲也就是闻名遐迩的"花儿"。

  莲花山花儿会以拦路、游山、对歌、敬酒、告别为程序,边游山边对歌,自由结伴,互相穿插,灵活多样,尽情欢唱。

  在每个路口岔道,用马莲草拧成的绳子拦住"客人",主人们唱着花儿,请客人留下"过路歌",客人答唱,主人接着唱,客人顺题答唱。就是在这样亲切、诙谐、友好、热烈的气氛中,主、客漫着花儿问答,直到主人满意时,解绳邀客人携手并肩登山。

  这期间,所有的人,都可以不受道德礼教的束缚羁绊,不受世俗的约束,不分尊卑贵贱,没有伦理观念,只有尽兴玩乐。初一、初二在莲花山山麓的足俗川聚会,是花儿会的序幕;初三、初四游山对歌,是花儿会的高潮;初四从莲花山向15公里外的王家沟移动,经过短暂的休息,围着篝火夜歌;初六黎明,攀登10公里的紫松山,联欢对歌、敬酒告别。

  莲花山花儿会的歌手,一般是男女10人左右临时组成的对歌班子,由才思敏捷、嗓音洪亮,在民间享有崇高威望的人充当班子里的"串把式"和"唱把式"。歌手的服饰当然是民间认为最美的服饰,还有两件最重要的东西,就是一把彩扇、一把大花伞。这把大花伞比一般生活用的伞大2-3倍,足能遮三四个人。女歌手在演唱时一把彩扇半遮面,只露出一对感情丰富的大眼睛;男歌手常常在唱花儿时习惯用一只手遮在耳后,或者用一根手指堵在耳门上,据说,这样可以时歌声传的更远。莲花山花儿主要是以口传心授的方式传承,代表性歌手主要有景满堂、丁如兰、张生彩、朱淑秀、米兆仁、汪莲莲等。

  莲花山花儿以创作的即兴性、韵律的固定性、语言的乡土性为其最大特点,俗称"野花"。代表性曲令有《莲花山令》等。

  享誉陇原的莲花山花儿会,与酒文化关系十分密切。花儿会从开始到结束都离不开酒文化的陪伴。花儿歌手和花儿好家们一见面,首先敬酒问候,以酒传情:"钢二两米心钢,曲子不好酒不香,水酒一杯表心肠";对方双手接住一饮而尽,"香香香实在香,亲手敬来味更长,渗在心上永不忘"。喝酒对歌,饶有情趣。

  酒是五谷的精华,串把式喝了酒,才思敏捷、妙语如珠;歌手喝了酒,嗓音嘹亮、情思勃发,技压群芳。

  "一转山的莲花山,漫开花儿透心甜,十天九夜口不干"。莲花山花儿最大的特点是对唱赛歌,双方既答又问,看谁答得妙、问得巧。当一方词穷歌尽、甘拜下风时,另一方穷追不舍嘲弄道:"唱了一声不唱了,唱羞了吗唱忘了?唱了一声停下了,好像洋蜡浸哈了!"惹得观众哈哈大笑,大伙为优胜班子披红挂彩,燃放鞭炮,敬酒祝贺。这是花儿会上至高无上的荣誉,气氛热烈、酒味飘香,花儿泡酒情醉人,荡气回肠味无穷。

  因具有独特性、民俗性、依存性、程序性、群体性、娱乐性和通俗性等特征,被国内外学者誉为"西北之魂"、"西北的百科全书"。但近年来,花儿会的规模逐渐缩小,花儿歌手人数锐减,传承断档,后继乏人,亟待抢救。

花儿·松鸣岩花儿会

申报地区或单位:甘肃省和政县

  松鸣岩位于临夏州和政县城南23公里的吊滩乡小峡风景区之中,景区由西方顶、南无台、玉皇峰、鸡冠山四峰组成,是甘肃省著名的三大花儿会场之一,也是河州花儿的发祥地。

  松鸣岩花儿会于每年农历四月二十六至二十九在甘肃省和政县国家级森林公园、省级风景名胜区松鸣岩举行。据《和政县志》记载,松鸣岩每年四月二十六、二十七、二十八、二十九日开龙华大会,朝拜者累千巨万,香火甚盛。根据史料研究,花儿在和政县出现应该在明代前期,距今至少已有数百年历史了。

  松鸣岩花儿会,是一年中最先举行的大型花儿会,会期在每年农历四月二十五、六至二十九日之间,四月二十八日是正会,是高潮,故称"四月八"。届时八方游客及众多的民间歌手云集在松鸣岩下,引吭高歌。著名诗句"八千游女唱牡丹"、"一山楼阁牡丹风",都是对松鸣岩花儿会盛况和特色的描述。

  松鸣岩花儿属"河湟花儿",除了唱各种河州令外,更钟爱各种牡丹令,比如"白牡丹令"、"二牡丹令"、"蓝牡丹令"、"牡丹月里来"等。演唱地点或在山坡、或在草坪、或在山口、或在林中;演唱形式有独唱、有齐唱、有对唱。花儿原本是没有伴奏的"徒歌",可在松鸣岩花儿会上,常常可以看到有人吹着咪咪子,有人吹着唢呐,有人拉着二胡,有人弹着四弦子,或给花儿歌手伴奏,或独奏着花儿曲调。"羌笛遥传边曲古",这正是对松鸣岩花儿曲调绝好的写照。

  松鸣岩花儿会有持续的历史传承性和博大的开放包容性,有固定的演唱时间和场合。松鸣岩花儿会上,歌手们除了演唱各种河州令外,还有《牡丹令》,演唱地点或在山坡,或在草坪,或在山口,或在林中,演唱形式有独唱、齐唱、对唱,伴奏乐器有咪咪、四弦子、吱呐、二胡。

花儿·二郎山花儿会

申报地区或单位:甘肃省岷县

  岷县位于甘肃省南部,地处黄土高原、青藏高原和西秦岭山区的交汇地带。二郎山位于岷县城南、千里岷山的起首处。二郎山花儿会最早源于岷县的祭神赛会,据考证其形成时间为明代。每年农历五月初分布在境内的18位湫神(龙神)全驾出巡,全程巡域。位于其巡行路线上的村庄分会定点祭祀,祈祝丰收,这样在祭祀地点便形成点蜡、求神、发愿、唱花儿的大小会场达四十多处,其中心五月十七二郎山花儿会的规模最大。据《岷州志》载,这种祭祀活动已延续了四五百年了。

  老人们说:"一年一个正五月,正月过年,五月招待八方来客。"家家备酒肉,人人穿新衣。男子戴十八盘大草帽,白布汗褡花缠缠儿,猴打伞的裤子,狮子大抖毛的青线麻鞋;妇女大纂纂、银泡儿或脸插子,弯弯鞋,闹曳巴,红夹主衣儿加假袖,绿膝裤红带带,配上各种香包。尤其姑娘们花兜兜、绣花鞋,娃娃们戴的虎头帽、花围裙等,非常显眼。

  祭祀当天午后,18位湫神依次被抬上二郎山接受官祭,同时祭祀群众赛唱"洮岷花儿",其时赛会参与人数达十余万,场面极其热烈。所唱"洮岷花儿",分南北两派,南路派花儿又叫"阿欧怜儿",演唱粗犷高亢,具有原始美的显著特点;北路派花儿又叫"两怜儿",曲调自由舒缓,长于叙事。"洮岷花儿"除了具有音乐价值和即兴演唱价值外,歌词的文学价值也极高,它与湫神祭祀一样,凝聚了劳动人民的智慧,是研究岷县社会发展历史和民俗文化的宝库。

  由于历史原因,湫神祭祀古风犹存,但上山官祭仪式却面临濒危,有待进一步保护。近几年,由于岷县县委、县政府的努力,"洮岷花儿"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联合国民歌考察基地"荣誉称号。

花儿·老爷山花儿会

申报地区或单位:青海省大通回族土族自治县

  老爷山花儿会是每年农历六月初六在青海省大通回族土族自治县的老爷山举行的大型民歌演唱活动,它产生于明代,经过几百年的发展,伴随着"朝山浪会"活动,从以娱神为主逐步演变为以娱人为主的大型民间岁时民俗活动。

  (一) 老爷山花儿会传说

  一天,西王母与众仙在这里聚会,玉皇大帝坐在宝殿里看众仙毕集,乐得合不上嘴,觉得自己是三界至高无上的天神,好威风啊!

  这时西王母看透了玉皇大帝的心思,便对玉皇大帝说:"你坐在这个宝殿的年代太久了,人间的帝王换了又换,你就不应该让位吗?"众仙听了都暗暗点头。西王母又说:"现在该轮到我坐了,你以为如何?"玉皇大帝被突如其来的提问弄得不知所措,想了一想便计上心头,说道:"也罢,我给你一件很细的宝物,你到西方须弥山去,那里有两座大山,你能挑到这里来我就给你让位"。西王母接过针那么细的宝物,化作一个大姑娘去西方挑山。回来时昼夜兼程。走到大通县境,碰上了一位老汉,老汉见她用很细的铁丝挑着两座大山感到很惊讶,便问到:"姑娘,你用那么细的铁丝挑山,不怕它折了吗?"谁知道刚一说"折",宝物折断了,两座山落在地上:一座是老爷山,另一座是牦牛山。西王母驾云站在老爷山山头上,不禁流下泪来。这一天正好是人间的"六月六",西王母的眼泪便成了"六月六"的"洗山雨"。

  (二)艺术特色

  老爷山花儿会演唱形式有两种。一是群众性自发演唱,农历"六月六"在老爷山的密林花丛中,或数十人或几百人自由唱和,情景交融;二是1949年以后兴起的有组织演唱,有固定的演唱场所和舞台,歌手经过层层选拔,在舞台上赛歌竞技。老爷山花儿会以演唱"河湟花儿"为主。演唱者有汉、回、土、藏等民族的歌手,他们共同用汉语演唱花儿。这是老爷山"花儿"和"花儿会"不同于其他民歌和歌会的显著特点。

  老爷山花儿内容主要以歌咏爱情生活为主,也涉及宗教、民俗、生产劳动、历史故事、新人新事等类型。其唱词以七字(一三句)与八字句(二四句)相间的四句体为主,特别规定二四句句尾必须是"双字"词,另外一、三句和二、四句分别押韵,形成了一种特殊的唱词格律,在全国汉族民歌中也属特例。河湟花儿的语言生动、形象、优美、明快,多用赋、比、兴等修辞手法,有极高的文学价值。大通老爷山花儿有《大通令》、《东峡令》、《老爷山令》等代表性曲目。这些曲调韵律独特,优美抒情、高亢嘹亮、婉转悠扬,深受大通各族人民的喜爱。

花儿·丹麻土族花儿会

申报地区或单位:青海省互助土族自治县

  丹麻花儿会是青海省互助土族自治县具有一定影响力的群众传统集会,集戏曲表演、花儿演唱、商品贸易为一体,一般在每年的农历六月十三日举行,会期为五天,一年一次,规模宏大,影响深远。

  关于丹麻场花儿会的来源,也有一个美丽的传说:很久以前,这里本是一片森林。后来,一个土司霸占了这里,弄得民不聊生,连续干旱了三年不下雨,几乎旱死了所有的生物。后来,有一男一女两个人来到这里唱歌,他们不断的歌声唱来了雨,但两人也随即变成了两棵树。以后,大家为纪念这一男一女,每年在一定的时间里,就到这地儿来唱花儿,慢慢地形成了现在的花儿会。如今,这两棵由两个生命化成的树仍然枝叶繁茂,成为了当地民众心目中的圣物。

  举办丹麻花儿会的丹麻镇位于青海省互助土族自治县的东部,是一个土族聚居乡镇。丹麻花儿会起源于明代后期,盛行于清代、民国及新中国成立初期。20世纪六七十年代被认为是低俗野曲会而遭到禁止,一度中断,1978年以后逐步恢复。据专家认定,"丹麻花儿会"起初是当地土族群众为祈求风调雨顺、期盼五谷丰登而举办的朝山、庙会性质的传统集会。经过历史的演变,它已成为展示土族民俗风情的一个重要的文化现场。丹麻土族花儿有《尕联手令》、《黄花姐令》、《杨柳姐令》等常见曲目。

  丹麻花儿会上演唱的土族花儿是青海花儿的重要组成部分,具有独特的民族风格,蕴含着丰富的土族文化内容,具有较高的艺术价值。丹麻花儿会历史悠久,在青海省境内的群众文化活动中一直享有盛名。保护丹麻花儿会,挖掘、抢救和整理土族花儿,意义十分重大。

花儿·七里寺花儿会

申报地区或单位:青海省民和回族土族自治县

  七里寺峡位于民和回族土族自治县以南古鄯镇境内的小积石山麓。在这里举行的花儿会至少已有百年历史。每年农历六月初六,八方群众盛装举伞结伴而来,六七万人云集峡谷,通宵达旦对唱花儿。

  七里寺花儿会是群众自发组织的民间文化盛会,演唱者均为民间歌手。演唱形式有独唱、对唱、合唱等,无任何乐器伴奏;演唱内容多为情歌。演唱者一般一手轻捂耳朵,根据内容需要用不同的"令"来演唱,所唱曲令达四十余种,代表曲目有《古鄯令》、《马营令》、《二梅花令》等。七里寺花儿会由于其浓厚的地方特色,再加上峡内药泉的吸引力,在西北地区颇负盛名。

  七里寺花儿会上歌手众多,除了著名"花儿"歌手到会,周边地区会唱花儿者也常常到场助兴,有许多老歌手演唱的曲令在平时或其他"花儿会"上很难听到。

  七里寺,原名"慈利寺",是当地的一座庙宇。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地成了"七里寺",现在成了一个地方的地名总称。在七里寺,还有一座药王庙,一个药水泉。

  关于药水泉、花儿会有一个美丽的传说,说明七里寺花儿会的起源与这药水泉有密切的关系:相传在很早很早的时候,有个药王爷,腾云驾雾路过这里。到这地方时,发现这地方相当美,于是他看着看着就入迷了.一不小心,身上的葫芦掉下来了,葫芦一直滚到山沟.在半坡上,塞子开了,药水洒了一地,再后来,葫芦钻到石缝里了。山坡上的都变成了中药材,如黄荠,拘祀,柴葫芦等。滚到山沟的则从石缝里冒出来了,冒个没完,形成泉水。当地一个牧童,他的一头牛,天天下山时总单独行动,渐渐地它越长越肥,越长劲越大,与别的牛不一样,健壮得很。后来,牧音跟着牛,发现牛专门喝这些泉水。于是他也喝,那水与别的泉水味道不一样,后来他才发现泉水还能治病。以后这药水出名了,四面八方的人都到这里喝水,周围的民众为了感谢药王爷,就在七里寺附近建了一个药王庙,供大家烧香,磕头。过去,除了喝药水,还有人到药王庙求神药。药王庙建后,慢慢地,来的人越来越多,男女老少都有。年轻人除了喝水、逛庙会外,渐渐地唱起了花儿,越唱越多,于是形成了花儿会。七里寺的花儿会因此就跟药水泉,药王庙有了密切的关系。

花儿·瞿昙寺花儿会

申报地区或单位:青海省乐都县

  瞿昙寺花儿会同时也是当地的庙会,从农历六月十四到十六日,共三天。乐都县瞿昙寺花儿会在青海各地花儿会中规模较大、影响深远。据考证,瞿昙寺花儿会从清道光年间瞿昙寺开庙会起,至清末民初逐渐发展成一定规模的花儿会。瞿昙寺花儿会是当地群众交流花儿的最大舞台,许多民间花儿歌手从这里走向全省乃至西北地区。

  传说中,瞿昙寺在清朝初年香火鼎盛,那时该寺是禁唱"花儿"的。有一年,一股土匪包围了瞿昙寺,连续围困数天,想让寺内僧俗水断粮绝后不攻自破,情况越来越危急。这时,有一位老汉率领大家唱起了"花儿",歌声像风一样传向四面八方,在黑夜中越传越远。香客、脚户还有方圆几十里的人都被惊动了,都用"花儿"应和,纷纷奔向瞿昙寺,歌声从四方涌来,响成一片,土匪贼兵越听越慌张,在遍野传来的"花儿"声中,逃得飞快。第二天是六月十五庙会,寺院住持说:没想到这山歌退了贼兵,唱吧!从这以后,瞿昙寺每年都有"花儿会"。

  瞿昙寺花儿会参与群众以汉族为主,其他民族也踊跃参加。在演唱曲令上,除当地的《碾伯令》外,还有《白牡丹令》、《尕马儿令》、《水红花令》、《三闪令》等。此外藏族人民喜爱的"拉伊"在这里也有广泛的演唱。其演唱形式有独唱、对唱、联唱等,其中最能体现瞿昙寺花儿会民间特色的就是两个阵营的对歌。

  瞿昙寺花儿会还具有深厚的民族民间文化底蕴,对花儿会的生成的研究具有重要的价值。乐都县是河湟地区有名的"文化县",瞿昙寺花儿会因而成为研究大型民俗活动与地方文化发展关系最好的典型个案。

  作为有影响的花儿会,瞿昙寺花儿会在当地发挥着促进民间物资交流、加强不同民族文化交流、丰富民众生活等多方面的实用功能。

花儿·宁夏回族山花儿

申报地区或单位:宁夏回族自治区

  山花儿俗称干花儿、山曲子、野花儿,是广泛传唱于宁夏回族聚居区的一种代表性民歌体裁。它继承了陇山地区古代山歌(徒歌、相和歌、立唱歌)的某些特征。《诗经·豳风》、《汉魏南北朝乐府》中的《陇山歌》、《陇板歌》、《陇原歌》即其先声。复合性、多元性文化使这些山歌更多地呈现过渡文化和边缘文化的特征,广泛传唱的回族山花儿就是其中最有代表性的一种,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和丰富的民俗文化内涵。

  山花儿基本属于自唱自娱形式或在小范围传唱,它在继承古陇山民歌"三句一叠"的基础上,多以单套短歌的形式即兴填词演唱。山花儿音乐继承古陇山徒歌四声、五声徵调特征,吸收信天游、爬山调、洮岷花儿、河湟花儿以及伊斯兰音调的多种因素,多用五声音阶式迂回进行。

  山花儿在文学与音乐方面特色鲜明,风格独特,乡土气息浓郁,保持了山歌野曲粗犷豪放的特点,又具有流畅优美的小调韵味倾向;它是宁夏地区回族文化的生动表现,具有民族学和民俗学方面的研究价值;山花儿三句一叠、双字尾押韵等是陇山地区较为独特的民歌形式,有较高的文学价值。它在商徵型四声腔和五声徵调的基础上演变成为曲式、调性、旋法、节奏多样,风格独特的花儿歌种。宁夏回族花儿的代表曲目有《黄河岸上牛喝水》、《看一趟心上的尕花》、《花儿本是心上的话》等。

  山花儿作为回族群众愉悦自我、怡情解闷、吐纳情感的一种自娱性山野歌曲,有广泛的群众基础和浑厚的民俗文化内涵。基本特征为:1、回族民俗文化:自唱自娱和小范围传唱。 2、文学:在继承古陇山民歌"三句一叠"的基础上多以单套短歌的形式即兴填词演唱。3、音乐:继承古陇山徒歌四声、五声徵调特征,吸收信天游,爬山调、洮岷花儿、河湟花儿以及伊斯兰音调的多种影响,多用五声音阶式迂回进行。

  山花儿乡土气息浓郁,其民族性和地域性比信天游与河湟花儿更强。其民族学、民俗学价值体现在既保持山歌野曲的粗旷豪放特点,又具有流畅优美的小调韵味。三句一叠、双字尾押韵等是陇山地区较为独特的一种体裁,有较高的文学价值。在商徵型四声腔和五声徵调的基础上,演变成为曲式、调性、旋法、节奏多样,风格独特的花儿歌种。对见证中华民族文化的多样性和口头传播的非物质文化资源的生命力和人文价值,有一定的意义和作用。

  目前能够掌握多首曲目和风格的山花儿唱家已属凤毛麟角,且多已过古稀之年,自然传承纽带已断裂微存,而现代化的冲击使其乡土文化本色特点不断流失,山花儿的生存出现了危机,必须引起有关方面的重视。

参见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