腓特烈·威廉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腓特烈·威廉(Friedrich Wilhelm (Brandenburg),一译弗里德里希·威廉;1620年2月16日-1688年4月29日)(68岁),勃兰登堡大选帝侯,勃兰登堡-普鲁士国奠基人(1640年12月1日-1688年4月29日)(普鲁士公国)。格奥尔格·威廉之子。 17世纪最卓越的专制君主之一。生于施普雷河畔克尔恩,在三十年战争的混乱时期长大成人,14~18岁在荷兰莱顿大学求学,有时住在他未来的岳父奥兰治的腓特烈·亨利的宫中,这一段时期使他永远不能忘怀。在位时凭借其军队进行一系列掠夺战争,不断扩张版图,迫使波兰放弃对普鲁士公国的宗主权。努力平复三十年战争中所受的创伤,重视工商业,开凿运河,奖励文化,接受法国胡格诺移民。并重整军队,压制地方势力,加强专制主义统治,是勃兰登堡-普鲁士集权军国主义的创始人。

  1640年12月继父位成为选侯,他所接管的是一块被外国军队占领的荒芜土地。迄1643年,他一直住在普鲁士公爵领地首府格尼斯堡。他解散布兰登堡军队,并同瑞典缔结停战协定。但是他很快就认识到,如果没有军队,永远不能成为自己领地的主人。1644年开始著手组织自己的军队。这支军队规模很小,因而无法推行他的独立外交政策。此外,他於1646年与奥兰治的路易丝‧亨丽特(Louise Henriette)结婚,也未能像他预期那样得到尼德兰的支持。1648年在结束三十年战争的威斯特伐利亚和约里,由于法国支持获得东波美拉尼亚。但未能达到占有整个波美拉尼亚以及重要港口斯德丁的目的。战后努力恢复经济。1653年与容克贵族达成勃兰登堡邦议会协定,承认容克拥有征税、担任军官、使役农民等特权;容克则须交纳军事税,以建立一支数千人的常备军。 第一次北方战争爆发后,瑞典国王查理十世侵入波兰。作为普鲁士公爵,腓特烈‧威廉理应向波兰国王效忠。但是,当查理十世进犯东普鲁士以后,腓特烈‧威廉却改换门庭,臣服瑞典,并向查理十世提供武装支持,在1656年7月率兵参加华沙战役。瑞典国王为了拉拢这位选侯,同意腓特烈‧威廉在普鲁士公爵领地享有充分的主权。可是当他见到瑞典军队失利时,又同波兰进行谈判,结为盟友,与波兰并肩作战,把瑞典人赶出波美拉尼亚西部地区。然而,由於法国的干涉,腓特烈‧威廉不得不再度放弃他所征服的波美拉尼亚,这位选侯为了达到目的的是不择手段的。他控制财政和税收,叫一切官员都对他一个人负责,从而为普鲁士的官僚制度奠定了基础。

  1661年开始,欧洲展开了大规模的权力斗争。奥地利和西班牙、法国和瑞典都发生冲突。腓特烈‧威廉防止任何一方取得优势,竭力使其保持平衡。他所追求的不是单纯的中立政策,而是始终站在软弱的一方反对强大的一方,以维护他自己的利益。1672年法荷战争爆发后他开始同法国接近并计划进攻荷兰,但是荷兰为了保卫阿姆斯特丹不被法国入侵掘开穆伊登堤坝使须德海和莱茵河之间成了一片汪洋大海,这个计划被放弃,1673年他同法国正式结盟,但在1675年他又背弃盟约同哈布斯堡家族并肩作战,侵入阿尔萨斯;1679年大选帝侯被法国元帅弗朗索瓦·德·克雷基侯爵在明登击败,这位「大选侯」终於为所有的盟友抛弃,在《圣日耳曼昂莱和约》中,不得不交出他的一切胜利果实。1686年他加入奥格斯堡同盟以防御路易十四入侵德意志。

  “大选帝侯”在位期间,尽管军队已初具规模,并开始显示威力,但他在更多的时候则是以实力为后盾,运用外交手段为本邦谋取利益的最大化。1688年,当他离开人世时,普鲁士已经从波兰的控制下解放出来,他还为继任者留下了“一支强大的军队,一个由若干零乱的领地聚合在一起、却井然有序的国家和一种因多次军事胜利的光荣赋予臣民的初步的民族生存意识”。在这样一个发展过程中,勃兰登堡-普鲁士公国越来越多地带上了典型的专制主义色彩,逐渐变成了一个军人和官僚的国家,其军事力量和版图已不亚于欧洲其他王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