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志异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聊斋志异》,中国清代文言短篇小说集。作者蒲松龄。此书故事来源颇为广泛,有作者的见闻,有借鉴过去的题材,有采于民间的传说,有作者的想象虚构。作者笔下生辉,使这些故事充实多彩,有其进步的思想内容和独特的艺术风格。

思想内容

   ①揭露统治阶级对人民的残害、压迫,反映人民的奋起反抗斗争。这是全书最富思想性,最具进步意义的部分。如《野狗》、《公孙九娘》等描写了清初统治者对无辜百姓野蛮屠杀的场面;《乱离二则》写清兵将女俘当做牛马标价出卖的野蛮行径。作者还着力刻画了贪官污吏和土豪劣绅对贫民百姓的欺诈,在《红玉》、《梅女》中,作者尖锐指出:“天下之官虎而吏狼者,比比也。”在当时能如此仗义执言,实为难能可贵。作者还用不少的笔墨写出人民的反抗,对他们表示深切的同情,塑造了一个个反抗压迫的人物形象:席方平、聂政、郎玉柱等,在激发被压迫者的斗争意识方面,有一定的积极意义。

  ②揭露科举制度的弊端。作者通过《神女》、《素秋》、《司文郎》、《于去恶》等作品,或抨击科场的行贿受贿和营私舞弊,或讥讽不学无术、颟顸无能的考官,其言词激烈,感情鲜明。科场取士“黜佳士而进凡庸”(《三生》)的腐败状况,使一些读书人心灵扭曲,行为卑琐,作者在对他们嘲笑之余,更寄托了无限的同情。

  ③反对封建礼教,赞颂真诚的爱情与婚姻。这类作品在书中数量最多,写得最生动,最惊心动魄。作者不仅写人和人的相爱,还写了许多人与鬼狐精灵的爱情。如《青凤》、《香玉》、《婴宁》、《小谢》、《红玉》等作品,都反映了广大青年男女对真正的爱情的向往和追求。在《瑞云》、《乔女》、《阿宝》等故事中,作者塑造了一系列“情种”、“情痴”的形象。在《鸦头》、《连城》、《晚霞》、《连琐》中,作者对男女青年为爱情而反抗封建礼教的行为给予充分的肯定。

  《聊斋志异》中还有不少颇有教益的故事,有的批判浅薄、庸俗的社会风气,歌颂高尚的道德情操,如《劳山道士》、《镜听》、《云翠仙》等。有的颂扬了女子的聪颖才智,描写儿童的胆量和智谋,表现民间艺人的高超技巧。还有的富有寓言意味,包含某种生活哲理。书中也有一些落后消极的东西,如宗教迷信、宿命论和因果报应等思想。

艺术特色

  《聊斋志异》在艺术上的主要特色是想象丰富,构思奇妙,情节曲折,境界瑰丽。其基本样式是历史传记和传奇的结合。书中有190余篇作品末尾缀有“异史氏评语”,类似《史记》的“太史公曰”。从体裁上看,《聊斋志异》大部分作品具备短篇小说的体制。但也有部分作品篇幅短小、记述简略,还有少量作品记述作者自身见闻,类似随笔杂录。作者塑造了一系列栩栩如生、性格鲜明的人物形象。同是狐狸幻化的女性,婴宁、小翠、青凤各有千秋;同是痴情男子,孙子楚、耿去病、乔生互不雷同。作者描写人物的手法多种多样。他常把人的性格同花妖狐魅等原型的特征完美地结合起来,既写出它们原有的物性,又赋予它们人的面貌和性格。另外,蒲松龄还善于通过心理描写、细节点染和环境、气氛的渲染来刻画人物性格。《聊斋志异》的故事情节曲折完整,引人入胜。该书记人叙事,似幻似真,并能于曲折多变中叙次周密、脉络贯通。如《胭脂》一篇,波澜起伏,高潮迭出,冤外有冤,错中有错,戏剧性很强。作者的想象力是很丰富和惊人的。谈狐说鬼,写仙描神,百幻并作,无奇不有,展示出一个个神奇瑰丽的境界,极大地增强了故事情节的感染力。其语言也很有特色,典雅工丽而又生动活泼。作者创造性地运用了古代的文学语言,并且大量提炼和融汇了当时的方言俗语,词汇异常丰富。无论是抒情写景,还是叙事状物,都是多姿多彩、曲尽形态。人物语言雅俗结合,谐谑有趣,颇多传神之笔。

  《聊斋志异》在当时流传很广。它对清代后出的文言短篇小说有很大影响。其版本很多。1962年中华书局上海编辑所出版了张友鹤辑校的《聊斋志异》会校会注会评本(共491篇),是目前较为完备的本子。

参见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