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学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考古学汉语拼音:Kaoguxue;英语:Archaeology),依据古代人类社会的实物遗存研究人类社会历史的学科。属于人文科学的领域。考古学所研究的古代实物遗存,在时间上涵盖从人类社会产生直到近代以前的全部历史时期,在内容上则包括与人类活动有关的一切以实物形态遗留下来的客观存在。其中,形体较大而不可搬动的称为遗迹,形体较小而可以搬动的称为遗物,因人工活动而留下的痕迹则称为遗痕(如手足的印痕和工具挖掘的痕迹等)。各种废弃的遗迹、遗物乃至灰烬、垃圾等集聚在一起形成文化堆积,遗迹或文化堆积所在的地点则称为遗址。墓葬和墓地有时和遗址对称,但从广义上也可视为遗址的一部分。所有这一切均可统称为文化遗存。

  考古学在美国人类学的一个分支,在欧洲则是一门独立学科。

语源

  西文archaeology一词借用自公元前4世纪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使用的术语,原意是古代的学问。约从17世纪始,人们把在搜集古物的同时还进行有目的的发掘与研究工作的活动称为考古学(arch-aeology),以区别于古器物学(antiquarianism),但这个名字直到19世纪中叶以后才通行起来。中国在北宋时期已出现“考古”一词(如金石学家吕大临撰的《考古图》),但并未被广泛接受,且与集古、博古一样都是指对古器物的搜集与研究工作,实际上还是一种古器物学,或称古物学。直到20世纪初,受西方考古学的影响,以田野发掘为基础的考古学在中国逐渐发展起来。

简史

  现代考古学在19世纪中期起源于欧洲,它是在地质学的科学研究进步之后发展出来。地质学呈现地球的年龄是数十亿年,而不是当时普遍认定的几千年。在此后不久,1859年查尔斯·达尔文出版《物种起源》一书,概述了他的演化论,最终导致科学家相信,人类事实上有数百万年的历史,从而提供一个时间限度,可在其中蓬勃发展考古研究。同时,在1836年丹麦历史学家汤姆森(Christian Jürgensen Thomsen)出版《斯堪第那维亚古物指南》(A Ledetraad til Nordisk Oldkyndighed),于1848年翻译成英文,其中他提议将欧洲史前史区分为三年代系统,即石器时代、青铜时代和铁器时代,这是依据人类使用的材料。这三个概念,包括人类古物、演化与三年代系统,往往被认为是现代考古学的基石。

  不久,早期考古学家开始调查世界各地的各个不同区域,对于古代爱琴文明的研究,受到海因里·希施里曼(Heinrich Schliemann)在特洛伊,以及亚瑟·埃文斯(Arthur Evans)在克里特的发掘所刺激,而约翰·劳埃德·斯蒂芬斯(John Lloyd Stephens)是在整个中美洲重新发现玛雅文明的关键人物。但是,按照今天的标准来看,这些考古学家所运用的方法有着极大的缺陷,往往具有欧洲中心论的偏见,而且许多早期欧洲考古学家往往依赖于爱德华·伯内特·泰勒与路易斯·亨利·摩尔根等人所提供的人类学民族志论述,从而比较现代的“野蛮”人群,如同美洲原住民以及在历史上住在类似社会的欧洲民族。很快地,这个新创立的考古学蔓延到北美洲,就由塞缪尔·黑文和威廉·亨利·霍尔姆斯等知名学者,发掘古代印第安人遗迹。

  考古学田野研究法的更进一步发展,出现于十九世纪晚期。其中一位执牛耳的人物,是奥古斯·皮特·利弗斯(Augustus Pitt Rivers),他认真发掘了英格兰南部的Cranborne Chase,强调应该受到记录的,不仅是具有美感或有价值的项目,更包括世俗物品;因此他协助考古学从古物蒐藏(antiquarianism)区分开来。在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其他几位重要的考古学家,进一步完善了这个学科,他们是弗林德斯·皮特里(Flinders Petrie)(他在埃及巴勒斯坦从事发掘),莫蒂默·惠勒爵士(Sir Mortimer Wheeler)(印度),多萝西·加罗德(Dorothy Garrod)(在中东),麦克斯·乌勒(Max Uhle)(秘鲁),以及亚弗雷德·基德(Alfred Kidder)(墨西哥)。在整个20世纪,考古学进一步适应和创新,特别是在1960年代,当时乔治·巴斯推广海洋考古(maritime archaeology),都市考古(urban archaeology)则随着许多欧洲城市更新发展变得更普遍,抢救考古(rescue archaeology])则是在日益增加的商业发展之下应运而生。

  考古学经历萌芽、奠基和发展3个时期。

萌芽时期

  出于对自身历史的关心,人类很早就注意对古物的搜求和研究。借助于丰富的古物知识和朴素的进化思想,中国古代的《越绝书·外传·记宝剑第十三》中第一次把石、玉、铜、铁器依历史发展的顺序进行排列。稍晚一些,古罗马诗人卢克莱修在《物性》诗中也有过类似表达。

  中国宋代,随着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形成一个收藏和研究古器物的热潮,出现许多古器物学著作,如欧阳修的《集古录》,吕大临的《考古图》,赵明诚的《金石录》和王黼领衔编的《宣和博古图》等。尤其是在北宋时期,以商周青铜器和秦汉以来的石刻等为主要研究对象的金石学产生。对古器物的研究至元明中衰,到清代又得到更大发展。

  欧洲的古器物学在文艺复兴以后逐步发展起来。开始主要是收集和研究古典时期希腊、罗马的建筑、雕刻和其他物品,以后范围扩展到欧洲各国和中近东地区。18世纪陆续成立一些古物学协会组织。直到1836年,丹麦国家博物馆馆长C.J.汤姆森发表该馆的参观指南,提出石器时代、青铜时代和铁器时代的所谓三期说,这一著作被一些学者视为近代考古学的奠基之作。

奠基时期

  1836~1950年是考古学发展的重要时期,即奠基时期。

  以田野发掘为基础的考古学,大约出现于19世纪中叶。当时进行考古工作的地区,限于欧洲和近东。1853~1854年,在瑞士发现一处以新石器时代遗存为主的湖居遗址。1856年在德国发现尼安德特人的头骨化石,开旧石器时代考古之先河。之后,法国考古学家G.de莫尔蒂耶第一次把旧石器时代细分为五期,从而使史前考古学逐步走上科学发展的道路。1863年开始发掘意大利的庞贝古城,同时对古希腊、罗马的城址和墓地进行许多发掘工作。法国、英国、德国和意大利的一些学者在埃及和西亚进行许多调查发掘工作,并在释读古埃及文和古波斯文方面取得突破。这时一些考古学著作纷纷发表。1866年在瑞士召开第一次“国际人类学与史前考古学大会”,标志考古学作为一门科学已获得国际承认。

  考古学的发展,不仅表现为大量的田野调查发掘工作及许多重要遗迹、遗物被发现,还表现为发掘方法与研究方法的改进与完善。意大利考古学家G.菲奥雷利在发掘庞贝古城时,以恢复古城的原貌为目的,所有遗迹都按单元进行全面揭露,富人的邸宅和穷人的小屋,精美的物品和普通遗物,都作为历史的见证而受到同等重视。德国考古学家H.谢里曼在发掘特洛伊城时,特别注意划分地层和分层采集全部遗物,强调及时照相、绘图和作各种规格的文字记录,创造了一套科学的田野作业方法。英国考古学家F.皮特里在埃及考古40年,1904年发表《考古学的目的和方法》,是田野考古学的奠基之作。与此同时,瑞典考古学家O.蒙特柳斯在长期研究欧洲和近东考古资料的过程中,发展和完善了类型学的方法,他在1903年发表的《考古学方法论——古物类型学》,是全面论述考古类型学方法的第一部著作。

  20世纪前半叶,考古学在全世界得到普遍发展。除欧洲和西亚、北非地区外,在南亚次大陆发掘了哈拉帕和摩亨佐达罗古城址,得知远在吠陀时代以前的前第2千纪,南亚便已产生了发达的印度河文明。中国从20年代开始,先后发现仰韶文化、龙山文化等一系列新石器文化。1927年起又大规模发掘北京周口店遗址,发现了丰富的北京猿人化石和石器等文化遗存,从而受到全世界的重视。1928年开始系统发掘河南安阳殷墟,证明商代已进入高度发达的青铜时代,大大丰富了对中国古代文明的认识。在美洲,则主要是玛雅文明和秘鲁古文明的发现。这一时期,考古学文化的概念被普遍引入考古学研究中,从而对不同时期、不同地区的考古学遗存的特点,给予更充分的注意和更精密的分析。英国考古学家V.G.柴尔德的研究可视为这方面的杰出代表。苏联考古学界则明确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在理论上进行了不少探索。柴尔德也在一定程度上接受了马克思主义的影响。

发展时期

  20世纪50年代以来,考古学进入一个新的发展时期。自然科学技术在考古学中得到广泛应用,如在遗址调查和探测方面已较普遍采用航空考古,还应用了遥感考古;由于潜水设备的改进,水下考古也发展起来;陆地上的调查则相当广泛地利用电磁探测。对各种遗迹、遗物的修复与保存、成分分析、产地探测、制造工艺乃至某些器物功能的研究,都应用了许多当代的先进技术。自1949年开始,用碳–14法测定年代,年代学的研究更是突飞猛进(见考古年代测定)。用数学方法分析考古资料,加上电脑的应用,还初步形成一门分支学科——计量考古学。

  被视为文化落后的非洲已成为探索人类起源的最重要地区。与此同时,新石器时代早期文化和农业起源的探索,在西亚、中国和中美洲等地也都取得重大进展。历史时期的考古也受到更多注意。

  在研究方面的一个重要倾向是注意深层次的解释,并因解释方法不同而出现不同流派。如美国L.R.宾福德等人曾于20世纪60年代倡导新考古学,主张从文化过程中进行研究。英国的伊恩·霍德提出后过程主义考古学的概念。中国考古学者则主张建立有中国特色的考古学体系。

考古学的方法论

  考古学的研究分为田野考察和室内研究两个步骤。田野考察是考古学研究的基础,为室内研究提供研究对象。

田野考察

  考古学的田野考察工作分为调查和发掘两个方面。考古调查要注意遗址分布的普遍规律,也要注意不同时期不同性质遗址的特殊分布规律。调查的方法主要是地面踏查,要进一步了解情况可采用钻探或电磁探测。在一些常规调查不易进行的地方,如沙漠、草原或森林地带可采用航空摄影调查,江河湖海可进行水下调查。遥感技术往往能找到一些局部踏查所不易发现的大型遗迹。

  考古发掘是科学地揭示遗迹和遗物的一种手段。在通常情况下,一个遗址往往不止一次地被人类居住或进行其他活动,从而形成不止一层的文化堆积。即使是一个时期的居址,从营建、使用到废弃的过程中也可能形成不同的文化堆积。这种依次叠压的文化堆积在考古学上称为文化层或地层。考古发掘的首要任务,就是要按照文化层的顺序依次进行揭露,辨明所有遗迹和遗物的层位,借以判断它们的相对早晚关系,这一依据遗存复现遗址的发展过程,是进行科学的历史研究的基础。换言之,以地层学为主要内容的田野考古学是整个考古学的研究基础。

  在考古调查发掘时,对与人类活动有关的地质、地貌和动植物遗存等也要进行研究,对古气候的变化给予人类文化的影响要尽可能地予以了解。这种运用自然科学手段研究人类生活环境的方法,被称为环境考古。

室内研究

  对田野考古取回的标本要分门别类进行处理,包括编目、登记、照相、绘图、制卡等一系列工作。在此之前要尽可能进行修复,之后还要采取妥善的保存措施。为进一步了解遗物的相对年代和文化属性,有必要进行类型学研究;而为了获取更多和更加精确的信息,还要尽可能地进行一系列测试与分析。

  考古学中的类型学又称标型学,有时称器物形态学,是专门研究遗迹、遗物或器物花纹形态变化规律的科学。考古学研究的实物遗存总是具有一定的形态,而任何实物遗存的形态总有一个发生、发展(形态上局部的变化)和消亡(完全消失或转变为另一种形态)的过程。考古类型学通常根据遗物所处的地层进行反复排比,以获知其形态演化的规律,借以推知其相对年代。还可以通过同一时期内不同遗址器物的比较研究,了解不同地区间文化联系的性质和程度。

  标本的测试分析主要包括3个方面:①各种器物的成分、制作工艺、物理化学性能和使用功能的研究;②人骨(有时是整个人体)和各种动植物标本的鉴定与测量;③年代学的测定与研究。考古年代学要解决文化遗存的相对年代和绝对年代问题。相对年代是指文化遗存孰早孰晚,一般由地层学和类型学研究来确定。绝对年代是指以太阳年为单位的计年法。20世纪50年代后,已经陆续发展起许多测定绝对年代的方法,其中最主要的是碳–14法定年。各种方法测量精度和可测年代幅度也有差别,但都可提供一个大致的年代数值,大大方便了文化谱系的研究和不同谱系间的比较研究。

考古学文化与历史研究

  考古学是研究历史的,由此也可把它看成是一门历史科学。但考古学同以文献为基础的历史学有很大不同。它研究的资料主要是实物遗存,发现和研究这些实物遗存需要有特殊的方法,还需要运用许多自然科学和技术的手段。它研究的时间幅度比有文献记载的历史要超过几百倍,人类漫长的史前史只有靠考古学才能建立起来。世界上大多数民族没有自己的历史文献,它们的古代史和史前史也只有靠考古学才能调查、研究清楚。考古学所研究的实物对象不但形象、真实,而且往往为文献记载所无,即使是历史时期的考古也是如此。因此,只有考古学得到充分发展,才有可能写出一部在时间和空间上比较完全、在内容上比较充实的人类社会历史。从这一意义上而言,考古学的出现是历史科学的一场革命。但因古代人类社会的实物遗存只有很少一部分能够保存至今,留下来又能被发现和发掘出来的又只有其中很少一部分,发掘时还不免受到科技水平和考古人员能力的限制,以致难以提取其中的全部信息,所以考古学研究历史仍有局限性。

分支学科及相关学科

  按照研究的年代范围、地区范围、具体对象及应用手段等,可划分为不同的分支。从年代范围划分,考古学可分为史前考古学历史考古学两大分支。前者研究有文字记载之前的人类历史,后者研究有文献记载以后的人类历史。按地区范围划分的分支很多,如欧洲考古学、埃及考古学、中国考古学、日本考古学等。按研究对象划分的分支,则有宗教考古学、美术考古学、铭刻学、甲骨学、古陶瓷学、古钱学、农业考古学、环境考古学(包括地质考古学、考古植物学、考古动物学)等。按应用手段划分的分支,有田野考古学水下考古学等。

  考古学是一门涉及面很广的学科,必须得到许多其他学科的协助,才能完成各项研究任务。考古学常利用第四纪地质学、体质人类学、古动物学、古植物学、物理学、化学、民族学、民俗学、社会学、历史学、宗教学、语言学、科技史、美术史、建筑史的研究成果,对考古材料进行研究和解释;其成果又有助于上述各有关学科的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