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工农红军长征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重定向自红军长征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中国工农红军长征图

  中国工农红军长征汉语拼音:Zhonɡɡuo Gonɡ-Nonɡ Honɡjun Chɑnɡ-zhenɡ;英语:Long March of Chinese Workers' and Peasants'Red Army),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中国工农红军主力从长江南北各苏区向陕甘苏区的战略转移。

  1934年夏,中央苏区红军的第五次反“围剿”作战在王明“左”倾教条主义指导下,屡战失利,形势严重。8月7日,为了给中共中央机关和中央红军探索战略转移的道路,红军第6军团奉命突围西征,10月下旬到达黔东印江县木黄与红3军(后恢复红军第2军团番号)会师。两军发起攻势作战,创建了湘鄂川黔苏区

  10月初,在国民党“围剿”军逼近中央苏区中心区域、红军在苏区内打破“围剿”已无可能的情况下,中共中央、中革军委决定红军主力撤离中央苏区,到湘西与红2、红6军团会合。10日晚,中央红军主力5个军团及中央、军委机关直属队共8.6万余人,从瑞金、古城等地出发,开始长征。红军第24师和地方部队共1.6万余人,在项英陈毅领导下,留在当地坚持斗争。

  10月21~25日,中央红军突破国民党军第一道封锁线,渡过信丰河。由于中央红军携带大量笨重的物资器材沿山路西进,行动缓慢,直到11月15日,才先后通过国民党军第二道、第三道封锁线,进至临武、蓝山、嘉禾地区。博古等领导人一味退却避战,使红军处于十分被动的地位。红军在湘江两岸同优势敌人浴血奋战,12月1日渡过湘江,突破第四道封锁线,进至广西西延地区。至此,中央红军锐减为3万余人。

  湘江战役后,蒋介石重新调整部署,企图围歼红军于北出湘西的路上。在此危急时刻,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主席毛泽东力主放弃原定与红2、红6军团会合的计划,改向国民党统治力量薄弱的贵州前进。12月1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黎平举行会议,接受毛泽东的主张,从而使红军避免了覆灭的危险。20日,中央红军分两路西进,于1935年1月7日占领遵义城。

  1月15~1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遵义举行扩大会议。这次会议,着重总结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的经验教训,纠正了王明“左”倾教条主义在军事上的错误,确立了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共中央的正确领导。遵义会议是中国共产党和红军历史上的伟大转折点。3月,组成毛泽东、周恩来王稼祥3人军事指挥小组,指挥红军的行动。

  1月29日至3月21日,中央红军在毛泽东等人的指挥下,四渡赤水河,机动作战。其间,在遵义地区击溃和歼灭国民党军2个师又8个团。3月27日,中央红军以第9军团在马鬃岭地区钳制国民党军,主力向南急进,于31日渡过乌江。而后绕过贵阳,进军云南,于5月9日从皎平渡渡过金沙江。单独活动的红9军团,于5~6日从东川(今会泽)以西渡过金沙江,与主力会合。至此,中央红军摆脱几十万国民党军的围追堵截,取得了战略转移中具有决定意义的胜利。

  同年3月28日至4月21日,红军第四方面军取得嘉陵江战役的重大胜利。然而,红四方面军的主要领导人张国焘擅自决定放弃川陕苏区,向西转移。5月初,红四方面军和地方武装及苏区机关人员等约10万人开始长征,于中旬占领了以茂县、理番(今理县)为中心的广大地区。

  中央红军渡过金沙江后,为执行在川西北创建苏区的计划,于5月15日由会理地区继续北进。蒋介石以薛岳刘湘等部南攻北堵,企图利用彝汉民族矛盾和大渡河天险围歼中央红军于大渡河以南地区。20日,中央红军顺利地通过彝民区,24日晚攻占大渡河右岸的安顺场。25日,红军第1团第2连的17名勇士乘船强渡大渡河成功。为迅速渡过大渡河,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简称中革军委)决定,以红军第1师及干部团由安顺场继续渡河,而后沿大渡河左岸北上,主力沿大渡河右岸北上,左右两路夹河而进,抢占安顺场附近的泸定桥。沿右岸前进的先头部队红4团经激战于29日夺占泸定桥,并攻占泸定城。至6月2日,中央红军全部渡过大渡河,蒋介石歼灭红军于大渡河以南地区的企图彻底破产。

  中央红军渡过大渡河后,继续北进,占领天全,并乘胜突破川军芦山、宝兴防线,以坚忍不拔的毅力翻越了终年积雪、空气稀薄的夹金山,向懋功(今小金)方向前进。这时,红四方面军正由岷江地区分路西进,先头部队攻占懋功,一部进到达维。12日,中央红军先头部队在北进达维途中同红四方面军一部会师。18日,中共中央、中革军委率中央红军到达懋功地区。中央红军和红四方面军会师后,总兵力达十余万人。

  早在1934年11月,根据中共中央、中革军委指示,红军第25军2,900余人离开鄂豫皖边地区开始长征。12月,红25军转战到陕西省雒南(今洛南)庾家河地区开展游击战争。至1935年5月,红25军粉碎国民党军的第一次“围剿”,开辟了鄂豫陕边苏区,7月粉碎国民党军第二次“围剿”。为配合中央红军和红四方面军北上,红25军继续长征,于9月16日在陕甘苏区的永坪镇同红军第26、第27军会师,合编为红军第15军团。

  中央红军和红四方面军会合后,为统一战略思想,中共中央政治局于1935年6月26日在懋功以北的两河口举行会议,决定中央红军和红四方面军共同北上,创建川陕甘苏区。据此,中革军委制定了夺取松潘的战役计划。7月18日,中共中央任命张国焘为红军总政治委员。21日,中革军委决定以红四方面军的总指挥部为红军的前敌总指挥部,徐向前兼任总指挥,陈昌浩兼任政治委员,叶剑英任参谋长。另将中央红军的第1、第3、第5、第9军团依次改为第1、第3、第5、第32军。由于张国焘的阻挠,松潘战役计划未能实施。8月上旬,中共中央决定恢复红军第一方面军番号,周恩来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为贯彻中共中央的北上方针,中革军委决定进取甘肃南部的夏河、洮河流域。8月15日,红军总司令朱德、总政治委员张国焘率领由第5、第9、第31、第32、第33军组成的左路军,从卓克基地区出发,向阿坝地区开进;21日,前敌总指挥部率领由第1、第3、第4、第30军组成的右路军,从毛儿盖地区出发,向班佑、巴西开进。中共中央、中革军委随右路军行动。红军指战员历经艰辛,通过茫茫草地,左路军主力于8月20日到达阿坝地区,右路军于27日到达班佑、巴西地区。29~31日,右路军第30军和第4军一部在包座全歼国民党军第49师约5,000人,打开了红军向甘南前进的门户。

  红军右路军到达班佑、巴西地区后,中共中央致电张国焘,建议左路军迅速向右路军靠拢。但张国焘制造借口,不执行中共中央的指示,并命令已进到墨洼附近的部队返回阿坝。接着,张国焘提出红军主力南下川康边的天全、芦山、道孚、丹巴等地的计划,并于9月9日电令陈昌浩率右路军南下,提出“彻底开展党内斗争”,企图危害中共中央。叶剑英识破张国焘的阴谋,机智地报告了毛泽东。在此情况下,中共中央于9月10日率领红一方面军第1、第3军和军委纵队继续北上。12日,决定将这些部队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支队。17日,夺取川甘边界的要隘腊子口,18日占领哈达铺,胜利进入甘南。接着,突破国民党军渭河封锁线,翻越六盘山,于10月19日到达陕甘苏区的吴起镇(今吴起县城),结束了历时1年、纵横11个省、行程二万五千里的长征。11月初,陕甘支队同红15军团会师。会师后,恢复红一方面军番号,彭德怀任司令员,毛泽东任政治委员,辖第1军团(陕甘支队编成)、第15军团。11月21~24日,红一方面军取得直罗镇战役的胜利,彻底粉碎了国民党军对陕甘苏区的第三次“围剿”。

  张国焘拒绝执行中共中央北上方针,于1935年9月命令右路军南下,企图在川康边少数民族聚居区建立苏区。10月5日,张国焘另立“中央”,公开分裂中国共产党和红军。接着,南下红军发起两次进攻战役,11月13~19日,在名山东北百丈地区受挫,于1936年4月西撤进入道孚、炉霍、甘孜地区。至此,红军由南下时的8万余人减为4万余人,南下行动失败。张国焘被迫于6月取消另立的“中央”,接受北上战略方针。

  1935年9月,国民党军集中130多个团的兵力,对湘鄂川黔苏区发动“围剿”。11月19日,红2、红6军团共1.7万余人退出湘鄂川黔苏区,开始长征。经4个月转战,于1936年3月30日进到贵州西南的盘县、亦资孔地区。这时,红军总司令朱德、总政治委员张国焘电令红2、红6军团北渡金沙江,同红四方面军会师。红2、红6军团遂于31日分两路向西急进。4月25~28日,分别从云南西北部的石鼓、巨甸地段渡过金沙江向北前进,连续翻越了几座大雪山,于7月2日到达甘孜地区,同红四方面军胜利会师。5日,红2、红6军团和红32军奉中革军委电令,组成中国工农红军第二方面军,贺龙任总指挥,任弼时任政治委员。

  7月初,红二、红四方面军共同北进,广大指战员克服重重困难,通过茫茫数百里的草地,击溃国民党军的拦截,于9月初胜利进入甘南,控制了漳县、洮州、渭源、通渭、成县、徽县、两当、康县8座县城及广大地区。这时,红一方面军主力由宁夏的豫旺堡地区南下,接应红二、红四方面军北上。10月9日和22日,红四、红二方面军先后在甘肃省会宁县城和静宁县的将台堡(今属宁夏回族自治区)同红一方面军会师。至此,中国工农红军长征全部胜利结束。

  中国工农红军长征,是人类历史上的奇迹。在整整两年中,红军转战14个省,冲破了几十万国民党军的围追堵截,经受了艰难险阻的考验,终于胜利地完成了战略转移。红军长征的胜利,为开展中国革命和革命战争的新局面创造了重要条件。

红军长征途中翻越的雪山

哈达铺红军长征纪念馆所展示的《红军过雪山草地示意图》,只显示有部分雪山

  这里所指的雪山,并不是仅指有积雪覆盖的山,而是指海拔达到4000米的山峰。这些山峰不一定终年积雪覆盖——特别是全球气候变暖、雪线升高的今天。红军翻越的雪山,是指红军翻越时跨越高度超过海拔4000米的垭口,并不是指山体主峰海拔高度。比如,红军翻越的山体主峰虽然超过了海拔4000米,但跨越垭口的高度没有超过海拔4000米,就不予计入。

  许多雪山垭口红军翻越的季节不一定有积雪覆盖,翻越者未必有翻越积雪覆盖的雪山时的感受,因而不一定能载入回忆文字。

  川西北高原和红军走过的青海部分地区,本身平均海拔高度就在3000米以上,相较于其他地区,这里的许多雪山的相对高差较低,翻越者也未必有翻越其他雪山时的感知而不一定能载入回忆文字。

  有些雪山垭口,并没有红军翻越的史志和回忆文字的记录。但根据有关红军作战行动的文献资料、地图作业、实地踏勘和当地群众口碑资料予以“红军必然跨越”之充分证明,仍计入红军翻越的雪山。

  以下仅是目前我们根据史料文献、部分实地踏勘和口碑调查能够认定的红色雪山的基本情况。

红一、四方面军会师前后翻越过的雪山

  红一、四方面军会师前后翻越过的雪山(含红四方面军南下天芦名雅邛大行动期间)

  数量:≥19 座

  • 红军棚子,海拔4097米,位于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茂县松坪沟,红四方面军一部于1935年5月下旬翻越。松坪沟的大神台、易利河卡子、日多沃卡子、木梳寨卡子,均为红四方面军撤离松坪沟前往黑水经过的海拔超过4000米的雪山垭口。
  • 虹桥山,垭口海拔4556米,位于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理县、小金县之间,是两县的界山。1935年6月4日,红四方面军一部为接应中央红军,从理县翻越虹桥山垭口进入小金县。此后的6月下旬,张国焘往返理县至两河口参加中央政治局会议、中央慰问团前往杂谷垴慰问红四方面军,均翻越过这个雪山垭口。
  • 巴郎山,垭口海拔4410米,位于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小金县、汶川县之间,是两县的界山。1935年6月8日,红四方面军一部为接应中央红军到达小金县日隆关后,曾派出一部占领这个雪山垭口向灌县方向警戒。10月间,红四方面军主力南下,亦翻越此垭口痛击川军。
  • 夹金山,垭口海拔4114米,位于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小金县与四川省雅安市宝兴县之间,是两县的界山。1935年6月12日,红一方面军主力翻越了王母寨垭口(4114米),进至垭口北坡下的达维镇与红四方面军接应部队会合。夹金山也是红军三次翻越过的雪山,后来,红四方面军一部南下时曾再次翻越了王母寨垭口,百丈决战失利后又再次翻越此山西进康北。
  • 空卡梁子(两个垭口):空卡梁子,藏语“空卡”为“白色山洞”之意,全称意为白色山洞的山梁,主峰海拔4858米,目前为四川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小金县与金川县的界山。1935 年6月15日,红九军第二十七师第八十一团经小金县崇德沟翻越空卡梁子北垭口,于16日占领大金川河东岸重镇崇化(今金川县安宁镇)。当年10月间,红四方面军南下执行绥崇丹懋战役时,再次翻越空卡梁子南(双柏树垭口)、北两个垭口,经新桥沟、崇德沟占领懋功。
  • 鹧鸪山,垭口海拔4243米,位于四川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理县、马尔康、红原、黑水四县交界处。1935年6月12日前,红四方面军第三十军、第三十一军、第三十三军各一部相继翻越鹧鸪山,进占北坡下的马塘(今属红原县)。
  • 梦笔山,垭口海拔4114米,位于四川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小金县和马尔康县之间,是两县的界山。1935年6月24日至7月初,会师后的红一、红四方面军部队翻越此山继续北进。梦笔山也是红军三次翻越过的雪山,红四方面军南下和再次北上时,都往返翻越此山。
  • 长坂山,位于四川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红原县与黑水县之间,是两县的界山,又名亚克夏山、马塘梁子、丫口山, 红军翻越的垭口海拔4460米(现在在该垭口以北另有一通公路的垭口)。1935年7月初,会师后的红一、红四方面军曾翻越此山北进。解放后黑水剿匪期间,进剿部队在该垭口发现了12具排列整齐的遗骨和字迹模糊不清的墓牌,经考证,确认为红军的一个建制班,现建有全国海拔最高的红军烈士墓。长坂山也是红军三次翻越过的雪山,红四方面军南下和再次北上时,都有部队翻越过此垭口。
  • 昌德山,垭口海拔4164米,位于四川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黑水县境内,又名日基安基山、昌德梁子。1935年7月上中旬,会师后的红一、红四方面军部队曾翻越此垭口。
  • 打古山,垭口海拔4484 米,位于四川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黑水县境内。1935年7月上中旬,会师后的红一、红四方面军曾翻越此山北进。
  • 卡子山,又名大郎脚山,垭口实测海拔4250米。位于四川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马尔康县境内。1935年8月15日,会师后的红四方面军第九军曾翻越此山北进。卡子山也是红军两次翻越过的雪山,红四方面军南下,都有部队再次往返过此山。
  • 格地山(安得山):嘉绒藏语意即“岩洞山”,四川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马尔康县与红原县之间,是两县界山,概略图测垭口海拔4252米。1935年8月17日,会师后的红四方面军第九军曾翻越此山北进阿坝。格地山也是红军两次翻越过的雪山,红四方面军南下,有部队再次往返过此山。
  • 加绒拉热尔山,位于四川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坝县境内,概略图测垭口海拔4260米。1935年8月22日红四方面军一部曾翻越此山进至甘肃省玛曲县境黄河南岸的齐哈玛地区侦察探寻黄河渡口,3日后无果而返。
  • 蛇皮梁子,垭口概略图测海拔4515米,位于四川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小金县西南境内。1935年10月上旬,红四方面军第三十二军为执行天芦名雅邛大战役计划,曾翻越此山进至汗牛乡,并由此翻越木瓦梁子进入金汤,尔后南进到泸定县岚安,向天全进击。
  • 木瓦梁子,垭口海拔4107米,位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康定县孔玉、金汤交界处,木瓦梁子系以当地群众在生产盖房用的瓦板得名。1935年10月上旬,红四方面军第三十二军为执行天芦名雅邛大战役计划,曾翻越此山进至金汤杨林村,并由此南进到泸定县岚安,向天全进击。

红四方面军西进康北期间翻越的雪山

  红四方面军西进康北期间翻越的雪山

  数量:≥11 座

  • 党岭,主峰海拔为5470米,红军翻越的夏羌涅阿垭口海拔4810米。位于横断山系大雪山脉北段,距今丹巴县城西北约60公里的边耳乡党岭村西南部,为丹巴、道孚的界山。1936年2月27日至28日,为执行《康道炉战役计划》,以红三十军为先导的红四方面军主力翻越该山的夏羌涅阿垭口,向道孚进击。党岭是红军翻越过的雪山中海拔最高的雪山之一,也是自然环境最恶劣因而红军付出牺牲最大的雪山。
  • 大炮山,藏语名为“打破拉”,意即公马山或骏马山,位于康定、道孚、丹巴三县交界处,垭口图测海拔4510 米。1935年11月下旬,红五军一部向敌第五十三师第三一三团大炮山阵地攻击,一度占领垭口并向康定方向的新店游击。
  • 亚洛阔山,位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道孚县麻孜乡西南,图测垭口海拔4510米。1936年4月1日,红四方面军第四军第十师经道孚县麻孜乡翻越亚洛阔山垭口去进取瞻化县城(今新龙)。
  • 沙拥山,图测垭口海拔4700米,位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道孚县麻孜乡与甲斯孔乡沙拥村之间。1936年4月2日,红四方面军第四军第十师经亚洛阔旧寺翻越沙拥山垭口去甲孜孔河畔,拟进取瞻化县城(今新龙)。
  • 伊涅阿山,藏语之意为“向阳的山垭”——当地人称之“丹巴达吉”,图测垭口海拔4616 米,位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道孚县麻孜乡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新龙县拉日马乡交界处,是两县的界山。1936年4月3日,红四方面军第四军第十师经沙拥村翻越伊涅阿垭口去甲孜孔河畔,拟进取瞻化县城(今新龙)。
  • 扎巴加山,藏语之意为“带回声的山”,当地人称之“梁阿卡山”,实测垭口海拔为4590 米,位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新龙县甲拉乡东南。1936年4月4日,红四方面军第四军第十师经拉日玛翻越扎巴加山垭口,攻占瞻化县城(今新龙)。
  • 洛戈梁子,位于炉霍县朱倭乡与甘孜县治所在地甘孜镇之间。洛戈梁子其实是由三道山梁组成,该山山势平缓,延绵数十公里,最高的海拔4000米。1936年3月30日,刘伯承、程世才率红三十军先头部队第八十八师由朱倭翻越其中罗锅梁子进取甘孜。尔后,方面军总部亦进至此间。
  • 高尔寺山,高尔寺山是因山顶东南的高尔寺得名,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雅江县八角楼乡境内,当地藏语称之“呷依纳托”,实测海拔4412米。1936年4月中旬,红三十二军占领雅江后派部到此设防(后由红四军一部接防),并曾在此山西麓与国民党军进行过高尔寺山阻击战和雅江保卫战。
  • 剪子湾山,藏语名字叫“惹玛那扎”,意为羊子山口,位于今雅江县城以西剪子湾附近, 实测海拔4659米。1936年4月29日至30日,由雅江县城出发准备南下稻城接应红二、红六军团的红三十二军翻越此山,并向南取捷径向稻城方向前进,进至木拉后奉方面军首长命令就地停止,筹粮并准备迎接红六军团。
  • 嘎波山,位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雅江县西俄洛乡境内,实测海拔4600米。1936年5月初,红四方面军第三十二军南下接应红二、红六军团北上时,从西俄洛出发,翻越嘎波山垭口进到中德差。
  • 喜麦拉卡山,位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雅江县德差乡境内,是雅江县与理塘县的界山。1935年5月4日至5日,红四方面军第三十二军南下接应红二、红六军团北上时,从德差出发,在喜麦拉卡山垭口与理化(今理塘)木拉头人甲多彭措的武装发生激战,红军击溃头人武装,进至木拉(中木拉)。

红二、六军团北进甘孜期间翻越的雪山

  红二、六军团北进甘孜期间翻越的雪山

  数量:≥16 座

  • 哈巴雪山西岭:一些长征史籍俱称红二、红六军团抢渡金沙江后,翻越了哈巴雪山,甚至有称红军翻越的是玉龙雪山。实际上这是三个不同的山岭。哈巴雪山、玉龙雪山之间隔着一条金沙江,哈巴雪山在金沙江以北,玉龙雪山在金沙江以南,哈巴雪山与红军翻越的雪山之间隔着一条硕多岗河, 哈巴雪山在硕多岗河以东, 红军翻越的雪山在硕多岗河以西。本文暂且将其命名为哈巴雪山西岭。哈巴雪山西岭位于云南省中甸县(今香格里拉县)巨甸乡与小中甸乡之间,垭口图测海拔4000米左右(甚至更低),并非如一些红军长征史籍中所称的海拔5300米,实际上远逊于红二、红六军团此后翻越的任何一座雪山。只是红二、红六军团渡过金沙江后看见因相对高差较大而陡然拔地而起山岭,加上登山道路陡峭难行而产生了的海拔高度很高的错觉。
  • 大雪山小雪山,是一对姊妹山,均为川、滇两省界山,因常年积雪而得名,两山垭口山体相连,均在海拔4000米以上,故视作一座雪山。大雪山垭口图测海拔4333米,小雪山图测海拔4185米。1936年5月9日,红六军团由中甸翻越大、小雪山垭口进入今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乡城县域。
  • 沙鲁里山,位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乡城县与稻城县交界处,是两县的界山,当地称之“无名山”,因该山属于沙鲁里山脉,故本文暂定名为沙鲁里山。沙鲁里山垭口图测海拔4730米。1936年5月20日,红六军团由乡城县翻越沙鲁里山进入稻城县桑堆乡。
  • 拉波山,和仁加山,拉波山梁位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理塘县拉波乡与德巫乡交界处,藏语意为“神山咀”,垭口图测海拔4635米。仁加山位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理塘县德巫乡与藏坝乡交界处,藏语意即“土匪出没的山”,实测海拔4364米。1936年6月1日至2日,红六军团由拉波翻越拉波山梁和仁加山进至藏坝。
  • 奔戈梁子和理塘:奔戈梁子位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理塘县奔戈乡境内,图测海拔4017米;理塘县城是著名的高原之城,海拔4010米。奔戈梁子到理塘县城之间没有明显的地形地伏,实际上是一体的。1936年6月3日,红六军团与前来接应的红四方面军第三十二军在甲洼实现了会师。尔后,两军于6月9日一起向理塘县城进发,当日进至理塘县城。理塘—下坝间无名雪山和理塘—君坝间的无名雪山:1936年6月13日,会师后的红六军团和红三十二军兵分两路,分别经下坝、君坝向瞻化(今新龙)前进,经GOOGLE地图图测,这两路部队都各要翻越一座雪山,但因缺乏相关史料,暂时无法定位。
  • 月日茨普,藏语意为“亮水头”,因草场之水源于冰川,源头晶莹耀眼而得名。位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巴塘县中咱乡境内,概略图测海拔4579米。1936年5月15日,从得荣北进的红二军团经巴塘县的波茨翻越月日茨普,进入中咱。
  • 藏巴拉山,藏语意为“金牦牛”或“财神之山”,位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巴塘县亚日贡乡与巴塘县城之间,藏巴拉山垭口图测海拔4900 米。1936年6月5日,经亚日贡向巴塘北进的红二军团翻越藏巴拉山垭口进至巴塘县城附近。藏巴拉山有可能是红军跨越的最高海拔的雪山。
  • 欧帕科山,藏语译意为“银猪山”,因山形似银猪而得名,为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巴塘县与白玉县的界山,图测高度为海拔4189米。1936年6月15日,由巴塘县城附近北进的红二军团翻越欧帕科山垭口进入白玉县境内。
  • 恶热拉山,和麦拉山,两山均位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白玉县境内。恶热拉,藏语译意为“头巾山”,位于盖玉乡境内,垭口图测海拔4636米;麦拉,藏语译意为“黑痣山”,拉于绒玉乡和盖玉乡交界,垭口图测海拔4340米。1936年6月18日,由巴塘县城附近北进的红二军团兵分两路,分别经恶热拉山垭口和麦拉山垭口进至白玉县城会合。
  • 呷拖寺,藏语意为“呷字上之金刚座”,位于白玉县河坡乡白玉龙村山上,图测海拔4022 米。1936年6月25日,红二军团从白玉翻山到呷拖寺筹粮。
  • 生欧拉山,藏语意为“哭泣的山”,位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白玉县赠科乡,是白玉县与甘孜县的界山,图测海拔4767米。1936年6月30日,红二军团翻越生欧拉山垭口进至甘孜的绒巴岔,与红四方面军会师。

红二、四方面军会师北进期间翻越的雪山

  红二、四方面军会师北进期间翻越的雪山

  数量:≥16 座

  • 乃陆山,位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甘孜县四通达乡境内,图测海拔4538 米。1936年7 月初,红二、红四方面军各一部及红军总部,翻越乃陆山垭口向色达前进。
  • 塔子—西穷间的2座无名雪山:1936年7月初,红二、红四方面军左纵队从甘孜出发翻越乃陆山垭口后进至彭达(泥柯),尔后经塔子经唐摇沟进到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壤塘县境的西穷寺。经GOOGLE 概略图测,其间至少需要翻越两座海拔4000米以上的雪山——这里平均海拔很高,都在3700米左右,故而《陈伯钧日记》中称作“小山”的山,其实都是雪山。
  • 西穷寺—青海班玛绒玉,需翻越2座雪山:目前对这片地域地形情况知之不多,已知从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壤塘县境内的杜柯河畔进至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班玛县域内的绒玉地区,要翻越两座被陈伯钧日记称作“小山”的雪山。在青海班玛县绒玉地区活动期间至少3座以上雪山:目前对这片地域地形情况知之不多,根据《班玛绒玉——红军走过的地方》(果洛藏族自治州地方志编委会办公室编),对照GOOGLE 地图进行概略研判,前图中所有标注出河流分水处的山岭,海拔均在4000米以上,属于“雪山”范畴。
  • 老则呷登山,藏语意即“白石头堆成的神山”,位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炉霍县上罗科马乡境内,图测海拔4352米。1936年6月15日,徐向前率红四方面军一部翻越老则呷登山垭口进至色达的麦旭地区。
  • 扎格海格山,藏语意义不详,为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色达县与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壤塘县界山,垭口图测海拔4654米。1936年6月26日,徐向前率红四方面军一部翻越扎格海格山垭口进至壤塘的俄柯沟。
  • 曾克寺—漳腊村间无名雪山:垭口图测海拔4518米。1936年6月30日,徐向前率红四方面军一部翻越曾克寺—漳腊村间无名雪山垭口进至漳腊沟宿营。
  • 漳腊村—中壤塘间无名雪山:垭口图测海拔4525米。1936年7月1日,徐向前率红四方面军一部翻越漳腊村—中壤塘间无名雪山垭口进至中壤塘附近宿营。
  • 刑木达—伊俄村间无名雪山:垭口图测海拔4333米。1936年7月14日,徐向前率红四方面军一部翻越刑木达—伊俄村间无名雪山垭口进至雅尔朗沟宿营。
  • 沙湾—安坝间无名雪山:垭口图测海拔4214米。1936年7月18日,徐向前率红四方面军一部翻越沙湾—安坝间无名雪山垭口进至雅尔朗沟宿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