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科学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社会科学汉语拼音:Shehui Kexue;英语:Social Sciences),研究社会现象及其发展规律的各门学科的总称。包括经济学政治学社会学社会人类学社会心理学经济地理学等。

  广义的社会科学包括法学教育学人文地理学社会医学等。任务是阐明各种社会现象及其社会发展规律。它与人文学科之间存在着极为密切的、相互依赖的关系,因此不少学者将两者合并为人文社会科学。当代,新的科学技术成果为社会科学研究提供新思路、新方法、新手段;社会科学研究呈现理论与实践相结合、个体与整体相结合、定性与定量相结合、与自然科学相互渗透等新的发展趋势。

研究范围

  社会科学是一个涵盖内容极为广泛,然而又颇多争议的概念,它的范围往往依国家和发展阶段的不同而不同,甚至不同学者也有异议。在西方,一种较有影响的看法是:社会科学的核心部分包括经济学、社会学、人类学和政治学等学科;外围部分包括跨学科的社会心理学、社会和文化人类学、社会生物学、社会和经济地理学等学科。教育学通常也包括在内;少数学者主张把心理学也划归社会科学。就方法论而言,社会科学涉及法学、社会哲学、政治理论、社会史和经济史。在西方不少大学里,社会科学发展演变为众多的教学领域和研究领域,不仅包括其核心部分的若干学科,而且还涉及到像劳资关系、国际关系、商业经济或企业管理研究,以及社会(公共)管理等领域。通常认为,社会科学相对于自然科学,但其间的联系与交叉点甚多。在界定社会科学的范围时,人们有时宽泛地把人文科学各学科也归并在社会科学的名下,即为广义的社会科学。人文科学通常包括:语言学、哲学、文学、历史学、考古学、法学,以及具有人文主义内容和采用人文主义方法的社会科学和其他各学科如军事学、宗教学、民族学、人口学、传播学、人文地理学和文艺学等一大批学科。有些西方国家的学者则把社会科学的研究领域限制在一个极小的范围:有时仅用它来界定社会学,甚或仅用它来界定综合性的社会理论。社会科学内部各学科实际在不断分化。据统计,今天它的分支学科已多达2000个以上。从这个意义上讲,一切人类活动(或者说人类在社会或文化方面的行为)及成就,都是社会科学研究的范围。

发展概况

  马克思主义认为,科学的发生和发展一开始就是由生产决定的。社会科学自然也不例外。它产生于人类的社会实践,是人类认识社会和改造社会的经验总结。它的产生,又是为了更好地解释社会的组织结构规律和经济运动规律。

  从严格意义上说,社会科学之成为一门真正的科学,是在18世纪中叶以后。但其萌芽时期,却可以追溯到18世纪中叶以前,其早期思想甚至发端于古希腊的理性探讨精神。正如自然科学是从自然哲学中发展起来的一样,近、现代社会科学可以说是从道德哲学(伦理学)发展起来的。在中世纪的神学里,就有了政治、社会、经济、地理等概念。从中世纪到文艺复兴和宗教改革运动时期,学者们关于人类思想和社会行为的观点,一直是教会关注的主要对象。

  但是社会科学逐步形成自己比较系统的特色,并最终成为独立的科学,却是17、18世纪以后的事。那时人们对人类经验的复杂性、对人类行为的社会特征及文化特征的认识逐步深化,许多学者开始注意从理论上抨击当时西欧的政治制度和社会制度。这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18世纪的几次伟大的革命,如欧洲工业革命和法国大革命。特别是18世纪末期的法国大革命,最直接的结果是摧毁了西方传统的权威结构,使当时的许多哲学家和其他思想家认识到必须通过革命的方式对政治权力进行社会和道德的重建。法国革命不仅在许多方面成为以后革命运动的模式,而且也成为19及20世纪革命哲学的模式。总之,两大革命对19世纪的社会思想史产生了重大影响,人口问题、贫富问题、都市化问题等成为新意识形态的基础,并被人们从理论的高度加以解释。在那个时代的一些西欧伦理学家中,政治经济学的研究总是与广泛的社会问题的研究相辅相成的(虽然尚未正式称为社会科学)。由于19世纪早期实证论所具有的优势地位(尤其是法国),实证哲学,或者说当时意义上的社会科学,终于取代了道德哲学。

  社会科学今天取得的巨大发展,既是当初它诞生时人们所无法预知的,同时也有违当时许多人的初衷。社会科学建立之初,相当多的一批学者希望它能成为一门综合性的单一科学。但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一愿望是不现实的。由于社会问题的复杂性和多面性,加之社会分工越来越细,社会科学不久即开始发生分化,专门化的趋势越来越明显,经济学、政治学、人类学、社会学、法学等社会科学的主要学科先后按自身规律发展成为独立的学科。从18世纪中叶到19世纪中叶整整一个世纪中,社会科学得到了较大发展,其主要特点之一便是不断分化,形成许多新的分支学科。虽然学者们对社会科学的综合化、单一化的探讨永远不会停止,但是在缺乏一种行之有效的综合的情况下,采取百花齐放的方针是恰当的。实际上社会科学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一定会是多姿多彩的,它的各个学科也将按自身的规律去发展。

  从19世纪中叶到20世纪初,社会科学在马克思主义的影响下发生了重要转折。马克思主义关于阶级和阶级斗争的学说等一系列重要思想,是欧洲整个历史科学、经济科学和哲学科学的最高发展。马克思主义在社会科学中取代了唯心主义和形而上学,不仅为社会科学研究提供了理论基础,也提供了科学的方法论。历史唯物主义学说对社会科学的知识宝库作了极有价值的补充,丰富了人类对自己历史的认识。

  20世纪人类历史发生巨大变动,特别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许多紧迫的社会问题(如民族问题、贫困问题、生态与环境问题、住宅问题等)出现,使执政者和社会科学家不得不认真思考如何解决这些问题。社会科学一度成为人们最关注和最寄予希望的科学。人们想用社会科学的知识及其研究成果来影响社会政策和决策,从而加强了决策者与社会科学(特别是其中某些与现实问题密切相关的领域)之间的有机联系。可是,在试图影响现代权力机构和职能机构的过程中,社会科学本身又受到这些机构所拥有的权力和财力的影响。这种情况加上其他一些原因,使得有些西方学者对社会科学的客观性问题产生怀疑。造成误解的原因并非源于社会科学本身,而是在于把作为一门科学的社会科学与从事社会科学研究的人的态度(客观与否)混为一谈。

  过去,相对而言,社会科学在许多国家受重视的程度远逊于自然科学。但社会科学在社会生活中所表现出来的重要性及在解决实际社会问题中所表现出的必要性、紧迫性,已逐渐使不少国家从根本或较大程度上改变了看法。例如美国的社会科学研究在本世纪60年代初,开始真正得到政府和一些公益性基金会的重视和支持,得到资金援助。

  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有些学者从社会科学中划出了一类学科,冠之以“行为科学”之称,用来指称人类学、社会学、心理学;有时也泛指社会科学或生物科学中的其他行为研究,例如生物学、经济学、历史学、地理学、法学、精神病学及政治学。通常认为,行为科学家的研究方法不同于经济学家或历史学家的研究方法:前者的主要特点是利用科学手段搜集资料,从事研究;后者则主要通过文献记录来从事研究。行为科学之说的出现,反映了一部分社会科学家试图把科学方法和科学手段应用于社会科学研究的强烈愿望。社会科学和行为科学研究均以人作为个体及社会的成员来探讨,但是行为科学自身的许多方面还有待进一步探讨。

发展趋势

  最近几十年来,人类社会的进步和科学技术的发展,以及由此出现的许多新情况、新问题,对社会科学的发展起了催化剂的作用。一些新的发展趋势随之出现,概括起来有:

  ①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相互影响、相互渗透的趋势不断加强。现代自然科学的理论和方法正越来越深入地渗透到社会科学的各个领域,同时社会科学的一些新成就、新发展反过来也影响到自然科学某些领域的发展。当代某些富有创造性的思维方式,正是出现在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相互渗透和相互联系的交汇点上。

  ②当代社会科学和整个科学的发展一样,一方面是不断分化,一方面又在不断综合,综合性研究的趋势逐步加强;另外,整体化、综合化的趋势,又是在各学科进一步分化和高度专门化的基础上形成的。与此同时一些边缘性学科和交叉学科以及与当代社会生活息息相关的新兴学科已经或正在出现;即使是某些有悠久历史的传统学科,也衍生出了许多新的分支学科,如经济学中的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学、消费经济学;语言学中的计算机语言学、数理语言学;社会学中的环境社会学、传播社会学等。

  ③社会科学领域中数学化、定量化的研究趋势加强。数学模型和计算机的广泛应用,是现代社会科学领域中的一次革命性变革,对现代社会科学、特别是对其研究手段的革新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④社会科学作为认识和改造社会的知识体系,只有把对现实问题的研究作为重点,才具有生命力。为此当代社会科学中的应用性研究空前加强,由偏重理论研究逐步转向以研究解决社会生活中出现的各种实际问题为主,从而对社会生活发挥日益重要的影响。在这方面,尤以经济学、社会学等学科最为活跃。

  近几十年来世界范围内社会科学的这些总的发展趋势,无疑也影响到中国社会科学的发展。但中国这个有着古老东方文明的国家的社会科学,又有其自身的特点。在中国,虽然社会科学作为一门科学形成的时间相对较晚,但社会科学(包括人文科学)中某些学科的研究,却有着悠久的传统。像历史学、政治学、文学等学科,以及语言学中的某些领域,在中国古代就有了程度不同的研究。在近代,当马克思列宁主义传到中国后,对社会科学的研究产生了深刻影响。文学、史学、经济学、政治学等学科从此获得了很大发展。在反帝反封建的新文化运动中,产生了一批马克思主义理论家、文学家和学者,形成了一支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科学工作者队伍,成为中国革命一支重要的方面军。这些,为中国社会科学事业的建设和发展打下了深厚基础。

  社会科学的发展主要取决于社会矛盾运动展开的程度。20世纪最后几十年中,国际上各种社会矛盾的进一步展开及国内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所提出的种种重大理论问题和实际问题,无一不为社会科学的更大发展开辟了广阔天地,迫切需要中国的社会科学工作者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去进行深入的研究,作出科学的、有价值的理论阐释,提出行之有效的对策性建议。一方面,传统学科的研究在新的高度上继续开展;另一方面,一大批与现实问题密切相关的重要课题的研究继续受到重视。社会科学的每个学科仍将继续对人类知识系统作出宝贵贡献,同时,在不同学科的结合部分将会产生新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