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色寨火车站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碧色寨火车站全景
具有典型法式建筑风格的百年老站:碧色寨火车站
碧色寨火车站:挂在车站墙上饱经风霜的时钟,英文Paris(巴黎)字样依然清晰可见
碧色寨火车站:当年刻的北回归线标志,误差仅一百米。当年法国人建站时在车站值班室的门前雕刻了北回归线穿过此处的一个记号

  碧色寨火车站汉语拼音:Bisezhai Huoche Zhan;英语:Bisezhai Station),是中国最早的特等火车站,位于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蒙自市草坝镇碧色寨。该车站正好处在北回归线滇越铁路交汇的地方,是滇越铁路(米轨)与“个碧石铁路”(寸轨)交汇换乘的地方,个碧石铁路是中国近代历史上主权最完整的一条铁路。

  碧色寨在清朝末年前是无人居住的穷乡僻壤,被称为“壁虱寨”(壁虱:方言,意为虱子、臭虫),因不雅,后改为“碧色寨”。在火车站站台一侧,竖立着一块刻有“云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石碑。

  碧色寨火车站于宣统元年(1909年)四月十五日通车后,便成为滇越铁路上的一个特等车站。碧色寨火车站的建立及滇越铁路通车给这个原先名不见经传的小村庄带来了勃勃生机和无限商机。碧色寨迅速成为一个装卸、搬运、运输极为繁忙的车站和商家、官家、旅人毕集的大集镇。碧色寨的兴盛和辉煌一直延续到抗日战争爆发。随着日寇占领了中国的许多领土和周边的缅甸越南等国,1940年9月12日,为防止日本人利用滇越铁路从越南入侵云南,政府下令炸毁了河口的中越铁路大桥,拆除从河口至碧色寨177千米的铁轨。滇越铁路的中断,致使碧色寨的对外贸易完全停止,碧色寨也就开始衰落了。

  抗日战争胜利以后,虽然逐步修复了碧色寨至河口的铁路,但由于外贸运输量和客流量大降,仓储转运公司纷纷停业,碧色寨的车站和集市越来越冷清了。1959年10月,因蒙自至碧色寨的客货运都严重不足,当时全国又在大炼钢铁,于是,蒙自至碧色寨的铁轨被拆除。从此,碧色寨已不是滇越铁路与个碧石铁路交汇的枢纽站了,它由一个赫赫有名的特等站降为一个只有慢车和货车才停靠两三分钟的四等小站。如今的碧色寨虽然已经日渐萧条,但是从它周围的建筑上,还能依稀感到昔日的繁华。

历史

  1903年《中法会订滇越铁路章程》使法国攫取了滇越铁路的修筑权和通车管理权,1903年开始动工修建,1909年通车至碧色寨。1910年滇越铁路全线通车。滇越铁路在筹建中,法国人的筑路指挥部就设在碧色寨,同时还以法式建筑为特点,修建了滇越铁路碧色寨火车站、希腊哥胪士酒店等。

  碧色寨火车站占地面积约2平方公里,是中国最早的铁路车站之一。

  宣统二年(1910年)滇越铁路全线通车。民国10年(1921年)个碧铁路通车,碧色寨成为换装站,滇南进出口货物都由碧色寨中转,后成为个碧石铁路的终端站,滇越铁路与个碧石铁路的换装站。现在是昆河线上一小站,1987年12月21日公布为云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整个车站都属保护范围。占地2平方公里,现在还保存原貌的包括火车站站房,当年的办公室,法国员工的宿舍,当年希腊人开的哥胪士酒吧,当年的警察局,美孚石油公司遗址,大通公司遗址,当年越南人开的咖啡馆等等。一幢幢黄墙红平瓦屋面的法式建筑、水塔、法制双面钟,仿佛像一个法兰西小镇。

  从1910年滇越铁路通车到1940年,碧色寨整整繁荣了30年,法、英、美、德、日本和希腊人接踵而至,纷纷在这里开设洋行、酒吧、百货公司、邮政局。每天有四十余对列车在此经停,热闹非凡, 富商云集。其开放和繁华程度,在滇南一带无首屈一指,昆明人、越南人将其称作“小巴黎”。随着滇越铁路的运输中断碧色寨逐渐冷落下来。解放后,虽然滇越铁路恢复了通车,但因货运量不足,碧色寨就成了中途小站,昔日的繁荣已不复存在。只有火车站、哥胪士酒店等几幢法式建筑,还保留着往日的模样。

  1940年9月12日,为了防止已占领越南的日军长驱直入北侵云南腹地,碧色寨至河口的177公里铁路被全线拆除,中越铁路大桥也被炸毁。至此,碧色寨火车站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

  1957年12月,滇越铁路碧色寨至河口段修复通车,但曾经繁荣了几十年的碧色寨退出了它的黄金时代,到今天终于成了一个几乎没有停站列车的四等小火车站。

  1962年4月,碧色寨火车站至蒙自火车站间寸轨线路拆除。

  1970年,铁道部对个碧石铁路进行扩轨改造,扩轨后的铁路改在雨过铺车站与滇越铁路接轨,碧色寨车站从此彻底衰落。

  1987年12月21日,公布为云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1992年,停办客运,碧色寨火车站结束“黄金时代”。

  2010年10月,货运也不在这里靠站了,“碧色寨”——这个百年车站被撤销了。

历史故事

  1915年12月21日6时30分,一列火车缓缓驶出河口站,在朦胧中向碧色寨火车站方向驶来。车上,坐着由日本转道越南、再乘滇越铁路专列入滇,准备在昆明举行“护国讨袁”起义的蔡锷将军。当时的蒙自关道尹周沆奉袁世凯密令,在碧色寨设下“鸿门宴”,准备在此行刺蔡锷。得知消息后,蔡锷未在碧色寨站下车,并在唐继尧的保护下,于22日晚顺利抵达昆明。3天后,蔡锷联络各方力量,在昆明宣布云南独立,轰轰烈烈的“护国战争”由此开始。

  这一次“护国讨袁”起义的人物中,还有一位与碧色寨火车站有关系的人物——当时的蒙自驻军上校团长朱德。1915年12月中旬的一天,朱德在蒙自偶遇一位老朋友。那人匆忙传话,叫朱德当晚到蒙自城外与他会面。当晚,朱德来到约定地方。老朋友从衣襟里拿出一封蔡锷的密信,信中写到:以12月25日拂晓为期,蔡锷将在昆明进行“护国讨袁”起义,要求共和派爱国官兵共同行动。接到密信的朱德立即与共和派军官进行起义准备。12月25日黎明前,朱德率精锐部队,在蒙自城打响滇南“护国讨袁”第一枪。“护国起义”告捷后,朱德又率部队从碧色寨火车站乘火车开赴昆明,并编入蔡锷的第一军,共同“讨袁”。

  碧色寨火车站的厚重历史还与抗日战争紧密相连。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国民政府想把它作为抗战后勤补给线和连接外界的通道,而日军则想以控制它来遏制后勤补给,并通过它实现从越南进入云南、进而占领整个中国的目的。

  为抵抗日军入侵,1940年9月11日,滇越铁路以每天4000米的速度由河口站拆向碧色寨站。拆除钢梁桥、破坏石拱桥、挖断铁路路基、阻止日军沿铁路进攻云南……碧色寨火车站目睹了滇越铁路反抗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和平之路。

  同时,在抗日战争关键时期,碧色寨与滇越铁路其它车站又在为运输抗战物资和人员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从抗战爆发至1940年9月滇越铁路截断的3年时间,这条功勋卓著的铁路共运送物资130万吨(其中军用物资40万吨)、人员数百万,并把北大、清华、南开等中国高等学府的大部分师生和闻一多李公朴等大批中华民族精英,以及珍贵的教学器材、科研设备转移到抗战大后方昆明和蒙自,为最终夺取这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作出了贡献。

  1910年滇越铁路通车以来,碧色寨火车站作为滇越和个碧石铁路的交汇点,为早期云南地下党组织的建立、发展和壮大以及革命活动的开展发挥了积极作用。

  1926年中共云南特别支部成立后,许多优秀共产党员、共青团员被派往滇越铁路和个碧石铁路开展工作。从此,云南铁路工人运动进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火红年代”。1937年11月1日,滇越铁路华员职工工会组织发动滇越铁路工人大罢工,这场为“不减员、不减薪、改善工作环境”而进行的大罢工让滇越铁路全部瘫痪,也使云南《民国日报》发表“此种大规模之罢工,在本省尚属创举”的重要评论文章;还有1946年至1949年间,经过反美、反蒋民主爱国运动后,在滇越铁路日益壮大的革命力量,他们在中共地下党的领导下,为云南和平解放精心准备思想、组织和群众基础。

  1962年4月,碧色寨火车站至蒙自火车站间寸轨线路拆除,米、寸轨货物换装和旅客换乘业务由碧色寨火车站移到雨过铺火车站办理,碧色寨火车站结束“黄金时代”,从昔日滇越铁路第一大站变成4等小站,但它依然记得:1964年援越抗美战争爆发后,中国政府毅然通过滇越铁路源源不断运送部队和军用物资,全力支援越南人民抗击美帝国主义侵略的正义之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