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丝弦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石家庄丝弦,又名弦腔弦索腔河西调小鼓腔罗罗腔女儿腔等,是河北省特有的古老剧种之一,也是全国稀有的一个地方戏曲声腔剧种。流行于河北省大部分地区和晋中地区东部及雁北地区。石家庄丝弦有传统剧目五百多出,《空印盒》、《白罗衫》、《小二姐做梦》、《赶女婿》、《金铃计》、《杨家将》、《花烛恨》、《生死牌》、《宗泽与岳飞》等是其代表性剧目。

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料

历史溯源

  丝弦剧种的起源不详。可以认为早期的丝弦戏是在元人小令、明清俗曲的基础上衍变而成的。

  清初,丝弦在河北已普遍流行,并深受群众的欢迎。康熙十年(1671)纂修的《保定府祁州束鹿县志》卷八,已有俗喜俳优。正八日后,高搭戏场,遍于闾里,以多为胜。弦腔、板腔、魁锣桀鼓,恒声闻十里外,或至漏下三鼓,男女杂旮,犹拥之不去的记载。又据乾隆九年(1744)成书的《梦中缘传奇-序》和李声振于乾隆三十一年成书的《百戏竹枝词》的有关记述,说明此时丝弦不仅盛行于河北农村,在京城也已流行。

  同治七年(1868),井陉白花村出现了丝弦班社;光绪七年(1881)廊坊地区文安县太保庄创办了丝弦老调同乐会;光绪十六年霸县出现了韩大仓老调丝弦班。同、光时期,丝弦再度兴起,韩大仓等率班进入北京演出。光绪初年,东路丝弦老调艺人吕洛脆,张洛栋,穆坏旦等,到井陉白花班搭班,遂将老调剧目、音乐、表演等传入丝弦班,开丝弦与老调同台合演先例。自此,石家庄地区的丝弦主要伴奏乐器由弦索(土琵琶,状小)、三弦等弹拨乐器改为板胡、曲笛、笙。

  清末民初,丝弦不仅与老调同台演出,还曾与河北梆子组成过三合班,有的甚至还兼唱京剧、乱弹成为五腔班。丝弦的打击乐器,此时也由南到北,一改原来使用的高腔锣鼓(俗称广家伙),而采用京、梆剧种所用的苏家伙。

  民初至1937年七七事变,丝弦有了较迅速的发展,涌出现许多班社和知名艺人,特别是出现了李凤仙、张小刁、张小绵等丝弦第一代女艺人;张桂良、张连甲等于民国七年(1918)在北京演出《冯茂变狗》、《十八扯》,受到观众赏识,扩大了丝弦戏的影响;农村子弟会、同乐会等业余演出团体遍及各地,民国十年高阳县杨佐庄出现了戴面具演唱丝弦戏,丰富了丝弦的演出形式;丝弦与老调、梆子长期同台演出,互相影响,丰富了丝弦的剧目,以及表演、音乐、舞台美术等。

艺术特色

  丝弦是石家庄最具特色的土产。在戏台上,锣钹咚锵,板胡吱溜,有伴奏的丝弦,红红绿绿的晃荡一些生旦净末,是一个地方剧种,媲美保定老调;而在日常生活中,瓜棚柳伞下,田头水井边,手里忙着各色活计的人们,丝弦差似呼吸的节奏,填补着劳累吁喘的空当,伴随着汗珠的滴落,是清嗓喝咧的民间小调儿,像陕北的"信天游",像陇中的"花儿",像没有马头琴陪伴的草原长调。

  往年四季土里刨食的人们,没有太多的闲暇泡一壶龙井,纸扇轻摇,眯着醉眼儿品味昆曲,且莫说那偌多曲牌儿,太过精致,使草木之人难辨其味也罢。丢下锄头拿扫帚,往往累得腰疼腿酸,哪来足够的心思揣摩一板一眼,所以西皮散板也罢,二黄慢板也罢,高雅归高雅,却与多数庄稼人的生活不合卯榫。而粗瓷饭碗里的大蒜辣椒,野地里的吆牛喝马,早把脾气和嗓子打磨得一样粗拉,自己发不出莺声燕语,也听不惯柔腔嫩调,于是,丝弦选择了土俗的他们,他们爱上了野味的丝弦,恰如"浇园的妮子扶犁的汉",丝弦与太行性格滹沱风韵合性合相,匹配了庄户人家的情缘。

  太行山腔、滹沱方言入丝弦唱词,土得掉渣,野得发哏,也俗得俏皮。土腔土调,被檀板一调教,被板胡一搅和,一如小葱伴豆腐,清爽得对味,鲜气得对色,香美得对口。丝弦的板式简单,将就演唱着的嗓门,也迁就观听者的耳朵。易唱易懂易记,所以对心对耳对性情,都亲热得了不得。麦子黄梢,谷子晒米,或是一场透雨,都会勾引出庄稼人的戏瘾。随便找一块空地,滚来七八个碌碡架起三五块大门板,顷刻戏台搭成。家家户户从粮囤里舀出一升半碗,凑在一起就邀来了草台班子,请闺女叫女婿,鼓乐丝竹敲打得一张张脸上笑纹闪动,准备上台的生旦净末还在描眉画脸,戏台下早有男声女调,从鼻腔里轻轻哼起。

  石家庄丝弦在明清俗曲的基础上衍变而来,唱腔独特,以真声唱字,旋律向上大跳翻高,再用假声拖腔,旋律顺级下行,激越悠扬,慷慨奔放。丝弦音乐属弦索声腔,有各种音乐曲谱五百多支,各类伴奏曲牌一百多种,分官腔、越调两大部分。官调曲牌多为长短句,以【耍孩儿】为代表;越调曲牌多为对偶句,以【三道腔】、【罗罗】为代表。

  丝弦乐队分文、武场,文场乐器包括弦索、月琴、大三弦、小三弦"四架弦",武场乐器包括板鼓、大筛锣、大铙、哑钹等。丝弦的脚色分生、旦、净、丑诸行,其表演热烈火炽,粗犷豪放,动作夸张幅度较大,刻画人物细腻传神,带有浓厚的泥土气息。

现状

  石家庄丝弦是燕赵文化的杰出代表,具有很强的创造性,在河北地方剧种中占有较高地位,有"昆高丝乱不分家"和"一昆二高三丝弦"之说。近年来,随着现代化进程的加速,人们的价值取向、审美观念发生了巨大变化,戏曲的生存空间日渐狭窄。石家庄所属的一些丝弦剧团先后停止活动,仅剩石家庄市丝弦剧团还在维持演出,但也面临着演出市场萎缩,观众锐减,上演剧目老化,经费紧张,专业人才青黄不接等许多问题,迫切需要国家采取措施进行发掘和抢救。

参见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