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字戏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白字戏,用广东海丰陆丰方言演唱的地方剧种,元末明初从闽南流入海陆丰等粤东地区,后来吸纳竹马、钱鼓、渔歌和潮剧音乐等民间艺术,改用当地方言演唱,逐步形成自己的风格特点。起初白字戏和潮剧都称白字戏,白字戏名为“海陆丰白字”,又称“南下白字”;潮剧名为“潮州白字”,又称“顶头白字”,后来白字戏一名用来专指海陆丰白字。

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料

历史溯源

  白字戏和潮剧原都称白字戏。白字戏称"海陆丰白字",又称"南下白字";潮剧称"潮州白字",又称"顶头白字"。海、陆丰和潮汕,同属闽南方言语系的两个方言区。海、陆丰的白字戏,用海、陆丰方言规范;潮汕的白字戏,用潮州方言规范。它们是同一语系的孪生姐妹。两个剧种的剧目体系、音乐声腔体系、表演体系、舞台美术体系,也都基本相同。不同的地方,主要在于后来的发展和规范的方言不同。白字戏的艺人,尊奉田元帅为戏神,与福建南部的梨园戏、老白字戏,以及"正音戏"、"潮音戏"等相同,它们是同源异流的剧种。

  白字戏渊源于南戏的泉调、潮调。现在保留下来的最古老的泉调、潮调剧本,有明嘉靖丙寅年(1566年)的重刊本《荔镜记》,以及稍后的《摘锦潮调金花女》、《苏六娘》等。可从中看到:一、所谓"泉调"、"潮调",是用闽南语系方言演唱的腔调。所用方言、词汇,同白字戏也都一样。二、在体制上,称剧目为"戏文",称折子戏为"锦出",以主角人名命戏名。故事多取材于爱情生活、婚姻家庭问题,与传奇南戏的路子相同。三、在行当上,基本上同是南戏七角的规模。泉调、潮调是:生、旦、丑、净、婆、占、末。白字戏是:旦、生、占、丑、婆、公、净,实际也全相同。四、在音乐曲调方面,同是"联曲体",明刊本《荔镜记》用了[望吾乡]、[风入松]、[驻云飞]、[红衲袄]、[四朝元]、[山坡羊]等不同曲牌七十五个。这些曲牌,白字戏保留了不少。且其中的句数、字数、节奏、文采也多相同,还有唱"平调"和唱"赚"的习惯,也大同小异。

  白字戏在粤东地区演出历史久远,而且经常与正字戏同台演出。以前潮州和海陆丰地方俗例迎神赛会,如有几班戏同在一起演出,正字戏居正棚,白字戏居偏棚。还有一种"半夜反",即上半夜演正字,下半夜演白字。有所谓"正字母生白字仔"的戏谚。白字戏的开台戏《净棚》、《八仙拜寿》、《仙姬送子》、《跳加官》等,仍以正音演出。这和早期正字白字合班,不无关系。白字戏有"哩"调,有"哩"拉腔,与《金钗记》、《荔镜记》相同。这也是出自南曲。正字、白字两个剧种,有些剧目也是相同的,如《三元记》中"秦雪梅教子"一折,除科白使用方言不同外,词曲俱同。

  从历史资料和现在面貌来看,均说明白字戏是在南戏改用方言而歌的泉调、潮调的基础上,吸收了正字戏的很多东西,并进一步与海陆丰地方方言、民情风俗、民间艺术相结合而形成。

  也有人认为,白字戏源自漳州、潮州流行的竹马戏。元、明之际,闽南大量移民到海陆丰,他们带来宋代陈淳《上傅寺丞论淫戏》所说淫戏。宋庆元三年(1197年)漳州有"戏头""逐家裒敛钱物,豢优人作戏或弄傀儡,筑棚于居民丛萃之地,四通八达之郊,以广会观者;至市廛近地,四门之外,亦争为之,不顾忌。"这种戏随移民传到海陆丰,就有现存的俗称老白字的竹马戏。竹马戏用孩童演《搭渡弄》、《士久弄》等戏,载歌载舞,以《踏钱鼓》收场;现存的竹马戏、钱鼓舞尚可见早期白字戏的影迹。它表现陈三五娘等民间故事,伴奏曲牌、锣鼓点与白字戏是相同的。

  白字戏虽从正字戏中吸收了很多剧目,但由于它没有大袍大甲戏,因之艺术上趋于向柔美方面发展,形成轻歌曼舞的风格。鸦片战争后,因受资本主义经济的影响,农村小农经济迅速破产,白字戏也走着一条由兴盛到衰落的道路。这时白字戏出现一些开始是从正字戏中学习搬演过来的"科白戏",这类戏的"场口"、"科介",都有一定的程式可依。有些戏做工也相当精彩。打击乐主要是大锣大鼓,吹管乐主要是大唢呐,有较丰富的吹奏牌子。由于"科白戏"的上演、流行,使原来的曲戏丢失不少,唱工艺术也就因之倒退。但从另一方面看,为了满足观众的欣赏要求,提纲戏也给演员在表演艺术创造上开辟了广阔的道路。所以,"科白戏"的出现,对于白字戏来说,有功也有过。

  鸦片战争后,海丰西路的粤剧,以及东路的潮剧,都有很大发展。他们不时来往于海陆丰等地演出,白字戏为了稳住阵脚,也着力发展"文戏",因此就从潮剧中吸收了一些新剧目,以招徕观众。这主要以新编的地方故事剧目为主,如《剪月容》、《审冯旭》、《李唔直》、《铁剪刀》、《滴水记》等,是通过延请潮剧教师来教授。这时潮剧的音乐声腔,已有很大的发展,和白字戏已有很大的差异,故此这类剧目另成一格,被称为"潮音反线戏"。同时,白字戏的本地教师,也根据当地的民间故事编演了一些剧目,如《稔山案》、《一板打死江西王》等,称为"白字反线戏"。

  大革命时期,海陆丰戏曲艺人,在彭湃同志的领导下,于1925年10月成立了梨园工会,积极参加革命活动和宣传工作。彭湃同志以白字戏的形式写过宣传材料,其中"咚咚咚,田仔骂田公"一曲,影响极广,老幼能唱。1927年11月,海陆丰苏维埃大会成立时,艺人们热情地参加了庆祝活动。接着,在第一次苏维埃大会上,通过了"关于改良戏剧"的决议案。并且,在彭湃同志的亲自领导下,以当时当地的真人真事为题材,编演了一出反封建压迫的大型白字戏《彭素娥》,又曾经整理上演了歌颂明代农民起义的剧目《李闯王》。苏维埃政权失败后,不少艺人继续坚持革命斗争,有的后来牺牲了,有的一直坚持到革命胜利。

  由于大革命失败,白色恐怖日甚,随着日寇的入侵,国民党的强征暴敛,使农村经济破产。1943年大饥荒,戏曲无法演出,艺人流离失所,很多成为饿殍。到新中国成立前夕,白字戏陷入了"广陵曲散"的绝境。新中国成立后,及时抢救了海陆丰三个地方剧种,白字戏成立了第一个合作性质的班子,即现在海丰白字戏剧团的前身。"文革"前十七年,对白字戏做了大量的整理改革工作,取得了不少的经验和教训。1962、1963年,白字戏进入了新生时期。整理上演了《白鹤寺》、《白蛇传》、《访友记》、《书琴缘》、《天门阵》、《白罗衣》等优秀传统剧目以及改编上演了《金菊花》、《红珊瑚》等现代剧,受到观众欢迎,《白鹤寺》和《访友记》中的"访友"一折,收入《中国戏曲志·广东卷》。

  1979年3月重建海丰白字剧团,演出《金叶菊》、《刺吕后》、《白罗衣》、《放走曾荣》等剧目,很受群众欢迎。白字戏重新恢复后,业余剧团、曲班有如雨后春笋,又遍及城镇农村。

艺术特色

  白字戏有一套自己独特的拉腔调式,叫"嗳咿嗳"。这种"嗳咿嗳"调,是在拉腔和尾腔的地方,不唱字而只唱一种有声无字的"嗳咿嗳"的腔调。这种腔调和海陆丰宗教音乐--"师公歌"以及渔歌、歌有密切的关系。它们也有"嗳咿嗳"。宗教音乐以及渔歌、民歌等民间声腔音乐,比之戏曲音乐,渊源更为古老。白字戏流入海丰,舍去其南音本有的"咿咿呀呀"、"哩",而把这种"嗳咿嗳"吸收溶入,就成为本剧种独特的拉调,"嗳咿嗳"也即"哩"。

  白字戏的传统剧目,文戏方面,共有两百多个,其中有些源于明清传奇,但大多数是家庭社会戏剧。全连戏较多,锦出戏较少。按源流和声腔的特点,可分为大锣戏、小锣戏、民歌戏、反线戏、科白戏等五种:

  大锣戏主要剧目有:《白鹤寺》、《珍珠记》、《同窗记》(又名《英台连》)、《西厢记》、《书琴缘》、《三元记》(又名《教子连》)、《珍珠衫》、《血掌记》、《芦花记》、《白蛇传》等。

  小锣戏有《荔枝记》、《杜十娘》、《金花记》、《王邦进》、《苏六娘》、《周奇苏英》等。

  民歌戏有《桃花搭渡》、《闹花灯》、《事久问路》、《补缸》、《打磨》、《骑驴探亲》、《唐二别妻》、《刘二妹割草》等。

  反线戏有《李唔直》、《剪月容》、《挽面记》、《金殿配》(又名《审冯旭》)、《南洋案》(又名《双凤夺妻》)、《老少配》、《柴房会》、《张古董借妻》、《审猿猴》、《水鸡记》、《金山案》等。

  科白戏有《天门阵》、《双白燕》、《绿牡丹》、《杀四门》、《三齐王》、《女搜宫》等。

  白字戏的主要剧目称之为"八大连":英台连(《同窗记》)、陈三连(《荔镜记》)、高文举连(《珍珠记》)、秦雪梅连(《三元记》)、蒋兴哥连(《珍珠衫》)、王双福连(《临江楼》)、袁文正连(《还魂》)、崔鸣凤连。

  《英台连》又称《红罗记》,写梁山伯、祝英台故事,全本包括"埋罗别家"、"松荫结拜"、"书馆共读"、"踏青掷鸟"、"河梁分袂"、"赏花望楼"、"山伯访友"、"梁妈求婚"、"鹦哥带书"、"山伯殉情"、"英台祭坟"、"阎王审案"、"还魂成亲"等二十多出。这个戏源于明代《同窗记》,又糅合了若干民间传说而成,颇有特色。

  《白鹤寺》是特有的传统剧目,又名《杨天梅》,故事叙述贫女吴美香为富家子杨政和所骗,怀孕后被抛弃,吴产儿抛路旁,在白鹤寺为尼。十六年后,吴遇杨天梅,互相疑为母子。原来弃儿恰为杨政和抱去抚养,取名天梅。天梅恳求政和接母归家,不允。天梅去白鹤寺求母归家,政和赶到,横加拦阻,美香无限悲愤,撞柱而死。是一出唱做并重的细工戏。

  《彭素娥》是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在彭湃同志的指导下,为改良戏剧配合宣传编演的时装戏,以清末海丰的真人真事为题材,叙述青年寡妇彭素娥与一秀才相爱,为封建地主发现,两人被送县衙冶罪。彭虽受毒刑,始终不屈,在公堂上与族长、县官辩理。后男方遭毒打致死,彭素娥不顾一切为他吊孝。彭素娥本人也参加该剧的编写工作。该剧本暴露了封建阶级及其婚姻制度的罪恶,歌颂彭素娥反对封建婚姻制度的不屈斗争精神。

  白字戏的曲白用海陆丰方言,特别为当地农民所喜爱。音乐优美,具有联曲、滚唱、民歌、一唱众和的特点。剧目擅长演儿女情,表演程式严而不僵,载歌载舞,富有生活气息。短打用南派武工,舞台美术简朴,便于流动。

  白字戏唱腔结构以曲牌联套体为主,也有部分板式唱腔。它音乐优美,有联曲、滚唱、一唱众和等形式和特点。

  传统乐队7人,俗称"七张交椅",乐器包括一对鼓(大鼓、鼓头)、一对吹(头吹、二吹)、一对锣(头锣、二锣)、一副大铙,后文武场乐器都有所增加。白字戏曲白采用海陆丰方言,分生、旦、丑、净、公、婆、贴七个脚色行当,表演程式严而不僵,载歌载舞,富有生活气息。短打用南派武工,舞台美术简朴,便于流动。白字戏以演文戏见长,亦从正字戏中吸收部分提纲武戏,擅演儿女恋情,整本戏较多,折子戏较少。其剧目分小锣戏、大锣戏两大类,小锣戏又分正板小锣戏、反线戏和民歌小调戏三种。小锣戏唱腔活泼明快,富有生活气息和地方色彩;大锣戏音乐庄重典雅,具有高腔音乐的特点。

传承价值

  新中国建立后至改革开放初期,白字戏曾一度获得发展和繁荣,后随着娱乐产业的发展和审美的多元化,其演出市场逐渐萎缩,传统剧目和富有特色的行当艺术及其他舞台艺术等已濒临消亡。

参见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