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超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班超 像

  拼音bān chāo),([[[英语]]:Ban Chao;32~102年),字仲升,扶风安陵(今陕西咸阳东北)人。东汉外交家、军事家。父班彪、兄班固。明帝永平十六年(公元73),奉车都尉窦固伐北匈奴,以班超为假司马,将兵别击伊吾,战于蒲类海(今新疆巴里坤湖),有功。随后,固又遣超率吏士36人出使西域南道,在鄯善(今新疆若羌一带)定计消灭了匈奴使者,使鄯善专心臣服于汉。窦固奏报朝廷,升超为军司马。班超复受命出使,使于阗(今新疆和田一带)也臣服于汉。十七年,班超到疏勒(今新疆喀什一带)。疏勒王兜题为龟兹(今新疆库车一带)所立,非本国人,班超废除兜题,另立疏勒前王兄子忠为王,深得疏勒国人拥护。十八年,焉耆(今新疆焉耆一带)、龟兹攻杀西域都护陈睦;适逢明帝去世,汉朝尽撤西域屯兵,超独留疏勒,孤立无援,龟兹、姑墨(今新疆阿克苏一带)不断前来攻击。章帝下诏命超还朝。班超回到于阗,于阗王侯等苦苦挽留,超因此复还疏勒。建初三年(公元78),班超率疏勒、于阗等国兵大败姑墨,想乘此平定西域,遂上疏请兵。朝廷遣假司马徐幹率兵增援超。八年,拜超为将兵长史。次年,又遣和恭等率兵受超指挥。时莎车(今新疆莎车一带)与龟兹连兵,疏勒王忠亦叛,班超设计擒杀之。章和元年(公元87),班超率于阗诸国兵大破莎车,莎车降,威震西域。贵霜王遣使奉献,并求娶汉公主,被超拒绝,因此怀怨。和帝永元二年(公元90),贵霜遣其副王谢率兵七万越过葱岭攻超,为超所败,此后不敢再侵犯。三年,龟兹、姑墨皆降,汉廷以超为西域都护,驻龟兹境。六年,超率龟兹、鄯善诸国兵讨焉耆,大破之,斩其王,西域遂平,五十余国都遣质子臣属于汉。七年,封超为定远侯。九年,班超遣甘英出使大秦,抵达安息西境,未到大秦而还。十二年,班超年老,上疏请归,诏还。十四年,到洛阳,拜射声校尉,不久去世。班超在西域31年,主要依靠当地兵力,平定了城郭诸国的内乱,对外抵御了强敌,人心向附。自汉置西域都护以来,班超功绩最为卓著。

概述

  班超是班彪的次子。父亲死后,兄长班固应诏进京担任校书郎,班超就和母亲一起随往洛阳。由于班固薪俸低微,为了帮助兄长养家糊口,他只好为官府抄写文书。这种工作繁忙而又枯燥,他曾感慨地说:“大丈夫无它志略,犹当效傅介子、张骞立功异域,以取封侯,安能久事笔砚间乎?”(注:见《后汉书·芦超传》)后来,汉明帝从班固那里问到了班超,遂任命他为兰台令史;不久,他又因事被免职。

  永平十六年(78),汉明帝派窦固、耿秉等率军出塞抗击北匈奴,揭开了东汉政府与西域诸国关系的新篇章。在此以前,西域诸国在北匈奴的挟迫下与汉王朝对立已五六十年,著名的丝绸之路也因此而遮断。班超就是在这次战争中初露头角。窦固任命他为假(代理)司马,率偏师一支出击伊吾卢(在今新疆哈密西)。班超与北匈奴军队大战于蒲类海(今新疆巴里坤湖)附近,获胜而归。窦固非常赏识他的才干,就让他与郭恂一起出使西域诸国,其部下仅36人。

  班超一行首先到达鄯善(今新疆若羌)。起初鄯善王待他们非常热情,很快又怠慢、疏远起来。班超料定必有北匈奴使者来到,从中作梗,这个估计从鄯善的接待人员口中得到证实。班超立即召集随员36人计议,决定夜袭匈奴使者。是夜大风骤起,班超他们顺风纵火,前后夹击,杀死匈奴使者及其随从三十多人,其余一百多人也被烧死。鄯善王知道后立即下定决心,脱离北匈奴的羁绊,与东汉结好,还送儿子到洛阳做人质。汉明帝十分赞赏班超的果敢行为,正式任命他为军司马,让他继续完成使命。

  班超一行又西进到达于阗(今新疆和田)。于阗是西域大国,又因前不久击灭莎车而不可一世,加之北匈奴又向于阗派驻了监护使者,因而于阗王对汉使的到来十分冷漠。这时,一位于阗神巫对国王说:“天神因有人要归附汉朝而发怒了,汉使有一匹浅黑色的马,只有杀死此马祭神方能消灾免祸。”于阗王派人向班超讨马,班超则要求神巫亲自来牵,等神巫一到,班超亲手砍下他的脑袋,派人送给于阗王并借机晓以利害。于阗王对班超在鄯善的作为早有耳闻,十分恐惧,连忙杀掉北匈奴监护使者,归附了汉朝。第二年春天,班超率部挺进疏勒(今新疆喀什),杀死统治疏勒的龟兹(今新疆库车东)贵族兜题,扶立原疏勒王的侄子为王,很受疏勒人民拥护。这年冬天,车师前后王国先后归降汉朝。至此,东汉通往西方的西域南道已经基本畅通,北道的东西两端也为汉朝控制,东汉政府决定重设西域都护府。

  然而,这种局面并没有维持多久。永平十八年(75)春,北匈奴进攻车师,车师王叛汉降匈。八月,汉明帝死去,北匈奴支持焉耆(在今新疆焉耆)攻杀汉西域都护陈睦;班超和疏勒王被龟兹、姑墨(在今新疆温宿、阿克苏一带)等国的军队围困在疏勒的两座城中达一年之久。汉章帝无奈,下令撤销西域都护府,召班超率部回朝。消息传开,疏勒“举国忧恐”,他们担心汉使走后北匈奴军队再来蹂躏疏勒,有人甚至悲恐得自杀身死。班超东归路经于阗,于阗王侯以及广大百姓痛哭流涕,有人抱住他的马腿,不放他走。班超十分感动,遂决定继续留在西域。

  建初三年(78),班超率领疏勒、于阗、康居(在今巴尔喀什湖以西)等国的一万军队一举攻下了姑墨石城。至此,西域36国中仅龟兹和焉耆两国与汉朝为敌。班超上书汉章帝,详细陈述了自己关于打败龟兹、焉耆,完全控制西域的打算,并要求派兵支授。汉章帝先后派徐干、和恭领兵出塞,并任命班超为将兵长史。但是,由于北匈奴的胁迫和煽惑,西域诸国对东汉政府的态度反复无常,致使班超的处境有时十分困难。班超以自己的军事才能和外交才干,与部下同心协力,在章和二年(88)打败了龟兹、莎车、姑墨、温宿等国联军,“自是威震西域”(注:见《后汉书·芦超传》)。

  到了汉和帝永元元年(89),东汉政府派军队北上,对北匈奴进行了一次严厉的打击,迫使其向中亚迁徙。班超利用这一有利形势,组织力量,向那些敢于与东汉政府为敌的西域小国发动进攻。他坚壁清野,逼退月氏(在今阿姆河上游,阿富汗北部);东西夹击,制服焉耆、尉犁、危须,终于平定西域。永元三年(91),班超被任命为西域都护,次年受封“定远侯”。永元九年(97),他派部下甘英出使大秦(罗马帝国),到达波斯湾受阻返回。

  永元十二年(100),班超已是一个年近古稀的老人了,因为“老病衰困”,非常思念祖国和久别的亲人,于是上书汉和帝求归,他的妹妹班昭也为之哀婉地向汉和帝求情。永元十四年(102)八月,班超回到了阔别30年的京城洛阳,汉和帝任命他为射声校尉。九月,班超因病亡故,终年71岁。

参见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