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固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拼音bān gù),(英语:Ban Gu),(32~92年),字孟坚,扶风安陵(今陕西咸阳东北)人。他是继司马迁之后又一位杰出的史学家、文学家。

  班固出身于仕宦世家,书香门第。父亲班彪是当时有名的学者,曾做过望都长。班固幼年时聪慧好学,9岁时就能做文章,诵诗赋。他13岁那年,王充见到了他,拍着他的脊第三编两汉三国时期67背对班彪说:“此儿必记汉事。”【注:见《谢承书》,转引自范晔《后汉书·班固传》注】后来班固入太学学习,博览群书,儒、道、墨、法、九流百家之说无不知晓,加上他“性宽和容众,不以才能高人”,【注:见范晔《后汉书·班固传》】颇为当时学者们推崇。

  建武三十年(54),父亲班彪病殁,班固居丧回到了安陵故乡。在此期间他觉得父亲所写的《史记后传》有许多不详之处,遂产生了编著《汉书》的念头。永平元年(58),他进入东平王刘苍的幕府,同时开始撰写《汉书》。五年后,有人上书汉明帝,控告班固私改国史,致使他锒铛入狱,家中所有书籍资料也被抄走。其弟班超担心哥哥无法辩明,就急忙赶到京城为他辩解,说明了他只是在撰写先世的历史,并非背叛朝廷的事实。汉明帝看了班固的书稿后,非常赏识他的才华,为他开释并任命他为兰台令史(负责典校图籍、治理文书)。班固与陈宗、尹敏、孟异等人共同写成汉光武帝刘秀的传记《世祖本纪》。不久,汉明帝任用班固为郎(皇帝侍从),典校秘书,让他继续完成《汉书》的编著工作。

  汉章帝即位以后,雅好文章,班固更加得到重用,经常参与国家大事的辩论。建初三年(78),班固升任玄武司马。第二年十一月,汉章帝亲自主持白虎观会议,讨论五经异同。当时许多著名学者参加了辩论,班固以史官兼记录的身份出席会议,事后撰成了《白虎通德论》(又名《白虎通义》)。这部书具有浓厚的宗教迷信色彩,但其中也保存了不少经书的古义和当时的名物制度,有一定的学术价值。汉章帝末年,班固因母亲病故而离职。

  永元元年(89)。车骑将军窦宪出征匈奴,班固担任中护军随同前往。汉军出塞三千余里,大破北匈奴,并登上燕然山(今蒙古人民共和国杭爱山),刻石记功;班固作《封燕然山铭》,镌于石上,以记其战绩。永元四年(92),窦宪因擅权暴虐致使汉和帝决定诛灭窦氏,班固受其株连而免官。后又被仇家洛阳令种兢逮捕人狱,遂死于狱中,享年61岁。

  班固为撰写《汉书》,潜精集思,前后历时二十余年,其中一部分“志”、“表”还是他死后由他的妹妹班昭和马续续写的。《汉书》在体例上全袭《史记》,所不同的是改“书”为“志”,取消“世家”并入“列传”,有十二本纪、八表、十志、七十列传,共一百篇,后人划为120卷。《汉书》的前半部分是从《史记》中搬来的,并作了一些补充修改和剪裁编排;后半部分以班彪的《史记后传》为基础,记载了昭、宣、元、成、哀、平六个皇帝时的历史事实。从“纪”、“传”两个方面来讲,《汉书》是我国第一部纪传体断代史;但从其中的十志来讲,又是贯通古今典章制度和经济文化的通史,成为后世人编修通典、通志、通考的良好开端。特别是班固首创的《地理志》和《艺文志》,有着更高的价值和深远的影响。《地理志》详尽地讲述了三代、战国、秦、汉以来的国土疆域、建置沿革、封建世系、形势风俗,实是中国第一部有关文献掌故的历史地理专志。《艺文志》罗致群籍,分门别类,汇成一篇,既是图书目录,又是学术史略,给后人研究古代学问架起了桥梁。

  班固编撰《汉书》时态度极其严肃认真,力求尊重历史事实。他在《王莽传》里对王莽虚造文字、捏造历史的行为深恶痛绝,认为王莽的败灭是因为他“缪称典文”,引起了“众怨神怒”。因而,他自己在编撰过程中对材料进行反复考证,绝不轻信别人所言。当然,班固出身宦门,自幼受儒家思想的熏陶,又是奉旨修史,因而缺乏司马迁那样深刻的见地和批判精神。虽然《汉书》多半取材予《史记》,却没有《史记》那样强烈的人民性。但班固重视客观事实,因而在《外戚传》、《霍光传》、《东方朔传》等传记中也暴露了统治阶级的罪行。作为史传文学,《汉书》叙事一般来说不如《史记》生动,但它有自己的特点,简练整饬,详赡严密,其中不少传记写的相当成功,如《苏武传》、《朱买臣传》、《张禹传》、《朱云传》等。另外,《汉书》中附录了大量的辞赋和散文,这是它能为后世文人喜爱的重要原因之一,但也因此影响了它叙事的集中和人物特征的鲜明和突出。

  班固不仅是一个杰出的史学家和散文家,还是东汉初年著名的辞赋家。他的《两都赋》文辞典雅、清丽,极力铺陈西都长安和东都洛阳的豪华、壮丽,是辞赋中的名篇。《答宾戏》、《幽通赋》等,也具有较高的文学价值。另外,班固还有诗、铭、诔、颂、书、文、记、论、议、六言等,共41篇。《隋书·经籍志》载有《班固集》十七卷,可惜早已亡佚,现存的《班兰台集》是明代学者辑录而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