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肃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燕肃汉语拼音:Yansu;961~1040),中国北宋时机械制造家、画家。字穆之。祖籍青州益都,父燕俊迁曹州,肃六岁丧父,勤奋好学,曾经游学睢阳学舍(今河南商丘县)。中进士后,曾任左谏议大夫、龙图阁直学士、礼部侍郎等职。燕肃精于机械仪器制造。他创制的莲花漏,是一种多级漏壶,在中间一级壶的上方开有分水孔,使上面来的过量的水自动从分水孔溢出,让漏壶中的水位保持恒定。这种漏壶因制造简便,计时较准确,曾风行各地。天圣五年(1027)燕肃造指南车,其齿轮既简单又能自动离合,是古代有名的自动化机械之一。

  宋淳化年间,燕肃举进士,补凤翔府观察推官,主管司法事务。这时寇准因事降职,正在凤翔担任知府。一次,他在寇准家观舞,兴会之时,有一个鼓环忽然脱落,无法奏乐,不免大煞风景,问遍诸匠,皆面面相觑。这时燕肃出来用环脚为锁簧,很快便修好了。寇准非常高兴。

  宋淳化五年(994),寇准自凤翔召还,任参知政事。他深知燕肃是一个学问渊博、精明能干的人,便推荐他任秘书省著作佐郎,后任临邛知县。不久又调任河南府通判,任考城知县。宋真宗赵恒即位,因燕肃政绩突出,升为监察御史,因寇准建议,仍留任河南。寇准回京后,荐燕肃为殿中侍御史,提点广南西路刑狱,继而又徙广南东路刑狱。后历任越州、明州知州。明州民俗强悍轻浮,打架斗殴经常发生。燕肃制定政策,独罪先动手打人者,很快扭转了此种不良社会风气。

  后来,燕肃担任定王府记事参军、判尚书刑部。当时,京师对判死刑的人,都是先由大理寺裁判,报审刑院复查,由审刑院知院与详议官写出书面意见,再上报中书省决定,而后交付执行。故误判较少;而州郡之狱所判死刑可上诉中央的制度已废弃,对“事有可疑”或“理有可悯”者,虽然也允许上诉,但多为法司驳回,不仅得不到审刑院的复查,有关官员反落“不应奏”之罪,以致错杀时有发生。燕肃看到这种情况,上疏指出州郡之狱对判死刑的人不上奏中央的弊端,又引用唐朝时就有地方上判决的死刑犯可以上京师复奏的制度,建议对各州郡之狱所判的死刑案,应将其卷宗呈送中央,由最高审判机关大理寺详断,再经审刑院复审、验证后执行。宋仁宗天圣四年(1026),朝廷采纳了他的建议,使地方上所判死刑可以复奏的制度得以恢复。这对完善宋朝的司法制度,减轻州郡官吏对平民百姓的欺压,起到了一定的作用。王安石曾写诗称赞他“奏论谳死误当赦,全活至今何可数”,称燕肃是“仁人义士”。

  燕肃是一位研究海潮规律的专家。潮汐是一种由于海水受日月的吸引而造成的自然现象,但当时人们对这种现象并不认识,说是“天河激流”或“地机翕张”,燕肃认为这些说法均不可信。为了寻求正确答案,他在沿海各地进行实地观察、试验、研究,足迹遍布东南沿海,历时十年,终于在宋乾兴元年(1022)写出了著名论文《海潮论》,并绘制《海潮图》。可惜图已失传,论文则保留在宋王明清所撰的《挥麈录》中。

  燕肃还是一位机械制造专家。宋仁宗天圣五年(1027),他任工部郎中时,复制成功了指南车和记里鼓车。燕肃又是我国古代计时器——莲花漏的发明者。在钟表尚未出现以前,我国用漏刻计时。宋代还一直使用着唐朝时制造的浮箭漏刻计时器,不但陈旧,计时也不准确,亟待更新。宋天圣八年(1030),他在旧漏刻的基础上,创制了新的漏刻,因其顶端是一朵莲花,故称“莲花漏”。莲花漏法献上后,朝廷令司天台考于钟鼓楼下,“州郡试用,以候昏晓”。宋仁宗景佑三年(1036),各地“皆立石书载其法”。莲花漏法颁行通用后,受到各方面的称赞,朝官夏竦为莲花漏作铭,称其“秒忽无差”;文学家苏轼在其《徐州莲花漏铭并序》中说:“故龙图阁直学士、礼部侍郎燕公肃,以创物之智闻名于天下,作莲花漏,世服其精。凡公所临必为之,今州郡往往而在,虽有巧者,莫敢损益。”

  燕肃精通音律。宋仁宗时,他判太常寺,掌礼乐等事,上疏说:“旧大常钟磬皆设色,每三岁亲祠,则重饰之。岁既久,所涂积厚,声益不协。”朝廷下诏,让他与李照、宋祁、李随等人,将朝廷钟磬全部刷新,按王朴律试验敲击,以合律准,试于后苑,声音和谐动听。

  燕肃还是一个诗人。《宋史》本传说他“喜为诗,其多至数篇”。可惜流传下来的不多,今天能读到的只有《僻居》、《赠惠山庆上人》等廖廖几首。

  燕肃尤其擅长绘画。《宋史》本传说他“性精巧,能画,入妙品,图山水罨布浓淡,意象微远,尤善为古木折竹”。画坛行家说他能“登怀味象,无会神通”,可与王维、李成媲美。董卤在其《广川画跋》中说燕肃作画“生平不妄落笔,登临探索,遇物兴怀,胸中磊落,自成丘壑”,在取得大量素材后再行创作,所以他的画“妙于真形”。他为官署、庙宇作过不少壁画,他判太常寺时绘制的《寒林屏风》,被誉为“绝笔”。他的画作传世甚多,在《宣和画谱》中著录了《春岫渔歌》、《江山雪霁》、《小寒林》等37件,清故宫藏有《春山》、《秋册晚霭》、《寒岩积雪图》;国外也有他的画迹,影响颇大。至今仍能看到他的四十余幅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