濒死体验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设想中的灵魂离体情形

濒死体验汉语拼音:Binsi Tiyan;英语:near-death experience, NDE),是指一部分临近死亡或者认为自己已经濒临死亡的人所报告的一系列深刻主观体验,包括感到平静安逸、脱离肉体,穿越黑暗的隧道,看到亮光和已故的亲友以及人生回溯等。在中国民间,流传着大量“死人还阳”后讲述“冥界见闻”的传闻;古希腊著名哲人柏拉图在《理想国》一书中也记述了一名士兵“死后”来到“冥间”,之后又返回人世的故事。这些传说都反映了古人对濒死体验现象的关注。20世纪70年代以来,随着针对心搏骤停病人之复苏技术的进步,在西方有关濒死体验的报告不断增多。美国的一次盖洛普民意调查(Gallup Poll )表明,大约有800万美国人声称自己经历过临死时的奇特体验。

研究历史

早在1892年,瑞士地质学家海姆(Albert Heim)就根据登山坠落者的报告,最先对濒死经验进行了现象学的描述。瑞士精神病学家库伯勒·罗斯(Elisabeth Kübler-Ross)是关注各类临终体验的早期代表人物之一,她在《死亡与濒死》一书中宣称离体经验证明了死后生命的存在。美国医学哲学家穆迪(Raymond A. Moody)是当代西方濒死体验运动的先驱,他于1975年出版《生命后的生命》一书,正式提出“濒死体验”一词,将临死时的经验划分为14个阶段(具体表现为:看到自己的肉体、不停出入肉体、感到孤独无助无法交流、听闻自己的死讯、前所未有的安详和舒适感、听到奇怪的声音、进入黑暗的通道、试图说话但他人无法听到、难以设想的感官灵敏、感到“其他人”的陪伴、看到亮光、人生的全程回溯、遇到“界限”的阻隔、回到肉体),并鼓吹濒死体验的超自然解释。80年代初期,心理学家林格(Kenneth Ring)进一步将濒死经验划分为5个核心阶段:

1.感觉平静和安祥

2.感觉与肉体分离

3.进入黑暗的“隧道”

4.在“隧道”的尽头看到亮光

5.融入光芒

弗吉尼亚大学的精神病学家格雷森(Bruce Greyson)设计了“濒死体验量表”(near-death experience scale),其中包含有关临死时经验的16个问题,当得分为7分以上时,即可将其判定为濒死体验。

20世纪80年代以来,濒死体验这一奇异的现象吸引了医学界、心理学界、哲学界以及宗教界的大批学者进行研究。1981年,国际濒死研究协会(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Near-Death Studies)成立,并创办了专门的研究刊物《濒死研究通讯》(Journal of Near-Death Studies)。自此,濒死经验现象成为了学界探讨的重要课题。关于这种现象的解释,在学界可谓众说纷纭,但总体来说可以分为两派:一方代表了部分心灵学家和哲学家的观点,他们认为对濒死体验的解释业已超越了现有的心脑科学知识,因此人们需要重新审视意识与脑的关系,濒死体验现象可能为死后生命的存在提供经验性证据;另一方则代表了大多数科学家的意见,他们指出所谓的濒死体验不过是临终时垂死大脑产生的幻觉。

相关解释

自然主义解释

生物化学解释

一些研究者提出濒死体验是大脑在极端压力下释放特定的神经递质所导致的结果。比如颠茄硷阿托品可以诱发在空中飞行的体验;LSD可以诱发与宇宙合而为一的体验和各种奇特幻觉。这些特定化学物质受体的存在暗示着大脑必定能够自然产生这类物质(也能够激活受体),并且该类化学物质会在压力条件下被释放。D. B. Carr提出濒死经验与大脑分泌内啡肽有关,内啡肽一般被认为会在极端压力状态下释放,其能够使人产生愉悦感并减轻病痛。I. R. Judson和E. Wiltshaw发现了支持这一理论的间接证据,当用纳洛酮阻碍内啡肽的作用时,愉悦的NDE就会转变为不愉快的体验。卡尔·简森(Karl Jansen)提出麻醉剂ketamine(即氯胺酮)所诱发的意识状态在某些方面与NDE十分相似,包括黑暗的通道、亮光、已经死亡的感受、脱体经验以及神秘体验。简森认为极度压力会导致神经递质麸胺酸盐(glutamate)的过量释放,过度激活了大脑颞叶与额叶的天门冬氨酸(NMDA)受体,因此这些受体可能会相继衰亡。而ketamine的分泌会对这类受体起到保护作用。新墨西哥州大学的研究者发现,NDE与松果体分泌二甲基色胺有关,这种化学物质有“灵魂分子”之称,可以诱发各种奇特的幻觉体验。

大脑缺氧说

经历心搏骤停的病人一般都会出现大脑缺氧。无氧或低氧会导致枕叶皮质神经兴奋的改变,使得视觉皮层神经元反应速度在一定时间内加快,因而会诱发通过隧道的视觉体验。缺氧症首先产生愉快感,进而转为幻觉,与NDE中各类体验的次序较为类似。J. E. Whinnery比较了歼击机飞行员的“加速度所致意识丧失”(G-LOC)现象与濒死经验的相似之处,通过大量的案例研究,Whinnery发现相当多的G-LOC经历者报告了飘浮感、脱体体验、隧道与光芒的景象以及看到美妙的景色。G-LOC体验者还经历了极度的兴奋、亲友思绪的闯入以及生活记忆的再现。这些体验与NDE的一般要素极为接近。

颞叶活动异常说

该理论认为颞叶受损或直接的皮层刺激都可以诱发与NDE相类似的体验,包括脱体经验、幻觉以及记忆的闪现。另外颞叶对缺氧症十分敏感,脑缺氧极有可能导致颞叶功能的紊乱。宗教经验研究者福克斯(Mark Fox)考察了大量一手的NDE报告,发现相当数量的NDE经历者似乎都表现出了颞叶癫痫的征兆。特别的,他还在这些人群当中发现了强迫书写症(Hypergraphia)的迹象,这种现象被认为是颞叶癫痫的症状之一。

心理学解释

想象中的穿越隧道体验。

NDE可能是应对死亡恐惧的一种心理防御机制。欧文(Harvey J. Irwin)认为NDE是一种解离现象,经验者可能会在生命极度危及的情况下,与现实的处境分离,进入神奇的幻想;诺伊斯(Russell Noyes)等研究者认为遇到生命垂危的情况,人类会利用人格解体脱离现实的困境,沉迷于愉悦的幻想。通过对经历过NDE的人群与未经历过NDE的人群之对比,欧文发现前者表现出较高的幻想倾向,格雷森发现前者表现出较高程度的解离性症状。这一发现在一定程度上支持了上述的假说。但是这类假说难以解释隧道和亮光一类的要素。也有人提出,NDE反映了出生时分娩过程的记忆,黑暗的“隧道”则象征着母亲的产道。然而这一假说并没有得到确凿证据的支持,另外该理论也无法解释经剖腹产而分娩者所报告的濒死体验。

快速眼动睡眠入侵说

这是肯塔基大学神经生理学家纳尔逊(Kevin Nelson)新近提出的一种理论。纳尔逊认为NDE可能基于非睡眠状态下快速眼动睡眠(REM sleep)的短时侵入,换言之所谓的濒死经验只是一种特殊的梦境。他指出REM睡眠包含生动的故事般的梦境,这也就能够解释NDE中该类型的内容。他还指出很多人都经历过清醒状态下的REM入侵,特别是在将要入睡或醒来时,这也就使得他们在极端巨大压力的条件下倾向于体验REM睡眠入侵。调查表明,在日常生活中倾向于经历REM入侵的人,在特定的条件下更有可能产生NDE。

需要指出的是,上述的任何一种理论都不足以解释NDE现象的全部要素,因此濒死经验现象更有可能是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

超自然解释(身心分离假说)

某些濒死者声称自己离开了躯体,并且在事后准确地描述了他们在接受抢救时的情景。
部分超心理学家认为,已有的心理学或生理学理论都不足以解释濒死体验,而且经历过濒死体验的人普遍都述说这类体验极为深刻与真实,甚至改变了他们的生命观和死亡观,一般的幻觉很难与之相提并论。而且,他们认为垂死的大脑根本无法为这种深刻体验提供必要的生理基础,有人甚至根据EEG的记录断言某些濒死体验发生在脑电活动消失的临床死亡阶段。另外,有些人声称在“脱离躯体”的状态下能够精确感知周围的环境(在事后能够准确描述抢救的过程),甚至看到了房间内隐藏的物体,这些都似乎难以用单纯的幻觉予以解释。据此,这些学者提出濒死体验现象是意识扭曲的产物,其中各种奇特的要素都是意识与躯体分离产生的体验,濒死体验为来世的存在提供了证据。

主流科学界的回应

这种解释受到了主流科学界的严厉批评。当代认知神经科学的大量研究表明,意识是神经活动高度整合与高度分布式网络的突现特性,因此意识不可能脱离人脑存在。唯物主义身心观得到了心脑科学大量实验证据的支持,而身心二元论面临着诸多的困境。

NDE现象的真实感并不意味着其就是来世的体验,因为某些幻觉体验同样十分真实。况且并非所有的垂死者都经历了NDE,相反很多并未真正面临死亡威胁的人却在麻醉剂诱导以及催眠或半醒等状态下报告了濒死体验。某些NDE经历者在事后积极的人格转变并不能说明NDE就是来世的神秘体验。因为林格所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但凡接近临床死亡的人不论是否经历了NDE,在事后都会发生性格转变。这就意味着这种转变是面对死亡的结果而并非基于濒死经验。而且,濒死经验现象自身的很多特征也暗示着其不过是弥留之际的幻觉:

一是濒死体验现象自身具有十分明显的文化差异性和历史时期的差异性:比如西方人大多声称“看到”已故亲友,而印度人一般声称“看到”宗教人物;并且现当代西方的濒死体验报告与相对久远之历史时期的NDE报告差别极其显著。二是某些NDE的经历者甚至报告称“看到”了仍然在世的活人、童话故事里的虚构人物和轮床之类的医疗器械,或者在脱体体验中看到了实际上根本不存在的东西。三是不同的濒死经验者所描述的“隧道”在形状样式上差别极大,假设NDE真的反映了来世的景象,那么隧道体验的报告就应该具有一致性。四是NDE经历者所报告的“篱笆”或“门”等通常被认为是阳世与阴世的界限,只要越过这个界限就不可能再返回阳间。但是有一些人选择跨越了这些“界限”,最终却仍然活了过来。第五是身体的感觉刺激有时也会被掺入NDE,这就说明了NDE发生时意识并没有离开躯体。另一个问题是:如果在NDE发生时,真的有某种东西离开了躯体,那么所有的NDE在起初阶段就都应伴有离体体验(out of body experience,OBE)。但事实确是,不同NDE的初始阶段缺乏一致性。例如,大约四分之三的西方NDE并不包含OBE。上述的这些特征无疑极大地削弱了超自然说明的说服力。但仍有两个关键问题亟需解答:一是NDE何以在脑电活动消失的临床死亡阶段发生?二是如何对濒死经验者在“离体体验”中对周围环境的精确感知提出合理的解释?

要回答第一个问题,我们必须明确的是当前没有任何确凿的证据能够说明NDE发生在平直的EEG期间,很多这类的声称只是研究者的主观臆断。更重要的一点是,EEG记录所显示的表面的脑电活动消失并不能有力说明此时的脑电活动真的不存在,因为表层EEG记录并不能监测到全部的脑电活动,特别是海马和杏仁核等深层结构的脑电活动。P. Gloor发现,癫痫发作期间上述区域的放电活动能够激发复杂的幻觉体验而不需大脑皮层的介入。事实上,在人脑十分活跃的状态下,仍然有可能表现出平直的EEG,晕厥(syncope)就是一种典型的情况。已知大约60%的晕厥病例都伴有生动的幻觉体验。上世纪90年代, Thomas Lempert 进行过这样一个试验:人为诱发40名志愿者的晕厥。事后,大多数参与者都报告了与NDE极为相似的幻觉体验(感到平静和愉悦;脱离肉体;穿越隧道并看到光芒;见到已故的亲友或“灵界的生物”),唯一的区别是该试验的参与者并未体验到NDE经历者所报告的“人生回溯”。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构成NDE的几种核心要素在自发性NDE中的发生频率和在人为诱发晕厥中的发生频率是接近的。在晕厥的条件下,有可能出现心率与脑波率都变得反常甚至消失的情况,而这种情况又恰恰与NDE类型的生动幻觉相联系,这仅仅只是巧合吗?之后的研究也说明了“心搏骤停者的NDE发生在脑干与大脑皮层功能暂时消失阶段”这一论断是难以成立的。查瓦拉(Lakhmir S. Chawla)新近的一项研究发现,7名濒死的重症患者在血压丧失后出现了短时的脑电活动激增,其程度已接近正常意识活动,并持续了30秒至3分钟。密歇根大学神经科学家Jimo Borjigin在2013年的一项研究中发现,老鼠在心搏骤停后至少30秒之内不仅具有与人类有意识的思考过程即为相似的大脑活动,而且这种大脑活动的强度甚至超过了清醒状态时的程度,并具备“增强的认知过程”之潜能。尽管实验对象是老鼠,但这对解释人类的濒死经验而言也具有重要意义。

所谓的“离体感知”虽然奇怪,但并非无法解释。首先,濒死体验中有关超常感知的声称只是传闻,并没有得到实验证据的支持。西方研究者针对这个问题进行了数次严密的实验,他们在抢救室中布设特定的隐密目标物(例如用悬挂在高处又具有一定倾斜度的电子显示屏播放一些清晰易记的动画图像,只有漂浮起来才有可能观察到这些图像),让濒死病人在“离体状态”下识别这些目标物,结果无一成功。至于某些人所说在“脱体状态”下对周围环境的精确感知,心理学家布莱克莫尔(Susan J. Blackmore)认为这很可能是基于先前的背景知识(例如个人的先前经验以及媒体的宣传和描述使得我们很容易想象出在医院接受抢救的情形)、幻想、幸运的推理与猜测还有残存的听觉和触觉所获知的信息被掺入NDE的影像(比如濒死病人对除颤器放置位置的准确描述就可以用残存的触觉感知予以说明)以及人们的选择性记忆(记住正确的细节,遗忘错误的细节)。我们要知道,濒死病人仍然具有一定程度的知觉,因此还能够接受外在的信息。Tillman Rodabough就指出,看似无意识的病人即便在没有离体体验的情况下,也通常会复述出医生与护士先前的谈话,甚至能够通过催眠回忆起手术室内谈话的场景。另外,当下没有确凿的证据能够支持“准确描述”是在经验者苏醒后立即得到证实的,相反所谓的“精确描述”都是在一段时间甚至相当长时间后的口头追述,而且人类的记忆相当不可靠,因此某人在经历了这种刻骨铭心体验的冲击之后再加上来生信仰的暗示,很有可能会在事后对自己的经历进行无意识的夸张和歪曲。

参考资料

1. Augustine, Keith(2008).Hallucinatory Near-Death Experiences,[1]

____(1997).The Case Against Immortality,[2]

2. Braithwaite, Jason and Hayley Dewe(2014).Occam's Chainsaw: Neuroscientific Nails in the Coffin of Dualist Notions of the Near-death Experience, The Skeptic.

3. French, Christopher and Anna Stone(2013).An Anomalistic Psychology: Exploring Paranormal Belief and Experience, Palgrave Macmillan.

4. French, Christopher (2009). Near-Death Experiences and the Brain. In Craig Murray. Psychological Scientific Perspectives on Out-of-Body and Near-Death Experiences. Nova Science Publishers. pp. 187–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