澶渊之盟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澶渊之盟汉语拼音:Tanyuanzhimeng;英语:Chanyuan Treaty of Alliance),中国北宋与辽在澶州(今河南濮阳附近)缔结的一次盟约。澶州亦名澶渊郡,故史称澶渊之盟。北宋景德元年(1004),辽承天皇太后辽圣宗耶律隆绪以收复瓦桥关(今河北雄县旧南关)南十县为名,发兵南下。闰九月,辽军进入宋境,采取避实就虚的战术,绕过宋军固守的城池,十一月,破宋军守备较弱的德清军(今河南清丰)、通利军(今河南浚县西北)等,抵达黄河边的重镇澶州城北,威胁宋朝的都城东京开封,宋朝野为之震动,人心惶惶。

  宋朝大臣王钦若主张迁都昇州(今江苏南京),陈尧叟主张迁都益州(今四川成都);宰相寇準力请宋真宗赵恒亲征。宋真宗率军北上。这时寇準倚重的将领是在历次抗辽战斗中屡立战功的杨嗣杨延朗杨业之子,后改名延昭)等人。杨延朗上疏,建议“饬诸军,扼其要路,众可歼焉,即幽、易数州可袭而取”,但未被采纳。

  宋军在澶州前线以伏弩射杀辽南京统军使萧挞凛(一作览),辽军士气受挫。宋真宗在寇準一再催促下,登上澶州北城门楼以示督战,宋军士气为之一振。宋、辽两军出现相峙局面。

  辽军这次南侵,原为掠夺物资和政治讹诈,因折将受挫,故同意与宋议和。宋真宗为使辽军尽快北撤,不惜代价向辽求和。十二月,宋、辽商定和议,交换“誓书”,约定:宋朝每年给辽绢20万匹、银10万两,沿边州军各守疆界,两地人户不得交侵,不得收留对方逃亡的“盗贼”,双方可以依旧修葺城池,但不得创筑城堡、改移河道。此外,又约定辽帝称宋帝为兄,宋帝称辽帝为弟,宋辽为兄弟之国。盟约缔结后,宋、辽实际正式承认各自据有关南、幽燕之地,形成长期并立的形势,两国之间不再有大的战事,为中原与北部边疆经济文化的交流创造了条件。

评价

  蒋复璁曾说及宋辽澶渊之盟“影响了中国思想界及中国整个历史”。

  黄仁宇说:“所以澶渊之盟是一种地缘政治(geopolitics)的产物,表示这两种带竞争性的体制在地域上一度保持到力量的平衡。

  优点

  富弼以为岁币的支出不及用兵的费用百分之一、二,“则知澶渊之盟,未为失策。”“生育繁息,牛羊被野,戴白之人(白发长者),不识于戈””; 在宋真宗时,一场中等规模的战争(约十万人左右),即需3000万两白银,就算没有战争只是重兵防备一年的开支,也十分惊人。

  给辽国的岁币,其实最后大都由宋辽的边界贸易(榷场)重归宋朝之手,根本来说等于是没有损失。

  缺点

  (以下是王安石派说法)王安石和富弼认为澶渊之盟之后,宋朝真宗、仁宗、英宗三朝政府“忘战去兵”,河北军和京师军“武备皆废”,只剩下陕西军可用,马知节、曹玮、王德用等武臣被排挤,文臣掌握了西府的支配权,王钦若和陈尧叟深获宠幸,以至于导致庆历增币(宋仁宗时货币供给量大増。

参见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