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江战役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渡江战役形势图
人民解放军船队冒着炮火渡江
第二野战军向浙赣铁路疾进
第三野战军主力解放上海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5军占领南京总统府,由35军随军记者邹东健于1949年4月拍摄
1949年4月,粟裕向第三野战军宣布渡江作战命令

  渡江战役汉语拼音:Dujiang Zhanyi;英语:Crossing Yangtze River, Campaign of),解放战争时期,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第三野战军第四野战军一部,在长江中、下游地区对国民党军进行的规模巨大的强渡江河战役。最终中国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上海

  1948年末至1949年初,经过辽沈战役淮海战役平津战役,国民党军的精锐重兵集团大部分被消灭,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事力量则空前强大,控制了长江以北的广大地区,开始渡江作战的军事准备。1949年2月20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向所属各部发布“京沪杭战役预备命令”。25日,中共中央军委电示第二野战军、第三野战军:3月中旬或下旬,应准备占领浦口及炮击南京。3月底至4月中,解放军对长江北岸的国民党军据点进行清除,除浦口、裕溪口、安庆还有国军据守外,其他长江北岸据点都被肃清。

  1949年4月1日,国共双方代表团在北平(今北京)进行“北平和平谈判”。4月15日,国共谈判代表拟定了《国内和平协定》最后修正案,商定于4月20日签字。然而,4月20日李宗仁何应钦电告北平国民政府谈判代表张治中拒绝签字,和谈破裂。随即(1949年4月21日)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发布《向全国进军的命令》,向人民解放军下达了渡江作战命令。6月2日,第三野战军第25军攻占崇明岛,至此,渡江战役结束。

  渡江战役是继“三大战役”后,中国人民解放军以优势兵力进行的一次大规模的进攻战役行动。此役解放军攻占了南京、杭州武汉、上海等大城市和苏、浙、赣、皖、闽、鄂广大地区。解放军在这一战役中取得压倒性胜利。

战前军事形势

  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后,国民党军的兵力虽尚有204万人,但在战略上已失去有效防御的能力。人民解放军则已发展到400万人,并已有百万大军逼近长江,在力量的对比上占绝对优势。国民党总裁、国民政府“总统”蒋介石为取得喘息之机,重整军备,等待时机卷土重来,一方面宣布“引退”,以“副总统”李宗仁出任“代总统”,与中国共产党进行和平谈判;另一方面,以国民党总裁身份退到幕后指挥,积极扩充军力,加强长江防御,企图阻止解放军渡江南进。

  长江,是中国第一大江河,自西向东横贯中国中部,历来被兵家视为天堑。蒋介石以京沪杭警备总司令汤恩伯指挥75个师约45万人布防于湖口至上海间,重点置于南京、上海段;以华中“剿匪”总司令部总司令白崇禧指挥40个师约25万人布防于宜昌至湖口间;以海军江防舰队和第2舰队位于长江中、下游;以空军4个大队置于武汉、南京、上海等地,支援陆军作战。此外,美国英国等也各有军舰停泊于上海吴淞口外,威胁或伺机阻挠人民解放军渡江。汤恩伯以一部兵力控制长江北岸若干据点和江心洲作为警戒阵地,以主力沿长江南岸布防并于战役纵深配置一定兵力,企图阻止解放军渡江;如江防被突破,则分别撤往上海及浙赣铁路组织新的防御。其部署是:以第8兵团3个军防守湖口至铜陵段;第7“绥靖”区3个军防守铜陵至马鞍山段,第17兵团1个军位于泾县、宁国、太平地区为预备队;第6兵团及首都卫戍总部共3个军防守南京及其东西地段;第1“绥靖”区4个军防守镇江江阴段,1个军位于丹阳武进地区为预备队;淞沪警备司令部3个军防守苏州至上海段,置重点于上海;以第9编练司令部等6个军20余个师位于浙赣铁路金华、龙游、衢县、江山、上饶地区及杭州、诸暨地区担任第二线防御。白崇禧以27个师担任江防,其中以主力第3兵团位于武汉及其以东至九江地区,另以13个师位于长江、南昌之间地区。

  人民解放军的战役决心和兵力部署中共中央决定在同国民党政府进行和平谈判的同时,令人民解放军第二、第三野战军和第四野战军一部,统由第二野战军司令员刘伯承、政治委员邓小平,第三野战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陈毅、副司令员粟裕、副政治委员谭震林组成的中共总前委指挥,准备在和谈破裂时,在武汉、芜湖、南京、江阴之线发起渡江作战。

  1949年3月31日,总前委制定了《京沪杭战役实施纲要》,决定组成东、中、西3个突击集团,采取宽正面、有重点的多路突击的战法,在江苏靖江安徽望江段实施渡江作战,首先求歼汤恩伯集团,夺取南京、上海、杭州等城,占领苏南、皖南及浙江全省。战役分为渡江展开、割裂合围和各个歼灭京沪杭地区之国民党军三个阶段。第一阶段的部署是以第三野战军第8、第10兵团共8个军及苏北军区3个独立旅35万人组成东突击集团,除以第8兵团2个军位于江北之全椒、仪征、扬州等地包围并逐次攻占瓜洲、浦口、浦镇,钳制南京、镇江地区国民党军外,主力由三江营至张黄港段渡江。成功后,迅速向宁沪铁路挺进,控制该路一段,并向长兴、吴兴方向急进,切断宁杭公路,而后会同中突击集团歼灭芜湖、南京、镇江地区之国民党军。以第三野战军第7、第9兵团共7个军30万人,组成中突击集团,在裕溪口至枞阳镇(今枞阳县)段渡江,成功后,以一部兵力歼灭沿江守军,主力迅速东进,与东突击集团会合,封闭南京、镇江地区守军南撤的通路;然后以第9兵团会同东突击集团聚歼被围之国民党军,以第7兵团攻取杭州。以第二野战军第3、第4、第5兵团共9个军及地方部队共35万人组成西突击集团,由枞阳镇至望江段渡江,登陆后,除以第4兵团东进接替第9兵团监视芜湖国民党军的任务,并准备参加攻取南京外,主力迅速向南挺进,控制浙赣铁路一段,切断汤恩伯集团与白崇禧集团的联系。

  另以第四野战军第12兵团2个军和中原军区部队共20万人归第二野战军指挥,位于武汉正面及其以东地区积极佯动,钳制白崇禧集团,以策应第二、第三野战军渡江。

  参加渡江战役的各部队于3月底至4月初先后进抵长江北岸,展开各项准备工作:进行形势任务和政策纪律教育;侦察国民党军的防御部署、工事和地形、水情等;开展以强渡江河和水网稻田地作战为内容的战术、技术训练;积极进行船只的筹集、修理工作,培训水手。此外,华东、中原地区的党政机关也竭尽全力,动员、组织广大人民群众进行规模巨大的支前工作,仅随军参战的船工和渔民就动员了万余名。各兵团还以一部兵力先后拔除枞阳镇、三江营、仪征、土桥等长江北岸国民党军的据点10余处,为主力渡江开辟了道路。

战役经过

  主要经历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

  人民解放军突破国民党军长江防线,占领南京。4月1日,国共双方代表团在北平(今北京)开始和平谈判。4月15日,拟定了《国内和平协定(最后修正案)》。4月20日,国民党政府拒绝在协定上签字。人民解放军遵照中共中央军委命令,于当日午夜发起渡江作战。中突击集团第1梯队4个军在强大炮火掩护下,迅速突破鲁港至铜陵段守军江防阵地,至21日晚,占领铜陵、繁昌等地,22日占领南陵,歼灭国民党军第88军主力。

  国民党军芜湖以西地段的长江防御被解放军突破后,汤恩伯于21日赴芜湖组织防堵。当晚,人民解放军东、西突击集团又发起强大攻势。东突击集团第10兵团迅速突破长山、王师塘、天生港等地国民党军的防御阵地,并击退国民党军3个军的多次反击,于22日进抵香山、南闸、璜土、百丈镇之线,建立了东西50余千米、南北10余千米的滩头阵地,并争取了江阴要塞国民党军起义,控制了江阴炮台,封锁了江面;第8兵团22日攻占扬中。西突击集团21日晚在预定地段顺利突破守军江防阵地,22日占领彭泽、东流等地,一部解放安庆。

  在人民解放军渡江时,英国军舰共4艘分2次驶入渡江地域炮击解放军阵地,解放军以强大炮火还击,将其“紫石英”号击伤于镇江附近江面(后于7月30日潜逃),其余3艘折返上海江面。

  22日下午,国民党军开始全线退却,人民解放军继续向国民党军防御纵深发动进攻。至23日,东突击集团相继解放丹阳、常州、无锡等城又切断宁沪(南京—上海)铁路;第8兵团占领镇江、南京,并争取国民党海军第2舰队司令林遵率舰艇25艘在南京以东江面起义,另一部舰艇23艘在镇江江面起义。南京的解放,标志着蒋介石22年的反动统治被推翻。中突击集团一部占领芜湖,主力渡过青弋江,并在湾址地区歼国民党军第20军大部和第99军一部。西突击集团占领贵池、青阳等地。与此同时,第四野战军第12兵团和中原军区部队先后解放浠水、黄梅、荆门、汉川等地。

第二阶段

  人民解放军合围歼灭由芜湖、南京、镇江南撤的国民党军,占领浙赣铁路。根据沿江国民党军全线退却的情况,总前委及时调整部署,令第三野战军除以第8兵团率2个军执行南京、镇江的警备任务,第10兵团1个军东进苏州向上海方向警戒外,主力分别沿丹阳、金坛、溧阳及太湖西侧之线和南陵、宣城、广德之线向长兴、吴兴地区疾进,完成战役合围,聚歼南京地区南撤之国民党军。令第二野战军全力直插浙赣线,切断汤恩伯集团与白崇禧集团的联系,保障第三野战军作战。各部队接到命令后,冒雨疾进。4月27日,第三野战军第一〇兵团1个军占领苏州,主力与第9兵团会师吴兴,将南撤的国民党军5个军包围于郎溪、广德山区,经2日激战,将其全歼。5月3日,第7兵团一部占领杭州。5月1~7日,第二野战军在皖南游击队的策应下,经屯溪、婺源、乐平直趋浙赣线,先后占领贵溪、上饶、衢县、金华等地。在此期间,第四野战军第12兵团占领孝感、黄陂,逼近武汉。

第三阶段

  攻占上海,占领南昌、武汉等城。郎溪、广德地区围歼战后,退守上海地区的汤恩伯集团8个军25个师共20余万人,企图凭借上海丰富的资财和4,000多个永备工事组织抵抗,以争取时间,抢运物资,掩护战略撤退。汤恩伯以6个军约20个师防守黄浦江以西地区;以2个军5个师防守黄浦江以东地区。位于武汉地区的白崇禧集团除以一部兵力迟滞人民解放军渡江外,主力准备南撤湘鄂边、湘中、湘鄂西地区组织新的防线,企图阻止人民解放军南下湖南、江西、广东、广西和西进四川。

  中共中央军委和总前委决定以第三野战军第9、第10兵团攻取上海;第7兵团主力向浙东、浙南地区挺进;第二野战军主力位于浙赣铁路沿线休整,准备对付美国、英国等可能的武装干涉,并以一部兵力向闽北、赣中进击,视机进占南昌;第12兵团在武汉、九江间强渡长江。

  陈毅、粟裕、谭震林针对汤恩伯的防御部署,决定以第9、第10兵团共8个军及特种兵纵队主力,首先采取钳形攻势,从浦东、浦西两翼迂回,进逼吴淞口,先断汤恩伯部退路,而后围攻市区。5月12日,第9、第10兵团向上海外围发起攻击,至22日,先后占领松江、南汇、川沙、太仓、南翔、月浦、刘行等地,将汤恩伯部主力压缩于吴淞口两侧地区。23日在中共华东局接管上海的准备工作行将就绪之际,第三野战军增调第7、第8兵团各1个军参战,向上海市区发起总攻,激战至27日,战斗结束,歼国民党军15万余人。在此期间,第7兵团在浙南、浙东游击队的策应下,解放温州、宁波等浙南、浙东广大地区。第二野战军一部于22日进占南昌,另一部相继解放闽北古田、南平和赣中临川、南城等广大地区。第四野战军第12兵团一部于5月14日在团风至武穴间横渡长江。白崇禧集团于16日全线南撤,第12兵团另一部随即于17日进占武汉,并先后解放咸宁、通山、鄂城、大冶等地。6月2日,第三野战军一部解放崇明岛。至此,渡江战役结束。

  渡江战役历时42天,人民解放军以木帆船为主要航渡工具,一举突破国民党军的长江防线,合围并歼灭其重兵集团,是一次成功的强渡江河进攻战役。此役共歼国民党正规军11个军部、46个整师43万余人,解放了国民党的统治中心南京和上海、武汉、杭州等城市及苏南、皖南、浙江大部和江西、湖北、福建等省的一部,为而后解放华东全境和向中南、西南进军创造了有利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