淋滩村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淋滩红糖
淋滩村:甘蔗

  淋滩村贵州省遵义市习水县隆兴镇辖村。地处赤水河旅游公路边。历史悠久,曾经是赤水县第七区的所在地,是1935年中国工农红军长征途中四渡赤水二、四渡渡口之一。2018年12月,住房城乡建设部拟将淋滩村列入第五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

  淋滩村总面积8平方公里,东抵本镇新光村;南本镇抵陶罐村.滨江村;西抵同民镇、醒民镇;北抵土城镇黄金湾村。地处素有“美酒河”之称的赤水河中游地带,距离隆兴镇政府15公里。距离土城镇12公里。淋滩村现有村民654户、2690人。

  全村的经济收入主要依赖第一产业(水稻玉米、红苕(马铃薯)、红军柚(柚子)、甘蔗等农产品。淋滩村土特产有甘蔗、葡萄、柚子、桃子、李子、琵琶、枣子等四季水果,红糖、土面条、麦酱、豆腐等食品。

  淋滩是原赤水县第七区的所在地,1965年11月划归习水县管辖。红色旅游资源丰富,是1935年中国工农红军四渡赤水二、四渡渡口之一。有红军地下党支部、收救红军伤病员住址,红军烈士陵园,红军二渡口(四渡赤水二渡渡口),古街(百年老街),民国初年的石刻,立石大王,水陆码头等。

红糖文化

  淋滩的熬糖历史,可以追溯上百年。民国年间,淋滩就开始种植甘蔗,手工熬糖也应运而生。后来,政府部门曾经在淋滩开办红糖厂,但由于交通不便,加上原材料供应不上等原因,国营糖厂没几年就倒闭了,手工熬糖技艺随之散落民间。2015年,横穿淋滩村而过的赤水河谷旅游公路修通,淋滩交通变得通畅起来,在外打工的淋滩人杨彬看准了红糖产业的出路,回村创办红糖厂,收购甘蔗熬制红糖。将原来二三百元一吨的甘蔗提高到600元一吨,当年熬制的4吨红糖还没走向市场,就被周边县市的大超市抢购一空。在他的带动下,一批种植户尝到了甘蔗种植的甜头。

  2016年,淋滩村委引导发展这一“红产业”,甘蔗种植面积从40多亩扩大到了200多亩。据初步统计,全村可产甘蔗40万斤,生产红糖200吨左右。这段时间,糖厂一开始熬糖,红糖还没投入市场,就已经迎来了络绎不绝的大小商贩和顾客抢购。

红色旅游

  位于赤水河畔的习水县隆兴镇淋滩村,在80多年前,曾是中央红军二渡和四渡赤水的一个主要渡口。如今,在当地老百姓口中,仍流传着不少红军长征的故事,既有进步人士救护上百红军伤病员的感人事迹;也有红军战士留下来成立地下党支部,继续坚持革命斗争的经历……

红军长征故事

红军两次选中淋滩为主要渡口

  据当地上了年纪的村民讲,红军长征四渡赤水时,有两次选中淋滩为主要渡口。

  1935年2月中旬,中央军委发出《二渡赤水的行动计划》电令,命令红一军团为右纵队,往白沙、石夹口到悦来场、淋滩渡口渡过赤水河,并占领土城,取道东皇殿、温水新站迂回桐梓。

  时隔一个月,中央红军又完成了从茅台三渡赤水的战略任务,进入川南古蔺县,给敌人造成要寻机北渡长江的假象,于是蒋介石急忙调集军队准备围剿红军。看到敌人部署被打乱,中央红军突然折返四渡赤水。1935年3月20日,中央军委致电各军团,决定经二郎滩、淋滩等地渡赤水河,并派先头部队控制太平渡口和淋滩渡口。

  红军四渡赤水,先后两次把淋滩作为主要渡口,除了军事原因外,也同这里的地理位置有关。一到冬季,淋滩一带的水位就会下降许多,河床变窄,更容易搭建浮桥。

进步人士救护百余红军伤员

  在淋滩村,提到刘纯武这个名字,很多人都会表达敬佩之意,“这个人思想比较进步,当年救护了上百名红军伤病员。”

  《习水县志》记载,1935年,红军长征离开贵州后,许多流落在赤水河两岸川黔边区一带的红军伤病员,遭到国民党军队和地方反动武装的杀害。当时,淋滩人刘纯武(时任赤水县第七区区长)闻讯立即以治安为由,布告管内各地,严禁杀害红军,警告杀人偿命,并着手收留红军伤病员。就这样,远近的红军伤病员先后来到淋滩,前前后后有上百人,这些人都集中安排在刘纯武家老房子内,刘纯武不但供给他们食宿,还请人帮他们疗伤。

  红军伤病员伤好后,对愿返家的,刘纯武资助银元一块作路费,有些人返回原籍后还写信来表示感谢。没有选择返回原籍留下来的,他帮助安置做工经商务农就业。

  刘纯武于1952年去世。1986年5月,中共遵义地委统战部的遵地统发(1986)第12号文件,将其结论为爱国民主人士。

留守红军成立淋滩地下党支部

  1938年5月,四川古蔺地下党特支书记熊少阳等人,在掌握绝对的可靠情况后,召集留在淋滩的红军党员刘清华、刘仁方、赖普根、杨泰山、宋加通开会,宣布恢复和接上组织关系,成立中共地下党淋滩红军支部。

  支部联络点就在宋加通的家中。如今,在新建的赤水河谷旅游公路淋滩驿站左侧的一栋老民宅,就是当年地下党支部遗址。

  宋加通的小儿子宋光平至今仍住在这栋民宅里。今年67岁的宋光平告诉遵义晚报记者,他父亲是江西于都人,1931年参加工农红军,1934年10月跟随部队长征来到习水,在一次战斗中因伤留在淋滩村,伤愈后就在当地成了家。

  当时,淋滩红军支部的主要任务是保存有生力量,随时听候组织召唤。1949年秋,组织任命淋滩红军支部书记宋加通为隆兴区公安队长,参加剿匪,并将淋滩仓库里的50余万斤粮食保护下来。解放后,宋加通先后在原土城区政府、土城区医院、元厚区政府工作,于1992年病故于淋滩。

融合发展乡村旅游和红色旅游

  现在的淋滩村,正聚力脱贫攻坚,大力发展农村经济,支持贫困群众发展特色种养殖业。赤水河谷旅游公路建成通车,公路从淋滩村穿过,使得当地落后的交通现状有很大改善。

  “旅游公路的开通,让村民们的致富信心更足了。”据淋滩村驻村第一书记杜贵荣介绍,随着游客量的增多,村民种植的葡萄、柚子等,根本不愁销路。

  遵义晚报记者在赤水河谷旅游公路淋滩驿站看到,有不少来自四川、重庆的游客前来观光旅游。

  据了解,当地政府正在规划把乡村旅游和红色旅游进行融合发展,让更多的老百姓走上富裕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