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战役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济南战役示意图

  南战役汉语拼音jǐ nán zhàn yì),(英语:Jinan Campaign),解放战争时期,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对国民党军重兵守备的山东济南市进行的大规模攻坚战。此役,共歼国民党军10.4万余人(包括起义2万人),俘虏其高级将领23名,缴获各种炮890门,坦克、装甲车20辆,汽车238辆。华东野战军第3纵队第8师师长王吉文、第13纵队第37师政治委员徐海珊在战斗中牺牲。济南战役的胜利,使华北、华东两大解放区连成一片,开创了人民解放军夺取国民党军重兵坚守的大城市的先例,沉重打击了国民党军坚守大城市的信心,锻炼和提高了人民解放军攻坚作战能力。战后,中共中央军委分别授予第9纵队第73团和第13纵队第109团为“济南第一团”、“济南第二团”的荣誉称号。

概况

  1948年秋,国民党军由于不断丧师失地,被迫改“分区防御”为“重点防御”。在华东战场,蒋介石令第二“绥靖”区司令官王耀武所部固守济南,以集结于徐州附近的3个兵团伺机北援。

  济南为山东省省会,津浦、胶济铁路交会点,北靠黄河,南倚泰山,地形险要,易守难攻。王耀武以济南内城为核心阵地,以外城和商埠为基本阵地,以周围县城及制高点构成外围阵地。其兵力部署是以泺口、马鞍山之线为界,分为东、西守备区,置重点于西守备区,以整编第96军等部防守;东守备区由整编第73师等部防守;以2个旅为预备队。总兵力为9个正规旅、5个保安旅及特种兵部队约11万人。

  中共中央军委根据战局发展,命令华东野战军集中全力进行济南战役,并对战役的方针、部署作了具体指示,指出:此战目的在于攻占济南,但必须集中大部兵力于打援、阻援方向,力争歼灭援敌一部。华东野战军代司令员兼代政治委员粟裕决定:以6个半纵队约14万人组成攻城兵团,分东、西2个集团对济南实施钳形突击,由山东兵团司令员许世友、华东野战军副政治委员兼山东兵团政治委员谭震林统一指挥。东集团由第9纵队、渤海纵队及渤海军区一部组成,西集团由第3纵队、第10纵队、两广纵队和鲁中南纵队4个团及冀鲁豫军区一部组成,第13纵队为攻城总预备队。以8个半纵队约18万人组成打援兵团,于巨野、兖州等地夹运河而阵,担负对徐州北上援军的打援、阻援任务,由野战军司令部直接指挥。

  战役于9月16日晚发起。攻城兵团以突然勇猛的动作迅速突破济南外围防线。至18日,西集团袭占匡李庄、双山头、长清等据点,进逼飞机场、腊山一线,并以炮火控制飞机场,使济南空运中断;东集团攻占城东屏障茂岭山、砚池山等要点,直扑外城。19日,整编第96军军长吴化文在华东野战军敌军工作部门和中共济南地下组织的政治争取下,率3个旅2万余人起义。攻城兵团抓住战机,调预备队第13纵队加入西集团作战。各部乘势扩大战果,至22日,西集团占领商埠,东集团直逼城垣。23日中午,攻城兵团攻占外城。当日黄昏,对内城发起总攻。第13纵队第109团2个连于21时许突进内城,第9纵队第25师第73团于24日2时从城东南角突入内城,第13纵队主力于拂晓前从城西南角突入。各部随即迅速向纵深猛攻,激战至24日黄昏,全歼内城守军,解放济南。王耀武等化装潜逃,被民兵俘获。

  徐州地区的国民党军慑于华东野战军打援兵团兵力强大,不敢冒进,蒋介石虽屡次督促,但直到济南被攻克,第7、第13兵团尚未行动,第2兵团亦只进至城武(今成武)、单县地区。战役期间,中原野战军严密监视中原战场国民党军,有力地保障了攻济作战。

  济南战役中共歼灭国民党军104296人,其中毙伤22423人,俘虏61873人,起义2万人。俘虏国民党军官6854人,其中将级34人、校级414人、尉级6406人。国民党第二绥靖区中将司令官王耀武、中将副司令官牟中珩皆被俘。缴获各种炮800余门,枪56000余支,飞机4架,坦克13辆,汽车500余辆,铁甲车4列。

  为夺取济南战役的胜利,山东解放区共出动民工51.4万余人支前,动用担架1.4万副、小车1.8万辆,筹集粮食7000万公斤。攻济部队伤亡26991人。

过程

  济南是国民党军坚固设防、重点防御的战略要地之一,蒋介石为了固守济南,在1947年2月莱芜战役后,即不断加修工事、增驻部队,并拟定了待解放军进 攻济南时,以第二、七、十三兵团,伺机北援的“济南会战计划”。

  济南守军第二绥靖区司令王耀武所辖正规军3个师、9个旅、3个总队(相当于旅),连同特种兵部队,共计110690人。以泺口镇至八里洼之线为分界线,分为东、西两个守备区。分界线以东至郭店为东守备区,以整编第七十三师师长曹振铎指挥第七十三师、绥区直属特务旅、山东省保安第六旅、山东自卫总队等5个旅(总队)担任防御;分界线以西至长清为西守备区,以整编第九十六军军长吴化文指挥整编第八十四师、整编第二师、九十六军独立旅、青年教导总队、救民先锋总队、山东省保安第四、八旅等9个旅(总队)担任防御;以整编第二师师长晏子风指挥整编第三十二师五十七旅、整编第八十三师十九旅、整编第七十四师五十八旅一七二团为总预备队。其防御阵地编成为外围据点(距城10~30公里)、警戒阵地(距城7.5~10公里)、主阵地(距城7.5公里以内)和核心阵地(包括外壕和内、外城墙三道防线),构成总面积达600余平方公里的永备性防御体系。

  华东野战军(简称华野)和华东局遵照中央军委指示,于1948年7月13日攻克兖州后即开始进行攻击济南的作战准备。华东局于8月15日、30日先后两次召开会议,布置支前工作,并成立了支前委员会,统一领导支前工作。随后,动员民工514294名,制作担架1.4万付,筹集小车1.8万辆,准备粮食0.7亿公斤;对接管济南市的工作进行了周密部署,成立了济南特别市军事管制委员会,组建了济南特别市警备司令部。山东兵团对驻守济南国民党军队的情况进行了周密地侦察和了解,对广大指战员进行了政治动员,开展了新式整军运动,并组织部队进行了临战训练。华野根据军委“攻城打援,分工协作”的作战方针,于8月25日在曲阜召开作战会议,传达军委指示,研究战役的组织指挥和战役保障工作,定下了既攻克济南,又歼灭一部援敌的决心和部署。确定参战兵力为15个纵队和部分地方部队,共138个团,约32万人。以总兵力的44%,即54个团、约14万人,组成北线攻城集团,由山东兵团首长指挥,下辖东、西两个攻城兵团。攻城西兵团,由第三、十纵队,鲁中南纵队,两广纵队,冀鲁豫军区部队,特种兵纵队一部,共30个团组成,由第十纵队首长指挥。其任务,第一步攻占机场,夺取商埠,尔后配合东兵团,夺取济城,为攻济之主要突击方向。攻城东兵团,由第九纵队、渤海纵队、渤海军区部队、特种兵纵队一部,共24个团组成,由第九纵队首长指挥。其任务,第一步肃清东部外围阵地之敌,尔后配合西兵团夺取济城。总预备队由第十三纵队担任。以总兵力的56%,即84个团,约18万人,组成南线打援阻援集团。其中,以第四、八纵队及冀鲁豫军区独立第一、三旅组成阻援钳制兵团,位于金乡、巨野、嘉祥地区,阻击可能由商丘、砀山北援之敌;以第一、二、六、七、十二纵队,鲁中南纵队,特种兵纵队一部和中原野战军第十一纵队组成打援突击兵团,集结于济宁、兖州、滕县地区,待机歼击北援之敌。

  攻城集团各纵队自1948年9月9日起分别由原驻地向济南开进,16日全部到达作战地区。山东兵团指挥所在历城县尹家店开设(后移至唐家沟)。

  9月16日24时,济南战役正式发起,攻城东、西兵团全线展开攻击,至17日晚,西兵团第十、第三纵队分别占领长清藤槐树屯、匡李庄、杜家庙和崮山、潘村;鲁中南纵队攻克仲宫;两广纵队攻克长清县城,全歼守敌绥区特务旅一个营及地方武装共2000余人;冀鲁豫军区部队16日夜攻击齐河县城,敌渡黄河东窜。东兵团第九纵队17日上午突破敌茂岭山、砚池山(今燕翅山)防御,使敌大为震惊,王耀武判断解放军主攻方向在东,即慌忙将第十九、第五十七旅东调,将飞机场以西之第二一一旅调入市区,并以第十五旅及第七十四师一七二团向七里河和马家庄第九纵队实施反击。第九纵队与敌展开激烈战斗,歼敌5000余人;渤海纵队攻克了韩仓、郭店,包围了王舍人庄之敌;渤海军区部队攻占了北泺口,将敌压缩于鹊山。第十三纵队于17日下午占领了大涧沟、刘家峪等地。

  18日,第三、第十纵队突破敌玉符河防线,分别占领仁里庄、大庙屯和古城、常旗屯等地,各歼敌一部;鲁中南纵队占领井家沟、长庚山;第九纵队占领窑头、红山;渤海军区部队占领梅花山;第十三纵队占领石房峪、甲子坡。当晚,面临覆灭的敌整编第九十六军军长吴化文在我敌工干部的敦促下,被迫向西兵团接洽起义。为乘机发展胜利,将总预备队第十三纵队加入西兵团作战。

  19日,第十纵队占领小金庄、周官庄,歼灭救民先锋总队800余人、保八旅2个营,晚上将保八旅旅部及其主力包围于吴家堡地区;第三纵队攻击南山(今腊山),于20时,吴化文率第八十四师、九十六军独立旅及救民先锋总队2个团共约2万人起义;第十三纵队夺取白马山、丁家山、辛庄等地,抵近商埠;第九纵队占领马家庄、燕子山;渤海纵队攻克洪家楼、华山,外围战斗结束。

  吴化文起义后,王耀武拟想突围,但蒋介石复电严令其死守待援,王即将二一一旅、青年教导总队、保八旅、一七二团收缩于商埠,将七十三师、十九旅、五十七旅退守城内,固守城垣。

  20日黄昏,西兵团各纵队同时向商埠实施突击,于19时即多路突破敌阵地。第十三纵队突破辛庄“卡子门”,沿经七路至经十路之间街巷向东发起进攻;第三纵队、鲁中南纵队分别为十三纵队左、右翼,亦突入商埠。各纵队由西向东并肩推进,守敌不支,节节败退。

  21日拂晓,第三纵队进至纬八路,歼灭青年教导总队一部。八师师长王吉文在指挥部队追击逃窜之敌时,中弹牺牲;第十纵队自无影山突入官扎营,占领火车站大部,一部突入商埠东部,封锁了永镇门和普利门;第十三纵队占领胜利大街以东街区和永绥门(今杆石桥)、齐鲁大学一线阵地;鲁中南纵队占领省立医院,歼敌二一一旅六三一团。

  22日,第三纵队攻克了山东银行大楼,并在第十纵队一部的配合下,全歼绥区司令部(今经二路邮电局)守敌一七二团;第十纵队于黄昏将敌二一一旅旅部和火车站守敌装甲列车一营、青年教导总队残部全歼。东兵团肃清了城外之敌,并进行攻城近迫作业。

  西兵团攻占商埠后,王耀武立即调整部署,将七十七旅、二一三旅、保安六旅、特务旅等之残部防守外城,将较完整之第十五、十九、五十七旅集中于内城。

  22日18时30分发起攻击外城战斗, 东兵团以第九纵队和渤海纵队第十一师由永固门突击,以渤海纵队第七师由城东北角助攻和堵击可能突围之敌;西兵团以第十三纵队主力由永绥门突击, 其三十九师于郎茂山、青龙山、十六里河等地准备堵击可能向南突围之敌;第十纵队由普利门、永镇门、小北门突击。各部队在炮火掩护下,连续爆破,勇猛突击, 先后突入外城。23日,各纵队于外城与敌展开巷战,全歼守敌二一三旅、保安六旅残部及青年教导总队一部,齐鲁大学守敌投降,外城守敌除特务旅被第十纵队包围于城西北角之电力公司和面粉公司外,均被歼灭。

  23日18时, 攻城集团以全部炮兵进行1小时火力准备后,第九纵队由新东门至城东南角实施突击,渤海纵队由新东门以北突击,第十三纵队主力由城西南角坤顺门实施突击, 第三纵队由西门突击。第九纵队七十九团于19时53分由新东门南侧突破,1个多连的兵力入城后遭敌反击,血战1小时后,全部壮烈牺牲,突破口被敌重占;第十三纵队一0九团、一一0团分别从坤顺门左、右侧并肩攻击,但始终未打开突破口。其他纵队的突击亦未奏效。攻城部队全线受挫,被阻于内城外。在此紧急关头,攻城集团首长经过对敌我情况的反复研究后, 深夜下达再次攻击命令。于24日1时30分开始炮火准备,再次向内城守敌发起攻击。第九纵队二十五师七十三团于城东南角(今解放阁处)反复突击,终于2时25分突破成功。部队迅速登城, 与敌恶战3个小时,打退敌人多次反扑,巩固了突破口, 把写着“打进济南府,活捉王耀武”的红旗插上了城头。拂晓,纵队主力和渤海纵队一部由西侧新炸开的8米宽、7米高的缺口突入城内,与敌巷战;第十三纵队三十 七师一0九团于2时左右将城墙炸开2米宽的缺口,当1个连登上城头,2个连突入城内时,突破口遭敌三面包围,登城部队与敌展开激烈的肉搏战,经4个多小时的战斗,因伤亡过大, 于7时40分突破口被敌重占。一一0团于8时45分在坤顺门右侧突破成功,部队迅速进入城内, 在一0九团已入城内的三、九连配合下向一0九团突破口及纵深攻击,一0九团突破口被重新打开, 部队立即突入城内。师指挥所转移时,遭敌机轰炸,政治委员徐海珊牺牲,师长高锐负伤,但仍坚持指挥战斗;第三纵队再次突击,因阵地遭敌突击起火,突破未成功, 改从第十三纵队突破口入城。攻城集团突入内城后,按预定计划,东西对进,直插省政府,守敌节节败退,纷纷就擒。王耀武见大势已去,乃于11时率随员数人由大明湖北极阁通过地道逃窜, 由参谋长罗辛理接替指挥。十三纵队三十八师于12时突入省政府, 俘罗辛理以下400余人。随后,各纵队先后突入省政府、院西大街和大明湖畔,于17时将内城守敌全歼。被第十纵队围困于电力公司、面粉公司之特务旅,在内城攻克后即投诚。固守于四里山、马鞍山、千佛山之敌,分别于25、26日投诚。

  由徐州北援之敌, 虽经蒋介石再三督促,但因察明解放军打援阻援集团严阵以待,顾虑重重,未敢北援。攻城集团各部队于24~27日撤出济南市区,分别在历城、长清县和济南市郊进行休整和控制重要目标。

  济南战役胜利后,中央军委即于9月24日授予第九纵队二十五师七十三团以“济南第一团”、第十三纵队三十七师一0九团以“济南第二团”的光荣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