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斯人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波斯人拼音bō sī rén),(英语:Persians),西亚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人口占多数的民族。又称伊朗人。有3,372.5万人(2001),占伊朗总人口的51%。主要分布在中部和东部。属欧罗巴人种南支。使用波斯语(又称法尔斯语),属印欧语系印度—伊朗语族,有相当多的阿拉伯语借词。古波斯人曾用楔形文字,7世纪后改用阿拉伯字母。信伊斯兰教,多属什叶派

  据考证,古伊朗部落于公元前2000年自中亚进入现居住地(一说来自高加索)。尔后逐渐吸收阿拉伯人突厥人蒙古人成分。古波斯人于前550~前330建立波斯帝国大流士一世当政时,帝国达到极盛时期,创造了灿烂的波斯文化。前2世纪,经由“丝绸之路”开始与中国交往,自公元5世纪后半叶起,关系密切,不少波斯人留居中国。7世纪中叶受阿拉伯人侵略,18世纪起遭到萄、英、法、俄等国侵略。1925年建立巴列维王朝。1979年推翻王朝,建立伊斯兰共和国。绝大多数波斯人从事农业,兼营畜牧业;城市居民从事棉毛纺织、制毯等手工业,少数人从事商业和石油工业。耕地主要用铁铧木犁,以马、骆驼、骡、驴、黄牛和水牛为役畜。主要种植小麦、大麦、水稻、烟草和棉花。擅长建筑、绘画、制毯和烧瓷。传统住宅为泥土房,平房顶兼作晾台。取暖用壁炉或火塘。喜吃米饭。男人穿长衫、肥大长裤,缠头巾。依照头巾的颜色和式样,可知其社会地位和籍贯。妇女外出时穿灯笼裤和黑长袍。城市妇女戴白面纱,只在两眼处绣出网状透孔;农村妇女往往不戴面纱。盛行早婚,多由父母包办。一般爱吸水烟。最大节日是源自古代的诺鲁孜节,即波斯阳历新年,逢节放假6天。口头文学、戏剧、诗歌极为丰富。另有部分波斯人分布在阿富汗伊拉克等国。

分支

  波斯人分布在伊朗、格鲁吉亚、土耳其、亚美尼亚、高加索、阿塞拜疆、阿富汗、乌兹别克、巴基斯坦北部。跟伊朗的波斯人(西波斯人)一样,塔吉克人(东波斯人)都是多支伊朗民族的后裔,他们的祖先包括来自伊朗的波斯人及其他入侵者。由于在历史上血统产生了相互影响的作用,塔吉克人及法尔西万与呼罗珊地区的波斯人有密切的关系。

  其他较细小的分支有阿富汗及巴基斯坦的基齐勒巴什(Qizilbash),他们与法尔西万及阿塞拜疆人有血统关系。在高加索,塔特人(Tats)集中分布在阿塞拜疆、亚美尼亚及俄罗斯的达吉斯坦共和国,他们的祖先是萨珊王朝时期在这些地方定居的商人。西印信仰琐罗亚斯德教的帕西人居住在古吉拉特邦、孟买及巴基斯坦南部地区,他们大部分是波斯琐罗亚斯德教教徒的后裔。伊拉尼(Iranis)是另一个南亚西部的细小族群,他们是后期波斯琐罗亚斯德教教徒移民的后裔。另外,阿富汗的哈扎拉族及艾马克人(Aymāq)具有波斯化蒙古人及突厥人的血统。

历史

  波斯人相信是雅利安人(印欧人)部族的后裔,雅利安人在公元前约2000年由中亚移入伊朗。雅利安人分拆成两个主要族群,即波斯人及米底人,波斯语及伊朗语支始出现,他们与伊朗高原的原住民通婚,如埃兰。公元前九世纪出现了对波斯人的一些记载,在亚述人的文献里,他们被称为“帕尔苏”(Parsu),居住在尔米亚湖的东南岸。

  公元前六世纪,古波斯人成为阿契美尼德王朝的统治者,他们统合伊朗高原各部族,建立了波斯帝国。多个世纪以来,波斯帝国受到多个王朝的统治,一些王朝由伊朗人统治,如阿契美尼德王朝、安息、萨珊王朝、塔希尔王朝、萨法尔王朝、白益王朝及萨曼王朝;一些王朝不是由伊朗人统治,如马其顿帝国、塞琉古帝国、倭马亚王朝、阿拔斯王朝、伽色尼王朝、古尔王朝、塞尔柱王朝、帖木儿帝国、白羊王朝、黑羊王朝、萨非王朝、阿夫沙尔王朝、赞德王朝及恺加王朝。

  阿契美尼德王朝及萨珊王朝是在伊朗南部法尔斯建立的,而安息则是在伊朗北部建立。根据在伊朗发现的一些来自阿契美尼德王朝时代的楔形文字,证明波斯一词的当地用语在王朝建立时已用以指称伊朗。

语言

  在现时流通使用的语言当中,波斯语是其中一种世上最古老的语言,并且是其中一种拥有健全文学传统的语言,赫赫有名的波斯诗人有菲尔多西、哈菲兹、欧玛尔·海亚姆、阿塔尔·尼沙普里(Attar Neyshapuri)、萨阿迪(Saadi)、尼扎米、鲁达基(Rudaki)、鲁米、萨纳依(Sanai)。波斯语、乌尔都语、孟加拉语、土耳其语、阿拉伯语及其他近亲语言的使用者将波斯语称为“法尔西”(Fārsī),在大伊朗东部地区还被称为“达利语”及“塔吉克语”。

  在历史上,波斯语是指一些伊朗语支语言,时至今日,波斯语是指印欧语系伊朗语支的伊朗西部语言。当今伊朗的大多数人口是波斯语西部方言的使用者,至于东部方言,即达利语或塔吉克语的使用者都占塔吉克斯坦及阿富汗人口的大多数,也是乌兹别克少数民族的主要语言。俄罗斯、格鲁吉亚、亚美尼亚、巴基斯坦、中国西部(新疆)、阿联酋、巴林、伊拉克、科威特、阿曼及阿塞拜疆也有使用波斯语的族群。

宗教

  波斯文化孕育出三种主要的宗教:琐罗亚斯德教、巴哈伊信仰及对圣奥古斯丁在他成为基督徒前产生巨大影响的摩尼教。玛兹达教(Mazdakism)是古伊朗的另一种宗教,它被称为是第一个共产意识形态。玛兹达教及摩尼教是琐罗亚斯德教的分支,琐罗亚斯德教被认为是一神教的始祖。

  在萨非帝国崛起前,逊尼派一直是主导伊朗大部分地区的伊斯兰派系,除了塔巴里斯坦的扎伊迪派、白益王朝及完者都统治时期、阿萨辛派及萨尔巴达尔(Sarbadars)。在九个世纪内,尽管逊尼派占著主导地位,许多逊尼派教徒都趋向什叶派,什叶派的三个分支十二伊玛目派、伊斯玛仪派及扎伊迪派(Zaidiyyah)在伊朗部分地区盛行。在那个时期,什叶派在库法、巴格达、纳杰夫及希拉(Al Hillah)有所滋长。什叶派是塔巴里斯坦、库姆、卡尚、埃瓦吉(Avaj)、萨卜泽瓦尔(Sabzevar)的主要教派。在许多地区,什叶派及逊尼派教徒并存。在近代,伊斯玛仪派教徒形成了一个印伊语系社区。

  萨非王朝时期之前的波斯学者和科学家,如伊本·西那、贾比尔、赛尔曼(Salman al Farisi)、法拉比及纳西尔丁·图西(Nasīr al-Dīn al-Tūsī)都是什叶派穆斯林。许多重要的逊尼派穆斯林科学家、学者及名人都是波斯人或具有波斯血统,包括阿布·达乌德(Abu Dawood)、哈基姆·尼沙布里(Hakim al-Nishaburi)、塔巴拉尼(Al-Tabarani)、安萨里、穆罕默德·布哈里(Muhammad al-Bukhari)、提尔米基(Al-Tirmidhi)、奈萨仪(Al-Nasa'i) 及法赫尔丁·拉齐(Fakhr al-Din al-Razi)。逊尼派哈乃斐派教法学的创始人阿布·哈尼法(Abu Hanifa)都被广认为具有波斯人血统。

  伊朗第一个什叶派政权萨非王朝宣扬十二伊玛目派,在其领土奉行十二伊玛目派的法规,支持教派的学术研究。十二伊玛目派的阿訇“打造了一套国家体制的理论”,认为当在“没有确切的正当时”,萨非王朝的君主政制是“等待救世主降临时最理想的政制”。

  现时,信奉十二伊玛目派的波斯什叶派穆斯林被逊尼派的哈乃斐派取代。在伊朗南部及库尔德人当中则有数量可观的沙斐仪派逊尼派穆斯林,占少数的伊斯玛仪派穆斯林则散落在各地。一些社区则信奉什叶派的苏菲主义。祆教徒、基督徒、犹太教徒及巴哈伊信仰的教徒都各自形成了一些较小的社群,巴哈伊信仰在伊朗是这些少数宗教里最大的宗教。一些波斯人是无神论者及不可知论者。

文化

  波斯的电影可描绘出波斯文化,波斯电影得到不少支持及影评的赞赏,如《天堂的孩子》(Children of Heaven)及《樱桃的滋味》(Taste of Cherry)。这些电影洞悉了波斯文化的现况,是当地人文状况的深刻写照。

艺术

  波斯的艺术遗产不拘一格,具备东西方的元素。波斯艺术大量借鉴了当地的埃兰文明、两河文明及希腊文明(希腊时期的雕像)。波斯地处中央,成为东西艺术及建筑的融合点,希腊罗马的影响常与印度和中国的理念和技巧结合。波斯艺术延伸至中亚、高加索、小亚细亚、伊拉克及现代的伊朗,这广袤的地区是波斯艺术发展的核心。

雕像

  波斯人的艺术表达方式可追溯至阿契美尼德王朝时,当时出现了大量重要人物的雕像,通常具有政治及宗教意义,如波斯长生军(帝王的精锐部队)表示了两河文明及古巴比伦的影响力。当地更具代表性的艺术是波斯缩图。中国艺术的影响力也很明显,但当地的画家能运用各种的艺术形式,包括那些在奥斯曼帝国、萨非王朝及蒙兀儿帝国宫廷内看到的画像。

音乐

  波斯音乐的历史可追溯至萨珊王朝巴尔巴德时期,甚至更早。除着它的逐渐演变,一种独特的地中海东部音乐风格成为了波斯的民族音乐,与现今伊朗附近的音乐近似。时至今日,传统音乐因受伊朗伊斯兰政府的政策影响而衰落,伊朗的流亡者及异见人士转向西方摇滚乐,当中带有独特的伊朗风格及波斯街舞。

建筑

  波斯人对建筑的贡献突出,波斯波利斯作为古波斯建筑的表率,而现代的历史纪念建筑如欧玛尔·海亚姆的坟墓则体现了波斯变幻多端的传统。伊朗的一些城市展现了在历史上波斯的独特建筑风格,如加兹温省的哈拉甘双子塔及伊斯法罕的沙阿清真寺。波斯建筑的影响力超越了伊朗的地理界限,可见于整个中亚地区,如撒马尔罕的比比哈努姆清真寺(Bibi-Khanym Mosque)、布哈拉的萨曼王朝陵墓及阿富汗西部的贾穆宣礼塔(Minaret of Jam)。伊斯兰建筑是以波斯人所建立的基础而发展出来,阿格拉的泰姬陵及伊斯坦布尔的苏丹艾哈迈德清真寺亦可见波斯建筑技术的影子。

地毯

  德国艺术评论家戈特弗里德·森佩尔(Gottfried Semper)称“地毯的原意是分隔空间”,因此地毯编织是以古文明建筑为基础发展出来的一种技艺。波斯地毯以手工精细闻名于世,其文明地位亦非常重要。早在公元前五世纪,以纤维交织的方法编制衣服已出现在伊朗。著名希腊将领地米斯托克利在波斯流亡时也提及到“波斯地毯”:“他(亚达薛西一世)让他自由表达对希腊事务的意见。地米斯托克利说,话语就像昂贵的波斯地毯,那些美丽的图案只能在张开它的时候才能展示,把它折叠起来,它就不为人知,因此他要求亚达薛西一世给他一些时间。”—— 普鲁塔克(《希腊罗马名人传》第49章,地米斯托克利)

园林

  波斯园林的设计反映人间乐园,英语所说的乐园(Paradise)出自波斯语“Pardis”,正是指波斯园林。

  波斯园林在古代已存在,在伊斯兰时期,波斯园林更为突出,阿拉伯统治者利用波斯人的园林技艺在安达卢斯至喀什市广建园林。《一千零一夜》及诗人欧玛尔·海亚姆的作品里的波斯园林更是名垂千古。

妇女

  波斯妇女在历史上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虽然是虚构角色,雪拉萨德(Scheherazade)依然象征著女性的智慧,姬蔓·芭奴的美貌促成了泰姬陵的兴建。古代贵族妇女在许多权利上能与男性平等,但是在二十世纪前,波斯妇女在整体上未能得到平等对待。诗人塔希莉(Táhirih)对中东的现代妇女运动有很大的影响力,塔希莉司法中心(Tahirih Justice Center)以她的名字命名。

  当今的波斯妇女在社会上起着积极的作用,他们能够挤身于各行各业,如政治、法律及运输等,伊朗大学的女学生逐渐占著主导地位,伊朗议会上亦充斥着女性立法委员,当中女性的比例甚至达到西方的标准。伊朗前女副总统玛苏梅·埃卜特卡尔(Masoumeh Ebtekar)对西方传媒的能言善辩引起了注意,为穆罕默德·哈塔米任职总统时期的女政客树立了榜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