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调桄桄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汉调桄桄,俗称桄桄子,因流行于陕西南部的汉中安康一带,唱腔、道白吐字归韵以汉中方言音调(汉水流域群众的语音)为基础,又因用梆子击节发出“桄、桄”之声,又名“汉调桄桄”、“桄桄戏”。又因其主要板式名称、旋律结构、主奏乐器等,和秦腔有许多相同之处,所以也称“南路秦腔”、“汉调秦腔”。民间有“吃面要吃梆梆子,看戏要看桄桄子”的民谚。

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料

起源

  汉调桄桄的起源,传说有三:

  一种传说, 元代有个蒙古族亲王,因犯罪被朝廷谪贬到汉中,来了带了一班戏,演变成汉调桄桄。

  还有一种传说则是,明代万历皇帝有个宠妃,是洋县江坝人。皇帝为了让妃子的父母在家欢度晚年,赠送了一班戏,后来发展成汉调桄桄。

  另一种传说认为,秦腔于明万历年间前传入汉中后,吸收了当地语音、明间音乐等,清乾隆年间,洋县一带本地班社在演出中,艺人们吸收了民间山歌、小调,丰富了唱腔曲调,使秦腔发生变化;加之汉中毗邻四川、湖北,长期与川剧、汉调二簧交流,使新兴的汉调桄桄,既保留了秦腔高亢激越的特点,又融入了川剧、汉调二簧柔和婉转之长,形成自己鲜明的地方色彩和独特的风格。

  汉调桄桄,曾长时间覆盖关中地区,尤其是清末民初,出现过班社林立,艺人济济的鼎盛时期,也产生了一批优秀的戏曲作家,所作剧目对当时的社会进步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该剧种迄今,仅有陕西南郑县一个专业剧团了。

剧目

  汉调桄桄剧目丰富,传统剧目有七百多个,其中本戏五百六十多本,折子戏一百七十多出,其中《刘高磨刀》、《镔铁剑》、《夕阳山》、《水灌晋阳》、《红缨披》等百余种剧目为汉调桄桄所独有,《帝王珠》、《无影剑》、《呢喃阁》、《草坡面理》等剧目在其他剧种中已经失传或残缺。

唱腔

  汉调桄桄的唱腔属板腔变化体,既有秦腔的高亢激越之美,又体现出陕南地方音乐优雅柔和的特点,旦角唱腔高昂,讲究唱"硬三眼调";花脸擅用"犟音",声高八度,多以假声演唱,尾音拖腔较长,人称"老少配"。唱腔的板路包括二流、慢板、尖板、拦头等多种,且有"软"、"硬"、"快"、"慢"之分。"软"为表现悲凉情绪的苦音,"硬"为表现欣悦情绪的欢音,"快"为快板,"慢"为慢板。汉调桄桄的伴奏有文、武场之别,文场原以盖板二弦为主奏乐器,后改为板胡,另有京胡、海笛、三弦等与之配合;武场使用尖鼓、平鼓、钩锣、铙钹、梆子、牙子、木鱼等打击乐器。

艺术特色

  汉调桄桄的表演追求大幅度夸张,有"箍桶"、"撒莲花"、"耍椅子"、"棍架子"、"吊毛盖"、"变脸"、"换衣"、"揣火"等许多独特的技巧,还有不少刀枪、棍棒、拳脚、腾翻的特有身段。民国以前,汉调桄桄演出时,生、净均不穿靴,常穿草鞋演出;旦角面部搽粉,头上插花即可出场。其服装比较简单,民国以前,生、净均不穿靴,常穿草鞋演出,因而民间有"草鞋班"之称;化妆也不大讲究,如旦角,棉部搽粉,头上插花,即可出场演出。但却注重唱工,讲究夜听十里大调。如名须生谢兴隆唱腔洪亮高昂,有"夜过梁"之美称,且有听远不听近的特点。拿手剧目有《葫芦峪》、《辕门斩子》等,被誉为汉中的好唱家。

现状

  近年来,汉调桄桄观众日渐减少,班社、剧团纷纷解体,艺人流散,传统剧目、曲牌、表演技艺已经或即将失传。目前仅有南郑县一个剧团还在维持演出,仍面临经费困难、人才青黄不接的窘境,难以长久坚持下去,须采取切实可行的措施予以抢救和保护。

参见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