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俊臣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俊臣拼音lái jùn chén),(651~697),中国唐代武则天时酷吏。雍州万年(今陕西西安)人。历任侍御史、左御史中丞。少时凶险,不事生产。因告密得武则天信任,成为武则天在政争中的鹰犬。俊臣和羽党共撰《罗织经》,作为告密的典范。凡罗织人罪,皆先进奏事状,敕令依奏,即籍没其家。每有赦令,则遣狱卒先杀重囚,然后宣示。当时法官竞用酷法讯囚,俊臣与周兴、索元礼尤为残虐。俊臣每讯囚,不论轻重,多以醋灌鼻;或将囚犯置于瓮中,用火环绕烧炙;或以铁圈束首而加楔,以至脑裂髓出。种种酷刑,备极苦毒。朝士人人自危,官员入朝,常密遭逮捕。俊臣前后所破千余家,冤死者甚众。万岁通天元年(696)俊臣迁升洛阳令、司农少卿。二年,因得罪武氏诸王及太平公主被诛。仇家噉俊臣之肉,须臾而尽。

  来俊臣之父来操以赌为生,俊臣少年受父濡染,不务正业。流窜和州,行盗被拘。他谎称告密,州刺史、东平王李续提他审问,他又无状可告,李续恨其刁滑,杖责释放。天授元年(690),李续被武则天诛杀。来俊臣见机会到来,立即上书武则天,妄称自己曾在垂拱四年(688)告发琅邪王李冲谋反,密书被李续扣压,并受其杖责。武则天召见来俊臣,认为他忠于自己,立授官职,很快迁为侍御史,加朝散大夫,令掌制狱。

  来俊臣得势,伙同酷吏侯思止、王弘义等,四处网络无赖、投机者数百人,暗示这些人一处告密,四方呼应,互为佐证,以此手段欺骗武则天和朝廷内外。武则天见密告迭起,令在洛州牧院和皇城丽景门(即新开门内)设推事院,专令来俊臣负责审案。他为给受诬陷者妄加罪名,与朱南山同编一卷《告密罗织经》,开列许许多多罪名,让党徒们从中挑选,可任意指控受害者。

  来俊臣审案,滥施酷刑,犯人不死即残。凡囚犯入狱,不问情由,多以醋灌鼻,打入地牢中,不给饭水,犯人被迫吞食衣中棉絮。或令犯人卧在粪秽之地,苦不堪言。除非身死,是不能活着出来的。他命党徒索元礼制作特大重枷,分为十种。囚犯进狱,目睹这些骇人的刑具,吓得魂飞胆破,只得自诬有反状。来俊臣不只手段残忍,还可任意杀人,或先斩后奏。有时逢武则天颁下赦令,他却先杀了犯人,然后才宣布赦令。在这样的恐怖气氛笼罩下,朝臣们人人胆战心惊,个个恐惶不安。每当上朝时,总是要与家人诀别,唯恐不能回家。在囚犯中流传着一句口头话:“遇来、侯必死,遇徐(有功)杜(景俭)必生。”【注:见《旧唐书·来俊臣传》】

  天授二年(691)正月,他与宰相史务滋同审刘行感兄弟一案。他为了提高自己地位,便私下向武则天指控史务滋与刘行感有私交,欲行徇情包庇。武则天大怒,命俊臣审讯史务滋。他便逼史务滋自杀,却谎称史畏罪自尽,由此更得武则天宠信,被擢升为左台御史中丞。同年,酷吏丘神劫被诛,有人指控酷吏周兴与丘通谋。武则天命来俊臣审案。他把周兴请到家中,以酒相待,来“谓兴曰‘囚多不肯承,若作何法'”兴曰:‘甚易也。取大瓮,以炭四面炙之,令囚人处之其中,何事不吐!’”即索大瓮,以火围之,起谓兴曰:‘有内状劾老兄,请兄入此瓮。’,兴惶恐叩头,咸即款伏。”【注:《朝野佥载·补辑》】这便是史籍上有名的“请君入瓮”的故事。

  同年八月,大将军张虔勖陷狱,受不了酷刑,向徐有功陈诉,被来俊臣知晓,立命人将张乱刀杀死。内侍范云仙陷狱,称冤诉苦,来俊臣竞命人割掉了范的舌头。九、十两月中,来俊臣先后以编造假口供的手法,擅自杀了岐州刺史云弘嗣、宰相岑长倩、格辅元、欧阳通。他的残酷手段使“士庶破胆,无敢言者”。【注:见《旧唐书·来俊臣传》】

  来俊臣有恃无恐,陷害大臣愈演愈烈。天授三年正月,他在一案中罗织了狄仁杰、任知古、裴行本三名宰相和另外四名大臣。当时,经来俊臣奏请武则天批准,规定凡下狱囚人,若一次审问便承认谋反者,可减死罪。他就利用这个规定诱迫狄仁杰等认罪。狄仁杰趁看管不严,拆下被头布写下冤情,托人带给家人。其子持状上告于武则天,来俊臣又急忙伪造了狄仁杰的谢死表上呈。这时,申诉冤情者过多,使武则天有所省悟,就下令召见狄仁杰,问狄为何承认谋反?狄说:“若不承认,早已死于酷刑。”武则天弄清了来俊臣伪造谢死表的真情,狄仁杰等才免于一死。

  来俊臣在审案中,乘机勒索钱财。天授三年正月,左卫大将军泉献诚在比赛射箭时获第一,武则天重赏其金银。来俊臣私下向泉献诚索金,遭泉拒绝,他便诬告其谋反,将泉下狱,又命人将泉缢杀狱中。他依仗手中的生杀大权,强迫吏部私选官员200名,他从中索取大量贿赂。当他向商人勒索钱财时,被御史纪履忠告发。按律当处死罪,武则天只将他免官为民。不久,又召回授殿中丞。他继续索贿。被贬为同州府参军。在同州,他强夺同僚之妻,奸其母,无人敢管。万岁通天元年(696),朝廷内外要求复李唐宗社的呼声有所抬头,武则天又将来俊臣从同州召回任合宫尉。二年初,发生了綦连耀案,酷吏吉顼写状交来俊臣,由来转告武则天。此案是涉及数十族的要案,武则天以来俊臣告发有功,擢他为洛阳令,再迁司农少卿。他闻听吐蕃酋长阿史那斛罗家中有一美婢,欲夺为己有,便命人诬告其谋反。由于“诸蕃长数十人,割耳骛面讼冤,仅得解”。【注:见《旧唐书·来俊臣传》】后来,他矫诏强夺段简之妻,太原王庆诜之女。王女自杀,他复夺段简的美妾。

  在来俊臣肆虐横行期间,也有一些朝臣与之斗争,揭发其恶迹。监察御史严善思公直敢言,得武则天支持,为受诬陷的八百五十多人昭雪了冤案。打击了酷吏的气焰。来俊臣怀恨,诬告严善思,致善思被贬往交趾。宰相李昭德多次在武则天前揭发来俊臣的恶迹,要求省刑宽仁,缓和政治气氛。来俊臣恨之尤深,便在万岁通天二年(697)伙同皇甫文备,诬告李昭德谋反,李被下狱。来俊臣见劲敌李昭德已判死罪,利令智昏,便将皇嗣李旦、卢陵王李显、太平公主、武氏诸王一并罗织,诬告这些人与北衙禁军串通谋反。引起太平公主和武氏诸王联合起来,同向武则天控告他的罪恶,来俊臣方被下狱。武则天仍然宽容来俊臣,遭群臣反对。宰相王及善奏:“俊臣凶狡不轨,所信任者皆屠贩小人,所诛戳者多名德君子。臣愚以为,若不剿绝元恶,恐动摇朝廷,祸从此始。”【注:《旧唐书·王及善传》】明堂尉吉顼奏:“俊臣聚结不逞,诬遘贤良,赃贿如山,冤魂满路,国之贼也,何足惜哉!”武则天这才令将来俊臣处斩。

  同年六月,李昭德和来俊臣同一天处斩,“士庶莫不痛昭德而庆俊臣”,“国人无少长者皆怨之竞剐其肉,斯须尽矣”。【注:《朝野佥载》卷二】仇家争相咬其肉,挖其目,掏其肝,以马践其尸骨,顿成肉泥。武则天知天下人痛恨来俊臣,下诏灭其族,以雪苍生之愤。

  来俊臣被处死后,其酷吏党徒皆被流放岭南。从而,延续14年之久的恐怖“酷吏政治”才告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