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鼎祚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李鼎祚唐代经学家。资州磐石(今属四川资中)人。约生于唐朝中后期,曾读书天州东四明山,历唐玄宗、肃宗、代宗三代。仕唐为秘阁学士,以经术称于时。官至左拾遗、秘书省著作郎、殿中侍御史。唐玄宗幸蜀,献《平胡论》以讨安禄山,召守左拾遗。肃宗乾元元年,又上奏在泸、晋、渝、合、资、荣等六州界险要之地置昌州。著有《辖珠明镜式经》、《周易集解》,代宗登位后,献《周易集解》,为秘书省著作郎,仕至殿中侍御史,死后“资州人士为立四贤堂,绘其像以祀之”。

  据刘毓崧通义堂集》卷一引李氏《周易集解》跋云:“明皇幸蜀,鼎祚进《平胡论》,后召为左拾遗。肃宗乾元元年,奏以山川阔远,请割泸、普、渝、合、资、荣等六州界,置昌州,是时仍官左拾遗。尝充内供奉,曾辑梁元帝及陈乐产、唐吕才之书,以推演六壬五行,成《连珠明镜式经》十卷,又名《连珠集》,上之于朝,其事亦在乾元间。代宗登极后,献《周易集解》,其时为秘书省著作郎,仕至殿中侍御史。”


  新旧《唐书》无传。清人刘毓崧据《周易集解》自序、《元和郡县图志》、《太平寰宇记》、《舆地纪胜》、《通志》、《能改斋漫录》等书对李鼎祚的生平仕履作了详尽的考辨。云:

  盖鼎祚系资州盘石县人。盘石即资州治所,州东有四明山,鼎祚兄弟读书于山上,后人名其地为读书台。明皇幸蜀,时鼎祚进《平胡论》,后召守左拾遗。肃宗乾元元年,奏以山川阔远,请制泸、普、渝、合、资、荣等六州界,置昌州。二年春,从其议兴建,凡经营相度皆躬与其劳,是时仍官左拾遗。尝充内供奉。曾辑梁元帝及陈乐产、唐吕才之书,以推演六壬五行,成《连珠明镜式经》十卷,又名《连珠集》,上之于朝,其事亦在乾元间。代宗登基后,献《周易集解》,其时为秘书省著作郎,仕至殿中侍御史。(卷一)通过对以上材料的分析,我们可以推论:李鼎祚有着非凡的政治眼光和军事才能,是一个胸怀经国大略之人,绝非一介只懂墨守穷经的儒生。刘毓崧赞道:“在唐代儒林之内不愧为第一流人物,非独《集解》有功于易学已也。”(卷一)另据《蜀故》记载:“(他)预察胡人判亡日期无爽毫发,象数精深,盖如此。”(卷十二)可见,他又极善五行数术之学。事实上,李鼎祚的象数之学与巴蜀地区的图谶数术之学是密不可分的。

  东汉时期,谶纬之学的繁荣极大地促进了易学中的图谶数术之学的发展,儒生与方士共同掌握着易学中的图谶数术之学,巴蜀地区儒生与方士的图谶数术之学已蔚为大观。考察《后汉书》的《儒林传》及《方士传》可以发现,任文公、杨厚、杨由、赵典、景鸾、段翳、郭玉、董扶、任安等人均是蜀地图谶数术之学的传播者。巴蜀之地远离中原,交通闭塞,学术思想发展相对落后。甚至于百年后的晋惠帝时代,蜀人范长生(号蜀才)仍学费氏学、孟氏学,阐发荀爽、虞翻等人的易学。《隋书·经籍志》载:“《周易》十卷,蜀才注。”(卷三十二)殊不知,魏晋时代,中国的学术思想已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在江南地区,王弼、韩康伯等人的义理派易学已经开始盛行;在中原地区,王学亦与郑学平分秋色。但是蜀中地区尚流行两汉以来的图谶数术之学,正是蜀地不绝如缕的图谶数术之学成为《周易集解》一书不可或缺的学术资源。另外,巴蜀地区还是道教的圣地,道教易学与象数易学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本文暂不作探讨。

  唐贞观四年,唐太宗命孔颖达与诸儒撰定《五经义疏》。孔颖达《周易正义》主王弼、韩康伯注,自此后唐代易学大多以此为本,无多创见。皮锡瑞《经学历史》云:“唐至宋初数百年,士子皆谨守官书,莫敢异议矣。故论经学,为统一最久时代。”(第146页)孔颖达的《周易正义》作为一种统一的官方经学,在客观上禁锢了唐代经学的发展。但是,唐代易学在初、盛唐时期并非空白。据《册府元龟》所载,贞观十六年,王玄度(元感)曾上其所注《周易》,对孔氏《周易正义》提出批评。时人称其《五经》之注为“五经指南”。另据朱彝尊《经义考》载,阴弘道作《周易新论传疏》十卷。名为新论,实为两汉旧学。《崇文总目》云:“洪道世其父颢之业,杂采子夏、孟喜等十八家之说,参订其长,合七十二篇,于《易》有助云。”(卷十四)阴弘道,史书无传,《旧唐书·傅仁均传》称“贞观初,有益州人阴弘道又执孝通旧说以驳之,终不能屈。”(卷七十九)又《新唐书·艺文志·易类》称:“颢子,临涣令。”(卷五十七)阴弘道的《周易新论传疏》是先于李氏《周易集解》的一部纂集之作,大多采录两汉易家之注。又有崔氏憬《周易探玄》,或名为《周易新论》。显而易见,在《周易正义》撰定之后,唐代易学出现了以两汉旧学反对《周易正义》的新论,这是易学史上的新倾向。《周易新论传疏》和《周易探玄》等书在唐代已亡佚,所幸的是《周易集解》至今保存完整。综上所述,李鼎祚的《周易集解》不仅具有独一无二的文献价值,同时具有研究唐代易学新倾向的学术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