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昭德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李昭德(?~697年),武则天朝大臣。京兆长安(今陕西西安市)人.武则天临朝称制时,他得到武则天的信任,升任宰相。他力图维护李唐宗室对皇位的继承权,是保护皇嗣派的骨干人物,因遭酷吏来俊臣的诬陷被杀。

  李昭德生性强直,唐高宗时以明经及第入仕,累迁御史中丞。武则天当皇帝以后,长寿二年(693),他为夏官侍郎,次年为凤阁侍郎。当时,统治阶级内部斗争的中心是武则天要巩固自己的地位,武氏诸王要争夺皇位继承权,而李唐宗室和一部分朝臣要维护李氏皇族对皇位的继承权,双方斗争相当激烈。天授二年(691)【注:《旧唐书》为延载初,此从《资冶通鉴》卷二〇四】凤阁舍人张嘉福唆使洛阳人王庆之带领数百人到皇宫前请愿,上表要求立武承嗣为皇太子,废皇嗣李旦。武则天当时对于传位儿子还是传位侄子的问题尚未拿定主意,厌恶王庆之的狂妄行为,就命李昭德杖责王庆之,以示惩戒。李昭德奉命将王庆之杖责后诛杀,并向众人宣称:“此贼欲废我皇嗣,立武承嗣。”【注:《资冶通鉴》卷二〇四】其余人方散去。他见武则天仍未放弃立武承嗣的打算,便向武则天密奏:“臣闻文武之道,布在方策,岂有侄为天子而为姑立庙乎!以亲亲言之,则天皇是陛下夫也,皇嗣是陛下子也,陛下正合传子孙,为万代计。况陛下承天皇顾托而有天下,若立承嗣,臣恐天皇不食矣。”【注:《旧唐书》卷87《李昭德传》】武则天采纳了他的意见,放弃了立武承嗣为太子的考虑。

  武承嗣当时已封魏王,又是文昌左相,知政事。李昭德又对武则天密奏:“承嗣陛下之侄,又是亲王,不宜更在机权,以惑众庶。且自古帝王,父子之间,犹相篡夺,况在姑侄,岂得委权与之?脱若乘便,宝位宁可安乎?”【注:《旧唐书》卷87《李昭德传》】武则天觉得李昭德说得有理,便于长寿元年八月(692)罢武承嗣知政事,擢升李昭德为相。武承嗣怀恨,又常在武则天面前攻击李昭德,武则天却说:“自我任昭德,每获高卧,是代我劳苦,非汝所及也。”【注:《旧唐书》卷87《李昭德传》】不久又加授李昭德检校内史,成为武则天的贴身近臣。

  武则天着意营建东都洛阳,李昭德参与规划文昌台、定鼎、上东诸门的改建,又加修了外城。洛河在洛阳城中原有两座桥,高宗上元年间,司农卿韦弘机将中桥移建于长夏门,使行人方便,废了利涉桥,由于洛水常年冲刷,使中桥桥墩旁的岸坡经常塌陷,多次维护,花费劳力和资金。李昭德提出用石头砌成桥墩,前为尖角形以便分水,减弱了冲刷损坏,避免了频繁维修。

  李昭德当了宰相后,和严善思等屡挫酷吏,保护朝臣。他反复向武则天面奏来俊臣等酷吏贪赃枉法、残害大臣的罪行,要求宽仁省刑,缓和政治气氛。酷吏侯思止奏请娶赵郡李自挹女为妻,武则天命政事堂商议。李昭德对诸宰相说:“往年俊臣贼劫王庆诜女,已大辱国。今日此奴又请索李自挹女,无乃复辱国耶!”【注:《旧唐书》卷87《李昭德传》】侯思止依靠告密上爬为侍御史,凶残之名昭著。当时被酷吏罗织陷害的囚犯中流传这样一句话:“遇来、侯必死,遇徐、杜必生。”【注:《新唐书》卷一一三《徐有功传》】李昭德了为了打击酷吏党羽,后藉机将侯思止捕杀,大挫了酷吏的气焰,“由是制狱稍息”。【注:《旧唐书》卷一八六《索元礼传》】但是,他被酷吏们视为眼中钉,纷纷攻击他。他行事比较专权,也引起部分朝臣不满。鲁王府功曹参军丘愔上疏武则天:“天下重任不可轻易委托于人(指李昭德),要防微杜渐。如果大权旁落,再收极难。”又有邓著上书指控李昭德专横。武承嗣一派也在不断对他进行攻击。在群起而攻之下,武则天也对他有嫌恶之心,便在延载元年(694)九月,将他罢官流配。

  万岁通天元年(696),政治形势有新的变化,契丹人李尽忠起兵入河北,声言“还我庐陵相王来。”【注:《朝野佥载》卷三】形势严重。武则天为了防止在太子问题上内部再起风波,就起用狄仁杰、姚崇等保皇嗣派的大臣为宰相,武承嗣一派失势。在这种气候下,李昭德又被召回京城,任监察御史。但这时来俊臣又因控告綦连耀谋反案,重新受到信用,升任洛阳令,使酷吏政治再度猖獗。来俊臣素恨李昭德,秋官侍郎皇甫文备也因受李昭德当众责斥怀恨在心,二人便共谋诬陷李昭德谋反,李昭德被下狱,判死刑。697年六月被处斩,市民为之哀痛。中宗李显复位后,神龙中追赠他为左御史大夫。唐德宗建中三年(782)加赠司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