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广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广汉语拼音lǐ áo),(?~前119年),西汉名将,其先辈信在秦统一六国的战争中,以功被封为陇西侯。后举家从原籍槐里(今陕西兴平县)迁往陇西,李广生长于陇西成纪(今甘肃秦安县)。在抗击匈奴入侵的战争中,勇敢善战,被誉为“飞将军”。

  西汉文帝时(前166),匈奴十四万骑兵从北地郡(今甘肃庆阳西北)大举南下,很快攻克了朝那、萧关(在今宁夏固原县东南),威胁着汉朝京都。这时,李广以“良家子”从军。在萧关作战中,他射杀了许多匈奴兵,文帝封李广为郎。

  汉景帝时,周亚夫统兵平定吴楚七国之乱,李广在周亚夫部下为骁骑都尉,在昌邑城下勇夺敌方军旗,声名大震。后历任上谷、北地、代郡、上郡太守。在上郡,他以计退却匈奴数千骑兵,匈奴单于知道李广智勇双全。武帝元光六年(前129),匈奴单于率兵攻入上谷郡,汉朝派李广从雁门(今山西代县西北)出兵迎战,因寡不敌众,受伤被俘。匈奴兵押他去见单于,途中,他飞身跃上一匈奴少年骑的马背,推下少年,夺了弓箭,向南疾驰,匈奴骑兵追赶,他边驰边射,匈奴兵纷纷落马,李广逃回雁门。从此匈奴人称李广为“飞将军”。次年,李广调任右北平太守,在任五年,匈奴不敢袭扰。元朔六年(前123),调回京城长安,升为中郎将。

  在公元前121年到前119年之间,汉武帝集中军力对匈奴发动了三次大规模进攻。元狩二年(前121)在河南之战中,李广、张骞一路军北出右北平,向西迂回,策应霍去病。李广率四千精兵先行,和匈奴四万骑兵相遇,他和儿子身先士卒,冲人敌阵,全军将士人人顽强拚杀,坚持到张骞的大军赶到。这一仗牵制了匈奴大量兵力,支援了西线霍去病,使霍去病取得了胜利。

  河西之战中,李广因陷入重围,损失太多,功过相抵。

  元狩四年(前119)春,武帝发动漠北之战,李广为前将军,随卫青出征。卫青率主力直插河套以北,让李广在东路策应,攻匈奴左翼狼居胥山一带的左贤王部队。由于没有向导,迷了道,未能和匈奴军队交战。卫青追问,李广拔剑自杀。汉军上下皆为之垂泣。

  李广死时六十多岁,他在四十多年中,历任八个郡的太守,与匈奴作战七十余次,为西汉王朝立下了汗马功劳,到死未能封侯。唐朝诗人王昌龄的《出塞》诗中“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两句,表达了人们对李广的深情怀念和歌颂。

其他

  据史书记载,李广为秦国名将李信之后,身世显赫。自幼熟读兵法,猿臂善射,慨然有丈夫立志四方,男儿建功异域之志。公元前166年,匈奴老上单于率军十四万人边掳掠,李广以良家子弟从戎参加了自卫反击战,并以作战骁勇,杀敌众多而荣封散骑常侍,得以时常护卫皇帝出行。在巡行各地中,李广曾多次力排险阻,格杀猛兽,以至文帝对其勇壮极为赞叹,曾言:“惜广生不逢时,若在高祖创国之时,以其技艺,万户侯当不在话下。”大有惺惺相惜之态。

  公元前156年,景帝刘启即位,李广升为骑郎将,官阶虽然不高,但按汉代军制,作为禁卫侍从骑兵部队的首领,却是相当荣耀的。七国之乱时,李广奉命随周亚夫平叛。在昌邑(今安徽碣山东)史战中,李广勇夺叛军军旗,立下赫赫战功,但因擅自接受景帝长弟梁孝王刘武授予的将军印,被人举报遭到景帝的猜疑,因而回京后不仅没有得到赏赐,反而被调往亡谷充任太守。

  汉初由于盛行黄老学说,崇尚无为而治,更主要的是因综合国力不强,因而在处理与匈奴的关系,自高祖刘邦以来便历代相沿“和亲’’政策,即将公主远嫁匈奴单于,以求相安无事。但“和亲’’并没能真正阻止住凶奴贵族的掠边。因而李广上任后就疲于应付不时入犯的匈奴散骑。这种零星的战斗,突然频繁,比正规战争要凶险得多,李广由于陷入连续的厮杀,马不离鞍不得休停。这种情况传到都城,引起朝臣的焦虑,纷纷上疏请求将李广内调,景帝却不为所动,只是次弟将李广调往上郡、雁门、代郡、云中等地担任太守,让他连年苦战在漫长的西北边境线上。

  公元前129年,李广率军从雁‘门出征匈取,突遭匈奴主力,单于久仰李广盛名,颇想结识,令部下务必生擒。由于寡不敌众,李广在鏖战中受伤晕倒被俘。为安置李广,匈奴人用搭袋在两匹马当中做三个临时担架,抬李广挟持而行。走三十余里后,李广醒来攒起精神翻身跃上旁边的敌骑,将敌兵推下,以弓当鞭,向南疾驰,逃回边关。因李广出征损失惨重,被武帝刘彻革除军职,贬为庶人。但因此却在匈奴军中赢得了“飞将军”的美称。

  在故乡蓝天山中,李广度过了一年悠闲岁月。但即便是栖身山林,他也没有放弃为国尽忠的远大抱负,习书精射之余,悉心培育弟子。霍去病即是其弟子中杰出的一员。

  公元前128年,匈奴掠边杀辽西太守,击败材官将军韩安国,边塞震动,武帝遂重新启用李广,拜为右北平太守,直至123年。李广射虎当为这几年的事情,至民国时虎头石下尚有李广祠祭祀。

  李广身材魁伟,两臂修长,时人称为猿臂。李氏家族众多子弟中,虽个个善射,却以他为尊。李广为人迂讷、不善辞令,与朋友同事相处饮酒常以射箭为乐,李厂:治军简练,决不用各种琐碎的纪律烦忧土兵。其部行军队伍不整,到了宿营地人人自便,夜间休息不击刁斗,开;放游流哨,军中公文尽量从简,不过他的警戒哨却放得很远,所以李广行军从未遭到突袭。加之李广廉洁爱兵,每得赏赐则分麾—F,饮食与众共享之,特别是广漠行军遇水、粮乏绝之时,士卒不尽饮,他不近水;士卒不尽食,他不尝食,由于同甘苦,故将士皆乐随之为伍为其效命。他在右北平任上几年,匈奴兵常常相互告诫:“飞将军在此,毋犯]’’此地民众赖以安居。“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既是后人对李广一生威震匈奴的写照,又表达了人民对和平生活的向往。

  公元前121年,博望侯张骞率军万骑出征匈奴,李广率四千骑兵先行。李广率军挺人敌区几百里后,突遭左贤王四万骑兵围困。匈奴兵以排山倒海之势从四面八方压了下来,箭如雨下,顿时汉兵大乱。李广当机立断,命爱子李敢率几十名骑兵冲阵,以壮军威。李敢一马当先,率兵杀开一条血路,冲出敌军包围,然后又返身从侧翼杀回。望着血染征胞的爱子,李广对士兵大叫:“不要怕!匈奴兵稀松得狠!”军心籍此稍稳。李广趁机集结部队,加强防守。为消灭汉军,匈奴兵实行了人海战术、轮番攻击,均被击退。但汉军坚持到傍晚时已伤亡过半,箭矢也即将射尽,而敌军正在酝酿着一场更猛的攻势。此时,李广令士兵引弓不发,亲自端起了威力最大的大黄弩。这种弩是十石弩,开弩要六百斤的气力,射程达400米。匈奴骑兵见汉军停止射击立即重新集结,阵地上一片静寂。边风扯动军旗,前方传来匈奴战马的阵阵嘶鸣,大战将临,就连那些身经百战的士兵都吓得面如土色。可是李广却镇定地从箭袋里挑出几支锋利的四棱铁箭扣在掌心。匈奴兵开始了攻击,只见李广一箭就将带队的裨将当胸射穿毙命。一箭刚出,一箭又发,嗖嗖几箭,匈奴前队的将士接连落马,匈奴军兵大为惊愕,以为汉军有天神相助,进攻队伍一触即溃。翌日,敌我双方又是一番苦战,匈奴兵仍没能攻克汉军的营垒,但李广的部队此时只乘五、六百人。直到此时,汉军主力才迟迟赶到解围。由于李广军损失惨重,援军又长途跋涉极其疲顿,汉军已无力实施追击。所以这次出征,李广功过相抵,仍未得进爵。

  接连的失利对李广刺激很大。特别是其堂弟李蔡,当年与他一道参军,人品、才能皆不及他,如今已进爵安乐侯,位置三公了。过去的部将乃到土兵,许多人也都取得了封号。而自己血战多年,官不过九卿,连爵位和封邑却没求得一个,长期的惆怅失落使李广变得更加郁郁寡欢,沮丧万分。

  公元前119年,汉武帝刘彻决定派大将军卫青、骠骑将军霍去病各率5万骑兵远征漠北,以彻底解除匈奴对汉边郡的侵扰。李广知悉后强烈要求出征,天子以为老,弗许。良久,乃许之,以为卫青部前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