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崇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李崇(454—525),字继长,小名继伯,北魏顿丘(今河南浚县)人。文成皇后第二兄李诞之子。14岁拜主文中散,袭爵陈留公。后为高祖、世宗、肃宗三朝元老,历治8州,5拜都督将军,政绩显赫,战功卓著,堪称一代名臣。

  高祖初年,整顿吏治,李崇为大使巡察冀州,不久,任梁州刺史。齐国犯边,诏李崇为将军、荆州刺史镇上洛(今陕西洛南县东南)。李崇不主张用兵,奏曰:“边人失和,本怨刺史,须以宣诏而已,不劳发兵自防。”高祖从之。李崇整饬边戍,宣诏绥慰。将所掠齐国人悉数送还。齐国人感德,仿还荆州人200余口。两境交和,无复烽火之警。李崇治荆州4年,甚有政绩。

  延兴五年(475年),李崇任兖州刺史。兖地多劫盗,李崇创鼓楼之制。令各村建一楼,楼悬一鼓。盗发之处,双槌击鼓,四面诸村始闻者擂鼓一通,次闻者以二为节,后闻者以三为节,各击数千槌。俄倾之间声布百里,其中险要皆有伏人,盗窃始发便可擒拿。诸州置楼悬鼓自此始。李崇受封为侯,加封安东将军。

  高祖南征,以李崇为副骠骑大将军。降人郭陆聚众起事,人多响应,搔扰南北。李崇遣卜冀州诈称犯罪投郭陆,被纳为谋主。数月后,卜借机斩郭,其众溃散。李崇升任河南尹。

  太和初年,高祖南讨汉阳,李崇任梁州刺史。巴氐部杨灵珍遣弟婆罗与子杨双率步骑万余袭破武兴,与齐国相结。高祖授李崇为使持节、都督陇右诸军事,率众数万征讨。李崇槎山分进,出其不意,歼敌大半,遂进居赤土。灵珍又遣堂弟杨建率兵5000屯龙门,自率精兵1万据鹫硖。在龙门以北数十里中伐树塞路,于鹫硖之口积大木,聚石,以拒官军。李崇命统军慕容拒领兵5000,从他路夜袭龙门,自率军攻灵珍,灵珍连战败走,俘其妻子,继而攻克武兴。齐国郑猷、王思考率兵救援灵珍,李崇大破之,斩婆罗首,杀千余人,俘获郑猷等,灵珍败逃汉中。高祖在南阳览表大悦,曰:“使朕无西顾之忧者,李崇之功也”。授李崇都督梁秦二州诸军事。未几,灵珍又袭据白水,李崇又率军破之,灵珍远遁。

  世宗初,征李崇为右卫将军兼七兵尚书,旋加抚军将军、正尚书,转左卫将军、相州大中正。景明三年(502年)四月,鲁阳柳北喜、鲁北燕等聚众数万,围逼湖阳。李崇为使持节、都督征讨诸军事,累战破之,斩北燕等,迁万余户于幽、并二州,世宗封李崇为魏昌县开国伯。

  景明四年(503年)十二月,东荆州樊安举兵于龙山,僭称大号,南朝梁国遣兵策应。北魏诸将进攻失利,乃以李崇为使持节、镇南将军、都督诸军讨之。李崇分遣诸将攻敌营垒,连战皆捷,生擒樊安。继击西荆,大获全胜。世宗加封李崇兼侍中、东道大使、征南将军、扬州刺史。延昌初,加封侍中、车骑将军、都督江西诸军事。

  李崇任刺史,断狱精审。寿春县苟泰丢失3岁幼子,数年不知所在。偶见在本县赵奉伯家,告于官。两家各言是己子,郡县莫能断。案呈李崇,李崇令二父与儿各在别处,禁经数旬,告与二父曰:“儿暴病已死,可出奔哀。”苟泰闻即号啕,悲不自胜,奉伯则咨嗟而已,殊无痛意。李崇察知后,乃将子还于苟泰,罚奉伯。定州解庆宾、解思安兄弟流入扬州。弟思安逃役,兄诈称其弟被害,借城外之尸伪葬,并使女巫阳氏自云见鬼,诉说思安被害之苦。后庆宾嫁祸于同军兵苏显甫、李盖。苏、李不忍苦刑屈打成招。狱将决断,崇令止之。乃寻根究底,细心审查,终明原委。释苏、李,律庆宾、思安,鞭女巫一百。

  延昌元年(512年),大雨13日,水淹杨州,房屋皆没。李崇不畏险恶,与兵泊于州城。下官劝李崇弃城北上。李崇曰:“吾受国重恩,忝守藩岳,淮南万里,系于吾身。一旦动脚,百姓瓦解,杨州之地,恐非国物……吾岂爱一躯,取愧千载。但怜兹士庶,无辜同死。可桴筏随高,人规自脱。吾必守死此城”。时州人裴绚乘大水作乱,李崇率众歼灭之。事后,李崇以洪水为灾请罪解任。世宗未准,且下诏慰劝。

  李崇深沉有将略,宽厚善御众,镇守杨州10年,常养精兵数千,所向摧破,屡平边患,号曰“卧虎”。南朝梁武帝久谋除李崇,屡设反间计,而世宗却更信任李崇。梁武帝曾以高官厚禄诱李崇叛投,李崇不为所动。

  肃宗初,授李崇为中书监、骠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又授右光禄大夫,出为使持节,都督定、幽、燕、瀛四州诸军事,定州刺史。后征拜尚书左仆射,迁尚书令,加侍中。

  李崇在官和厚,明于决断,受纳辞讼,必理在可推始为下笔。然性好财货,贩肆聚敛,家资巨万,营求不息。其长子世哲为相州刺史,亦无清白状。邺洛市廛,收擅其利,为时论所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