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聿鐭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朱聿鐭(1605年—1647年1月20日),明太祖二十三子唐定王朱桱八世孙,南明绍宗(隆武帝朱聿键之弟。隆武帝死后,他在隆武二年(清顺治三年,公元1646年)十一月初五被大学士苏观生及广东布政使顾元镜等在广州拥立,年号绍武,后世史学家称之为绍武政权,与肇庆的永历帝(朱由榔)朝廷互相抗衡。绍武政权的寿命很短,同年腊月十五,李成栋导由福建攻入广东的清兵混入城内,夺占广州,朱聿鐭自缢而死(一说被杀),结束了他为期一个月的皇帝生涯,史称“绍武帝”。

  绍武君臣冢今迁至广州越秀山公园木壳岗内。

生平

  朱聿鐭为朱器墭之子。1646年(隆武二年),南明重臣郑芝龙拒不发兵,以致清军队长驱直入福京,并于长汀俘虏朱聿键。不久,朱聿键绝食殉国,时为唐王的朱聿鐭和隆武朝的宫员逃到广州,而其他南明势力则在广东肇庆推举明神宗之孙、明思宗堂弟桂王朱由榔为监国。同年十月十六日,江西赣州失守后,朱由榔政权大惊,于十月二十一仓皇从广东肇庆逃往广西梧州,置广东全省于不顾。于是,大学士苏观生,在广东权力真空与一众明朝藩王已由海路到达广州的情况之下,联同大学士何吾驺、广东布政使顾元镜,侍郎王应华曾道唯等拥立朱聿鐭为监国,以都司署为行宫。

  桂唐争立十一月五日,四十一岁的朱聿鐭,按兄终弟及的原则,继位称帝,以明年为绍武元年,苏观生因拥戴有功,被命为首席大学士,封建明伯,掌兵部。捷先、曾道唯、顾元镜、王应华等人都入阁为大学士兼任各部尚书,洪朝钟在十天之内升官三次,当上了国子监祭酒。

  由于朱聿鐭仓促称帝,登极时的龙袍与百官官服都要假借于粤剧伶人的戏服。

  兵力上除广东总兵林察所部以外,苏观生还招来了石壁、马玄生、徐贵相、郑廷球四姓海盗,借以增强绍武政权实力。

桂唐争立

  1646年(隆武二年)十一月初八,朱聿鐭称帝的消息传到梧州,朱由榔政权大惊大怒,四日后回到肇庆,再于十八日登极称帝,改元永历,朱由榔立刻派遣兵科给事中彭耀、兵部主事陈嘉谟前往广州,以藩王礼节拜见朱聿鐭,规劝其取消帝号。首席大学士苏观生大怒,斩彭、陈二人,再令陈际泰督师攻打肇庆。

  永历政权见调解无望,也调兵遣将,以广东学道林佳鼎为兵部右侍郎总督军务,夏四敷任监军,会同从韶州调来的武靖伯李明忠带领一万多名士卒迎击。十一月二十九日,内战正式爆发,双方在广东三水县城西交战,绍武政权的军队大败,陈际泰临阵脱逃。林佳鼎初战告捷,踌躇满志,命令士卒昼夜行军,直奔广州,企图一举扫灭绍武政权。绍武方面的总兵林察利用与林佳鼎同族和过去共事关系,采取伪降诱兵深入之计,指使四姓海盗伪降。林佳鼎轻信寡谋,依约率部乘船前往三山,突然遭到四姓兵的攻击。林佳鼎部所乘内河小船无法同四姓海上大船作战,被迫登陆迎敌。又因地理不熟,陷入了三尺多深的泥淖,结果一败涂地,林佳鼎和夏四敷溺死水中,李明忠单骑逃出,部下兵员几乎全军覆没,绍武军大获全胜。

  捷消息传到广州,苏观生下令广州张灯结彩粉饰太平。

  正当绍武、永历二帝自相残杀之时,由佟养甲、李成栋率领的清兵已取潮州、惠州,临近广州附近,并用缴获的南明地方官印,向朱聿鐭发出太平的错误信息。

  1646年(隆武二年)十二月十五日,朱聿鐭幸武学,百官聚集,而此时,李成栋精选清兵300人,进入广州城北花山,又派10余人混入广州城,内应脱去头上的伪装,露出辫子,挥刀大呼“大清军队到了”,并斩杀一人,广州便满城奔溃,紧接着,大队清兵从东门冲入。

  有人报告清军来袭,苏观生还以妄言惑众把报信人处斩。转眼之间,清军登上城墙,随即去掉伪装,露出辫子,乱箭下射,城中顿时鼎沸起来。

  不久,清军压境的战况得到证实,苏观生急令关闭城门,调兵作战。可是,精兵都派往肇庆方面去对付永历朝廷,一时调不回来,苏观生遂率领部队与清兵激战一昼夜,清兵本有撤退之意。但内奸谢尚政旋引清兵入城,广州即陷落。苏观生见大势已去,写下“大明忠臣义固当死”八个大字后,自缢死亡。

自缢殉国

  朱聿鐭见大势已去,拖了一条被子混在乞丐当中,打算爬城墙逃走,但被追骑赶上抓获,囚于东察院。李成栋派人送来饮食,朱聿鐭拒绝,说:“我如果喝你的一勺子水,有什么面目见先人于地下呢!”后自缢而殉国,结束其四十日的统治。绍武朝的主要官员如何吾驺、王应华、顾元镜等降清,而广州内的二十四个明朝藩王则全数被杀。朱聿鐭死后,朱由榔成为南明唯一的皇帝。

评价

  绍武政权从建立到覆亡不过一个多月,它的“业绩”就是打了一场争夺帝位的内战和导致广东一省的陷没。其后果是十分严重的,因为南明残山剩水本已不多,广东又是财赋充溢、人才密集的地方,一旦易手,南明朝廷回旋余地大为缩小,财源和人力更加捉襟见肘。

  黄宗羲:唐、桂之构,外惧方张,又生内忧。苏观生之罪,又何逃焉!然观生受思文特达之知,其立绍武也,与荀息之不食言,可以并称矣;岂仅仅修丁魁楚之隙哉!若帝之从容遇难,追配毅宗,所谓亡国而不失其正者,宁可以地之广狭、祚之修短而忽之乎?

  邵廷采:唐王兄弟三人,皆儒雅有君人之度,与他藩绝殊。惠宗之遭靖难,绍宗之当末造,皆关世运,非独一家之事。

参见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