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汝珍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朱汝珍(1870~1943),原名倬冠,字玉堂,号聘三,别号隘园。广东省清远县(今清新区)附城八片村人。中国科举史上的末科榜眼,近代书法家。

朱汝珍年谱

(一)七代皇恩

  朱汝珍编《朱氏族谱》记载,明朝末年,朱家先祖迁入清远县。天祖朱清,赠修职郎。高祖朱太裕,恩贡,始兴教谕。曾祖朱澧,拔贡,长乐教谕。祖父朱梦龄,增生,赠知府。父亲朱猷章,候选知府。朱汝珍,进士,南书房行走(皇帝秘书)、一品光禄大夫。侄儿朱世则,候补知县。在灭亡朱明皇朝的清代,朱汝珍家族获取科举功名者三十多人,授予官衔者十多人,封赠爵号者三十多人。朱家七代,世沐皇恩,封官赐爵,升官发财,成为清远县史上最显贵的豪门巨族!这是朱汝珍至死不忘满清皇朝的最根本原因。

(二)官宦子弟(0-20岁)

  晚清时期,父亲朱猷章征剿农民起义军有功,官至知府,安家省城广州。

  同治九年(1870),生于广州。此后,跟随父母在广州生活。

  光绪四年(1877),父亲去世,随母亲回清远县城生活。

  光绪七年~十五年(1881~1889),跟随做官的长兄朱汝琦在京城读书生活。

(三)末科榜眼(20-35岁)

  光绪十五年(1889),回乡参加县试,考取全县第一名生员(秀才)。

  光绪十八年(1892),入培养洋务人才的广雅书院傍听。旋入羊城书院读书。

  光绪二十年(1894),甲午战争中,清军战败。次年,清政府被迫与日本签订《马关条约》,赔白银二亿三千万两,割让台湾。同时,日本侵入东北各省,揭开侵略中国大陆的序幕。

  光绪二十二年(1896),正式补入广雅书院读书,治经史之学,兼习时事、经济、地理。

  光绪二十三年(1897),以广州府试第一名,考取拔贡生,送入北京国子监读书。

  光绪二十四年(1898),参加国子监朝考,考取一等第二名,钦点七品京官,签派刑部江苏司,学习法律。三年后,升任刑部主事。

  光绪二十八年(1902),各部司员考试,三次考取第一名,升江苏司正主稿,总办秋审,参修律法。

  光绪二十九年(1903),参加顺天府癸卯科乡试,初试为第三十一名举人,复试为第一百九十六名。

  光绪三十年(1904)三月,参加甲辰恩科会试,考取第一百零五名贡士。复试,名列一等第十九名。五月,参加殿试,在主考官刑部尚书葛宝华等关照下,钦点一甲第二名(榜眼),赐进士及第,授翰林院编修。这是中国历史上的最后一次进士科考试。

(四)新法先锋(35-42岁)

  光绪三十年(1904)秋,进入新设的进士馆,“学习政治、外交、经济等方面的新学,以适应社会的变化”。是年冬,衣锦还乡,祭祀宗祠,接受亲朋戚友祝贺,收获礼金数千元。

  光绪三十一年(1905)十月,清廷派载泽等五大臣出洋考察政治,开启预备立宪的序幕。

  光绪三十二年(1906)八月,派往日本东京法政大学,入速成科攻读法律。期间,研读世界各国法律,撰写论文。九月,清廷颁发《宣示预备立宪谕》告知全国:准备将封建帝王专制改为资本主义君主立宪制。

  光绪三十三年(1907)十二月,学成回国,参加进士馆游学毕业考试,以八十分名列最优等第六名。“考列最优等,拟请旨记名遇缺题奏”。

  光绪三十四年(1908)一月,授法律馆纂修,兼京师法律学堂教授。与松冈义正、岩井尊文等编修《大清民律》。是年底,完成《大清民律草案》。

  宣统元年(1909)三月,受修律大臣沈家本奏派,率队从直隶出发,到江苏、安徽、浙江、湖北、广东等省开展“商事习惯调查”。此后,与志田钾太郎起草《大清商律》。是年底,《大清商律草案》获得通过,又进呈《中外刑法比较》十卷,授侍讲之职,赏五品衔。

  宣统二年(1910)初,授德宗实录馆纂修官,又授预保提学使。

  六月,清廷举行首次法官考试,派往贵州为副主考官。宣统三年(1911)九月二十八日,随海军大臣谭学衡等七十人联名上奏,“采用君主立宪主义,先拟具信条十九条......布告臣民,以固邦本,而维皇室”。

  十月,革命党人发动武昌起义,反抗清廷统治,成立湖北军政府。

  十一、十二月,湖南、广东等十五个省脱离清朝政府,宣布独立。

(五)追随逊帝(43-62岁)

  民国元年(1912)1月1日,中华民国成立。

  2月,清帝溥仪逊位,清朝灭亡。民国政府优待溥仪,不废帝号,仍居紫禁城,留用官员随从一千多人。谢绝民国政府邀请,誓不仕民国,不吃民国饭,追随溥仪小朝廷,甘做皇清遗老。

  民国二年(1913)12月21日,赏加二品衔,“以酬恭书神牌之劳”。

  民国四年(1915)8月,袁世凯指使杨度在北京成立“筹安会”,公开策划复辟活动。“当时,有人认为袁世凯将孙中山等创设的国会解散,可能要请清帝复辟......就连誓不出仕民国的朱汝珍都给王士珍来信:‘京师有什么可喜......事情,请告一二’。他们岂知所谓帝制运动,意在袁而不在溥仪”。是年,与朱应彪合编《藏霞集》。

  民国五年(1916)11月,编成《德宗景皇帝本纪》。

  民国六年(1917)7月1日,在张勋、康有为拥立下,溥仪复辟帝位。同月12日,张勋兵败,溥仪再度退位。

  民国八年(1919)11月,五十岁寿辰,溥仪赏赐御笔“福”、“寿”字及《牡丹》画,瓷瓶、瓷盘、银杯、荷包、紬缎、普洱茶等物。

  秋,《德宗景皇帝实录》稿成,授南书房行走。

  民国十一年(1922)1月,《德宗景皇帝实录》告成。

  2月25日,受溥仪旨派,清查内府珍藏字画文物。

  7月14日,清查内府文物完成,赏三品俸禄。

  7月24日,内务府六百多名官员裁减一半,继续留用。

  12月1日,溥仪大婚典礼。后来,溥仪回忆说,“我在婚礼之后,从遗老中挑选几个我认为最忠心、最有才干的人,作为我的股肱之臣.....这就是郑孝胥、罗振玉、朱汝珍等”十几人。“他们当然不是等闲之辈,而是要上条陈密奏,参与中兴大计的国策顾问。他们共同特点是:一留发辫,二是不食周粟”。

  民国十二年(1923)1月4日,淑妃文绣册封仪式上,充任副使。

  1月19日,与郑孝胥(1932年伪满州国总理)会面。

  4月16日,溥仪旨派“头品顶戴、南书房行走、翰林院编修朱汝珍”敬编《德宗景皇帝御制诗文》。

  民国十三年(1924)11月5日,在共产主义思潮影响下,冯玉祥发动“北京革命”,大幅裁减优待清室条件,废除帝号,将溥仪逐出紫禁城。“当时,除绍英等四人外,朱汝珍、王国维也在旁,公共商议,请溥仪定夺”。溥仪没有办法,说‘既已如此,只得允许’”。至此,终结了民国后存在十三年的小朝廷。之后,冯玉祥在苏联政府、中国共产党支持下,电邀孙中山北上,共商国是。是月底,溥仪从醇王府避入日本公使馆。日本公使芳泽谦吉公开容留、保护溥仪。同时,“南书房行走朱汝珍”等遗老们,“分别向天津、上海、广州等地遗老旧臣们求援,通过他们向当地军政报界以及社会团体等多方进行呼吁,请求主持正义,即日恢复溥仪自由”。

  民国十四年(1925)2月11日,溥仪“召罗振玉、朱汝珍等到使馆,秘密商议出逃计划”。之后,受溥仪旨派,到天津日本租界宫岛街租下毗邻日本总领事馆的张园。同月23日,溥仪化装秘密潜往天津,入住张园。

  在租赁张园过程中,收取回扣。“张园为朱汝珍经手。张虎臣(张彪)只得五千元,朱诡言八千,外加五千建筑费。上边(溥仪)已付万元,渠(朱汝珍)等尚催讨三千之数……有与张虎臣接近者,嘱其四姨太向皇后言之。上(溥仪)知后,大为不满”。

  此后,“罗振玉、郑孝胥、朱汝珍等,每日恭候园中,觐见朝拜,策划复辟”。溥仪“离京脱身来津,此事日公使有功,故溥派陈怡中(毅)、际叔秉(彪)作奉谢之使赴东京”。 “此次派陈怡仲及升吉帅之子叔秉持上(溥仪)至日本皇太子书赴东京,意欲使日政府即迎上(溥仪)赴东京......其书(信件)乃朱聘三(朱汝珍)起草”。

  民国十五年(1926)5月1日,溥仪“召见朱汝珍,陈宝琛”等人。

  11月18日,溥仪“召见朱汝珍、胡嗣瑗”等人。

  民国十六年(1927)2月24日,溥仪生辰,觐见祝寿。

  5月25日,溥仪“召见朱汝珍、加藤总领事”等人。是月,到威海卫拜见英国租界长官、原溥仪的英文老师庄士敦。返回天津后,将庄的信件交给溥仪。

  6月24日,溥仪“召见朱汝珍,郑孝胥”等人。

  12月20日,溥仪“召见溥杰,朱汝珍,斋藤长寿”等人。

  民国十七年(1928)4月9日,溥仪“召见朱汝珍,博乐克德”等人。

  7月2日,溥仪“召见朱汝珍,郑孝胥”等人。

  8月14日,溥仪“召见朱汝珍,驻津日本司令官远山猛雄”等人。

  10月,溥仪把朱汝珍题写“忠肝古谊”条幅赐给陈伯陶。

  民国十八年(1929)1月10日,溥仪“召见朱汝珍,白井副领事”等人。

  2月21日,溥仪“召见朱汝珍,溥杰”等人。

  3月31日,与郑孝胥游兆丰公园。

  8月22日,溥仪“召见金方觉、朱汝珍”等人。

  8月24日,溥仪“召见朱汝珍,郑孝胥”等人。

  9月,领取溥仪发放的月薪二百元。

  11月,六十岁寿辰,溥仪赏赐御笔“福”、“寿”字,瓷瓶、银杯、紬缎、普洱茶等物。

  民国十九年(1930)2月9日,溥仪“召见朱汝珍,郑孝胥”等人。

  2月10日,郑孝胥来访,不遇。

  春,从天津返回家乡。

  5月1日,溥仪“召见朱汝珍,冈本总领事”等人。

  5月4日,溥仪“召见朱汝珍,萧丙炎,溥任”等人。

  夏,清远飞来寺新亭落成,撰《爱山亭记》。

  冬,到上海。

(六)香港寓公(62-73岁)

  民国二十年(1931)清明节,回乡扫墓。期间,用四百两银赎回父亲遗产“太守第”,产权归自己及子孙管理。然后,将房屋出租,租金用作八房宗亲扫墓经费。

  夏,移居香港。创办隘园学校,招收三四十名学生。不久,推举为侨港清远公会会长,兼筹赈会会长。恰逢清远县水灾,发动侨港乡亲捐款四万多元,支持家乡救灾。

  7月,在上海首富哈同丧礼上,应邀“点主”,收获五千银元(一说万元)。

  是年,先受聘香港大学哲学、文辞两科教习,后主讲香港学海堂书楼,又与赖际熙等倡组正声吟社。

  民国二十一年(1932)3月,日本关东军扶植溥仪在东北建立伪满州国,溥仪为执政。从香港远赴长春,觐见溥仪,表示祝贺。

  民国二十二年(1933)3月、7月,清远水灾。在香港募捐五万多元,支持家乡修复堤围等水利设施。

  9月,清远县长吴凤声主修县志,聘为总纂。

  冬,出任香港孔教学院院长,兼附设中学校长。

  是年,兼任孔圣堂儿童保健院院长。

  民国二十三年(1934)3月,伪满州国改称伪满州帝国,执政溥仪登皇帝位。是时,“关内各地遗老,如陈夔龙......朱汝珍......汪兆镛(汪精卫之兄)等等,都寄来祝贺的表章”,表示支持与祝贺。事载溥仪回忆录《我的前半生》。

  春,应邀回乡,研究修志事宜。

  民国二十四年(1935)4月,清远水灾。在港募捐三千元及粮食物资,送回家乡救灾。是年,清远县民众教育馆成立,捐赠图书仪器一批。

  民国二十五年(1936)3~6月,南下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国,向华侨宣传孔教儒学,“筹得二万余元,清还(孔教)学院按揭,院址得以奠定”。

  11月,到阳山县参观南洋富商朱海均修建学发公祠,撰联题匾。同时,受聘《阳山县志》总纂。是年,著作《词林辑略》由北平(今北京)中央刻经院出版。

  民国二十六年(1937)3月,为《清远县志》作序,随即付印。

  夏,随朱海均到阳山县学发公祠,撰联题匾。期间,接受朱海均赠送清远县附城乐阜农场。该场占地四百亩。

  民国二十七年(1938)4月,为《阳山县志》作序,该志随即出版。

  民国二十八年(1939),清远县筹办战时平民医院,募捐药品及设备一批。是年,与江孔殷等组织千春诗社。

  民国二十九年(1940),在港募集资金,帮助家乡筹办县立中学。是年,在中共地下党秘密工作下,成立香港清远同乡协助社,中共地下党方觉魂担任社长。该社筹办义学,“义助筹款,资助月费”。

  民国三十年(1941)冬,在中共地下党秘密工作下,清远公会与清远同乡协助社联合筹划义演筹款活动,支援内地抗战。

  12月,日军攻占香港,孔教学院及附设中学停办。

  民国三十一年(1942)1月,中共地下党方觉魂派“黄文根约朱汝珍商议,由清远公会与清远同乡协助社遂联合成立‘归乡指导委员会’”,任主任委员。 “朱汝珍以绅士身份出面向日军当局领取证章(证明身份的徽章),与黄文根等人组成工作组,组织同乡离港返乡”。

  2月,日军香港总督矶谷廉介赠送大批粮食,邀任香港维持会长。

  4月21日,陈君葆于“上午到总督部......(情报人员)滨本饭后回来,示以朱聘三(朱汝珍)致矶谷总督书”。

  8月,离开香港,到达日占区上海,与子女团聚。

(七)终老帝都(74岁)

  民国三十二年(1943)夏,从上海回到日军占领的北平(今北京)西城宣武门内9号咨议伯大院旧宅[61],与长子朱庸寿等家人团聚。当时,伪南京政府主席汪精卫通过伪北平政府西直门监狱典狱长朱庸寿,找到当年狱中恩人。

  秋,在北平法源寺去世,享年74岁。[63]按照惯例,伪满州国皇帝溥仪特派代表送来赐赠治丧费、匾额以致祭。随后,葬于帝都北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