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晃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重定向自朱全忠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后梁太祖朱晃汉语拼音:Zhu Huang;英语:Emperor Taizu of Later Liang Dynasty;852-912),汉族黄巢起义军叛将,后梁王朝的开国皇帝。初名朱温,又名朱全忠朱晃。宋州砀山(今属安徽砀山县)人。天祐四年(907年)他通过禅让的形式夺取了宣帝位,代唐称帝,建国号,改年号为开平,史称后梁。乾化二年(912年)被亲子朱友珪所弑,同年十一月葬于宣陵。在位六年,卒年61岁。

  朱温幼年随其父朱诚学习五经咸通十一年(870年)他参加了王仙芝黄巢领导的农民起义军,先后攻陷洛阳、长安等地,大大动摇了唐王朝的统治地位。中和二年(882年)他归附唐军,与李克用等联合镇压义军。因他镇压义军有功,唐僖宗赐名全忠,任河南中行营招讨副使,次年拜汴州刺史出武军节度使,继而又进封梁王。他以河南为中心,极力扩大势力,逐渐推异,藩镇成了唐末最大的割居势力。

  天复元年(901年)他率军进入关中,控制了唐王朝的中央政权。天祐元年(904年)他用武力把唐昭宗逼迁洛阳,不久把他杀死。立昭宗儿子李柷为帝,即昭宣帝。天祐四年(907年)他通过禅让的形式夺取了宣帝位,代唐称帝,建国号,改年号为开平,史称后梁。梁开平三年(909年)正月迁都洛阳,因袭隋唐洛阳城,开平五年(911年)改元乾化。乾化二年(912年)被亲子朱友珪所弑,朱友珪亲自用毯子把朱温包裹起来,埋于寝殿,同年十一月葬于宣陵

生平

  唐宣宗大中六年(852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夜晚,朱温出生在宋州砀山县午沟里。由于父亲早死,他随母到当地地主刘崇家做佣工。朱温长大成人后,不从事生产,以豪雄英勇自许,乡里人多数对他很反感,刘崇同样不喜欢他,只有刘崇的母亲善待他。

  唐僖宗乾符年间,关东地区连年饥荒,成群的盗贼呼啸相聚,黄巢趁机崛起于曹州、濮州地区,饥民们自愿追随他的共有数万人之多。朱温在这时候辞别刘崇家,投入黄巢军中,因为奋勇战斗多次获胜,得以补缺提升为队长。

  广明元年(880年)十二月五日,黄巢攻陷长安,派遣朱温领兵驻扎在东渭桥。这时,夏州节度使诸葛爽率领部队驻扎在栎阳,黄巢派朱温去招安诸葛爽,诸葛爽被朱温说服,归降黄巢。

  中和元年(881年)二月,黄巢任命朱温为东南面行营先锋使,命令他进攻南阳,之后攻下南阳。六月,朱温回到长安,黄巢亲自到灞上慰劳他。七月,黄巢派遣朱温向西到兴平抵御邠、岐、鄜、夏等地军队,每到一地都立有战功。

  中和二年(882年)二月,黄巢任命朱温为同州防御使,但他并不占据同洲,所以让朱温自行攻取。朱温从丹州领兵南下,很快攻克同洲。当时河中节度使王重荣屯扎了数万军队,纠合其他诸侯,计划收复同洲。朱温在与王重荣所据的土地边界交战,多次被王重荣打败,向黄巢请求支援,进上十次表章,均被黄巢的左军使孟楷隐报。又听说黄巢军队势力窘迫困厄,将帅们军心涣散,朱温推知他必将失败。

  这一年九月,朱温同身旁心腹计议,杀了黄巢的监军使严实,率领全同洲军民投降王重荣。王重荣当天就赶快写成奏章上报朝廷。唐僖宗在蜀郡看到奏章就高兴地说:“这是上天赐给我的啊。”下诏授给朱温左金吾卫大将军的官职,担任河中行营副招讨使,又赐名全忠。从此朱温统率他的旧部以及河中的兵士一起行动,所到之处没有不被攻克而取得胜利的。

  中和三年(883年)三月,唐僖宗任命朱温为汴州刺史、宣武军节度使,仍然担任河中行营副招讨使,命令他伺机收复长安以后,在到当地赴任。四月,黄巢军队从蓝关撤走,朱温与众藩镇收复长安。七月三日,赶扑汴州上职,朱温这时三十二岁。当时蔡州刺史秦宗权同黄巢余党纠合,一同包围陈州。僖宗任命朱温为东北面都招讨使,去支援陈州。

  中和四年(884年)春天,朱温分兵扑灭包围陈州的黄巢军队,经历大小四十次战斗。陈州解围。因为陈州刺史赵韬很感激朱温,到他马前迎接。不久听说黄巢余党还在陈州北面的故阳垒,朱温就直接回到汴州。这时河东节度使李克用奉唐僖宗诏令,统率骑兵数千人马共同图谋消灭黄巢,与朱温会合在中牟的北面与黄巢的军队开战,最后大败黄巢,黄巢剩余的残部很快束手投降。敌将霍存、葛从周、张归厚、张归霸等人也都跪倒在朱温的马前,朱温赦免了他们的罪行并收容了他们。五月十四日,朱温和李克用的军队回到汴州,李克用被安置在上源驿客馆里。接着朱温大摆宴席犒劳他,李克用乘酒醉大发脾气,惹怒了朱温。这天晚上,朱温命令士兵火攻李克用的住地。恰好碰上大雨,雷电交加,李克用趁着雷电光翻墙逃去,只杀死他的部下百余人。李克用到达军中后,向僖宗诉讼此事,请求对朱温用兵,僖宗进行调节,加封李克用为陇西郡王来安抚他,没有治朱温的罪。六月,陈州百姓为感谢朱温解陈州之围,为朱温修建了生前受祭的祠堂。这一年,黄巢兵败逃去狼虎谷,被官兵追到杀死,蔡州秦宗权接替黄巢的位置。九月二日,唐僖宗就地加封朱温为检校司徒、同平章事,封为沛郡侯,享有一千户食邑。

  光启元年(885年)春天,秦宗权部抢夺亳州、颍州,朱温率领军队前去救助,到达焦夷,与秦宗权部交战,杀死敌军数千人,活捉敌将殷铁林,砍下他的头颅悬挂城门警示就返回了。三月,僖宗从蜀地回到长安,改元为光启。四月十四日,又加封朱温为检校太保,将食邑增加到一千五百户。十二月,河中、太原的敌军逼近长安,唐僖宗离开长安抵达凤翔。

  光启二年(886年)春天,秦宗权部更加猖狂。当时唐朝皇室势力微弱,许多道和州的军队不听皇室的指挥,所以秦宗权得以横行为害,接连攻陷汝、洛、怀、孟、唐、邓、许、郑等州,地域方圆几千里,几乎断绝了人烟,只有宋、亳、滑、颍等州仅能闭关自守而已。朱温多次出兵与他们交战,但是有时胜利有时失败。三月一日,僖宗颁布诏令封朱温为沛郡王。同月,僖宗御驾移到兴元府。十二月,僖宗颁布诏令加封朱温为检校太傅,改封为吴兴郡王,享有三千户的食邑。

  光启三年(887年)春二月一日,朱温按照诏命以朱珍为淄州刺史,派他到东道招募兵士。十天之内,应募的有一万多人。四月八日,回到汴州,朱温高兴地说:“我大事有成了。”这时,秦宗权的部将张日至屯扎在北郊,秦贤屯扎在版桥,各自都有几十万人,树起的栅栏相连二十里,势力非常强盛。朱温对诸位将领们说:“他们正在养精蓄锐以等待时机,一定会来进攻我们。况且秦宗权估计我们兵力少,又不知道朱珍已经来到,以为我们害怕,只能坚守阵地而已。不如现在出其不意,先发制人。”于是亲自领兵进攻秦贤的营寨,将士们奋勇争先,秦宗权果然没有防备,接连攻克四座营寨,杀死一万多人,当时人们都以为有天神在暗中相助。二十七日,卢瑭带领一万多人在圃田北面的万胜戍沿汴水两岸扎营,跨河面建起桥梁,以控制河运道路。朱温挑选精兵锐卒去袭击他。这天昏暗的大雾四面相合,攻击部队到达敌人营垒才被发现,于是闯入敌营一路杀去,投水而死的人非常多,卢瑭也投河自尽。秦宗权在河南的诸多部队接连战败,不敢再驻扎。五月三日,朱温从酸枣门出兵,从清晨到中午,与敌人短兵相接,大败敌军,追杀二十多里,死尸堆积。秦宗权对失败感到羞耻,更加放纵他的暴虐,于是从郑州亲自带领几位突击将领,径直奔入张日至军营中。五月八日,兖、郓、滑州的军队都赶来增援,在汴水岸边摆开阵势,旌旗武器非常森严壮观。秦宗权看到这些,不敢出军营。第二天,朱温指挥各路军队,一齐进攻秦宗权军营,从清晨四时到下午四时,杀敌两万多人。到夜晚收兵,获得牛马、辎重物品、俘虏、武器铠甲数不清。当夜秦宗权、张日至偷偷逃走,天快亮时追捕他们,追到阳武桥便回来了。[18] 秦宗权在与朱温的几次交战中,都已失败告终。因为自己的兵力是朱温的数倍,却屡屡败给朱温,心中愤怒不已。败退至郑州时,屠杀城内的百姓,掠夺城内的房屋,许久才离开。接着又把兵力分散在陕、洛、孟、怀、许、汝等州,占据在那里。因为手下的士卒恐惧朱温,以至于朱温率军队到达时,守城的人都弃城逃走。

  文德元年(888年)三月三日,昭宗即位。

  龙纪元年(889年)二月,秦宗权的部下申丛变节,打断秦宗权的双腿,并把他囚禁起来,遣使向朱温报告。朱温当天接受诏令任申丛为淮西留后官。不久,申丛又被部将郭璠杀害。同月,郭璠押解秦宗权前来献给朱温,朱温派人用囚车将秦宗权解押到长安。到达长安后,唐昭宗前往延喜楼接受俘虏,立即在一棵独柳树下面将秦宗权斩首。蔡州平定。昭宗诏令增加太朱温邑实封一百户,赐给庄园和住宅各一处。三月,又加封朱温为检校太尉、兼任中书令,提封为东平王,以奖赏平定蔡州的功劳。

  朱温在抵御秦宗权时,郓州朱王宣、兖州朱瑾都领兵来救援。到秦宗权被击败,朱温因为朱王宣、朱瑾与自己同姓,又对自己出过力,都送给厚礼让他们回去。朱王宣、朱瑾因为朱温的军士们勇敢强悍,偷偷地在曹州和濮州的边界上悬赏重金布帛来招诱他们,军士们为了财货之利而离开的人很多,朱温立即传送檄文去谴责他们,朱王宣的回话很无礼,朱温与他们的矛盾便因此产生了。

  景福元年(892)二月三日,朱温亲征郓州,先派遣朱友裕在斗门屯驻军队。九日,朱友裕驻扎在衢南,这天晚上,朱王宣率领一万步兵、骑兵在斗门击败朱友裕,朱友裕向南方撤退。十日,朱温于早晨援救斗门,不知道朱友裕已经撤走,先到斗门的人都被郓州兵所杀。朱温追赶郓州兵,没有追上,于是在村落间暂时停驻军队。这时朱王宣还在同州。十二日,遇朱王宣率领军队返回郓州,遭到朱王宣部队的攻击,朱温驾马向南奔逃,摆脱了敌军的追击。

  乾宁元年(894年)二月,朱温亲自率领大军从郓州东路向北到达鱼山。朱王宣侦察到后,同样领兵直奔鱼山。两军在此地相遇,立即展开激战。朱王宣兵败,被杀死一万多人,残兵拥挤着进入清河城,朱温在鱼山下收聚敌尸筑起高大的坟墓以纪战功,驻军几天后返回。

  乾宁二年(895年)正月二十九日,朱温派朱友恭率领军队攻伐兖州,挖成堑壕围住兖城。不久,朱王宣从郓州率领步卒骑兵运送支援的粮食想进入兖州,朱友恭埋下伏兵击败了他们,在高吴将他们的军粮全部夺过来,趁机俘虏了蕃将安福顺、安福庆。十一月,朱王宣派部将贺瑰、柳存以及蕃将何怀宝等一万多人袭击曹州,想解除兖州的围困。朱温闻讯后,从兖州带领军队策马飞奔到钜野南边,击败了他们,活捉贺瑰、柳存、何怀宝及残余三千多人。

  乾宁四年(897年)正月,朱温率领洹水的军队大举攻伐郓州。十五日,在济水旁边安营扎寨,庞师古命令诸将撤下各种树木搭起桥梁。十九日夜晚,庞师古率领中军先渡过济水,呐喊声震撼郓城,朱王宣听到后,弃城夜逃。葛从周追到中都北面,抓住了朱王宣和他的妻子儿女献上,立即诛杀在汴桥下面。郓州平定。二十三日,朱温进入郓城,任命朱友裕为郓州兵马留后。这时朱温听说朱瑾与史俨儿在丰、沛一带搜括军粮,只留下康怀英据守兖州,朱温因而乘胜派遣葛从周带领大军袭击兖州。康怀英听说郓城失守,接着又有葛从周大军来临,就出城投降。朱瑾、史俨儿便逃奔淮南。郓州、兖州平定。以葛存周任兖州留后。

  光化三年(900年)十一月,宦官刘季述等幽禁唐昭宗,立太子李裕为帝。次年初,与朱温关系密切的宰相崔胤与护驾都头孙德昭等杀刘季述,昭宗复位,改年号为天复,进封朱温为东平王。此后,崔胤想借朱温之手杀宦官,而韩全诲等宦官则以凤翔(今属陕西)李茂贞、邠宁(今彬县、宁县)王行瑜等为外援。这年十月,崔胤矫诏令朱温带兵赴京师,朱温乘机率兵7 万由河中攻取同州、华州(今华县),兵临长安近郊。韩全诲等劫持昭宗到凤翔投靠李茂贞。朱温追到凤翔城下,要求迎还昭宗。韩全诲矫诏令朱温返镇。天复二年,朱温在一度返回河中之后再次围攻凤翔,多次击败李茂贞。前来救助李茂贞的鄜坊节度使李周彝也被拦截而归降朱温。控制唐昭宗凤翔被围日久,城中食尽,冻饿死者不可胜计。

  李茂贞无奈,于天复三年(903年)正月杀韩全诲等 20 人,与朱温议和。朱温挟昭宗回长安,昭宗从此成了他的傀儡。昭宗也深知自己的境遇,他对朱温说:“宗庙社稷是卿再造,朕与戚属是卿再生。”因此他对朱温唯命是从。不久,朱温杀第五可范等宦官700 多人。唐代中期以来长期专权的宦官势力受到了彻底的打击。朱温则被任命为守太尉、兼中书令、宣武等军节度使、诸道兵马副元帅,进爵为梁王,并加赐“回天再造竭忠守正功臣”的荣誉头衔和御制《杨柳词》5首。

  天祐元年(904年),朱温商议将昭宗接到洛阳,担心唐室大臣反对,于是命令养子朱友谅假托昭宗诏令,诛杀了丞相崔胤、京兆尹郑元规等人,再上奏表坚决请求昭宗到洛阳,昭宗不得已听从了。朱温便下令长安百姓按籍迁移,拆毁长安宫室、房屋,将木料顺渭水漂下,在洛阳营建宫室。[31] 唐昭宗到达洛阳时,唐廷的六军侍卫之士,已经散亡殆尽,昭宗身边卫士及宫中之人均为朱温派来的人。从长安至洛阳途中,昭宗身边尚有小黄门及打球、内园小儿二百多人,对于这些人朱温也不放心,命人灌醉后全部坑杀。然后换上年貌、身高相当的二百人顶替,昭宗初不能辨,后来才有所察觉。在这种情况下,昭宗已经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孤家寡人,随时可能成为朱温的俎上之肉。

  朱温强迫昭宗迁都洛阳后,河东李克用、凤翔李茂贞、西川王建、襄阳赵匡凝等地方实力派组成了联盟,以兴复唐室讨伐朱温为名,倡议天下共伐之。朱温决定举兵西讨,又担心昭宗会有所举动,于是决定杀死昭宗,另立新君。这年八月,他指示左龙武统军朱友恭、右龙武统军氏叔琮及蒋玄晖等人,乘夜暗之际,以入宫奏事为名,率兵进入内宫,杀昭宗后宫河东夫人裴贞一,闯入昭宗所在的何皇后椒兰殿,昭宗身穿单衣绕殿柱而逃,被追上杀死,年仅三十八岁。保护昭宗的昭仪李渐荣也被杀。蒋玄晖本来还要杀何皇后,经其苦苦哀求,才因朱温只下令杀昭宗而免其一死。

  昭宗死后,朱温立昭宗嫡次子也是第九子李柷为帝,时年十三岁,史称唐哀帝,何皇后则被尊为皇太后。次年,朱温又命蒋玄晖杀死了李裕等昭宗九子。朱温认为唐朝的朝臣中还有不少人忠于李唐皇室,是自己建立新王朝的障碍,必须彻底铲除,才能顺利达到目的。朱温的得力谋士李振,早年屡试进士不中,因而对这些所谓衣冠大族非常痛恨,同时也痛恨科举出身的朝士,也极力主张将这些人全部杀掉。于是朱温在滑州白马驿一举屠杀裴枢为首的朝臣三十多人,李振意犹未尽,对朱温说:“此辈常自称是清流,应当投入黄河,使之变为浊流!”朱温大笑,立即命人把这些尸体投入滚滚黄河。史称这次事变为“白马驿之祸”。李唐王朝经此一变,已经完全失去了统治基础,唐哀帝虽仍在位,实际上已经等于亡国。

  朱温急于称帝,而十一月,其心腹蒋玄晖、柳璨、太常卿张廷范等认为天下未平,不可太急,朱温不悦,也不接受他们提出的封大国、加九锡、加殊礼这些受禅改朝换代的预备程序,朝廷以朱温为相国、总百揆,以宣武、宣义、天平、护国、天雄、武顺、佑国、河阳、义武、昭义、保义、戎昭、武定、泰宁、平庐、忠武、匡国、镇国、武宁、忠义、荆南等二十一道为魏国,进封朱温为魏王,仍加九锡时,朱温即怒而不受。先前柳璨陷害了太多朝臣,朱温对他也厌恶,十二月,柳璨劝哀帝禅位并奉哀帝命去汴州表达禅位之意,被朱温拒绝。就在柳璨、蒋玄晖等日夜筹谋改朝换代之际,何太后也派宫女向蒋玄晖乞求禅让后放过自己母子。宣徽副使王殷、赵殷衡嫉恨蒋玄晖,趁机诬陷蒋玄晖私通何太后、蒋玄晖等人意图拖延时间等候时机复唐。此时,朱温三次上表辞让魏王、九锡,诏许之,改以为天下兵马元帅,但朱温已将汴州府舍修为宫阙。朱温相信王殷、赵殷衡的说辞,便遣使杀蒋玄晖,密令王殷、赵殷衡去何太后积善宫将其缢杀,再贬杀柳璨、张廷范。唐哀帝也被迫下诏称母后之死系私通蒋玄晖事发自杀及追废母后为庶人,新年的祭天也因太后丧及“宫闱丑闻”为由而没有举行。

  天祐四年(907年)四月,朱温在表面上由唐宰相张文蔚率百官劝进之后,接受唐哀帝禅位,正式即皇帝位,更名为朱晃,改元开平,国号大梁。升汴州为开封府(今河南开封),建为东都,而以唐东都洛阳为西都。废17岁的昭宣帝为济阴王,迁往曹州济阴囚禁。次年二月,将其杀害。

  开平元年(907年)五月,因境内的潞州被李克用占据,而潞州又是进击太原的必要之地,于是朱温任康怀贞为潞州行营招讨使,率领将兵8万攻伐潞州。六月,康怀贞率军抵达潞州,挥动大军昼夜猛攻攻。但苦战多日,依然久攻不下,于是大动土木,环潞州城深挖沟壕,多筑堡垒,使潞州城与外面完全隔绝,准备长期围攻。李克用闻讯立刻率大军救援潞州,几乎调动境内全部兵马。同时又派兵攻打潞州北面的泽州(治今山西晋城),欲切断梁军的退路和军需补给线,朱温派范居实统兵增援泽州。八月,李克用的援军已经到达,驻扎在离潞州仅二十里的高河镇,不断派出骑兵袭击围城的梁军。朱温则改派李思安取代康怀贞。

  开平二年(908年)一月,李克用病逝,其子李存勖继位。朱温先以为这是李克用的诱敌之计。于这一年三月,亲自来到泽州,开始指挥部队从潞州撤军。后来确定李克用已死无诈,又召回围攻潞州的军队,继续包围潞州。因为李思安久攻潞州不仅没有丝毫建树,反而损失将校四十余人,士卒损失数以万计,于是将李思安召到泽州,革除其全部官爵,另任命刘知俊为潞州行营招讨使。刘知俊率精兵万余进攻,小胜而骄,结果遭到新继位的李存勖偷袭而大败,梁兵伤亡数以万计,至此解了长达一年多的潞州之围。朱温闻讯感叹道:“生子当如李亚子(李存勖小名),李克用虽死犹生!我的儿子与之相比,就像猪狗一样!”

  开平五年(911年),河北赵王王镕归附李存勖,朱温派遣王景仁征讨,王镕于是请求李存勖援助他。这年冬天,王景仁与李存勖的部队在柏乡相遇,在同李存勖交战中惨败而归。

  乾化元年(911年)七月,燕王刘守光称帝,李存勖闻讯,前去讨伐,刘守光不敌李存勖,写信请求朱温援助。朱温深知幽燕一旦落入李存勖手中,后果不堪设想,于是决定攻打王镕以此声援刘守光。

  乾化二年(912年)二月十五日,朱温率军从洛阳出发,号称五十万大军。二月二十六日,朱温到达魏州(今河北大名县东北),命杨师厚等围枣强(今枣强东),贺德伦等围蓨县(今景县)。杨师厚昼夜急攻,枣强因城小,很快被攻陷。当时蓨县还没有破城,朱温随与杨师厚的部队前去支援贺德伦,刚走到蓨县西边,还未来得及扎营,就被突然窜出的数百敌军骑兵击溃,朱温承受不了心中的羞惭和愤恨,从此患病,因为病情原因,不能乘坐轿子,一路歇歇停停,五月六日才返回洛阳。五月十五日,朱温病情越发沉重,对近臣十分悲伤地说道:“我经营天下三十年,,想不到太原余孽竟能死灰复燃如此猖狂!我看他李存勖的志向不小,上天却又欲夺我余年,几个儿子皆非其敌手,我将死无葬身之地了”。说着竟哭泣失声,昏死过去了,近臣一面失声呼叫,一面急传御医,待其渐渐苏醒过来,御医也火速来到,急忙诊脉用药,病情这才稍稍缓解。

  朱温在病重以后,想册立继承人,知道自己几个亲子不能成用,只有养子朱友文尚可成器,因此决定传位给他,于是将传国玉玺交给朱友文的妻子王氏,让其到东都开封去召回朱友文。朱友珪得知后,十分恐慌,朱友珪不久前犯过错被朱温鞭打,这时朱温又下诏让朱友珪担任莱州刺史,当时被贬官者大多被追命赐死,朱友珪更加不能自安,于是朱友珪与左龙虎统军韩勍合谋叛乱。

  乾化二年(912年)六月二十六日,韩勍率六百亲兵,随从朱友珪混杂在皇宫禁军中进宫,埋伏在宫内,半夜砍断门闩进入完春门,到达朱温的寝殿。朱友珪命令自己的马夫冯廷谔去杀朱温,冯廷谔提刀追砍,朱温绕着殿内的柱子躲避,刀三次砍到柱子上,朱温筋疲力尽倒在床上,立刻被冯廷谔杀死,终年六十一岁。葬于宣陵,谥号神武元圣孝皇帝,庙号太祖。

参见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