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艺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曲艺中国各民族传统的民间说唱艺术。以汉族的曲艺品种最多。据不完全统计,全国各种曲艺形式约有400种,并以地区、民族和曲艺艺术流派的差异发展衍变多种曲种,而为中国各族人民所喜闻乐见。

起源与形成

  中国曲艺是由古代民间口头文学和歌唱艺术经过长期发展演变而形成的一种独特的艺术形式。作为一种艺术活动,有人认为渊源于古代宫廷的俳优,其艺术活动包括歌、舞、乐、优4项。作为通过说唱敷演故事和刻画人物为主要特征的曲艺,它的成熟的标志,是产生了职业化或半职业化的民间艺人。因此,有人认为唐代说话的出现,是曲艺作为一种独立艺术形式的发端;有人则认为汉代的百戏中就杂有曲艺,而形成之初,可远溯到先秦。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中国曲艺的形成,早于中国戏曲的形成。

  历史上的每一个曲艺品种,几乎都走过一段坎坷不平的道路。历代的封建统治者对曲艺大都采取两种手段:禁毁和利用。宋真宗赵恒曾明令禁止和尚讲唱变文。元王朝又用法律明文规定“学习散乐、般说词话人等,并行禁约”。明清两代禁令接连不断。禁不住就利用,变成它们的愉悦工具。封建统治者不仅借曲艺以愉悦,而且还利用来宣扬封建道德规范、宗教迷信等,使曲艺在长期流传过程中不可避免地蒙上一层尘垢,以致良莠杂陈。然而来自民间、深受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曲艺,仍顽强地生存下来,不仅自身充满了活力,而且还滋育着其他艺术品种的生长。

艺术特色

  曲艺的主要艺术手段是说和唱。它运用从生活中提炼出来的生动形象的说唱化了的语言来讲述故事,描绘人物,状物写景,抒发感情。唱要有伴奏或击节乐器,乐器则弦多于管;同时辅以做功,有动作,有表情。与戏曲之供人观看和聆听不同。它主要是诉诸人们听觉的艺术,而在视觉上的艺术职能则是次要的。曲艺也不像戏曲那样由剧中角色现身于观众之前来“说法”,而是通过说唱者来交待故事情节,描摹人物形象,介绍环境,渲染气氛。要求说得清晰,唱得动听,演得恰如其分,让形形色色的人物在自己的“说法”中现身,这是戏曲和曲艺最本质的不同点。

  除去弹词的开篇、八角鼓的岔曲以及少数抒情写景的短段鼓曲曲目之外,绝大多数曲目都有曲折生动的故事情节。以评书、评话为例,它不同于戏曲依照事件的时序来安排剧情层次,而是运用补叙、倒叙、插叙等多种表现手法自由地讲述故事,可以把最惹人牵肠挂肚的情节放在开头,但马上又放在一边,插叙书外书,或是对正书做些讲评和注脚;也可以横生枝节,合情合理地引出与主书相关联的另一书情,处处设置悬念,扣人心弦,直到收束全书,一切故事情节才找截干净,豁然明朗。因此,讲故事、重情节,是曲艺的另一重要特色。特别是一些传统大书,如《精忠岳传》、《杨家将》、《包公案》、《武松》等故事,长达数十万言,精雕细刻,连说数十日,引人入胜,确是一代代艺人含辛茹苦的艺术结晶。

  曲艺演员面对听众,与听众息息相通。戏曲演员虽然也面对观众,但却是扮上戏以后登台现身的,不像说唱者如此直接和听众进行感情交流。密切联系听众,与他们面对面地切磋琢磨,共同参与艺术实践,是曲艺的另一个重要特色。至于曲艺简便易行的特色,更是戏曲无法比拟。一两个人,一两件乐器,甚至只有一个人带一块醒木或一副竹板儿,不要化妆彩匣、衣箱行头,走到哪里说唱到哪里;戏曲有不可到之处,而曲艺则无所不至。

继承与创新

  曲艺历来有迅速反映现实、大胆干预生活的优良战斗传统。据说清嘉庆十九年(1814)夏天,江苏无锡的地主豪绅要填塞显应桥洞,截断太湖水源,农民群起而抗争,无锡评曲就迅速编写了曲目《显应桥》,声援了当地农民的斗争。相声名家张寿臣的《得胜图》为军阀丑态的画像,《文章会》对嘴尖皮厚“文士”的辛辣嘲讽,抨击时弊,鞭辟入里。而对人民的革命事业又作出尽情的讴歌,如1935年冬,当红军途经贵州北上抗日时,侗族歌师石戒福就编唱了琵琶歌《长征歌》,及时宣传了抗日主张;不少艺人为此还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如李素娇就因在敌后说唱瓦解敌人的《白军士兵出路歌》而遇难。曲艺这一优良战斗传统,世代相传,从未中断。直到粉碎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后,相声《帽子工厂》、《如此照相》、《假大空》、《特殊生活》等,如投枪匕首,猛烈地指向祸国殃民的丑类,博得了人民群众的赞扬。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曲艺艺术得到了空前的繁荣和发展,编演新曲目蔚然成风,如鼓词新作《渔夫恨》、《黄继光》,鼓书《石不烂赶车》,评弹《王孝和》、《一定要把淮河修好》,相声《夜行记》、《买猴儿》、《昨天》,好来宝《铁牤牛》,评书《烈火金钢》、《平原游击队》等,歌唱了美好的现实生活和当代英雄人物,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收到了较好的效果。随着曲艺创作的不断繁荣发展,也进行了大量的艺术革新工作,例如以形式简单的顺口溜见长的数来宝,就逐步演变成为能够述说复杂故事情节,描绘众多人物的快板书,句式和板式都有了很大的丰富;长于抒写缠绵委婉情景的京津梅花大鼓和苏州弹词等曲种,由于演唱新的生活和新的人物的需要,形式不断革新和创造,丰富了唱腔和伴奏乐器,唱出了高亢壮美的新腔。同时,在搜集、整理、挖掘传统曲种曲目上也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绩,如记录、整理了某些优秀演员的曲目和艺术经验,搜集、研究某一曲种的书词、唱词、音乐、图像资料,不仅积累了宝贵的史料,而且还丰富了上演曲目。尤以藏族《格萨尔王传》、扬州评话《武松》、山东快书《武松传》等长篇巨制传统曲作的整理和出版,引人注目,成绩显著。从20世纪80年代起,曲艺艺术在改革开放的新形势下更加蓬蓬勃勃地发展起来。不仅培养了一大批青少年曲艺演员,而且曲艺研究也得到了长足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