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子戏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曲子戏,流传于甘肃省敦煌市(敦煌曲子戏)、华亭县(华亭曲子戏)。曲子戏简称“曲子”,又有“念曲子”和“曲子戏”之别。

  念曲子也叫“地摊子”、“围鼓子”或“板凳戏”。据载:“曲子歌时,和以三弦、月琴、琵琶之属,节以音响。昔时私塾学子逢会节聚友歌唱,谓之念曲子”。它不需专设舞台,更不用化妆,似今日戏曲清唱,少到仅“三弦”配一“碟子”,即可演唱,许多山乡村落至今犹存。

  曲子戏就复杂些,它和其它戏曲演出一样,首先要化妆,其次是唱、念、做、打并重,再则还要有齐全的服饰、道具和复杂的文武场进行伴奏,并在舞台上演出。

  曲子戏的调很多,向有三十六小调,七十二大调之说。曲子戏的主要特点是主题集中,短小精悍,短者在台上演出十几分钟。剧目的题材除部分源于大戏(秦腔等)的某一特定片段(折戏)外,结合现实生活艺人编创的占有绝对优势。前者如《断桥亭》、《李彦贵卖水》、《四郎探母》、《刺目劝学》、《莺莺降香》、《白蛇盗草》等,后者如《张连卖布》、《老少换》《打懒婆娘》、《刘三抽烟》、《春姐找父》、《闹老爷》、《相面》、《二傻(读"瓜")子吆车》、《捅乱子休妻》、《双喜接妹》、《王婆骂鸡》、《大夫小妻》、《傻(读"瓜")女婿拜寿》、《白虱告状》、《白先生看病》、《十八摸》、《货郎担担子》、《跛子送丈母》、《两亲家打架》、《告斧头》、《张三背板凳》、《啃羊头》、《拉猴》、《瞎子接亲》、《瞎子嚷店》、《李志英站店》、《推磨》、《花子拾金》、《下四川》、《顶花砖》、《当皮袄》、《货郎背包袱》、《剜蔓菁》、《卖豆腐》等。在乐器伴奏上,文场面以三弦为主,配以板胡、二胡、笛子;武场面原以四页瓦、碰铃为主,后来受秦腔等大戏的影响,加上了干鼓、铙钹、勾锣等。曲子戏的曲调颇为丰富,其中某些独特的曲牌,如"山歌调"只用于"六瓶花"等; 但大多数与流传在陕西省眉县、户县一带的"眉户戏"曲牌有着血缘关系,而在具体演唱时也存在一定的差异;其整个声腔体系由一百多个曲调组成;就表达感情上看,可分为"苦(哭)音类"和"花(欢)音类"。为塑造人物、烘托气氛提供了丰富的要素;其音乐调式属"征调式"。

  曲子戏和其他民间文学艺术一样,在旧时代处于一种自生自灭的状态,据现存碑文及其他资料可以推知,最晚在宋代即开始在境内传唱。据健在的民间艺人回忆,清末民初相当兴盛,遍及7县(区)。1949年以后,随着大戏秦腔的普及,曲子戏虽时有兴衰,但总体上处于沉寂状态。但在交通不便的偏僻乡村仍是老百姓喜闻乐见的民间艺术形式。进入20世纪80年代之后,曲子戏与其他民间文学艺术一样,被视为民间文化遗产而得到广泛采集、整理。

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料

曲子戏·敦煌曲子戏

申报地区或单位:甘肃省敦煌市

  敦煌曲子戏是敦煌独有的地方戏种,亦称"小曲戏、"小调戏"。它源于明清时期的民间俗曲,清末民初在各地形成具有不同风格的地方小戏,如敦煌曲子戏、华亭曲子戏、新疆曲子戏、宁夏曲子戏等。曲子戏的唱腔属联腔体,由众多的曲牌连缀而成,在发展过程中又吸取了秦腔、眉户的艺术成分。

  敦煌曲子戏的演出形式有舞台演出和地摊坐唱两种,其中舞台演出俗称"彩唱",有文武场和服装道具,道白用当地方言,表演要求旦角扭得欢,走得漂,舞蹈轻盈活泼,形象生动,丑角则需幽默诙谐,滑稽伶俐。地摊坐唱俗称清唱,不受演出场地的限制,不需服装道具,只要唱者嗓子好、唱调准、曲调多、板路稳就可以入座献唱。曲子戏剧目题材广泛,多表现神话故事、历史传说及民间社会生活等。

  敦煌曲子戏的音乐唱腔吸收了陕西秦腔、眉户及甘肃各地曲子戏的各种曲调,是在民间音乐的基础上,发展形成的曲牌体戏曲音乐。它包容了文学、音乐、舞蹈、曲艺、特技等各种艺术成份。主要由剧本、曲调、曲牌三部分组成。其伴奏乐器文武兼备。剧本短小、情节曲折,语言生动,幽默滑稽。曲调非常丰富,欢调使人兴奋无比,悲调能够催人泪下。

  演出形式有舞台演出和地摊坐唱两种。舞台演出俗称彩唱,有演出场地、文武乐队和服装道具。道白均用敦煌方言中的河东腔和河西腔。对演员具有较高的表演要求,旦角扭的欢,走的漂,舞蹈轻盈活泼,形象生动。丑角幽默诙谐,滑稽伶俐,角色扮演者表情细腻,感情真切,使人看得出神。地摊坐唱,俗称清唱,不受演出场地的限制,不需服装道具,只要唱者嗓子好,唱调准,曲调多,板路稳就可以入座献唱,无拘无束。艺人怡然自得。听众心旷神怡,如醉如痴。

  敦煌曲子戏的剧目题材广泛。有神话故事、历史传说等社会生活各个方面,反映各个社会时代的风貌,歌颂真、善、美,鞭挞假、恶、丑。具有很高的审美价值。

  作为敦煌地区民间一度繁荣的地方戏曲,敦煌曲子戏已经在民间流传了上千年,至今逢年过节,民间仍有小规模演出。有研究表明,尽管在内容上有所演变,并增加了民间新创作和新的艺术形式,但在已经形成自己风格的敦煌曲子戏中,仍保留有敦煌遗书中的曲子词和曲调,这使敦煌文化的余脉在民间得到了延续。

  曲子戏以民间业余演出为主,专业演出团体很少。随着社会的变革和娱乐方式的多元化,曲子戏的生存空间变得越来越小,现已濒临失传。为保护和弘扬曲子戏,扩大影响,有关方面采取了举办曲子戏艺人培训班、邀请老艺人集中发掘、整理、传授曲子戏剧目和录音、录制剧目等多种措施,积累了一些宝贵的经验和资料。在此基础上,仍需巩固现有成果,将抢救、保护工作进一步推向深入。

曲子戏·华亭曲子戏

申报地区或单位:甘肃省华亭县

  甘肃华亭县地处关山东麓,古代是关陇通往西域的丝绸古道。总面积1186.55平方公里,辖5镇5乡,112个村,总人口155017人。

  华亭曲子戏是戏剧的一种,因流传地域不同,又称小曲子、"笑摊"、"地摊子"、"信子腔"等,具有元曲杂剧的历史遗留痕迹,唱腔属于联腔体,即由众多的曲牌连缀而成,常用曲调有100个左右,以《前月调》、《背宫》曲牌开头,《月调尾》收场,为平凉市所独有。其剧目全部是小折戏,它在剧终唱词中报"剧名"的特殊表演方式,在其它地方小戏中是绝无仅有的。

  华亭曲子戏源于宋、元,盛于明、清,尤以民国为最。华亭曲子戏起源较早,大致在宋、元时期处于清唱剧形式,后来随着时代的发展,曲子戏艺人不断吸收其它调牌、曲令、小调、民歌等音乐形式来丰富演唱内容。由于清唱形式渐渐不能满足人民群众对艺术的观感要求,于是一些民间艺人便根据元杂剧的风格及套路,编写了比较简单的演唱剧本,设置了基本情节、人物,携带一些简单短小道具,仍然使用清唱、说书时观众"围圈而坐"的习惯。整个曲子戏大约成熟于明、清两代,盛行于清末和民国初年,千百年来一直流传在华亭民间的一些固定乡村,具有强烈的口头传承意识。

  华亭曲子戏唱腔属联腔体,由众多的曲牌连缀而成。从内容上分为正剧、喜剧和悲剧。曲子以《前月调》、《后背宫》曲牌开头,《月调尾》收场,在剧终唱词中报剧名,一唱到底,唱词的长短句式及宫调,具有元曲、宋词遗风。保留了曲艺向戏曲蜕变的痕迹。剧目全为短小折戏,情节简单,演出时间上只在正月初五至二十三,平时婚丧及庙会时演出,至今仍保持自演自乐性。做功主要在表情和行为动作上,无武打戏,表演无固定程式,旗作轿、鼓作磨、鞭作马、帐子为床。行当分为生、旦、丑。乐队分文武:文乐队以三弦为主,辅以板胡、二胡、笛子、低胡;武乐队开场锣鼓打场子,演唱以"四页瓦"、水子(碰铃)敲出节奏。民国后由于秦腔眉户的传入,以呐河为界,呐河以北区域仍保留曲子戏的老腔老调和表演模式;呐河以南区域则吸收了眉户剧的某些特点,但从根本上还是以曲子戏调式及表演形式为主。

  华亭曲子戏由当地群众在春节期间自演自乐,没有经过文人的修饰改动,始终保护着浓烈的乡土气息,情调轻快流畅,语言风趣诙谐,逗人发笑,招人喜爱。以华亭为主,其它县(区)也有流传。在曲子戏艺人的促进和带动下,各地曲子戏班社传承有人,代代相接,使这一艺术之花在艰难中得以延续。

  曲子戏在华亭有较强大的演出班社、深厚广泛的群众基础和牢固的师承关系,有一定数量常年保持演出能力的优秀曲子戏演唱人及编导人员。但是,随着社会发展及文化艺术工作者经常深入农村,专业团体的大秦腔威胁了曲子戏的生存,一些交通发达文化繁荣的地方连原来演唱曲子戏的班社也唱起了秦腔。同时由于电视的兴起与普及,更加给土香土色的曲子戏给予了致命的打击,一些地方基本从此以后一蹶不振,至1990年前后统计,剧目失传50多个,曲牌失传一半,知名艺人不是过世,就是年事已高。因此曲子戏面临断档和失传的危险,需要列入国家级保护项目,用科学的手段和方法加以切实的保护,确保这一民间艺术奇葩经久不衰。

参见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