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公羊传注疏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春秋公羊传注疏》,二十八卷(内府藏本),公羊寿传,何休解诂,徐彦疏。东汉何休精研今文学,作《春秋公羊解诂》义疏,合经传于一编,废章句之学,为《公羊传》定三科九旨之凡例,又有五始、七等、六辅、二类,使《公羊传》从此成为有条例的经学。此书两《唐书》“艺文志”均未著录。作者徐彦,生平不详,《四库全书总目提要》采董逌《广川藏书志》的说法,谓彦当为贞观以后、宋以前人;清代学者王鸣盛认为可能是《北史》所载的徐尊明,阮元赞同王的意见,认为“其文章似六朝人,不似唐人”(《春秋公羊传注疏校勘记序》)。较之四库馆臣,王、阮的说法可能更有道理。但是由于这些意见都没有充足的证据,故通常仍然把此书和唐代其他的经疏放在一起。

  案《汉书·艺文志》:“《公羊传》十一卷。”班固自注曰:“公羊子,齐人。”(案《汉·艺文志》不题颜师古名者,皆固之自注。)颜师古《注》曰:“名高(案此据《春秋说》彦《疏》、《题词》之文,见徐彦疏所引。)徐彦《疏》引戴宏《序》曰:“子夏传与公羊高,高传与其子平,平传与其子地,地传与其子敢,敢传与其子寿。至汉景帝时,寿乃与齐人胡母子都著於竹帛。何休之《注》亦同。”(休说见《隐公二年》“纪子伯、莒子盟於密”条下。)今观《传》中有“子沈子曰”,“子司马子曰”,“子女子曰”、“子北宫子曰”,又有“高子曰”,“鲁子曰”,盖皆传授之经师,不尽出於公羊子。《定公元年传》“正棺於两楹之间”二句,《穀梁传》引之,直称沈子,不称公羊,是并其不著姓氏者亦不尽出公羊子。且并有“子公羊子曰”,尤不出於高之明证。知《传》确为寿撰,而胡母子都助成之。旧本首署高名,盖未审也。又罗璧《识遗》称公羊、穀梁自高、赤作《传》外,更不见有此姓。万见春谓皆姜字切韵脚,疑为姜姓假托。案邹为邾娄、披为勃鞮、木为弥牟、殖为舌职,记载音讹,经典原有是事。至弟子记其先师,子孙述其祖父,必不至竟迷本字,别用合声。璧之所言,殊为好异。至程端学《春秋本义》竟指高为汉初人,则讲学家臆断之词,更不足与辨矣。三《传》与《经》文,《汉志》皆各为卷帙。以《左传》附《经》始於杜预,《公羊传》附《经》则不知始自何人。观何休《解诂》但释《传》而不释《经》,与杜异例,知汉末犹自别行。今所传蔡邕《石经残字公羊传》,亦无《经》文,足以互证。今本以《传》附《经》,或徐彦作《疏》之时所合并欤?彦《疏》,《文献通考》作三十卷。今本乃止二十八卷。或彦本以《经》文并为二卷,别冠於前,後人又散入《传》中,故少此二卷,亦未可知也。彦《疏》,《唐志》不载。《崇文总目》始著录,称不著撰人名氏,或云徐彦。董逌《广川藏书志》亦称世传徐彦,不知时代,意其在贞元、长庆之後。考《疏》中“邲之战”一条,犹及见孙炎《尔雅注》完本,知在宋以前。又“葬桓王”一条,全袭用杨士勋《穀梁传疏》,知在贞观以後。中多自设问答,文繁语複,与邱光庭《兼明书》相近,亦唐末之文体。董逌所云,不为无理。故今从逌之说,定为唐人焉。

目录

  (据清代学者阮元主持校刻的《十三经注疏》)

参见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