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清传奇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山西右玉宝宁寺明代水陆画中的戏剧人物

  明清传奇汉语拼音:Minɡ-Qinɡ chuɑnqi;英语:chuanqi of Ming and Qing Dynasties),由宋元南戏发展而来,用海盐、余姚、弋阳、昆山等声腔演出的戏曲样式。发展、形成、流传于14世纪中叶至18世纪初,在明嘉靖、万历年间达到繁荣高峰,是中国戏曲发展的一个重要阶段。传奇一词本指唐宋文言短篇小说。源于唐人裴铏撰写的题为《传奇》的短篇小说集。据不完全统计,明清传奇现有存目约2,700种,其中有完整存本1,100多种。

兴起和发展

  明清传奇是以南戏为母体孕育成长起来的。朱明王朝倡导伦理纲常,禁毁禁演不符合统治思想的杂剧和南戏,传奇在明初并不发达。

  明中叶至嘉靖、万历年间,经济迅速发展,社会繁荣起来,各种矛盾也进一步激化。以左派王学为代表的哲学思潮对封建正统思想形成冲击,导致戏曲创作思想的活跃。从戏曲的发展看,杂剧虽未退出戏剧舞台,但南戏广泛流行于东南沿海巿井乡村,为传奇的产生创造了条件。陆容菽园杂记》记载成化年间浙江各地南戏流传的盛况,祝允明猥谈》惊呼余姚、海盐、弋阳、昆山四大声腔竞繁,徐渭南词叙录》则提供了四大声腔流行的情形:“今唱家称‘弋阳腔’,则出于江西,两京、湖南、闽、广用之;称‘余姚腔’者,出于会稽,常、润、池、太、扬、徐用之;称‘海盐腔’者,嘉、湖、温、台用之。唯‘昆山腔’只行于吴中,流丽悠远,出乎三腔之上……”

  嘉靖时,魏良辅改革昆腔,在四大声腔中逐渐脱颖而出,以苏州和太仓为中心向四方传播。一方面是昆腔的地位上升,另一方面是诸腔竞胜,其他声腔在本地区仍然演唱不衰,如弋阳腔演变为青阳、徽州、乐平等新的声腔。各种声腔都有自己的剧目,所有传奇剧本都可以通过“改调”用不同的声腔来演唱,如弋阳腔除“封神”、“西游”、“征东”、“征西”等传统历史戏及《长城记》、《珍珠记》、《同窗记》等大量传奇外,还能对其他声腔“改调歌之”。闽南、粤东则用本地声腔演唱《荔镜记》等剧作。

  明末清初,由于昆、弋竞胜形势下表演艺术的精进,昆腔仍称雄于剧坛。直到乾隆往后才发生变化。据李斗扬州画舫录》(乾隆六十年,1795)卷五记载,当时两淮盐务,例蓄花雅两部。雅部即昆山腔。花部有京腔秦腔弋阳腔梆子腔罗罗腔二黄调等,统谓之乱弹。在徽、汉两调的基础上,京剧吸收昆曲梆子腔而逐渐成为全国性的剧种。弋阳诸腔则在民间广泛流行,发展为许多新的地方戏曲声腔。由于昆、弋争胜,传奇的折子戏有所发展,许多传奇作品便借助于折子戏的演出而长期保留在舞台上。

创作

  南戏和传奇本是一回事,如有所区别,只能说南戏绝大多数是民间艺人的作品,传奇则多出地位较高的文人改编和创作,他们与宋元那些地位卑微的书会才人有所不同。明清传奇活跃在戏曲舞台上,用海盐、余姚、弋阳、昆山等四大声腔及其流变的诸腔演出。传奇创作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

  明洪武至嘉靖前(1368~1521) 这时期作品有李日华的《南西厢记》、王济的《连环记》、苏复之的《金印记》、沈采的《千金记》、邵灿的《香囊记》等120余种。明初传奇多是对历史故事或金元杂剧宋元南戏的改编。在艺术形式上虽然保持着南戏的特点,但也通过某些改革逐步确立了传奇剧本的体制。南戏与传奇的主要区别是:南戏不分出,嘉靖时传奇开始标出;南戏原多唱南曲,此时则较多地借用北曲,或运用南北合套,并扩大犯调范围;南戏以民间“俚曲”为主,在宫调上没有严格规定,传奇则采用宫调区分曲牌,逐渐形成以南九宫为体制的南曲音乐体系。这些特征,表明明初传奇在继承宋元南戏传统的基础上,吸收元杂剧的优点,使戏曲艺术形式日趋成熟。

  明嘉靖至崇祯(1522~1644) 为传奇创作的繁荣期,当首推汤显祖的《牡丹亭》为杰出代表。知名的作家有梁辰鱼张凤翼沈璟屠隆陈与郊梅鼎祚汪廷讷高濂周朝俊徐复祚叶宪祖凌濛初冯梦龙沈自晋阮大铖吴炳孟称舜袁于令等。与前期传奇相比,这时期作品内容有以下特点:①对社会黑暗、专制主义与统治集团的残暴、贪婪作了较深入的揭露和批判。如《鸣凤记》取材于现实,鞭挞了宦官专权的恐怖统治;《精忠旗》、《浣纱记》取材于历史,歌颂了人民的爱国主义精神。②对封建伦理道德和封建礼教作了尖锐的抨击,主张个性解放,赞扬叛逆封建传统的反抗精神。《焚香记》、《玉簪记》、《红梅记》等都是其中的优秀剧目。特别是《牡丹亭》,通过以“情”抗“理”这一戏剧主题,表现了先进的时代精神,代表了这时期传奇剧作所取得的高度成就。但才子佳人的俗套是这些传奇剧作的通病,还有一些作品宣扬封建迷信思想。

  清代顺治至乾隆(1644~1795) 在明末清初的社会大动荡中传奇创作又有新发展。以李玉为代表的苏州作家群写出了《清忠谱》等作品,反映了这一阶段的历史风貌。李玉的“一、人、永、占”四部剧作与苏州派其他作家的《乾坤啸》、《十五贯》、《渔家乐》、《琥珀匙》等都是昆曲经常上演的剧目。李渔也是这时期著名的曲家,有《笠翁十种曲》。康熙时期洪昇孔尚任的《长生殿》、《桃花扇》两部著名传奇是清代传奇的压卷之作,它们标志着在《牡丹亭》后,传奇创作达到了又一高峰。入清后尖锐的民族矛盾使一些作家假借历史人物和虚构故事抒发故国之思,如张大复的《如是观》,吴伟业的《秣陵春》。乾隆以后文化专制加重,戏剧重遭禁毁。这时期如蒋士铨王文治沈起凤厉鹗等的剧作很少有锋芒,传奇在思想与艺术上都趋于衰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