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显陵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中国的世界遗产:明清皇家陵寝之明显陵
中国的世界遗产:明显陵-外明塘
中国的世界遗产:明显陵-内明塘
中国的世界遗产:明显陵-棂星门
中国的世界遗产:明显陵-明楼(陵园的标志性建筑)
中国的世界遗产:明显陵-双茔城

  明显陵汉语拼音:Ming Xianling),位于湖北钟祥市城东北7.5公里的纯德山,是明世宗嘉靖皇帝的父亲恭睿献皇帝朱祐杬、母亲章圣皇太后的合葬墓,是中国明代帝陵中最大的单体陵墓。占地面积183.13公顷,整个陵园外罗城周长3600余米,由30余处规模宏大的建筑群组成。1988年元月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0年11月30日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批准列入《世界遗产名录》,2008年4月,国家旅游局批准为AAAA级旅游景区。

  明显陵是明嘉靖时期“大礼议”的产物,由于其特殊的历史背景,在规划布局和建筑手法上与其他帝王陵寝相比,有其独特之处。陵寝结构为“一陵两冢”,金瓶形的外罗城、九曲回环的御河、龙形神道和圆形内外明塘等,都是明代帝王陵寝中绝无仅有的。

  明显陵始建于明正德十四年(1519年),迄于明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历时四十年建成。红墙黄瓦,金碧辉煌,蜿蜒起伏于山峦叠障之中。由30余处规模宏大的建筑群组成,依山间台地渐次布列有纯德山碑、敕谕碑、外明塘、下马碑、新红门、旧红门、御碑楼、望柱、石像生、棂星门、九曲御河、内明塘、棱恩门、陵寝门、双柱门、方城、明楼、前后宝城等,疏密有间,错落有致,尊卑有序,建筑掩映于山环水抱之中,相互映衬,如同“天设地造”,是建筑艺术与环境美学相结合的天才杰作。明显陵原始建筑和环境风貌保存完好,建筑规模宏大,陵寝结构独特,文化内涵丰厚,堪称中国帝陵的璀璨明珠。

历史

  朱祐杬为明宪宗第四子,因长子、次子早夭,伦序为次子,并于成化二十三年(1487年)封为兴王。弘治七年(1494年)就藩湖广安陆州。正德十四年(1519年)逝世,葬在安陆州城外的松林山。

  正德十六年(1521年),兴献王世子朱厚熜(因正在守制,没有即王位,故称世子)继其堂兄明武宗帝位,即明世宗,随后于嘉靖元年(1522年)三月追尊兴献王为帝,并下令将兴献王园寝按帝陵规制进行改建。嘉靖二年(1523年)将陵区建筑黑瓦改为黄琉璃瓦。嘉靖三年三月,将兴献帝之陵定名为显陵。嘉靖六年十二月,“命修建显陵如天寿山七陵之制”,对显陵进行扩建,并亲自撰写显陵碑文。嘉靖七年建成方城明楼,立献皇帝庙号碑,并建红门、碑亭、石像生,共花费白银60万两,先后征用湖广布政司各府州县民夫二万余人。

  嘉靖十年二月,明世宗为其父加尊号“恭睿渊仁宽穆纯圣献皇帝”,派成国公朱麟和礼部侍郎严嵩前往显陵祭告,并改松林山为纯德山。

  嘉靖十七年(1538年),明世宗生母章圣皇太后蒋氏去世,朱厚熜拟将母亲葬于昌平天寿山陵区,并将父亲梓宫迁至北京,但旋又觉得不妥,“显陵奉藏皇考体魄将二十岁,忍启露于风尘之间,撼摇于途路之远”,遂亲临安陆(已改名为承天府)视察显陵风水。在纯德山视阅后,朱厚熜认为此地风水优于天寿山陵区的大峪山,遂罢迁陵念头。但因显陵是在王陵规制上翻建的,“虽尝增修,犹多未称”,决定再度扩建显陵园区。嘉靖十八年七月,显陵新地宫落成,献皇帝与献皇后梓宫合葬于其中。

  1642年,李自成军队攻陷承天,城陷后次日即放火焚毁明显陵地面建筑,并开挖宝顶,但因突然“风雨大作,雷电交加”而终止。清朝时期,曾下令钟祥府对明显陵遗址妥善保护。

  1988年元月,明显陵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0年11月30日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2008年4月,明显陵被国家旅游局批准为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

建筑特色

  明显陵是由藩王园寝改建为帝陵的,因此在形制上同明朝其他帝陵有许多不同的地方,最主要的三个特征,一是双重宝顶,一是在明楼前设置明堂水,一是在陵区内开挖一条“九曲河”,并设置五处石桥。

  兴献王生前笃信道教,因此其陵寝多处显示出道教特色。明显陵陵区外围有一道外罗城,平面呈宝瓶形状。自最南端的新红门入内后即为长达1300多米的神道,过石桥为旧红门,再内为碑亭、石像生、棂星门(龙凤门)。过棂星门后,神道先向西、然后向东作反S形弯曲,如同游龙蜿蜒。过五处石桥中的最后一处后,即可见圆形水塘,因其位于明堂位(正南方),因此又被称为“明堂”或“明堂水”。

  明堂水之北为祾恩门(现已不存),原门面阔三间,进深二间,建有月台,前后三出云龙丹陛,门两边有琉璃影壁,影壁正面为绿色琉璃的蟠枝图案,背面为双龙腾跃。祾恩门外原设有神厨、神库、宰牲亭、神宫监等附属建筑。祾恩门之内为祾恩殿,从遗留柱础判断,应为面阔五间,进深四间的建筑,后有抱厦,前为月台。祾恩殿之后为内红门,门内为二柱门和石五供。

  明显陵的宝顶有前后两座,中间由瑶台(石砌甬道)相连。前宝顶是在兴献王园寝宝顶的基础上培土增建而成,东西宽112米,南北长125米,前为方城明楼。后宝顶直径为110米,下为地宫,安放睿宗帝后梓宫。环绕宝城的排水孔道有99个汉白玉雕刻的龙头散水,极为壮观。

  明显陵虽然在明末被焚毁,但几乎全部石构建筑都得以幸存,木构建筑的宫殿石基、石雕栏杆和螭首散水等构件,以及琉璃琼花和双龙影壁亦保存完好。

景点

瑶台与双茔城

  在明代帝陵中,前后两个宝城的建置可谓绝无仅有。显陵前后两个宝城的形成与其主人身份的变化紧密相关。前宝城建于正德十五年(1520年),是朱祐杬死后按藩王规制建兴献王坟时建造的。 朱厚熜登基后,追封其父为“兴献帝”,嘉靖十七年(1538年),其母病故,围绕是迁葬北京还是合葬显陵,嘉靖帝派人调查并打开了显陵地宫,发现地宫出水。嘉靖十八年(1539年),世宗亲临钟祥,并亲自策马登上宝城,在显陵后部立表,选定新址,出示新的地宫宝城图纸,按图修建,将其父母合葬于新寝,两宝城之间用很长的平台连接起来称为“瑶台”。所以在明代陵寝中,独显陵有两个宝城,中间有一瑶台的特殊格局,且每个宝城都建有一套月牙城、哑巴院和琉璃影壁,并有独立的排水系统,这是显陵的独特之处。

碑亭

  碑亭众多可谓显陵的第二个特点,同时也增加了显陵旅游的特色。

  明代帝陵中的皇陵和孝陵原本都只建有一座碑亭,即皇陵的重建皇陵碑亭、孝陵的神功圣德碑楼。直到嘉靖帝即位,分别封皇陵、孝陵、祖陵的所在地为“翔圣山”、“神烈山”和“基运山”并加建碑亭(祖陵另建祭告碑亭)之后,三陵才各有两座碑亭。位于北京天寿山的长陵原只建有神功圣德碑楼,内立神功圣德碑即圣德碑。嘉靖二十一年(1542年),朱厚熜在长陵陵门内左侧增建碑亭一座,并在献陵、景陵、裕陵、茂陵、泰陵、康陵前添建功德碑及碑亭,只是有碑无字。此后,天寿山各陵皆遵从其制。

  而显陵的碑亭数量远远多于上述各陵。从敕封纯德山碑算起,已经发现或有文献记载的还有“山曲碑”、睿功圣德碑、纪瑞文碑、纯德山祭告碑、加上尊谥记文碑、御赐祭文碑和御赐谥册志文碑、明楼碑等九通之多,除建于棱恩殿内的加上尊谥记文碑外,率皆建有碑亭(楼),远非明代其它各帝陵可比。

双龙琉璃影壁

  棱恩门两侧精美的琉璃影壁,为明代各帝陵所无。从现存墙体看,为琉璃仿木形式,上部为瓦檐,檐下是琉璃仿木构件,下部为须弥座,花心正面为琼花图案,背面为双龙图案,其做工非常精美。

外罗城和内罗城

  作为独立的陵区,显陵在陵区周围建有高墙,与陵宫区围墙相对,分别称为外罗城和内罗城。显陵的增筑系仿天寿山七陵之制,而此七陵只有陵宫区围墙,每座陵寝并无单独的外罗城,只是在天寿山陵区周围建有防卫森严的城墙。显陵之后,世宗在为自己修建永陵的时候,在陵宫区围墙之外,加建了外罗城一道,并为后世的定陵所仿效,形成了独特的帝陵制度。因此,可以说显陵的外罗城是永陵、定陵外罗城的先声。

九曲御河

  御沟,以其形式明确结合风水意向的“弯曲有形”,被当地称为“九曲河”,是显陵陵区的主要排水设施。虽然明代各陵都非常重视陵区的排水、泄洪,开挖或利用天然河流形成御沟,然而显陵御沟以其排水体系之完善、体现风水理论之完美,与前七陵形成显著的区别,成为显陵文物特色和旅游资源中的重要内容。

内、外明塘

  在显陵的规划布局中,可能与睿宗和世宗笃信道教有关,按风水意向设计了内、外明塘。“明塘”取“明堂”谐音,明堂是风水理论中的重要概念,原意为陵区内部开阔的空地,靠近核心——“穴”的,为内明堂,不宜太宽阔,可“藏风聚气”;靠近外围的,为外明堂,要宽阔而忌狭窄,以为长久发展之计。 内明堂的位置在棱恩门前,在较为开阔的广场中凡设置一池塘,《兴都志》与《承天大志》记载均称作“内明塘”。在中轴线上旧红门以南,还有一外外明塘。内、外明塘的建置为天寿山各陵所无,同时也是现在已知明代陵寝中的孤例。

龙形神道

  显陵是明代帝陵中唯一整体保留神路龙鳞具体做法的陵寝。中间铺筑石板,谓之“龙脊”,两侧以鹅卵石填充,谓之“龙鳞”,外边再以牙子石收束,总称为“龙鳞道”。这种做法既能满足陵寝建筑的功能需求,又经济可行,充分显示了古人的智慧,同时也为明代其它陵被神路的复原提供了实物依据。

新红门和旧红门

  新红门为外罗城的门户,是显陵陵区入口的标志,也是显陵由王墓扩建为帝陵的重要标志之一。与之相对应是旧红门,旧红门是显陵为王墓时的门户。最为独特的是,新旧两重红门不在一条中轴线上,这在中国古代传统建筑中是很少见的,但同时它也成为中国明代“陵制当与山水相称”的陵寝建筑文化的成功范例。

参考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