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五代史·志十·选举志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旧五代史二十四史之一,记载五代历史的纪传体史书北宋薛居正等撰。原名《梁唐晋汉周书》,概称《五代史》。书中叙述后梁后唐后晋后汉后周共54年的历史。因系五代各自为书,故原名《梁唐晋汉周书》。原本已佚,今本系乾隆修《四库全书》时,馆臣邵晋涵等自《永乐大典》中辑出,是二十四史中唯一辑本。乾隆四十年(1775年),《旧五代史》定为正史,是二十四史中的最后一部列入正史的史书。共150卷,有《梁书》24卷,《唐书》50卷,《晋书》24卷,《汉书》11卷,《周书》22卷,志12卷。《旧五代史》取材于各朝实录及范质《五代通录》等书,文献完备,史料较丰富。
  >>> 上一卷 志九·刑法志  >>> 下一卷 志十一·职官志  >>> 旧五代史·目录

志十 选举志

  按《唐典》,凡选授之制,天官卿掌之,所以正权衡而进贤能也;凡贡举之政,春官卿掌之,所以核文行而第隽秀也。洎梁氏以降,皆奉而行之,纵或小有厘革,亦不出其轨辙。今采其事。备纪于后,以志五代审官取士之方也。

  梁开平元年七月,敕:「近年举人,当秋荐之时,不亲试者号为'拔解',今后宜止绝。」四月,兵部尚书、权知贡举姚洎奏:「近代设文科、选胄子,所以纲维名教,崇树邦本也。今在朝公卿亲属、将相子孙,有文行可取者,请许所在州府荐送,以广疏材之路。」从之。《文献通考》:唐时知贡举皆用礼部侍郎,梁开平中,始命兵部侍郎杨涉权知贡举。

  唐同光二年十月,中书奏,请停举选一年。敕:「举、选二门,国朝之重事,但要精确,难议权停,宜准常例处分。」

  天成元年八月,敕:「应三京、诸道,今年贡举人,可依常年取解,仍命随处量事,津送赴阙。」五年二月九日,敕:「近年文士,轻视格条,就试时疏于帖经,登第后耻于赴选。宜绝躁求之路,别开奖劝之门。其进十科已及第者,计选数年满日,许令就中书陈状,于都堂前各试本业诗赋判文。其中文艺灼然可取者,便与除官;如或事业不甚精者,自许准添选。」

  晋天福三年三月,翰林学士承旨、兵部侍郎、权知贡举崔棁奏:「臣谬蒙眷渥,叨掌文衡,实忧庸懦之材,不副搜罗之旨,敢不揣摩顽钝,杜绝阿私,上则显陛下求贤,次则使平人得路。但以今年就举,比常岁倍多,科目之中,凶豪甚众。每驳榜出后,则时有喧张,不自省循,但言屈塞,互相朋扇,各出言词,或云主司不公,或云试官受赂,实虑上达圣听,微臣无以自明,昼省夜思,临深履薄。今臣欲请令举人落第之后,或不甘心,任自投状披陈,却请所试,与疏义对证,兼令其日一甲同共校量,若独委试官,恐未息词理。傥是实负抑屈,则所司固难逭宪章;如其妄有陈论,则举人乞痛加惩断。冀此际免虚遭谤议,亦将来可久远施行。傥蒙圣造允俞,伏乞降敕处分。」从之。

  五年三月,诏:「及第举人与主司选胜筵宴,及中书舍人靸鞋接见举人,兼兵部、礼部引人过堂之日,幕次酒食会客,悉宜废之。」四月,礼部侍郎张允奏曰:「明君侧席,虽切旁求;贡士观光,岂宜滥进。窃窥前代,未设诸科,始以明经,俾升高第。自有《九经》、《五经》之后,及《三礼》、《三传》已来,孝廉之科,遂因循而不废,搢绅之士,亦缄默而无言,以至相承,未能改作。每岁明经一科,少至五百以上,多及一千有余,举人如是繁多,试官岂能精当?况此等多不究义,惟攻帖书,文理既不甚通,名第岂可妄与!且常年登科者不少,相次赴选者甚多,州县之间,必无遣阙,辇毂之下,须有稽留,怨嗟自此而兴,谤讟因兹而起。但今广场大启,诸科并存,明经者悉包于《九经》、《五经》之中,无出于《三礼》、《三传》之内,若夫厘革,恐未便宜,其明经一科,伏请停废。」又奏:「国家悬科待士,贵务搜扬;责实求才,须除讹滥。童子每当就试,止在念书,背经则虽似精详,对卷则不能读诵。及名成贡部,身返故乡,但克日以取官,更无心而习业,滥蠲徭役,虚占官名,其童子一科,亦请停废。」敕明经、童子、宏词、拔萃、明算、道举、百篇等科并停。

  七年五月,敕:「应诸色进策人等,皆抱材能,方来投献,宜加明试,俾尽臧谋。起今后应进策条,中书奏覆,敕下,其进策人委门下省试策三道,仍定上、中、下三等。如是元进策内有施行者,其所试策或上或中者,委门下省给与减选,或出身优牒合格。参选日,其试策上者,委铨司超壹资注拟;其试策中者,委铨司依资注拟。如是所试策或上或中,元进策条并不施行;所试策下,元进策条内有施行者,其本官并仰量与恩赐发遣。若或所试策下,所进策条并不施行,便仰晓示发遣,不得再有投进。余并准前后敕文处分。」

  开运元年八月,诏曰:「明经、童子之科,前代所设,盖期取士,良谓通规。爰自近年,暂从停废,损益之机未见,牢笼之义全亏。将阐斯文,宜依旧贯,庶臻至理,用广旁求。其明经、童子二科,今后复置。」十一月,工部尚书、权知贡举窦贞固奏:「进士考试杂文及与诸科举人入策,历代已来,皆以三条烛尽为限,长兴二年,改令昼试。伏以悬科取士,有国常规,沿革之道虽殊,公共之情难失。若使就试两廊之下,挥亳短景之中,视晷刻而惟畏稽迟,演词藻而难求妍丽,未见观光之美,但同款答之由,既非师古之规,恐失取人之道。今欲考试之时,准旧例以三条烛为限。其进士并诸色举贡人等,有怀藏书册入院者,旧例扶出,不令就试,近年以来,虽见怀藏,多是容纵。今欲振举弛紊,明辨臧否,冀在必行,庶为定式。」

  汉乾祐二年,刑部侍郎边归谠上言:「臣窃见每年贡举人数甚众,动引五举、六举,多至二千、三千,既事业不精,即人文何取。请敕三京、鄴都、诸道州府长官,合发诸色贡举人文解者,并须精加考校,事业精研,即得解送,不得滥有举送,冀塞滥进之门,开兴能之路。」敕从之。其间条奏未尽处,下贡院录天福五年四月二十七日敕文,告谕天下,依元敕条件施行,如有固违,其随处考试官员,当准敕条处分。

  周广顺二年二月,礼部侍郎赵上交奏:「贡院诸科,今欲不试泛义,其口义五十道,改试墨义十道。」从之。三年正月,赵上交奏:「进士元试诗赋各一首,帖经二十帖、对义五通,今欲罢帖经、对义,别试杂文二首、试策一道。」从之。其年八月,刑部侍郎、权知贡举徐台符奏:「请别试杂文外,其帖经、墨义,仍依元格。」从之。

  显德二年三月,礼部侍郎窦仪奏:「请诸科举人,若合解不解、不合解而解者,监试官为首罪,勒停见任,举送长官,奏闻取裁。监试官如受赂,及今后进士,如有倩人述作文字应举者,许人言告,送本处色役,永不进仕。」

  唐同光四年三月,中书门下奏议:「左拾遗王松、吏部员外郎李慎仪上疏,以诸道州县,皆是摄官,诛剥生灵,渐不存济。比者郭崇韬在中书日,未详本朝故事,妄被闲人献疑,点检选曹,曲生异议,或告赤欠少,一事阙违,保内一人不来,五保即须并废,文书一纸有误,数任皆不勘详。其年选人及行事官一千二百五十余员,得官者才及数十,皆以渝滥为名,尽被焚毁弃逐,或毙踣于旅店,或号哭于道途。以至二年已来,选人不敢赴集,铨曹无人可注,中书无人可除,去年阙近二千,授官不及六十。伏请特降敕文,宣布遐迩,明往年制置,不自于宸衷,此日焦劳,特颁于睿泽。望以中书条件及王松等所论事节,委铨司点检,务在酌中,以为定制。」从之。时议者以铨注之弊,非止一朝,搢绅之家,自无甄别,或有伯叔告赤,鬻于同姓之家,随赂改更,因乱昭穆,至有季父伯舅反拜侄甥者。郭崇韬疾恶太深,奏请厘革,豆卢革、韦说僶俛赞成。或有亲旧讯其事端者,韦说曰:「此郭汉子之意也。」及崇韬诛,韦说即教门人王松上疏奏论,故有此奏。识者非之。

  天成四年冬十月丙申,诏曰:「本朝一统之时,除岭南、黔中去京地远,三年一降选补使,号为南选外,其余诸道及京百司诸色选人,每年动及数千,分为三选,尚为繁重。近代选人,每年不过数百,何必以一司公事,作三处官方。况有格条,各依资考,兼又明行敕命,务绝阿私,宜新公共之规,俾慎官常之要。其诸道选人,宜令三铨官员,都在省署子细磨勘,无违碍后,即据格同商量注拟,连署申奏,仍不得踵前于私第注官,如此则人吏易可整齐,公事亦无迟滞。」

  长兴元年三月,敕:「凡是选人,皆有资考,每至赴调,必验文书,或不具全,多称失坠,将明本末,须示规程。其判成诸色选人,黄甲下后,将历任文书告赤连粘,宜令南曹逐缝使印,都于后面粘纸,其前后历任文书,都计多少纸数,仍具年月日,判成授某官。」盖惧其或分假于人故也。其年十月,中书奏:「吏部流内铨诸色选人,先条流试判两节,并委本官优劣等第申奏。文优者宜超一资注拟,其次者宜依资,更次者以同类官注拟,所以励援毫之作,亦不掩历任之劳。其或于理道全疏者,以人户少处州县同类官中比拟,仍准元敕,业文者任征引古今,不业文者但据公理判断可否。不当,罪在有司。兼诸色选人,或有元通家状,不实乡里名号,将来赴选者,并令改正,一一坚本贯属乡县,兼无出身,一奏一除官等,宜并不加选限。」从之。

  应顺元年闰正月丁卯,中书门下奏:「准天成二年十二月敕,长定格应经学出身人,一任三考,许入下县令、下州录事参军,亦入中下州录事参军;两任四考,许入中下县令、中州录事参军;两任六考,许入上县令及紧州录事参军。凡为进取,皆有因依,或少年便受好官,或暮齿不离卑任。况孤贫举士,或年四十,始得经学及第,八年合选,方受一官,在任多不成三考,第二选渐向蹉跎,有一生终不至令录者,若无改革,何以发扬?自此经学出身,请一任两考,许入中下县令、下州录事参军者。」诏曰:「参选之徒,艰辛不一,发身迟滞,到老卑低,宜优未达之人,显示惟新之泽。其经学出身,一任两考,元敕入下县令、下州录事参军,起今后更许入中下县令、下州录事参军;一任三考者,于人户多处州县注拟,如于近敕条内,资叙无相当者,即准格循资考入官;其两任四考者,准二任五考例入官,余准格条处分。」

  晋天福三年正月,诏曰:「举选之流,苦辛备历,或则耽书岁久,或则守事年深,少有违碍格条,例是不知式样。今则方求公器,宜被皇恩,所有选人等,宜令所司,除元驳放及落下事由外,如无违碍,并与施行。仍令所司遍下诸道,起今后文解差错,过在发解州府官吏。

  汉乾祐二年八月,右拾遗高守琼上言:「仕宦年未三十,请不除授县令。」因下诏曰:「起今后诸色选人,年七十者宜注优散官;年少未历资考者,不得注授令录。」其年十二月,中书门下奏:「应诸出选门官并历任内曾升朝及两使判官,今任却授令录者,并依见任官选数赴集。」从之。

  周广顺元年二月,诏曰:「自前朝廷除官,铨司选授,当其用阙,皆禀旧规。近闻所得官人,或他事阻留,或染疾淹驻,始赴任者既过月限,后之官者遂失期程,以至相沿,渐成非次。是致新官参谢欲上,旧官考秩未终,待满替移,动逾时月,凋残一处,新旧二官,在迎送以为劳,必公私之失绪。今后应诸道州府录事参军、判司、县令、主簿等,宜令本州府,以到任月日,旋具申奏及报吏部,此后中书及铨司,以到任月日用阙,永为定制。」其年十月,诏曰:「选部公事,比置三铨,所有员阙选人,分在三处,每至注拟之际,资叙难得相当。况今年选人不多,宜令三铨公事,并为一处,委本司长官通判,同商量可否施行。今当开泰之期,宜轸单平之众,自今后合格选人,历任无违碍者,并仰吏部南曹判成,如文解差错,不合式样,罪在发解官吏。」

  >>> 上一卷 志九·刑法志  >>> 下一卷 志十一·职官志  >>> 旧五代史·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