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五代史·周书十二·列传一·后妃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旧五代史二十四史之一,记载五代历史的纪传体史书北宋薛居正等撰。原名《梁唐晋汉周书》,概称《五代史》。书中叙述后梁后唐后晋后汉后周共54年的历史。因系五代各自为书,故原名《梁唐晋汉周书》。原本已佚,今本系乾隆修《四库全书》时,馆臣邵晋涵等自《永乐大典》中辑出,是二十四史中唯一辑本。乾隆四十年(1775年),《旧五代史》定为正史,是二十四史中的最后一部列入正史的史书。共150卷,有《梁书》24卷,《唐书》50卷,《晋书》24卷,《汉书》11卷,《周书》22卷,志12卷。《旧五代史》取材于各朝实录及范质《五代通录》等书,文献完备,史料较丰富。
  >>> 上一卷 周书十一·恭帝纪  >>> 下一卷 周书十三·列传二·宗室  >>> 旧五代史·目录

周书十二 列传一 后妃

  太祖圣穆皇后柴氏,邢州龙岗人,世家豪右。太祖微时,在洛阳闻后贤淑,遂聘之。《东都事略·张永德传》云:周太祖柴后,本唐庄宗之嫔御也。庄宗没,明宗遣归其家,行至河上,父母迓之,会大风雨,止于逆旅数日。有一丈夫走过其门,衣弊不能自庇。后见之,惊曰:「此何人耶?」逆旅主人曰:「此马步军使郭雀兒者也。」后异其人,欲嫁之,请于父母。父母恚曰:「汝帝左右人,归当嫁节度使,奈何欲嫁此人?」后曰:「此贵人也,不可失也。囊中装分半与父母,我取其半。」父母知不可夺,遂成婚于逆旅中。所谓郭雀兒,即周太祖也。太祖壮年,喜饮博,好任侠,不拘细行,后规其太过,每有内助之力焉。世宗皇帝即后之侄也,幼而谨愿,后甚怜之,故太祖养之为己子。太祖尝寝,后见五色小蛇入颧鼻间,心异之,知其必贵,敬奉愈厚,未及贵而厌代。太祖即位,乃下制曰:「义之深无先于作配,礼之重莫大于追崇。朕当宁载思,抚存怀旧。河洲令德,犹传荇菜之诗;妫汭大名,不及珩璜之贵。俾盛副笄之礼,以伸求剑之情。故夫人柴氏,代籍贻芳,湘灵集庆。体柔仪而陈阙翟,芬若椒兰;持贞操以选中珰,誉光图史。懿范尚留于闺阃,昌言有助于箴规。深惟望气之艰,弥叹藏舟之速,将开宝祚,俄谢璧台。宜正号于轩宫,俾潜耀于坤象,可追命为皇后。仍令所司定谥,备礼册命。」既而有司上谥曰圣穆。显德初,太祖神主入庙,以后祔于其室。

  淑妃杨氏,镇州真定人。父宏裕,真定少尹。《东都事略·杨廷璋传》云:父宏裕,少渔貂裘陂,有以二石雁授之者,其翼一掩左,一掩右,曰:「吾北岳使也。」言讫不知所之。是年生女,为周太祖淑妃,明年生廷璋。当河朔三镇全盛之时,所属封疆,制之于守帅,故韶颜美媛,皆被选于王宫。妃幼以良家子中选,事赵王王镕。张文礼之乱,妃流离于外。唐明宗在籓,录其遗逸。安重诲保庇妃家,致其仕进,父母即以妃嫁于乡人石光辅,不数年嫠居。太祖佐汉之初,属圣穆皇后弃世,闻妃之贤,遂以礼聘之。《宋史·杨廷璋传》:有姊寡居京师,周祖微时欲聘之,姊不从。令媒氏传言恐逼,姊以告廷璋。廷璋往见周祖,归谓姊曰:「此人姿貌异常,不可拒。」姊乃从之。妃睦族抚孤,宜家内助,甚有力焉。晋天福末,卒于太原,因留葬于晋郊。广顺元年九月,追册为淑妃。太祖凡一后三妃,及嵩陵就掩,皆议陪祔。时以妃丧在贼境,未及迁窆,世宗乃诏有司于嵩陵之侧,预营一冢以虚之,俟贼平即议襄事。显德元年夏,世宗征河东,果成素志焉。

  妃兄廷璋,蚤事太祖,即位累历内职,出为晋州节度使。皇朝抚运,移镇邢州,又改鄜州,受代归阙,卒于私第。

  贵妃张氏,恆州真定人也。祖记,成德军节度判官、检校兵部尚书。父同芝,本州谘呈官、检校工部尚书,事赵王王镕,历职中要。天祐末,赵将张文礼杀王镕,以镇州归梁,庄宗命将符存审讨平之。时妃年尚幼,有幽州偏将武从谏者,驻騑于家,见妃韶令,乃为其子聘之。武氏家在太原。太祖从汉祖镇并门,属杨夫人以疾终,无何武氏子卒,太祖素闻妃之贤,遂纳为继室。太祖贵,累封至吴国夫人。汉隐帝末,萧墙变起,屠害大臣,太祖在鄴都被谗,妃与诸皇属同日遇害于东京旧第。太祖践阼,追册为贵妃,发哀,故世宗有起复之命。世宗嗣位,以太祖旧宅即妃遇祸之地,因施为僧院,以皇建为名焉。

  德妃董氏,常山灵寿人也。祖文广,唐深州录事参军。父光嗣,赵州昭庆尉。妃孩提颖悟,始能言听,按丝管而能辨其声。年七岁,遇镇州乱,亲党羁离,与妃相失。潞州牙将得之,匿于褚中。其妻以息女不育,得妃怜之,过于所生,姆教师箴,功容克备。妃家悲念,其兄瑀诸处求访,垂六七年。后潞将入官于朝,妃之乡亲颇有知者,瑀见潞将,欣归之,时年十三。妃归逾年,嫁为里人刘进超之妻,进超为内职,及契丹破晋之岁,陷蕃殁焉,妃嫠居洛阳。太祖杨淑妃与妃乡亲,平居恆言妃贤德。太祖从汉祖幸洛,因忆淑妃之言,寻以礼纳之。鼎命初建,张贵妃遇祸,中宫虚位,乃册为德妃。太祖自圣穆皇后蚤世以来屡失邦媛,中帏内助惟妃存焉,加以结珮脱簪,率由令范。广顺三年夏,遇疾,医药之际,属太祖兗海之征,车驾将行,妃奏曰:「正当暑毒,劳陛下省巡,明发宵征,须人供侍,司簿已下典事者,各已处分从行。」太祖曰:「妃疾未平,数令诊视,此行在近,无繁内人。」及太祖驻跸鲁中,妃志欲令内人进,发中使往来言之。太祖手敕郑仁诲曰:「切虑德妃以朕至兗州行营,津置内人承侍。缘诸军在野,不可自安,令郑仁诲专心体候。如德妃津置内人东来,便须上闻约住,或取索鞍马,不得供应。如意坚确,即以手敕示之。」既而平定兗州,车驾还京,妃疾无减,俄卒于大内,时年三十九。辍朝三日。

  妃长兄瑀,以左赞善大夫致仕,仲兄元之、季兄自明,皆累历郡守。

  世宗贞惠皇后刘氏,将家女也,幼归于世宗。汉乾祐中,世宗在西班,后始封彭城县君。世宗随太祖在鄴,后留居邸第。汉末李业等作乱,后与贵妃张氏及诸皇族同日遇祸。国初,追封彭城郡夫人。显德四年夏四月,追册为皇后,谥曰贞惠,陵曰惠陵。

  宣懿皇后符氏,祖存审,事后唐武皇、庄宗,位极将相,追封秦王。父彦卿,天雄军节度使,封魏王。后初适李守贞之子崇训。汉乾祐中,守贞叛于河中,太祖以兵攻之,及城陷,崇训自刃其弟妹,次将及后,后时匿于屏处,以帷箔自蔽,崇训仓黄求后不及,遂自刎,后因获免。太祖入河中,令人访而得之,即遣女使送于其父,自是后常感太祖大惠,拜太祖为养父。世宗镇澶渊日,太祖为世宗聘之。后性和惠,善候世宗之旨,世宗或暴怒于下,后必从容救解,世宗甚重之,及即位,册为皇后。世宗将南征,后常谏止之,言甚切直,世宗亦为之动容,洎车驾驻于淮甸,久冒炎暑,后因忧恚成疾。显德二年七月二十一日,崩于滋德殿,时年二十有六。世宗甚悼之。既而有司上谥曰宣懿,葬于新郑,陵曰懿陵。案:世宗有两符后,其后符后,即宣懿之女弟也,入宋称符太后,是书不为立传,未免阙略。《五代史补》:世宗皇后符氏,即魏王彦卿之女。时有相工视之大惊,密告魏王曰:「此女贵不可言。」李守贞素有异志,因与子崇训娶之,礼毕,守贞甚有喜色。其后据河中叛,高祖为枢密使,受命出征。后知高祖与其父有旧,城破之际,据堂门而坐,叱诸军曰:「我符魏王女也,魏王与枢密太尉,兄弟之不若,汝等慎勿无礼。」于是诸军耸然引退。顷之,高祖至,喜曰:「此女于白刃纷拏之际保全,可谓非常人也。」乃归之魏王。至世宗即位,纳为皇后。既免河中之难,其母欲使出家,资其福寿,后不悦曰:「死生有命,谁能髡首跣足以求苟活也!」母度不可逼,遂止。世宗素以后贤,又闻命不以出家为念,愈贤之,所以为天下母也。

  史臣曰:周室后妃凡六人,而追册者四,故中闱内则,罕得而闻,惟董妃、符后之懿范,亦无愧于彤管矣。案:是书无外戚传,考《五代会要》云:周太祖第三女乐安公主,为汉室所害,广顺元年二月追封,至显德四年四月,又追封莒国长公主。第四女寿安公主,降张永德,广顺元年四月封,至显德元年,封晋国长公主。第五女永宁公主,广顺元年九月追封,至显德四年四月,又追封梁国长公主。

  >>> 上一卷 周书十一·恭帝纪  >>> 下一卷 周书十三·列传二·宗室  >>> 旧五代史·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