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昌调腔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新昌调腔中国古老的戏曲声腔之一,又名掉腔绍兴高调新昌高腔,以新昌为中心,流布于浙东绍兴萧山上虞余姚嵊县宁海等地。被认为是明代南戏四大声腔之一余姚腔的惟一遗音。明代越地出现调腔,俗称高腔或高调。调腔流行于旧绍兴府、台州府所属各县和宁波舟山温州及浙西等部分区。曲牌体唱腔有调腔、昆腔、四平,以调腔为主,并有帮腔,是绍兴地区唯一以南北曲为剧本、曲调体系的剧种民国以降,各地的调腔演出活动渐趋减少,至1959年,新昌县成立专业高腔剧团,调腔即以“新昌高腔”之名入载典籍。张岱《陶庵梦忆》所云之朱楚生者,即为当时之调腔戏演员。 新昌调腔是

  戏曲界的专家一致肯定新昌调腔是“中国戏曲的活化石”。最新研究成果表明,调腔是元朝统一后“北曲南移,南腔北上,南北声腔交流”的产物,从产生到现在约有六百多年的历史。明代著名文学家张岱在《陶庵梦忆》中就连夸调腔“妙绝”、“又复妙绝”。到了清代,调腔的班社可谓遍地开花,单是新昌一地就有宋凤台、老凤台等几十家演出团体。当时有句俗语叫“年终封箱,艺人返乡,说声做戏,即可登场”,由此可见当年盛况。

基本资料

时间:2006年

概述

  据上世纪50年代以来采访所得,调腔可分“古戏”与“时戏”两类,剧目约有160种左右。古戏足本不多,大部为残存折子及单折短剧。

古戏

  早期南戏有《琵琶记》、《白兔记》、《荆钗记》、《拜月记》、《金印记》、《连环记》等。《琵琶记》存44折;《金印记》一名《黄金印》,存19。其余诸剧,尚有多寡不一的折子存世。

  元曲杂剧 《汉宫秋》存“游宫”、“饯别”2折,《北西厢》存“游寺”、“请生”、“赴宴”、“拷红”、“捷报”5折,《单刀赴会》存2折,《抱妆盒》存“抱盒”、“妆盒”2折,其文辞与《元曲选》刊本相较颇见通俗。

  明代传奇 《牡丹亭》存“闹学”、“游园”、“惊梦”、“寻梦、“跌雪”、“冥判”6折,《玉簪记》存“偷诗”、“吃醋”、“秋江”、“追舟”4折。

  民间俗本 有《昭君出塞》、《百花赠剑》、《雪拥蓝关》、《赐马斩颜良》、《三关斩卞》等。

  古戏剧本,现存约30余种,大多有刊本行世。艺人根据台上表演和观众欣赏需要,另有演出本,在情节、唱词、说白等方面,多有“俗化”。如《琵琶记》插入“三战吕布”3出《西厢记·游寺》插入目连戏“下山”出中的〔皂罗袍〕及《南西厢》中红娘所唱的〔皂袍〕曲牌,并加入法聪与张珙的大量插科打诨,其曲牌、文辞、道白数量均较刊本为多。

时戏

  时戏,均为清代所出传奇。清初文人所著传奇本有《渔家乐》、《一捧雪》等。此类剧本也有归入“古戏”的。

  传奇《游龙传》、《闹宛城》、《闹九江》、《闹幽州》、《打铜旗》、《五羊山》、《五熊阵》、《铁灵关》、《凤台关》、《凤凰图》、《四元庄》、《双狮图》、《双凤钗》、《双合缘》等著者不详,现存百数十种,为新昌调腔剧目中之大宗。

  时戏剧本多为整本,很少出演其中单折。题材多为征战杀伐或忠奸争斗,不少与乱弹剧目通;《玉蜻蜓》、《双珠凤》之类的家庭剧,内容与民间词话、宝卷相关联。

  时戏剧本除为村塾学究及无名文人所作外,多为调腔艺人自编自演之作,故大多未被著录也极少见演于别种高腔。艺人在长期的编演实践中,逐渐形成调腔剧唱文体的套路。

  1958年,新昌高(调)腔剧团成立后,继承传统,发掘文化遗产,更新演出剧目,创作出《三搬石门槛》、《接犁》、《古堡春雷》、《猎女嫁虎记》、《智取玉麒麟》、《李娘》、《满江红》及《黄浦江激流》、《红珊瑚》、《杜鹃山》等剧。

音乐

  新昌调腔音乐,有剧唱音乐、场面音乐两部分。

  剧唱音乐由文(唱辞)、乐(唱腔)两者组成。

  剧唱的文体,以曲牌为基本结构单位。今存有牌名的曲牌近300支,其中有词曲、北曲及南曲,此外尚有若干佚名曲牌。现存曲牌,与明清词曲谱对照,牌名及格律有部分不符;有的曲牌名称相符,但文体、格律不尽一致。

唱调

  曲牌 新昌调腔曲牌分“律曲”及“俚歌”两类。

  律曲 曲牌名目可考见于词曲谱,文辞句式、句数、平仄、句韵亦与词曲谱所规范的格律相合。律曲曲牌分词曲、北曲、南曲3种。

  词曲曲牌有《后岳传》、《汉宫秋》中所唱的〔点绛唇〕,《连环记》中所唱的〔风入松等。北曲曲牌有《双玉锁》中的〔喜迁莺〕,《游龙传》中的〔新水令〕,《一盆花》中的〔端正好〕,《四元庄》中的〔秃厮儿〕等。北曲尚有“带过曲”,如〔雁儿落带过得令〕、〔沽美酒带过太平令〕等。南曲曲牌分“单曲”、“集曲”。单曲曲牌有《双喜缘》中的〔一江风〕,《双玉配》中的〔桂枝香〕,《三婿招》中的〔忆多姣〕、〔斗黑麻〕,《八美图》中的〔秋夜月〕等。集曲曲牌有《游龙传》中的〔六么梧桐(叶)〕,《一盆花》中的〔玉山颓〕,《三招婿》中的〔金络索〕等。

  律曲曲牌有句型、句数及结构的变化。句型变化表现为律曲曲牌中某奇言句变为偶言句,或某偶言句变为奇言句;句数变化则表现为律曲曲牌的增句或减句;结构变化为律曲曲牌的加“衮”,有“散(言)衮”、“叠衮”和“散叠衮”。

  浙江各路高腔中,新昌调腔曲牌中的律曲较他路为多。

  俚歌 有3种情形:曲牌佚名,格律已无从考究;牌名不见于词曲谱,格律亦无考;曲牌格式与词曲谱中同名曲牌不合。俚歌曲牌大都为新昌调腔所专有专用,不若律曲曲牌可通用于南北曲类戏曲。演出中,俚歌曲牌由于常用而逐渐自成一格,致有俚歌律化的情形。俚歌曲牌,体现出新昌调腔剧唱的民间性。

  新昌调腔是以若干支不同或相同的曲牌,次第组合而构成一折(出)乃至全剧剧唱文辞。曲牌组合,有“只曲”、“双曲”、“转”、“套”等程式。

  只曲,无定规组合程式。双曲,一为两曲牌连用,称〔风、枪〕,如〔风入松〕、〔急三枪〕;一为“带过曲”,即在演出时,仍如单曲一只曲,如〔沽美酒带过太平令〕、〔雁儿落带过得胜令〕。转,有〔一枝花·九转〕,组合程式为〔一枝花〕连用10遍,自第二遍起为“转”,9遍共9转,一遍一“转”(字)韵。套,“时戏”中一种曲牌组合样式,现存27套41式。新昌调腔中的“套”与北曲套数不同,系据艺人编、演剧作的积习形成的“俗套”。属于“转”的〔一枝花九转〕、〔朱花儿彦〕,按艺人习惯亦归入于套。“古戏”中的北曲杂剧,亦有袭用“北曲套数”者。

  腔句 新昌调腔剧唱的乐体,以腔句为其基本结构单位。一个个腔句,敷唱一句句曲文、一支支曲牌及一套、一出(折)乃至全剧的曲辞,构成为新昌调腔的剧唱。新昌调腔的腔句,由“滚”及“腔”两个部分组成。

  “滚”,为前场演员一人主唱腔句的前面部分;“腔”,为后场乐队等众人接唱腔句的后面部分。“滚”,大致有滚白、单音反复入唱、滚唱、叠滚、叠板等形态。叠板,有三言、四言、五言、六言,最多为七言的齐言句,称“叠滚”。唱腔多为片断音调的反复;若为“滚白”,则为节奏的反复。

  “滚”与“腔”组成腔句。腔句以“腔”为分断,一“腔”标志一腔句。腔句分3种:

  逗腔腔句,常用于配唱文句中的“三字逗”,艺人称为“破句”。旋律不稳定,有待下一句腔的补充,形成一文句以二个腔句配唱,其中前一腔句,即为逗腔腔句。句腔腔句的腔句文句的分断相合,旋律相对稳定,是敷唱曲辞的最基本的腔句形式。顿腔腔句,常用于唱段停顿处,旋律稳定,可有重句(词)或较大的腔幅,艺人称为“三板头”。凡“四字重句”者,均为典型的顿腔腔句。顿腔腔句的运用,形成唱腔音乐中的层次。

  新昌调腔的剧唱特点为徒歌清唱、众人接腔。众人接腔分为后场帮唱和后场接唱两种。后场帮唱即由后场人员帮着前场演员同唱“腔”的部分;后场接唱即由后场人员接唱,前场演员不再唱“腔”的部分。在后场帮唱或接唱中,后场人员按一定顺序分层帮、接。这是新昌调腔众人接唱的一大特点。顺序为先由鼓师带领帮、接,次由掌小锣者随同帮、接,终由众后帮、接。除分层帮、接外,间有一齐帮、接。

  某些腔句形成习惯性的连用组合,构成腔句组。新昌调腔的众多腔句,大致可归纳为五六个腔句组,每个腔句组都具有完整的配唱功能。一个腔句组可配唱任何南北曲及俗化曲牌(包括“俗套”),且可异曲同腔、同曲异腔。新昌调腔中的北曲套数,仅具文体上的意义,其曲腔与一般南曲曲腔无原则差异。

  新昌调腔中,以笛、板胡等丝竹乐器伴奏的调腔曲腔,称为“四平”。“四平”以戏为凭,仅存《玉簪记·秋江》等数出。

乐队

  新昌调腔的场面音乐包括丝竹、吹打牌子及锣鼓,用以配合场上演员唱做念打。乐队由6人组成,称“六师”,即鼓师、小锣师、正吹、副吹、五后场、六后场,另有打大锣者1人,兼任杂务,不在“六师”之列。60年代以来,新昌调腔普遍加丝竹乐器伴奏,并于唱腔中加入过门音乐。新昌调腔向无乐谱,以口传心授为传习方法。在艺人的手抄曲本中,有用“蚓号”以提示演唱。“蚓号”有两类:一类提示做腔,包括旋律的相应趋向、重词重句、锣鼓等;另一类提示板拍。

表演

脚色行当

  新昌调腔脚色行当共有3个门类、12种脚色,通称三堂、十二色。

  白脸堂 有正生、老生(外)、副末、小生4种脚色。正生,扮演《汉宫秋》中汉元帝、《彩楼记》中吕蒙正、《金印记》中苏秦等;老生,扮演《琵琶记》中张广才、《雪拥蓝关》中韩文公等;副末,扮演《金印记》中三叔公、《铁冠图》中周遇吉等;小生,扮演《西厢记》中张生、《拜月记》中蒋世隆、《白门楼》中吕布等。

  花脸堂 有大花脸(净)、二花脸(副净)、小花脸(丑)3种脚色。大花脸,扮演《三关斩卞》中关羽、《龙凤图》中马荣、《闹九江》中陈友谅等;二花脸,扮演《三闯辕门》中张飞、《金沙岭》中杨七郎等;小花脸,扮演《金印记·唐二别妻》中唐二、《铁灵关》中朱卜仁、《双玉锁》中全万贤等。旦堂有正旦、贴旦、小旦、老旦、五旦等5种脚色,正旦,扮演《琵琶记》中赵五娘、《三元记》中秦雪梅、《白兔记》中李氏三娘等;贴旦,扮演《西厢记》中红娘、《拜月记》中蒋瑞莲、《玉簪记》中陈妙常等;小旦,扮演《牡丹亭》中杜丽娘、《西厢记》中崔莺莺等;老旦,扮演《金沙岭》中佘太君、《铁冠图》中周母等;五旦,又名拜堂旦,扮演《分玉镜》中李绣娥、《雪梅教子》中辂儿等。

表演艺术

  新昌调腔艺人,除擅长虚拟性、技艺性、程式性的古典戏曲表演艺术外,尚有一些新昌调腔特有的表演绝艺。

  《铁冠图·煤山》中的“背身踢靴”:崇祯帝(正生扮)上煤山自尽之际,昂首甩飞皇冠,于跌坐时踢出皂靴,靴越头顶,落入“九龙口”的竹篓之中。著名正生潘岩火最擅此技,百试不爽。

  《玉簪记·偷诗》中的“倒身凌空”:书僮(丑扮)于房外偷窥潘必正、陈妙常盟誓时,一手支地,倒身凌空,极见功力。

  《牡丹亭·闹判》中的“单足转圈”:胡判官(二花脸扮)惊于杜丽娘之艳丽,始则隔案俯身而看,继而跳上案桌瞠目而视,后则一足支地、一足后翘,一手持公文、一手执毛笔,随杜丽娘“鹞子翻身”之舞姿而左右旋转各3圈。

  此外,尚有《水浒记·活捉》中的“掌烛”、“执椅”、“变脸”;《牡丹亭·入梦》中的相思舞蹈及生、旦的“踢雪”、“一马双鞍”,武将的“跳场”,小旦的“三拍飞腿”,小生的“龙卷袖”等。

舞台美术

化妆

  俊扮 脸部以铅粉打底,胭脂润颊,煤黑画眉。生角、旦角最常用。生角辅以“吊眉”(以网巾扎带,使眉、眼上扬),印堂润红色,以显英气。旦角上色基本相同,重在眉毛稍弯,画成柳叶状(或称“娥眉月”),唇点樱桃红。男旦、女旦均画眼睑,略加夸张,以助表演眼神功。旦角两腮加贴“水片子”,使呈鹅蛋脸或瓜子脸型。上色按角色身份、性格及剧情有淡雅、浓艳之分。前者如清贫寒儒、小家妇女,后者如帝王将相、王孙公子和夫人、小姐。

  素面 脸部不上底色,于眉、眼、额处稍加白油彩,表现皱纹,多用于老院公、市井小民及中老年妇人。

  脸谱 用各种色彩在面部勾画成种种纹样图案,俗称“开脸”,为图案化的性格化妆,多用于花脸堂。脸谱分白、红、黑、蓝、金5色。白脸表奸诈,大、二花脸多自眉眼以下勾“元宝脸”,扮奸雄;小花脸则涂“白鼻头”,多扮恶少,间以“白鼻头”表善良忠厚之人,如扮书僮进安(《玉簪记·偷诗》)、武大(《水浒记》)。红脸表忠义,如扮关公(《单刀会》)、徐达(《闹九江》)、吴汉(《赐绣旗》)。黑脸表耿直、悍,如扮包公(《曹仙传》)、杨七郎(《金沙岭》)。蓝脸表莽勇,如扮薛刚(《永平关》)。金脸表神怪或番邦将领,如扮金兀术等。此外,尚有不拘规范,应一时之需的“草脸”,多用于扮次等反面角色或扮有生理缺陷者。

  常规脸谱之外,尚有一种插以字形或动物图形的特殊脸谱。如扮《龙凤图》中马荣之妻金氏蝉花(“雉鸡精”),粉脸底,两颊绘虎字,额画桃,嘴形为“山”,以示血盆大口;扮《凤台关》番邦大将都尔亨,整个脸面画有盘曲蟒蛇吞青蛙图形,蛇尾画于额,蛇身绕过左鬓及眉,蛇口与人嘴重合,嘴若牵动,蛇口亦随之翕动,寓番邦恃强凌弱、粗暴野蛮的形象和性格。

  头饰 角色均戴网巾以拢头发,并用绉纱包头。旦角为三角包,生角、花脸均为八字包,老旦用布制黄、黑二色尖嘴包。当家旦、二肩旦、正旦额前及两鬓分垂玻璃制“麦秆珠”,并在脑后悬蛋形发髻,老旦为圆形金丝髻。20年代后期始用“水片子”和“发线”。水片子9颗,额前、两鬓各3颗。其他尚有“蓬头”、“插发”,蓬头有苍、白、红、黑等色,插发仅有红、黑二色。髯口俗称“捋把”,有黑三绺、苍三绺、白三绺,黑满口、白满口、红吊、黑吊及罗汉须、一字胡、浪荡胡、八字胡等。

戏装

  戏装统称“行头”,分衣、盔、杂、把四箱。蟒头、宫装、绣花袄子等高档戏装归“大衣”师傅管理;大靠、箭衣等归“二担”师傅管理。戏衣设五蟒五靠,即5件蟒头、5件靠衣,有红、黄、蓝、白、黑5色,均随色称呼,如红蟒、黄蟒等。官衣分红、蓝、青素3色(件)。此外尚有帔、袄、裙,开台、箭衣、青统,以及龙套衣、茶坊衣、富贵衣(乞丐穿)、袈裟、八卦衣以及褙兜(尼姑所穿)等。“胖袄”作造型用,芦竹衣(芦管串制)和蒲包衣等用以辟汗。

  盔头分硬盔和软巾两类,归兼“值台”的“外箱”师傅管理。硬盔为纸板、铁纱和牛胶合成之硬质盔帽,有帅盔、相貂、纱帽、桶盔、紫金冠、凤冠及额子、过桥、儒巾、中军帽等。软巾指软质冠帽,由绸缎和麻类夹衬、绣制而成,有员外巾、小生巾、高方巾、中方巾、各式软巾及童角用的孩儿圈、乞丐用的凤凰圈(稻草扎成)等。

布景

  早期演出调腔,所用布景,仅一桌两椅。1960年起,新昌高腔剧团开始运用写实性布景,并添置聚光灯等设备。下乡演出用叠片迁换,并辅以投影幻灯。1980年上演《封神榜》时,运用机关布景,表现“妲己化身”、“白鹤衔头”、“雄鹰叼人”、“哪吒复生”等,提高了上座率。

团体

班社

  清乾隆年间(1736~1795),调腔演出戏班,多称调腔班或高调班,亦有与昆腔班合班演出者,而越人则更爱看调腔班。会稽鲁忠赓所作140余首《鉴湖竹枝词》中,歌咏调腔有词云:“觞羽赠封吐属新,行觞荐脯祷江滨。而今高调传于越,木石吴儿是后尘。”另据清李慈铭《越缦堂日记》记载,山阴、会稽调腔班有名“群玉班”者,于咸丰、同治间已著称于世。此后,调腔班多以“群玉”命名,有老群玉、汤群玉、应群玉、双鱼群玉等,其中老群玉、应群玉、双鱼群玉、双鱼贤记为当时山阴、会稽调腔名班,统称“群玉班”。清末民初,活动于绍兴、萧山等地的调腔班,还有日日新、月月明、大统元、?生舞台、丹桂越中台、桂仙舞台、新大舞台等。老大舞台组建于清末(1904年前后),主要艺人有正生陈连喜、林阿金,小生张华仙,旦角小龙倌、正福倌,大面钱阿牛,小丑泉源等。主要演出《西厢记》、《白兔记》、《白门楼》、《吕蒙正投斋》、《白罗衫》、《铁冠图》、《双喜缘》、《碧玉簪》、《双玉配》、《还金镯》、《兰香阁》、《龙凤图》、《油瓶记》、《水漫金山》、《庄子劈棺》等;戏班流动于宁波、绍兴、台州及上海一带。

  与此同时,新昌的调腔班有:宋凤台、老凤台、张老凤台、吕老凤台、五老凤台、锦凤台、凤舞台、越舞台、连升群玉、大三元、大通元、新大通元等,民间有“新昌十二副半调腔班”之说,从业者达197人。下潘一村,有调腔演员26人,年终戏班封箱,艺人回家过年,在村中随时可以开场。凤舞台成立于民国15年(1926),主要演员有正生潘岩火、小生小老虎、小旦潘如能、小丑世根、大面贾喜邦,常演剧目有《西厢记》、《牡丹亭》、《连环记》、《铁冠图》等。演出地以诸暨为中心,兼及桐庐、富阳、分水、建德、临安一带。大通元班,主要演员有旦角奎柱、赵培生、楼相堂,小生俞培标,小丑杨荣繁、庆贤、庆和,二面竺清喜,大面金品,常演剧目有《铁灵关》、《凤台关》、《龙凤图》、《天门阵》、《闹九江》、《游龙传》等。

  三坑村的调腔班统称为“三坑班”,系调腔的分支,班社有瑞庆丰、大阳春、胡永庆等,剧目、唱腔与新昌调腔相同,可并班演出。

  民国26年(1937)前,浙东一带有20多个调腔班社流动演出,日军侵华期间,纷纷解体。

剧团

  1952年,俞培标、王相成等组成半职业性质的新昌新艺高腔剧团。1959年10月,改为全民所有制,定名新昌高腔剧团。1982年,更名新昌调腔剧团。其间,剧团举办5期高腔训练班,培养出一批调腔后继人材。剧团除继续上演《北西厢》等传统剧目外,还先后整理、演出《卖后宰门》、《三关斩卞》、《赐马斩颜》、《活捉》、《秋江》、《闹九江》、《龙凤图》等,同时还上演《黄浦江激流》、《闯东平》、《三搬石门槛》等现代戏。1963、1964年间,赵培生、楼相堂、杨荣繁、潘林灿、竺财兴等老艺人献出家藏戏剧抄本,并由剧团笔录其口述戏本,编成《新昌高腔传统剧目汇编》;方荣璋记录整理唱腔音乐,编成《调腔曲牌集》9册,为新昌调腔留下珍贵艺术资料。

艺人

  调腔剧种古老,却少有文字记载,艺人身世和艺术成就的史料几近空白。本节仅就老艺人的回忆和传闻,记述部分艺人的艺术成就。调腔剧团建立后作出贡献者,亦择要记之。排列以卒年为序。

  王培海(1889~1927) 新昌澄潭镇平水庙村人。著名小生。一生执著追求,演技精湛,戏路宽阔,擅演《循环报》中韩秀、《玉簪记》中潘必正、《铁灵关》中王庆、《白门楼》中吕布。有“甩发”和“一马双鞍”等绝技。其艺术生涯虽短而颇有艺声。传人有王相成(子)、吕长兔、云繁老、叶钱、灿荣、石玉泰等。

  潘金品(1865~1940) 新昌镜屏乡下潘村人。工大花。以功架端庄、嗓音宏亮、演技高超、说白铿锵著称于时。擅演《赐马斩颜》中关云长、《凤台关》中常遇春。其演红生正气凛然,形神毕具;演奸臣眉宇透诈,阴气逼人;演番将,凶横暴烈,满脸杀气;演群小刻划入骨,妙趣横生。一生屡遭算计,十分坎坷,晚年腿部遭枪伤致残,飘泊潦倒,病殁于演出场上。

  杨庆贤(1881~1950) 新昌镜屏乡下潘村人(后移居蔡家村)。名丑。除旦角外,无戏不精。《活捉》中饰张文远,能于掌烛端椅后退时,做到烛光不摇,展示张内心惊惶、强自镇定情状。《闹九江》中饰张定边,以丑角身段显大将风仪,威武中见深沉,勇猛中露智谋。在“江边救驾”中,表演独手轻擒华云龙,任对方倒转翻扑,仍稳如金钟,手到擒来。其时,尚有小花脸名角庆和(镜岭西坑村人,早逝,生卒年失考),与杨庆贤同有调腔“双绝”之誉。

  潘奎柱(1893~1955) 新昌儒岙镇韩妃村人。名旦。文武兼备,唱、念、打俱佳,熟稔数百出传统老戏。塑造女性形象光彩照人,绝无千人一面之弊,人称“一蓬风”(意为“一风吹灭‘千盏灯’”),与当时另一名旦“千盏灯”(名银钱)竞相争雄。晚年饰老旦,以司鼓终其生。

  方荣璋(1927~1986) 原籍丽水碧湖。1948年毕业于浙江湘湖师范学校音乐专业。1957年入新昌调腔剧团,遂定居新昌。1963年辑成《调腔曲牌集》,1958年整理《调腔乐府》5集,填补了中国地方戏曲音乐调腔的缺门,为调腔研究提供大量资料。其研究成果,于1987年获绍兴市鲁迅文学艺术奖。方荣璋作曲或整理的古装戏和现代戏剧目有《闹九江》、《思凡》、《龙凤图》、《秋江》、《闹开封》以及《闯东平》、《三搬石门槛》、《接犁》、《海防来信》等,为继承和发展调腔艺术作出可贵贡献。

历史发展

  明代,越地出现调腔,俗称高腔或高调。调腔一名最早见于明末清初绍兴人张岱《陶庵梦忆》:"朱楚生,女戏耳,调腔戏耳。" 张岱《陶庵梦忆》所云之朱楚生者,即为当时著名之调腔戏演员。"女戏",是指唱调腔的女戏子。调腔,绍兴人称为高腔,以其"不托管弦、徒歌干唱、人声帮接、锣鼓伴奏"为其演唱特点。调腔流行于旧绍兴府、台州府所属各县和宁波、舟山、温州及浙西等部分地区。

  清初,新昌调腔进入全盛期,以杭州为中心向四外流传。曲牌体、唱腔有调腔、昆腔、四平,以调腔为主,并有帮腔,是绍兴地区唯一以南北曲为剧本。明末至清中叶,调腔与昆腔一起在绍兴盛行。清末,昆腔趋向衰落,而调腔独受宁、绍、温、台一带观众欢迎。李慈铭《越缦堂日记》载,咸丰、同治间,绍兴城里有"群玉班",新昌先后有"老凤台"、"凤舞台"、"大通元",俗称有"十二副半"调腔班,从业人员达200人。

  至抗日战争开始,兵荒马乱,绍兴调腔趋向衰落,调腔演员加入乱弹班演出,而新昌调腔一枝独秀。民国以后,各地的调腔演出活动渐趋减少,至1959年,新昌县成立专业高腔剧团,调腔即以"新昌高腔"之名入载典籍。虽历经曲折,新昌调腔仍活跃于当今舞台。

艺术特色

  新昌调腔音乐可分为剧唱音乐和场面音乐两部分。剧唱音乐由文(唱辞)乐(唱腔)两者构成。剧唱的文体以曲牌为基本结构单位。调腔唱词严谨,曲牌丰富,如今尚存传统曲牌360多只,分"套曲"和"只曲"两大类。"套曲"由多只曲牌按一定规律联缀而成,现存有"点绛唇套"、"新水令套"、"一枝花九转套"、"梁州序套"等32套。"只曲"是由单一曲牌作反复演唱,尚存有"桂枝香"、"孝顺歌"、"驻云飞"、"风入松"、"急三枪"等37支。其中,"风入松"、"急三枪"两支联缀体中,竟还能找到唐、宋时期古典歌舞"踏歌"和"转踏"的遗响,真是弥足珍贵。在浙江各路调腔曲牌中,新昌调腔曲牌最为丰富。

  调腔的脚色行当有"三花、四白、五旦堂"之称,三花为大花脸、二花脸、小花脸,四白为老生、正生、副末、小生,五旦堂为老旦、正旦、贴旦、小旦、五旦。其表演以精湛细腻著称,有擎椅、掌烛、背身踢靴等绝技。

  调腔音乐的特色有三种:一为帮腔,二为叠板,三为干唱。"帮腔"是演员在演唱时,唱腔的句尾则由后场帮唱或接唱,它既不是简单的"一唱众和",更不是其他戏剧中常用的那种幕后合唱,而是根据剧中人的心理状态和典型环境,有规律、分层次地予以应和。常在每句唱词的句尾采用一字或数字的帮腔,或者迟一拍用不同旋律重复句尾几字;帮腔纯用人声,各句旋律有逐渐下滑的趋势。让今人感到惊奇的是,同样一句唱词,通过帮腔这一形式,能达到其他剧种所达不到的艺术效果。

  调腔不用管弦伴奏,仅以打击乐配合演出,后因受昆曲和乱弹的影响,在少数折子戏中采用笛子和板胡伴奏。调腔的伴奏乐队构成极为简单,仅由6人组成,负责鼓板、小锣等的演奏。现代的调腔唱腔中已夹杂着各种各样的乐器,这是随着社会的发展而逐渐变化而成的。

传承价值

  1.与众不同的声腔

  在调腔古戏中则是"不托丝竹,锣鼓助节,前场启齿,后场帮接"的干唱形式。这是演唱中的最高层次,没有相当高的演唱技巧,是难以把握的,这在其他戏曲声腔中已很难听到了,新昌调腔却一代复一代地承传下了这种古老的演唱方式。1992年6月,文化部举办"天下第一团优秀剧目展演",新昌调腔剧团演出的《北西厢·请生》一折,就以调腔传统的表演手法及高难度的"干唱"形式,倾倒了与会专家和观众,一举夺得优秀剧目奖、编剧奖和表演奖。出人意料的是,一个仅由五人组成的乐队,居然捧得了整个展演中仅有三个音乐奖之一的乐队伴唱伴奏奖。

  新昌调腔还有一个奇特的现象,就是没有曲谱。前辈老艺人积累了一整套简单的符号附注在古抄剧本的唱句之旁,形似蚯蚓,名曰"蚓号",艺人见了就会根据注明的曲牌和不同的符号唱出特定的腔调。

  调腔既无曲谱,那么这360余只传统曲牌是从何而来的呢?这里有几位有功之臣:一位是上海音乐学院的滕永然,他早在20世纪50年代初就来浙江采风,根据艺人的唱腔,记成了曲谱和文字。后来,方荣璋先生花费大量心血整理成了《调腔曲牌集》。到了1983年,他又编写成了一部52万多字的《调腔乐府》。这一成果不仅填补了中国地方戏曲音乐调腔门类的空白,还为后人研究调腔提供了大量翔实的资料,绍兴市文联特授予他"鲁迅文学奖"。后来,一位名叫吕月明的乐师又在《调腔乐府》和调腔所保留的其他音乐档案的基础上,扩编为《调腔音乐集成》,全书125万字。

  2.丰富的剧目

  调腔的艺术价值除了与众不同的声腔,还有丰富的剧目。调腔所拥有的剧目可说是贯穿了整部中国戏曲发展史。它不仅拥有素有"戏祖之称"的目连戏、始于宋时的老南戏、形成于元代的元杂剧以及明清时期的传奇剧,还有新编历史故事剧和现代戏。其内涵之丰富,形式之完备,在国内现存的剧种中是找不出第二的。在调腔档案中,仅保存的古剧抄本就达230多本,这些古剧抄本大多为晚清时所抄,其中属于元杂剧的《北西厢》、《汉宫秋》、《妆盒记》等剧目为调腔所独有,是极为珍贵的文化遗产。新昌调腔剧团是全国惟一能演《北西厢》的艺术团体,其演出的《汉宫秋》亦能保持元曲的原貌。调腔目连戏在我国目连戏系统中占有重要地位,167出调腔目连剧目中,为其他剧种所没有的多达72出。

  新昌地处浙东山区,环境相对闭塞,调腔因而得以在这一隅之地保存下来。在调腔散曲"风枪联缀体"中还能找到唐时"踏歌"和宋时"转踏"的遗响,对于古代戏曲、音乐的研究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调腔深深地影响了周围的剧种,宁海平调是它的分支,越剧、台州乱弹、瑞安高腔、绍剧等地方剧种也都从它的剧目、声腔和表演中得到一定的滋养。

现状

  清末民初战乱频仍,加上新剧种不断兴起,新昌调腔因之走向衰落。新昌调腔剧团是全国尚能演出元杂剧《西厢记》的唯一剧团。目前调腔戏受到社会变革的影响,处于濒危状态,剧团资金匮乏,演艺人员青黄不接,断层严重,只有及时采取有效措施,才能保证这个剧种继续生存下去。

参见条目